环境破坏

爱枣报:摧残一切的发展方式

环保部调查组前脚才走,紫金矿污水再次渗漏。紫金矿业公告渗漏事故发生在7月3日,媒体质疑为何在事故发生 9 天之后才发布公告? 或许 午夜发布公告只是一个阴谋 ,当事故不得不公告,却又不能让很多人知道,便选择了这种发布方式,这并不少见。 随着事态进一步发展,有人透露,早在 6 月 6 日,汀江已出现死鱼现象,疑似与紫金矿业污染有关,若情况属实,那么, 紫金矿业整整将污染事故隐瞒了 38 天,而非媒体质疑的只是 9 天。 在瞒报背后,有着巨大的利益链作祟。 如果瞒报,所受处罚不过几十万元罚款而已。 双方共同瞒报,各有所得,我免损失,你免被问责,最后皆大欢喜,而为之付出代价的,则是汀江两岸的苍生百姓。 紫金矿业在瞒报不成的情况下,终于东窗事发。这并不是紫金矿业第一次发生此类事故, 2009 年 4 月 25 日,张家口崇礼紫金矿业发生泄漏, 2.5 万方毒水流入大清河 。 因此本次事故中,让媒体质疑的还有一点,这次究竟是事故还是长此以往的有意为之?是污水“渗漏”还是有意“排污”?“渗漏”污水的排洪通道或许作偷偷“排污”之用? 今年 5 月环保部曾经发文通报批评 11 家存在严重环保问题的上市企业,包括紫金矿业在内的 11 家公司因为承诺的环保整改工作没有实现,被环保部称为“言而无信”。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紫金矿业的网站上笔者看到, 2010 年紫金矿业集团竟然荣获“ 2009 年度中国最诚信企业”称号。 因为有人怒斥此为混账逻辑 。 造成此混账逻辑的是紫金矿业与当地政府之间的连带关系 。 目前紫金矿业的第一大股东为闽西兴杭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上杭县国资委,该公司持有 28.96% 的紫金矿业股份。在媒体报道中,有这样的描述: “除了控股之外,紫金矿业占整个上杭县财政收入的 50% 以上,因此无论是县政府还是市政府对于这样的企业都是非常重视的。” 紫金矿业的上市,为上杭县制造了不少百万以上富翁。“原来宝马、本田车在上杭县难得一见,如今上杭县县城各色各样的好车都能看得见。” 另外,当地官员与紫金矿业之间也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县里公务员去紫金矿业任职的事情很常见,甚至市里都有人去。” 巧合的是,几乎同一时间,英国 BP 石油公司在墨西哥湾发生漏油事故,因此有人将紫金矿业称为中国版 BP 。 但是,紫金矿业不可能沦落成 BP 的下场。 BP 一个季度利润 50 亿美元,已经拿出 35 亿美元清污,美国国会还对 200 亿美元的赔偿基金不满意,大有将这 个之前不可一世的资本巨头家底抄清的趋势。 而紫金矿业,这家资产百亿的上市工资,最多不过受到几十万到几百万的罚款,当地政府更会沆瀣一气, 他们在问责之后 继续生产继续排污,大股东成为富翁之后一走了之,搞坏了的环境由当地走不了的百姓来承担。而这影响, 至少 10 年难消 。 这是极度 恶劣 的 , 摧残一切的发展方式 。 [2] 我们留给后人的只是沙漠?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可 如今,呼伦贝尔七大河流绝流,曾经的草原成为一片荒漠。 为何有如此迅速而惊人的变化?在这片土地上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自实施西部大开发以来, 内蒙在西部大开发的十年里面 GDP 的年均增速达到了 17.5% ,连续七年是一直悄然高居 GDP 增速全国之冠。但在 GDP 繁华的背后,却是生态被破坏的隐痛。 曾经的“羊毛之都”的鄂尔多斯,已经成为“草原煤都”,在这里,诞生了“煤老大”神华集团这样的央企帝国。 在利益诱惑之下,一个个黑煤窑也纷纷开挖,在带来财富的同时也带来了死亡和荒漠。 这个意欲建成的草原之上的“工业之都”,在十年之后不但没有成为名副其实的“工业之都”, GDP 风 光 之下 难掩当地人民生活的窘困 , 带来的是不可弥补的生态后果。 在开发之风下,草原生态日益恶化。 政府为此提出生态移民政策。 草原牧民们,在家园被破坏了之后,再次被迫离开家乡。有外媒指出移民将导致草原文化的消亡,具体报道内容找不到, 却满眼内蒙官方的驳斥。 官方义正言辞, 实施生态移民工程符合自治区人民、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西方媒体不应予以指手划脚。 