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权

牛博国际 | 五月春城:中产阶级的觉醒

五月的春城昆明聚集着世界的关注。在前后两次对中石油PX项目的抗议中,中产阶级市民站起来担当了运动的主角。昆明的示威运动借鉴了国内类似抗争的经验,集非暴力、理性诉求、平等对话之大成,体现了中国中产阶级的素养。 文:H.Chen 长假梦醒“散步”去 虽然中国的中产阶级概念有争议,并有沦为新贫、被挤压成“屌丝”的趋势,但相对于农民和城市民工,中国城市的中产阶级还算衣食无忧,生存需求有所保障。随着公民知情权的虚设和环境全面恶化,尤其空气、水和土壤污染加剧,导致马斯洛理论中的各项需求都亮起红灯。 昆明计划开工的中石油千万吨炼油及配套的炼化项目,经当地环境组织四月的现场调查后,发现信息披露不充分,厂址存在隐患,极有可能全面污染昆明的水土气。在公民最基本的需求-生理需求都无法满足时,以中产阶级为主的昆明市民觉醒过来,走上街头抗争。任何涉及PX的项目都成中国梦下梦魇的发酵,激起居民的强烈反抗,居民关注的不仅仅衣食温饱,还有健康与后代。因此五一节假日期间,一些市民通过各种方式在五月四日到市中心集体抗议。由于休假,且是自发方式,参与的市民大概五六百人左右。网络照片证实了男女老少中青年都有参加,中小学生也没有缺席。参与者以家庭为主,很多父母还带着孩子一起全程参与。 五一假期结束后,昆明政府一方面召开市民代表恳谈会,另一方面在背后搞小动作,如针对职工和学生打一系列的组合拳:下行政指令不允许参加集会游行,下任务强迫签订同意PX项目,给项目做反宣传,喝茶谈话维稳……央企和地方政府的猫腻暴露后,激起市民更大的不满。5月16日,上万昆明市民走上街头,在市中心聚集并集体“散步”。时至今日,昆明市民还在坚持各种和平方式反对项目落户当地。而昆明的觉醒,必将激发全国不同形式的公民权益抗争运动。  中产阶级在行动 中国近年的规模化反抗运动,主要集中在土地、拆迁和环境破坏项目的抵抗上。这些运动的主体从受影响的农民,发展到把抗争信息发到互联网,获得国内外广泛支持的广东乌坎90后,再到什邡抗争中主导的80后,现已上升到城市中产阶级以及其发起的大规模街头运动。此次昆明PX项目直接影响到七百多万昆明人,而运动中呈现的一些特点是值得中产阶级骄傲的:  一、非暴力、理性诉求。与其他历次出现暴力的抗争不同,昆明的市民两次都坚持“不争执、不堵路、无拉圾”的原则来文明表达对家乡昆明的爱心,理性抵制昆明PX项目。而昆明的警察也相对温和,据说16日当天不少警察请病假,昆明市民也在散步中进一步分化警察,高喊“警察也是昆明人”。虽然事后有数个市民被抓,但很快被释放。诉求内容除了恳谈会要求的防范与补偿、问责捆绑外,还有活动内外提到的停止或迁址PX项目,公开环境影响评估报告(EIA),全民公投表决等。这与中国中产阶级接受的教育密切相关。借鉴历次经验,不被贡献,不被利用,要克制,进行正面行动。这正是中产阶级在觉醒后对民众环境权力的争取。 二、 中产阶级为主,没有领袖人物。抗争以中产阶级作为主体,并广泛结盟一切可能的力量。尤其第二次散步,参与者孩除了本地居民还有华侨。参与的市民有请假上街的,也有代替别的朋友站队的。而一些被限制在家的人,坚持给散步的市民提供网络和精神支持。16日下午4点左右昆明市长李文荣出现要求与代表沟通,出现很多个散步代表。群龙无首,可能是出于自保防止秋后算账,或是防止政府孤立领袖人物瓦解抗议,也可能是出于法不责众的机智。17日市长开微博进行网络沟通,显示出一定的沟通诚意。但同样存在警察盘问参与者等强硬手段,这些过分的措施很有可能导致或酝酿出更大的市民街头行动。以集体对抗国家机器,后续力量更强。 三、环保组织首次参与。昆明反对PX项目运动, 起源于四月份昆明本地环境组织对该项目的调查和座谈。虽然散步活动中环保组织没有直接参与,但中国避邻(not in my backyard)为主的环保抗议运动在学术、民间和官方已经掀起了大辩论。 四、网络对话成为抗议的一部分。虽然“昆明反对PX”的字眼在微博和主流媒体被和谐,但随着昆明市长开微博沟通,不少聪明的市民从各个不同的角度阐明反对的理由,从地缘政治谈中缅石油管道PX的选址,从水资源谈PX与云南干旱的不适宜……甚至有市民从权利游戏视角试图对市长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中产阶级在网络对话中的素养和策略,加上坚持到底的韧性,这场有勇有谋的抗争才拉开序幕。 中石油作为央企在地方立劣迹斑斑,至今仍毫无悔改。在昆明反PX运动前巍然不动,至今尚未公布项目环境评估报告。昆明市民反对PX的抗争远没有结束。借用影片《成事在人》中的诗句,致昆明中产阶级的敬佩和支持:“我是自己命运的主宰,我是自己灵魂的统帅。” 注:以上文字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阅读更多

