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互联网浓缩了太多复杂性

互联网已经成为中国舆论管理的主阵地,这里浓缩了中国社会内部以及中外之间的全部复杂性,把历史和今天的各种矛盾和诉求强行压缩到一起,从中拽出几个清晰的线头,相当不容易。   究其根本,是因为互联网的设计和成长,直接对应的是西方政治制度和社会土壤,它是被“照搬”到中国最彻底的西方文化形态,它不可能不跟中国的社会现实在对接时发生摩擦和相互之间的强扭。这是个相互影响相互妥协的过程,局部的对立在所难免。   近来西方不断批评中国的互联网监管“很严厉”,他们希望互联网保持西方社会环境中的那种“原生态”。这样的批评西方针对很多非西方国家都提出过,一些小国放弃了互联网“本国化”的努力,这实际上意味着,那些国家接受了西方政治和文化对本国的“自然改造过程”。   中国是最有可能在接入国际互联网的同时,与这个网络中隐藏的“西方权力”相抗衡的国家。中国的强大和中国的开放,使中国和国际互联网相互需要,双方的完全对立和一方对另一方的完全主导都不可思议,在摩擦及对立中融合,是必由之路。   互联网给中国带来的好处比比皆是,它能在中国发展得如此之快,其实证明了中国与西方社会的共同性,比以往人们认为的要大得多。但互联网要求中国“在瞬间”改变其与西方社会的差异,由于不可能做到,对国际互联网一些规则的修改必然要发生。   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是中国社会安全的本能要求,但它在国际舆论中被政治化了。其实互联网自身的规则在西方国家也得不到百分之百推行,所有国家都会根据自己的特殊国情奉行一定的“修正主义政策”,即施加一定监管。   中国的最大问题是,由于以往社会表达诉求的渠道不畅,互联网突然间聚集了社会的大多数意见和牢骚,它打破了以往的社会平静,迫使社会在民主问题上仓促迈步。另一方面,互联网、特别是微博也提供了传播谣言、召集非法街头政治的方便渠道,这些对中国的社会稳定构成直接的扰乱。   过去几年的情况显示,中国社会的适应力和弹性还是相当强的,一些针对互联网断然采取的监管措施都发生在特殊时刻和发生动荡的地区,这些临时性措施没有人认为是“理想的”,它们更像是中国接入国际互联网的代价,寻找更好的方法代替那些粗糙的措施,是中国社会治理最重要、也最急迫的几个课题之一。   中国必须要互联网,也必须要社会稳定,两者的统一面远远大于摩擦面。一方面我们要尽最大努力扩大它们的统一面,另一方面,只要西方是互联网技术的主导者,我们决不能奢望,上述二者的摩擦面会缩小到零。   中国的互联网使用者应理解国家由于文化弱势所面临的各种难处,对互联网监管从民族整体利益的高度给予谅解。中国的文化精英应在这个困难的问题上在监管机构和互联网使用者之间多做沟通、解释工作,至少他们的言行不应加剧社会对互联网监管的误解。 相关日志 2011/03/25 — 鲁迅论坛上,令人震惊的陈丹青开场白 (0) 2011/03/24 — 金融时报:中国的网络自由 (0) 2011/03/22 — 明報:中國外交部反駁谷歌指控 (0) 2011/03/21 — 谷歌称Gmail问题为中国政府所为 (0) 2011/03/18 — “虚拟专用网络”(VPN)在华服务受扰 (0)

阅读更多

freemoren: 环球时报社评 http://is.gd/dLIOYo…

freemoren: 环球时报社评 http://is.gd/dLIOYo 中国互联网使用者应理解国家由于文化弱势所面临的各种难处,对互联网监管从民族整体利益的高度给予谅解。中国文化精英应在这个困难问题上在监管机构和互联网使用者之间多做沟通、解释工作,至少他们的言行不应加剧社会对互联网监管的误解