外媒不能指手画脚,中国自己人总可以说上几句, 早在 06 年发布的一篇 名为《 内蒙移民对文化冲击 》 的调查报告 , 再清楚不过地让我们看到生态移民对内蒙古文化究竟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在 GDP 面前,我们留不住草原,也留不住草原文化。 [3] 不关你的事关谁的事 乡卫生院副院长:我只是个护士,他是医生他应该知道 乡卫生院医生:责任在上面来的专家,是他们定的标准 区疾控中心科长:上级怎么指导我就怎么做 副区长:现场的组织人员肯定有责任 市疾控中心主任:我要开会去了,不接受采访 那么药丸子是不是也应该说:不关我的事,我要打酱油去了。(网易网友跟帖) 7 月 12 日 ,椑南乡麻湾村 143 名村民被组织进行抗疟服药, 却造成一名 3 岁小女孩死亡 , 133 人因产生不良药物反应住院 。 令人惊异的不仅如此, 组织发药的 10 名工作人员在事发之后都认为此次事故不是自己的责任,医生、领导无 不纷纷表示自己的清白 ,于是有了开头的那段话。 当然,这件事不仅是你们的责任。 作为护士,不懂药理;作为医生,只听服从专家意见,即使专家指着“一”读“二”也会读“二”;作为科长,听从上级指挥;作为副区长,以为是下面人的责任心问题;作为主任,对不起,他要开会去。 领导认为是下面人责任心问题,那么领导自身的责任心呢? 况且, 发生了人命事故,仅仅用责任心就可以搪塞了 ? 此次事件中,“责任心”显然不是主要问题,或者说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超出了道德谴责的范围、一般工作作风的性质,而是从市到乡三级疾控体系及具体人员,违反国家对疾病预防、药品(剂)管理等多项法律、法规、政策规定。 [4] 先有嫖客,后有鸡 郭德纲有段相声说,先有鸡还是先有蛋?搭档刘谦说不上来,郭德纲说, 先有嫖客,后有鸡 。 武汉扫黄的警察们可不这样想 ,他们觉得,只要将小姐们的真实资料公布出来,让“民意”鄙视这些小姐们,卖淫便能一扫而尽。不只这样,他们还欢迎号召居民举报卖淫。 这样做真的有必要 ?况且这种做法本身就是“不合法、不合理、不合情”的 暴力扫黄 。 一说不合法,对于卖淫嫖娼涉案人员,按照法律你可以罚款、拘留、收容教育、劳动教养,没有人授权你可以公示信息或者公布肖像,行政机关“法无授权不可为”,除非大家同意修改法律,说对所有卖淫嫖娼都要“公示”才可以这么做。 二说不合理,这种“示众”处罚后果是不可控的,对有的人可能什么影响也没有,对有的人可能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基于中国人起名字存在大量重名,光张贴姓名年龄信息可能还不行,但信息公布越详细,这种结果越容易失控。 三说不合情,法治也要讲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这种手段等于要将犯错误者逼入绝境,逮住一次就让你“永世不得翻身”,撇掉道德层面的东西,这种摧毁人格的方式很可能比卖淫嫖娼的伤害更大。 [5] 检验不合格怎么办? 三峡总公司原老总陆佑楣曾表示 希望来场 洪水检验下三峡工程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南方连日降雨, 长江上游正在形成大洪水,洪峰流量超过 1998 年 。 三峡究竟能否经得起检验 ? [6] 奶茶,我喜欢优乐美 奶茶味道的确不错,但是奶茶的添加剂却没有 制定 标准 。 奶茶业内揭秘,奶茶除了奶和茶之外,还添加了大量香味剂,这些添加剂没有一定的标准。此外,奶茶店员在制作奶茶时添加材料也没有谱,完全靠手感,而珍珠奶茶的珍珠果更是 5 元能买千粒,卫生难以保证。 因此小编在这里提醒童鞋们,以后喝奶茶要慎重,优乐美也一样。 [7] 另一面 菅直人公布个人财产 成日本最穷首相 英石油最多将为墨西哥湾漏油赔 400 亿美元 联合国、南非等庆祝首个“曼德拉国际日” 世界首富墨西哥电信大亨生活朴素佩戴塑料手表 [8] 一句话新闻 两日来全国矿难致 38 人遇难 13 人仍被困 [9] 图片新闻 大连输油管爆炸已污染 近百平方公里海面 [10] 每天轻松你一下 Joe Wong (带字幕) 2010 年美国记者年会上的表演 看过的表拍我 ~~ 反正我看是笑趴掉了 ~ ———————— DELAY 分割线———————— 江湖烟波里,幽幽壮天涯。 曲终人不散,但随汗血归。 Delay 组合:江远湖阔,且行且行! ——-广告——- 女人的最爱:经典时尚名牌包包!先使用后付款,唯 有扬沙网女人街> > 多特软件 站,安 全的下载你的最爱!