【河蟹档案】两杆子的实质是暴力和欺骗

以下被新浪审查删除的微博来自自由微博网站和其它监测渠道,数字时代编辑整理: 慕容雪村:环球时报说攻击申纪兰无助于中国的政治文明,大概是希望人们无视、甚至包容“申纪兰现象”。事实上,正是通过对申纪兰现象的讨论,才让更多人明白了代议制的几个基本命题:什么样的人才有资格当代表?当代表要经过哪些程序、哪些步骤?怎样才算是合格的代表?假如这些都不能讨论,那还谈什么政治文明?...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百余名上海民众第五次要求官员公布财产,释放丁家喜等公民(组图)

(维权网信息员雷鸣报道) 5 月 15 日 ,上海民众签名抗议拘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强烈要求无罪释放丁家喜、赵常青、袁冬、张宝成、马新立、孙含会、王永红、李蔚、齐月英、刘萍、魏忠平、邹桂琴、李学梅、李思华等人。 上海民众赵迪迪、高信翠、卢银娣、奚仁娣、周国淮、周菓山、周菊仙、周炎、胡琴珍、金妹珍、韦开珍、刘淑珍、刘桂芳、刘培裕、郑培培、孙洪琴、万文英、沈玉青、解庆国、尹慧敏、吴如云、崔国良、徒宝霞、方林娟、鲁俊、邱贵荣、颜秀英、陈秀英、陆永福、韩忠明、吴培民、谢金华、张平、陈启勇、李惠芳、朱金娣、 费爱众、徐小妹、 徐秋琴、毕和英、丁菊英、俞利群、黄苏沪、申琴芳、唐建中、高文婻、陈建芳等 108 人强烈要求 无条件释放“要求官员公开财产”而遭到拘捕的所有公民,向他(她)们赔礼道歉和给予国家赔偿,并追究相关违法侵权部门及人员的法律责任。 十八大报告中明确地写着:“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坚持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保障人民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是权力正确运行的重要保证。……推进权力运行公开化、规范化,完善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制度,健全质询、问责、经济责任审计、引咎辞职、罢免等制度,加强党内监督、民主监督、法律监督、舆论监督,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第五次集体学习时也强调指出:“制度问题更带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关键是要健全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让人民监督权力,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要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全面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提高反腐败法律制度执行力,让法律制度刚性运行。” 既然要“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为什么官员财产不肯公布,却滥用职权 拘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 108 名上海民众一致认为拘捕“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公民是有关执法部门和人员在违法犯罪。 官员公布财产是最基本与必须的方法,是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的起码要求。公民要求官员公布财产是顺应历史潮流,符合十八大反腐精神,也呼应着习近平的反腐讲话,是合理合法的。 上海民众自 2012 年 12 月 12 日 以来已第 5 次强烈要求官员及其直系亲属财产与国籍公示、强烈要求批准《公民权利和政治强烈国际公约》。大家表示要结束无家可归、无生活来源的苦难生活必须 限制公共权力和保护公民基本权利,实行民主、法治、宪政的政治体制改革。

阅读更多

徐贲 |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学做“精明的公民”