阅读更多

环球时报:谷歌暗示中国干扰其邮件服务 称事件是有政治目的行为

本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纪双城  本报记者  徐 盼 据3月22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 西方互联网搜索巨头谷歌公司21日发布声明,指责中国政府干扰该公司的Gmail电子邮件服务,并暗示这一事件是“有政治目的的行为”。但谷歌拒绝透露是否已就此事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专家俞晓秋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谷歌是在故作姿态,它对中国“干扰电子邮件”的指责没有任何根据。 据《华尔街日报》21日报道,谷歌公司发言人称,该公司从上个月起开始收到用户投诉,称使用Gmail邮箱经常遭遇服务中断。出现的问题包括登录邮箱主页时断时续,不能顺利发送电子邮件等。谷歌声称对此进行了全面检查,没有发现技术问题,因此认定“是中国政府进行了屏蔽”,并使得“看上去像是邮箱本身出现了技术问题”。 美联社称,谷歌公司认为当前在中国遭遇的问题要比以往更加复杂。该公司不久前曾表示,注意到“一些极具针对性的,并且明显具有政治动机的攻击”。但谷歌拒绝透露哪些人的邮箱曾遭到攻击,以及攻击来自何方。谷歌发言人也没有透露是否与中国政府直接提及此事。 英国广播公司援引谷歌公司人员的话说,最新的干扰手法“似乎比(谷歌)以往所经历的中国当局干扰互联网的手法更为巧妙”。谷歌公司去年曾公开指责中国黑客入侵其系统,后又明确表示因无法认同中国的网络管制政策而退出中国内地市场。德新社称,虽然谷歌中国的搜索引擎网站目前是从香港为中国内地用户服务,但谷歌邮箱在中国依旧很受欢迎。 《华尔街日报》认为,目前还不清楚谷歌是“特定目标”,还是“在更广泛的打击行动中受到殃及”。该报道称,谷歌去年曾公开抱怨中国的审查和黑客活动,表示将不再遵守过滤搜索结果的要求,之后将中文搜索服务转到了香港,以避免中国政府的审查要求。“但最后谷歌还是选择与中国政府合作,确保其在中国内地的市场。” 俞晓秋21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有用户投诉邮箱服务使用不正常,谷歌公司肯定要出面解释,而解释的方式不外乎两种:一是承认自己的技术不足以及存在运营缺陷,向用户道歉;二是找出其他理由为服务中断开脱,这时中国政府就成了谷歌的攻击矛头。事实上,谷歌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证明中国政府干扰其电子邮件服务。“对于谷歌的这种故作姿态,我们不必理会。” © 鬼怪式 for 新闻理想档案馆 , 2011/03/22. | Permalink | 党的政策亚克西 Post tags: 环球时报 OMM通讯社@新浪微博 | OhMyMedia@Twitter | OMM通讯社@腾讯微博 加入我们,OMM通讯社志愿者招募!

阅读更多

环球时报社评:中国没理由向多党制膜拜_新闻中心_新浪网

环球时报社评:中国没理由向多党制膜拜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03月12日08:05    环球时报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10日宣布中国不会搞多党轮流执政,不搞“三权鼎立”,一切权力由人民掌握。中国将坚持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这是中国长期的基本国策,两会上的这一重申,是对当前国际复杂舆论的一次明确回答。   中国的基本政治制度已施行60年有余,历经风雨。新中国建国头30年,由于受苏联体制的过多影响,也因为共和国立足未稳,大环境恶劣,新生政权自信不足,在施政上出了一些偏差。但中国政治的纠错能力很快发生了作用。总体看,新中国用了60年的时间,基本摆脱了几百年积贫积弱的噩梦,一步步走向富强。吴邦国10日的宣布,是中国人民通过种种代价,以及总结全人类近年经验和教训,做出的选择。   世界施行多党制的国家越来越多,这是事实。但多党政治竞争给很多发展中国家带来了混乱,也是事实。最近二三十年,中国以自己的独特之路,创造了比所有接受西方民主政治的新兴国家更大的成功,成为全球化时代的“第一赢家”,这更是事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成功是最好的理论,中国社会今天没有理由不相信,中国选择的政治道路是正确的。   中国同样出了很多问题,比如一些官员腐败,社会公平不足,老百姓很有意见。但由于中国已经不再是信息封闭的社会,公众看到了选择多党制的独联体及很多发展中国家在发生什么,人们不认为这些现有的问题,足以成为需要改变国家政治制度的理由。   改革开放带动了中国社会各个领域的多元化,现在确有少数人与大多数人的意见不同,希望中国推行西方式民主政治。这些人的意见通过互联网可以听到,但这些观点决非中国社会的主流愿望。环球时报及环球网的多次调查显示,中国大多数人支持国家目前的政治选择,反对国家在政治上瞎折腾。   目前在西方认同中国发展道路的人越来越多,《历史的终结》一书作者、美国著名学者福山就改变了看法,高度评价中国的探索和选择。西方主流舆论虽然仍指责中国政治体制,但对这一体制得到中国大多数人的支持这一事实,他们不存置疑,正因如此,西方几乎没有人认为中国将发生“革命”的说法是严肃的。   当然,所有这一切都不是中国执政党可以沾沾自喜的理由。一党长期成功执政,在大国中没有先例。苏共执政到60年时,国家就已陷入停滞。中共应当清楚,自己确实在挑战并创造人类政治史,只有用任何政党都没有过的真诚和努力,才能让自己的执政作为奇迹,得到中国人民的长期支持,使自己不断站在造福中国人民这一伟大事业的最前沿。   奇迹是可以创造的,它可能本身并非奇迹,只因为过去没有,就被看成奇迹。但不管是什么,中共的执政与众不同。这种不同更多不是权力,而是艰巨的使命。中国的崛起必须在中共的领导下完成,它不仅意味着中国作为巨人站起来,而且不会因为它的沉重而再次倒下。为此,中国必须不断把强大的国力用于改善民生,真正做到抑制官员腐败,促进社会公平,实现它们中的每一项,我们今天拥有的更多是决心,但有的路径尚不十分清晰。   加油,中国!全世界在看着我们,其中有不少目光是怀疑的。我们不用急着劝说他们什么,我们的团结、坚定和耐力将最终证明,我们不随波逐流,是很明智的选择。▲