阅读更多

人民网:内蒙古草原沙化严重 呼伦贝尔7大河流全部断流

7月本应是水草丰美的季节,但记者日前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镶白旗采访时看到,绝大部分草场牧草长势不良,有的甚至还处于草场返青时的状态。满达拉图嘎查(村)牧民斯日古楞告诉记者:“这些年草场退化严重,即便正常年景,和30年前相比,牧草的高度、密度也大不如前了!” 经过近10年不懈的治理,内蒙古草原生态环境大为好转,但与上世纪70年代初比,没治理过的草原产草量只有以前的一半;而经过治理的草原,产草量也只达到了以前的3/4。 过度放牧 生态恶化 每头只牲畜的平均草场占有面积从170亩左右降至14.6亩。 在锡林郭勒盟的苏尼特草原,一座座白色的沙丘披上了“绿纱”,繁茂的灌草植被锁住了滚动的沙丘。就在10年前,这里还是草原退化、沙化加剧,沙尘暴频繁发生的另一番景象。 历史上的苏尼特草原曾经水草丰美,但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由于常年干旱少雨,加之超量饲养、过度放牧,沙化日益严重,草原生态逐步恶化。 据统计,苏尼特左旗1999年牲畜达到198万头(只),是解放初期的10倍。与1949年相比,锡林郭勒盟1999年牧区人口增加了3倍,牲畜头数增加了10倍;每头只牲畜平均草场占有面积由170亩左右降至14.6亩。锡林郭勒盟的大部分地区,正常年景牧草基本被“啃光剃净”。 许多人不明白,千百年来游牧民族“逐水草而居”,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为何近年会出现过度放牧呢? “首先是人口激增,造成草原负荷加剧;其次是牧区收入单一,近年科技投入不足,品种改良滞后,单产下降,牧民只能靠增畜来增收。”内蒙古发改委副主任杨崇义告诉记者,造成草原生态恶化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自然因素的影响。干旱少雨、鼠虫害等自然灾害频发,导致草原生态不断恶化。二是人为因素影响。超载过牧、过度利用草原以及滥开滥垦滥挖等现象屡禁不止。三是草原投入严重不足。经测算,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上世纪90年代后期,各级财政投资草原建设的资金每亩不到2分钱。 矿产开采 “致命诱惑” 露天开采不仅毁坏草原植被,也严重破坏了地下水资源。而当地干部说:“总不能让我们守着金山饿死吧?” 乌珠穆沁草原是内蒙古最好的草原之一。如今,各种各样的重型运煤车辆穿梭往来,留下一道道车辙,仿佛是草原上的道道伤痕。 内蒙古草原遍地是“宝”,蕴藏着丰富的煤炭、铜铁、石油、天然气以及稀土等矿藏。在工业需求与丰厚利益的驱动下,内蒙古已经成为全国重要的能源供应基地、矿产开采和冶炼基地。 位于呼伦贝尔草原腹地的伊敏河露天煤矿是我国目前正在开发的大型露天煤矿之一。据专家介绍,仅规划开采的一、二露天矿占地4.95万亩,每年鲜草产量减少近万吨。如按矿区总体规划,占用草场20多万亩,牧草将减产4万吨。据调查,一露天采掘坑附近亩产鲜草由200多斤减至170多斤。 露天开采破坏的不仅是草原植被,更严重的是破坏了地下水资源。近年来,呼伦贝尔7大河流全部出现断流。 此外,草场土地征用后,原来放牧的牲畜将转移到周围草场,加重周围草场载畜负荷量,加剧草场退化。 面对工矿开发和草原生态保护的矛盾,地方领导也很无奈。上级部门对地方干部的考核,GDP仍然是最重要的指标。对内蒙古这样一个资金、技术、人才都不占优势的西部内陆省区来说,不依托矿产资源开发,要取得经济快速发展,无疑十分困难。 