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督

咋整 | 微博大V嫖娼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

昨天微博疯传一位微博名人广州区伯,因嫖娼被长沙警方行政拘留,从这个事情我们可以看出东莞沦陷之后,广东人民……算了不说了。总之就是又一位微博名人,因为嫖娼被专政铁拳技术性击倒了。不知道区伯会不会在cctv上忏悔,自己在微博上批阅奏章的自我膨胀心情……等等,不是应该忏悔嫖娼吗?好吧,上次薛蛮子忏悔那次,咋整君就看到忏悔别的了,不记得还有嫖娼这回事。...

阅读更多

朱学东:“群众”能举报中国最糟糕的性事么?

作者按:一位叫广州区伯的人在长沙嫖娼被抓,社交媒体在极短的时间内获知了这一新闻,且不说每年公安系统扫黄行动抓获多少卖淫嫖娼者,这些被抓获的,除了特定的明星公众人物外,大多没有机会被这样传播——法律也有隐私权利的规定,区伯这个待遇,堪称上了个台阶。去年9月中,我正在香港访学,适逢王全安事件,写了篇文章,发了搜狐评论,今天重读,依然可堪玩味,遂旧文重贴。...

阅读更多

苏少问广州:区伯“嫖娼”被抓的意外

按:昨天的文章被屏蔽,重发一次。很奇怪,这文章在新浪微博阅读早就过万,也没被删除。 广州区伯据说在长沙嫖娼被抓了。 我突然想起了祥子。 祥子是中山大学医学院的学生,刚准备毕业。最近因关注环卫工问题而成为焦点人物。前两天,他告诉我,年前一直催他签约的广州某医院,在他完成入职体检后,医院突然以医院的项目未获卫生局批准不需要医学人才为由要求解约。祥子担心这事跟他关注环卫工人有关。...

阅读更多

新京报 | “区伯嫖娼”处罚决定书是谁曝光的?

第三只眼 区伯的这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包含了大量的公民隐私,这样本来应该保密的文件,却堂而皇之地在网上大量流传。相关部门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监督公车私用的“广州区伯”,于3月26日在长沙被当地警方以嫖娼名义抓获并处行政拘留5天,执行期限从3月28日起至4月2日,当地警方有关人士证实了这一信息。与此同时,此案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在网上热传,其名字身份证号等详细身份信息就此曝光。...

阅读更多

博谈网 | 致敬公务员 十年不涨薪也没去跳楼

 欣闻公务员要涨薪了,恭喜。 2015年1月19日的《环球时报》专门为此发表了社评,确认了公务员要涨工资的消息,并认为,若不是舆论反对,公务员早加薪了。 看了社评,才知道,从2003年加薪后,中国的公务员已经超过10年没加薪了。这篇文章向读者提出一个问题:“想想看,任何一个行业或群体如果十多年不涨薪,这能行吗?如果摊在你头上,你干吗?” 我的回答是,我当然不干。 可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什么10年不加薪,公务员们不仅干了,不仅没有出现离职潮,而且还有更多的年轻人排队去考公务员呢? 我的答案是,公务员把为人民服务放在了首位,愿意吃苦在前,享受再后,甚至不享受也没有关系。既然能够考上公务员,一定是道德情操比较高的。至于那些年轻人,对于当公务员趋之若鹜,或许是受这种精神感召吧。 要不然,为何公务员从来没有出现过“用工荒”,就无法理解了。 至于有人认为,公务员有灰色收入,我相信从总体上来讲,这是个误解。毕竟,绝大多数公务员的手中,没什么权力,没权,如何有灰色收入?当然,个别公务员,一定是有灰色收入的。这一点,从反腐的成果就可以看出。秦皇岛科级公务员马超群家里搜出了1亿元现金,这样的事,是有的。 这种现象,的确会给人带来一种观感:当公务员,然后混个一官半职,就可以在家用点钞机数钱了。这类似于,看到有人买彩票中了大奖,于是就有更多的人去买彩票了。 我认为,相当多的年轻人,考上公务员之后,是会后悔的,他们会发现,混个一官半职,要比买彩票中奖还难。那些发了财的公务员,是极少数,而且可能靠的还是官场的“内幕交易”。只是,大量的公务员发现自己不仅不可能发财,也难以有灰色收入时,估计已经“后悔迟”——不做公务员,去做什么呢?还能做什么呢?继而,他们又会发现,做公务员也挺好的,尤其是在中国绝大多数的小城市,有这样一个工作,那种优越感,是难以用金钱衡量的。 所以,尽管10年不涨工资,绝大多数公务员也熬过来了。 环球时报的社评替这些公务员鸣不平,我几乎就要被这篇鸣不平的文章感染了,想想那么多公务员注定升官无望而看不到涨工资的希望,就令人心碎。 这即将涌上心头的同情,很快被另外一个更值得同情的事情给夺走了。 2015年1月19日,对,就是环球时报发社评为公务员10年不涨工资鸣不平的同一天,下午1点左右,河北冀州,一名13岁女孩帮父亲讨薪时,从16层楼跳下,身亡。 现场讨薪的一个农民工称,女孩是他们工头的女儿,“2012年开始我们在这里做工,但工钱一直不给,我们已经讨要了很长时间。可能是看到父亲讨薪困难,女孩和奶奶爬上了高楼,希望帮父亲讨到工人工资”。 工头长期要不到工钱,工头的母亲和女儿爬楼帮助讨薪——三代人集体讨要血汗钱而不得……工头的女儿还没来得及理解这个世界,便用一种最惨烈的方式去了另一个世界——这个女孩的名字叫袁梦,多么好的一个名字啊,可她永远无法替父亲“圆梦”了——如果她的爸爸是一个公务员,她一定不至于在寒冷的冬天,与奶奶携手去爬楼讨薪。 是啊,看到这样的故事,立即觉得公务员10年不涨工资不算什么苦难了,甚至要向公务员致敬了——10年里,好像没听说过有公务员以跳楼威胁涨工资。当然,这样对比是不科学的——可是,请你告诉我,这个世界,什么时候科学过啊。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