阅读更多

环球时报社评:街头政治成不了气候

维稳成为中国社会时下的热门话题,中国能否在各种思潮涌动的时候保持国家稳定,并使这种稳定局面本身是“稳定”的,可持续的,系关全体中国人的福祉。 中国行政当局近日采取措施,制止了“极少数人”在几个城市里搞的“街头政治”行为,受到大多数国民的支持。另一方面,鉴于中国太大,多元化在各领域、各个层面不断发展,中国社会增强对少数人闹事的承受力,显然对实现国家长治久安同样是重要的。 世界上没有绝对稳定的国家,因此实现“零闹事”不应是中国维稳的目标。13亿人的中国不出任何事的“绝对平静”,或许同“天下大乱”一样令人担心,因为前者预示着有某种东西被隐藏或者暂时压制了,它的爆发是迟早的事。 中国社会经受不起开放“街头政治”,因此对它要依法预防,依法控制,同时还要让公众了解这一过程,使它逐渐成为中国社会生活不值得大惊小怪的一部分。 中国的长期稳定,从根本上说取决于民生的不断进步,以及国家综合国力的不断提升。但历史的大趋势是由无数细节组成的,中国每一天的稳定都很重要。而国家是否稳定,不仅是这一天出没出什么事的实际状态,还包括我们对这种状态的感受和评价。 中国的实际状态,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或许称得上是全世界最稳定的,至少看上去是这样。有几个人上街,像“行为艺术”那样做一个政治对抗的姿态,在13亿人口当天的全部行为中,堪称沧海一粟。只要我们不设“零闹事”的目标,他们制造的就是小得不能再小的花絮,从它被警察依法制止的那一刻,一切就结束了。 中国应逐渐创造这样的氛围,“街头政治”被依法防控,但偶尔没有防住,也实在没什么了不起。这应成为中国政府以及全社会坚定、雄厚的自信,这种偶尔的 “出事”之所以“没什么”,是因为国家在快速发展,虽有各种问题,但它们受到政府的认真对待,政治上的闹事者只是少数人,他们不可能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 我们甚至应当有这样的信心,即使由于种种原因,中国发生有较多人参加的非法政治聚集,它也“没什么”。因为跟中国拥护稳定的巨大人口相比,以及在中国不断进步的庞大现实面前,它一下子就“变小了”。 中国社会有了这样的心理承受力,不稳定因素就回归了它们的本位。那些想挑战社会秩序的人,就会真正感到自己的孤立,他们就无法通过社会的关注放大破坏力。 中国这样的大国,保持稳定永远是不轻松的。但我们也要相信,真要想搞乱这个国家,可能更难。我们应接受中国不是所有人都说执政者好的国家,我们用不着向谁展示这个国家从来就没有反对者,展示也不会有人相信。执政者只需认真发展经济和民生事业,加强法制建设,国家的凝聚力就坚不可摧,制止少数人的“街头政治”,就会“很正常”,并且得到大多数人“同样正常”的支持。 从这样的认识看今日中国,这就是一个稳定因素大大压过不稳定因素的国家。所有国家都有变成“不稳定”的风险,但在这个名单上,排在前面的那些国家决不包括中国。事实的确如此,“3·14”事件,“7·5”事件中国都经历了,但也都过去了。▲ MSN空间完美搬家到新浪博客!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