对这种开发,当地有一个著名的说法,叫做“点上开发、面上受益”,意思是每转移一个牧民,就相当于缓解了将近1平方公里的生态压力,而建成一个环保达标的现代化4×60万千瓦燃煤电站和与之配套的年产1100万吨原煤的露天矿,占地只有5平方公里左右,但每年可实现工业增加值20亿元左右,同时可直接或间接吸纳上千名牧民转移就业,相当于1000多平方公里草场得到长期有效保护。 西乌旗的一个干部说得更直白,“当各地的人们享受着现代文明的时候,总不能让我们在草原上守着金山饿死吧?” 垦草种粮 愈演愈烈 开垦者每户年收入5万―30万。2009年内蒙古开垦草原案件947起,居各类草原违法案件前列。 近年来愈演愈烈的草原开垦之风,也成为草原生态恶化的主因之一。 通辽市扎鲁特旗曾是草原肥美的地方,随着科尔沁草原的退化,扎鲁特旗已成为“科尔沁最后一块完整的草原”。但就在这里,当地一位嘎查长(村长)介绍说,1996年以来,该嘎查70%以上草场先后被开垦,总开垦数达到了5万亩。开垦后的草原对外承包第一年租金达280元/亩,随着土壤被风吹走的程度加重租金逐年递减。种玉米一般耕种6年,土壤的70%以上即会被风吹走,变成白干土;种绿豆一般只用3年,土壤的70%以上就被风吹走了。 虽然草原在大面积消失,但开垦者的收入却十分可观,每户年收入5万―30万不等,少数能达到60万―70万元。 内蒙古典章法学与社会学研究院院长杜文告诉记者,内蒙古草原脆弱的自然属性决定了草原的生态极易遭到破坏,要想恢复,至少需要30年,而原始生态系统、植被种群和植物多样性的恢复则几乎是不可能的。另一方面,开垦草原进一步加剧了当地草畜失衡的局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由于粮食价格上涨和国家各种惠农补贴的落实,很多人都有弃牧从耕的计划,草原开垦之风愈演愈烈。2009年内蒙古开垦草原案件947起,居各类草原违法案件的前列。 为遏制草原开垦之风,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办公厅近日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各地区采取有效措施,坚决制止和严厉打击各种开垦草原行为,纠正以牺牲草原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短期经济增长的行为。 牧民增收 越来越难 大面积实施禁牧、休牧、轮牧制度后,牧民较难适应新的生产方式。饲养成本增加近2倍。 牧民为何想弃牧从耕?答案令人心酸。作为草原的主人,牧民正在因生产生活成本剧增、牲畜减少、生产生活方式转变不适应等诸多因素,增收困难,生活压力加大。 锡林郭勒草原生态最为脆弱的浑善达克沙地,昔日一片片沙化的草原重现绿色生机。在正蓝旗桑根达来镇敖力克嘎查牧民孟庆银家,记者聆听了一位普通牧民近10年来为保护草原生态而作出牺牲的故事。 2001年,锡林郭勒盟确定孟庆银所在的嘎查为首个移民点,要求全嘎查整体搬迁到10公里外的桑根达来镇近郊。孟庆银和其他100多户牧民,卖掉所有的牛羊,搬迁到距桑根达来镇1公里处的移民村。按照政府的规划,移民们开始养奶牛。习惯了放牧的他,没想到养奶牛“比伺候老人还难”。这些年奶牛市场起起落落,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孟庆银说,刚搬来那几年,心里特难受。自家原来的1000亩草场光网围栏就投入2万多元。当年着急搬迁,牛羊低价处理,99头牛才卖了8万元。 锡林郭勒盟生态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包艳梅告诉记者,近些年来,自治区大面积实施禁牧、休牧、轮牧制度,牧民为了草原生态的确牺牲得太多。