政治是每个人的副业:学做“精明的公民” 徐 贲          许多人厌恶政治,嫌政治不干净,认为政治无非就是权术、阴谋、诡计和欺骗。他们躲避政治,尽可能不与它打交道,只是在不得已的时候才与它周旋。他们对政治小心翼翼,如避火或是防贼,随时害怕惹祸上身。对于高高在上的政治领袖,他们更是一面当神明供奉,一面当虎狼提防,用马基雅维利的话来说,是不指望政治人物“去实践那些认为是好人应做的事情,因为他要统治国家,常常不得不背信弃义、不讲仁慈、悖乎人道、违反神道。”   政治不是某种你可以拿来交给“别人”的东西   政治的不干净和不诚实,连政治家们自己也常不讳言,戴高乐说,“为了要当主子,政治人物总是先装成仆人。”赫鲁晓夫说,“政治人物到处都一样。就算在没有河的地方,他们也发誓说要造桥。”在普通人眼里, 如萨特在《肮脏的手》中所描绘的,政治更是一种天生不洁和非善的行当。政治是一桩无需本钱,便有利可图的生意,一个人再平庸无能、人品猥琐,只要政治正确,照样能出人头地。因此有人把政治当作官场,虽然官场中风云莫测、深险难料,但毕竟有机会从中得到相当的好处:权势、地位、尊贵。政治可以帮助他们敲开幸福的大门,让他们能够荣华富贵、呼风唤雨,极大地满足对权力的欲望。他们把政治当作通往个人名利的捷径和通道,即便不是 附膻逐腥 之地,也绝对与道德高尚、思想杰出、能力出众没有关联。 但是,也有人不这么看待政治,像丁文江、胡适他们就曾把政治看成是一种能够让“好人”精英实现“出山要比在山清”抱负的事业。丁文江呼吁,“有知识有道德的人要向政治上努力”,如果有知识有道德的人因为鄙视政治而置身事外,那么政治便真的会变成污泥浊水,在里面不嫌肮脏,尽情玩耍的也便只能是一些无才、无德、无耻的小人和歹徒。在这之前,梁启超就希望“公正自爱之人”不要嫌麻烦,要为公尽责,因为好人不管,就可能让坏人来管,则业将败坏殆尽。“好人政治”设想的好人是少数的精英人士,好人不意味着道德上一定是圣人(如果是自然更好),而是有道德操守、专业知识,有行政特长的 “ 治国专家 ” 。但是,中国的好人政治理念犹如一座建立在沙滩上的城堡,因为丁文江等人以为,中国的政治架构已经是民主的制度,所以只要有“一打好人”出场,加以修补,自然会更趋完善。然而,一直到今天,实现这样的政治制度仍然是一个尚未实现的梦想,即使有好人,也还是不能拔除制度的弊病。 即使在民主政治制度真的已经建立起来的地方,好的政治仍然不可能只靠少数好人来实现和维持,它离不开具有民主政治素质和经验的广大公民。民主政治的核心不是好人政治,而是公民政治。美国已故伊利诺州参议员埃弗雷特 · 德克森( Everett Dirksen, 1951-1969 任参议员)说:“政治不是某种你可以拿来交给 ‘ 别人 ’ 的东西。既然政治是通过政府指挥人间事务的艺术,它就应该是这个共和国内最好的职业和所有人的副业。”他认为,只有在民主制度中,才有可能这样看待政治,“现在许多人似乎把政治与坏事、腐败行为、贪污受贿、道德败坏等同起来。我发现古往今来,大多数这些抹黑政治的话都是在人民不能选举官职人员的地方发出的。” 人民以之为副业的不只是政治,而且是公民政治。政治是“最好的职业”,指的是它所要求的公民道德、学识和能力。这种对政治的期待与亚里士多德所说的“人是政治的动物”一样,是政治哲学的表述。德克森所表达的与其说是民主的现状,不如说是对民主的理想和对民主政治的信念。这是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理想和信念,奥地利经济学家和政治学家熊彼德( Joseph A.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2千余名上海民众到市政府抗议(图)

(维权网信息员孙小芸报道) 5 月 15 日上午 , 2000 多名上海民众自发聚集市政府、市人大信访办门前抗议当局强征土地、强拆房屋、司法不公、医疗纠纷、劳动争议等诸多问题。 民众纷纷表示:“强烈要求官员及其直系亲属的财产与国籍公开、党务公开、政务公开、司法公开和各领域办事公开。不肯公开,是见不得阳光,也就是暗箱操作,是一种公权力违反犯罪。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还我们知情权、参与权、监督权等法律赋予我们的各项权利。” 有民众举牌发声:“共匪:我家是贫下中农,你也抢,你不是匪,是什么?”、“国军:您没要我家地,更没抢我家房,天下为公,万岁!万岁!万万岁!”、“呼吁公正进步全球经济一体化!构建全球反腐一体化!” 上海失地农民们表示:自己的土地政府以开发为名被掠夺后,目前养老金 900 多元。年轻的失地农民得不到劳动力安置、享受不到社会最低生活保障,发出正义的声音被拘留、被劳教、被关黑监狱、被打、被威胁、被骚扰。 上海维权人士王宗泽高举标牌:“腐朽制度掌天下、官僚复兴真理亡、华夏遍野是腐土、国贼依旧在猖狂”。 王宗泽是为其父亲王彦明讨公道,王宗泽的父亲王彦明 1949 年前是国民党军官,因相信共产党承诺而不跟随国民党去台湾,决定留在大陆“为人民服务”。 1950 年起前后被判刑 25 年。在狱中服刑整整 20 年。王宗泽与其他民众一起坚定不移地追求民主、自由、人权、宪政、法治。 大家表示:要求早日迈进民有、民治、民享的文明发展之路的呼声不会因打压而停止。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真理馆】恶意返乡

【敏感词库】冬奥通敏感词库

【404档案馆】“刷手机颈肩疼怎么办?” 那些官方发布会上的奇葩记者提问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独立游戏:隔离之名

推特话题:西安封城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