从统计数字上看,内蒙古牧民人均收入高于农民收入,但由于牧区地处偏远,气候寒冷,牧民消费支出远远高于农民,实际纯收入呈递减趋势。 同时,由于惠农惠牧政策不平衡,牧民的转移性收入明显低于农民。而随着饲料价格的上涨,饲养一只羊的成本从2002年到2009年增加了近2倍。目前,内蒙古牧民人均债务余额达484.5元,户均贷款额为2万元左右。 惠牧新政 期待已久 “草原夜袭队”何时休?尽快建立草原生态补偿机制。 5月初,记者在太仆寺旗贡宝拉格草原采访时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羊倌们通宵放羊,早晨七八点钟,吃饱的羊群从牧场回到羊圈,开始一天的圈养生活。 原来,从2002年开始,国家在京津风沙源项目中增加了“禁牧舍饲”项目。但项目补贴到2008年结束,牧民享受不到相应的补贴。没能力圈养的牧民便把牛羊偷偷放回刚刚返青的草场吃草。禁牧期间草原监管部门查得紧,牧民们只好晚上偷偷放牧。 牧民哈登巴特尔算了一笔账,他家200只羊、20头牛,在春季休牧的45天时间,大概需要3万斤饲草料,折成现金少算也有一万元。“去年遭受大旱,打草量严重不足,如果不偷偷放到牧场上,那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牛羊饿死了。” 对频频出现的“草原夜袭队”,绝非“牧民只顾眼前利益,不懂得禁牧的长远生态意义”这样简单,牧民要维持生计,羊要果腹,圈养缺乏有力支持,出现偷牧现象并不奇怪。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王晓毅认为,近几十年来,内蒙古草原出现严重的沙化退化,绝不能片面地归罪于牧民。保护草原生态并不仅是限制牧民放牧那样简单。 四子王旗查干补力格苏木格日乐图雅嘎查支书朝鲁孟认为,牧民为了国家的生态安全贡献很多,国家及相关部门应研究牧区特殊规律,制定对牧区的特殊扶持政策措施,有针对性地加强牧区建设。 目前,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退牧还草工程均已进入规划末期,但京津风沙源区还有严重荒漠化土地1.7亿亩亟待治理,退牧还草工程还有1.1亿亩建设任务待安排。“建议国家今年尽快开展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退牧还草工程二期规划编制工作,并在京津风沙源工程二期规划加大禁牧舍饲力度。”内蒙古发改委副主任杨崇义说。 其次,希望国家尽快建立草原生态补偿机制,进一步加大禁牧、休牧、轮牧的补偿力度,并根据不同的草原类型条件采取不同的补偿方式。 此外,通过补贴来加速推动畜种改良。牧区牧民的生活来源主要靠饲养牲畜,牧民要想增加收入,必须依靠提高牲畜质量和改善品种来增加收入。2009年,国家安排的良种补贴资金用于牧区的仅有绵羊补贴1157万元。 一些基层干部还建议完善牧区社会保障体系,适当提高牧区最低生活保障补助标准,扩大保障范围,应保尽保。同时,逐步建立牧民养老保险制度,为牧民解除后顾之忧。 (本文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

阅读更多

冯永锋:唐骏在帮黑金企业造假吗

据说“世界第一昂贵经理人”唐骏,到陈发树底下工作之后,苦口婆心地说服陈大叔出资83亿元,成立了新华都慈善基金。2009年底,这个基金会成立的消息让全颇多人迅速眼红,让不少职业骗子快马加鞭地聚焦到这块超级大瘦肉边,准备一举分食而尽。 福建人陈发树何许人也?他是新华都集团的董事长,而似乎也是紫金矿业的私人大股东。现在在紫金矿业担任董事长的陈景河何许人也?看名字就知道应当是陈发树的至亲。而如今被另外一个福建人方舟子给弄得声名日隆的唐骏何许人也?据说仍旧是新华都集团的总裁。 陈发树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大肆表彰其慈善公益之心的时候,我正在隆冬天气里,拼命写我的公益组织如何发展的各类文章。这样的文章写得如此之多,写得如此之频密,以至于我的朋友们建议我出版一本《有钱人成立公益组织指南》。他们相信有钱人看了这本书之后,会像读了经典教材一下,学会如何洗心革面,学会如何忘本改性,慢慢地潜入NGO的频道和营地,慢慢地成为这个营地的合格营员。 然而我虽然在写,内心里却不抱任何的指望。我非常清楚,中国的环境污染和生态伤害,往往都是有钱人尽情糟蹋的后果。至今的中国,虽然富人众多,据说总数额已经像手机、电视机、网民、电脑一样,稳定世界第一位。然而,如今的中国,能够让我看得上眼的有钱人,却几乎没有。因为很简单,富人多半靠了三点致富,一是忽略员工利益,几乎所有的工厂都有血汗工厂的嫌疑,或者铁证。二是忽略消费者利益,几乎所有的产品都属于粗制滥造、低质劣质之品。三是忽略生态利益,几乎所有的企业都属于黑心企业,几乎所有的产品都是在无视资源价值、无视生态价值、无视环境价值、无视公众健康价值的瞒天过海中制造出来的。 假如这三大方面的利益都得到兼顾,员工得到好的福利,消费者使用上精致高贵的产品,生态环境得到了上佳的保护,那么中国现在的有钱人,绝大部分会“重新回到解放前”,沦落为需要领取最低生活保障的人,他们的所有资产拿来返还这些社会成本和自然成本,绝对远远不够。 当然,有钱人致富的原因还有其他因素,比如通过投机倒把,比如通过贿赂收买,比如通过大大小小的太子党特权,但整个来说,在这三大领域频繁犯罪却频繁被“无罪释放”,是很多人顺利致富的主要原因。 我想陈发树大叔荣登“发财榜”前茅,想来也是主要依靠这三个方面。他们上万吨的污水污染了汀江之后,先是长时间的隐瞒不报;被中国证监会通报之后,又是长时间的拒不承认错误。现在呢,全世界的人都把眼睛盯在他们身上了,他们又开始组团到各个媒体去做功德,准备出手给各种主流媒体大额“封口费”之后,让媒体把对焦的镜头从“黑金矿业”身上移开。他们甚至会鼓动福建的一些官僚宣传机构,出面替黑金矿业去封杀各媒体,封杀意见领袖,封杀当事人群体,进而再一次把真相给严严实实地包裹起来。 这一切都是唐骏的主意吗?或者这是陈发树家族企业本性的忠实反映?一个连基本环境保护措施都不尽职的人,居然舔着脸想做“慈善”,只会让公众笑掉所有的大牙。一个在环境灾难发生之后只知道“围封堵截”,而不敢坦诚应急的公司,居然还想继续发家致富,显然也只能让一波又一波的公众失望。 但这事儿真的和陈发树、唐骏有关吗?也许未必。如果我们细细分析一下,这一切可能与唐骏无关,与陈发树无关,而与我们所有人公然漠视环境权益和公众权益正相关。 中国证监会把“黑紫矿业”停牌,说明环境保护正严重影响企业前途;而黑金势力当前的全盘反扑,又可能证明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黑金矿业这样的“财富英雄”继续作恶。中国人迷信金钱已经太久,中国人沉迷财富能够给人带来美好环境的幻想已经太久,虽然当前,每一天都有无数的黑金企业在向国人证明这些企业是重创环境的罪魁祸首,但我们仍旧要出面替他们辩护。政府要替他们出来封杀真相,股民希望他们赶紧复牌、趁大市利好使劲升值,而那些指望黑金企业带来工作岗位的人,此刻可能准备到政府去上访,要求尽快开禁,让黑心企业继续在黑暗中前行,直接世界末日。(2010.7.14)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