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阶层

端传媒 | 不堪一击中产梦 爆炸把业主变成访民

被天津爆炸摧毁的不仅仅是他们的家,还有建筑其上的社会地位、尊严感、自我认同以及对这个国家仅存的信任。 序 从早上九点半到下午两点,许特群一直在太阳底下,晒着。有时她会坐在一截废弃的热力管道上,将Gucci的背包搁在腿上搂着。 这截管道横躺在天津市政府旁边的小区楼下,上面裹着落满灰尘的塑料布。这是她此前绝不会落座的地方,但她现在已经顾不得那麽多了,她要政府给个说法。...

阅读更多

侯虹斌|中国女人为什么这么昂贵

最近被刘强东与奶茶妹妹的消息刷屏。 下面这段评论,基本上就是恶心的代名词,而且被到处转发。不仅把女性当作物品来计价,当作衡量男人成功与否的砝码;而且,这种物品最贵重之处就在于年龄。 段子的中心意思是,你成功了,就可以买到更年轻的女人,不成功,你的女儿就会被老头买走。 PS:后面的不是章泽天的父母!不是章泽天的父母!(转发的人没脑子也就算了,还不会用百度谷歌?) 然后是这么一段。您操心得太多了吧?...

阅读更多

萝卜网 | 努力就可以上清华北大吗?

进清华以后第一节社会学概论课上,老师让我们每个人填了一张问卷。 上面有两个问题是:“你父母亲的职业?”和“你上大学以前到过最远的地方是哪里?” 问卷收上去以后,老师对我们说:“在座的各位能考上清华,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你们的父母。” 他接着说:“你的家庭背景决定了你能接触到资源的多少,决定了你的学习环境,决定了你上的小学、初中、高中,也决定了你的眼界和见识。你能来到清华,不仅仅是因为你努力,更是因为你有了上述这些东西。” 上上周的社会学课上老师公布了开学第一天做的问卷的结果。 老师说:“我每年在清华上课都会让学生做这个问卷,每到一个大学讲课也会让那里的同学做一份。” 结果是什么样的呢? 这是我们班的统计结果,社会经济地位是根据一套职业评分表来换算的。 纵坐标是对根据职业做出的社会经济地位的评分,评分越高的职业社会经济地位越高,比如政府官员银行家商人等。最底下的 1-19 代表无业(有可能是家庭妇女也有可能是下岗,比较特殊可以不纳入考虑范围),30 以下基本是农民,30 是工人。 横坐标是占总人口的百分比,左边红色是全国的分布,右边蓝色是清华大学某个班的分布。 简单来说,这张图是清华学生父母的社会经济地位的构成和全国的构成的对比,可以明显看出清华学生里社会经济地位高的家庭占比更高,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家庭占比较低。 然后这是和另一所西部 211 大学的比较(和清华是对口支援关系)(大家忽略掉电视剧电影那个……) 重点在于“入学前活动半径”。还有一些内容没有照下来,就简述一下。 “入学前活动半径”这一项的统计数据非常稳定。 在社科学院,上大学以前到过境外的人 13 年入学和 14 年入学的都是 40% 左右; 而经管学院 13 年和 14 年的数据也是 40% 左右,过去的调查结果也是类似的数据。 和第一张图反映的一样,相对于全国而言,清华大学里家境中等和偏上的学生更多,并且这一现象多年来一直持续。 另外一组数据显示,清华学生父亲的职业和学生拿到的自主加分也有相关性,职业评分越高,拿到的自主加分也就越多。 这个问卷调查的样本比较小,也不是很全面,但是还是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上述结果并不是说清华学生都是凭家里关系走后门进来的,而是说明一个人的家庭环境会对 ta 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决定你来到清华北大的不仅是自己的努力,还有你的家庭环境,包括你父母的教育理念,愿意及能够为教育付出的时间金钱,你的眼界和视野,你能接触到的一些资源和机会…… 这也说明了目前中国社会流动性还不够强。(当然很多西方国家也是类似的情况。) 所以,回答题主的问题: 并不是努力就能上清华北大的。短期来看有运气的影响因素,长期来看有家庭环境的影响。 即使在上了清华的学生里,每个人为了上清华付出的努力程度也是不一样的。 别的不多说了,努力不一定成功不努力一定不成功的大道理大家都懂。个人认为,清华的学生大部分都比中国大部分的学生要努力得多,只是多得程度不同罢了。 再加几句题外话好了: 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老师对我们说: “我希望大家知道,你们能坐在这里上课是非常幸运的,中国还有很多人和你们同样努力,却没有办法来到清华。所以如果你们以后学习社会学,我希望你们能用在这里学到的知识,去思考这个社会,去让它变得更好。” 最后是老师每次上第一节社会学课都会引用的一句话,感觉也挺适合知乎的: 我力求客观,但绝不冷漠。 I have tried to be objective. I do not claim to be detached. ——C.

阅读更多

今夏无风 | 90后凤凰男:寒门难出贵子

文|今夏无风 从西南地区的农村考上上海的名校,一个原本年少轻狂的少年发现在知识改变命运的表象背后,还隐藏着许多并不由他掌控的现实和未来。和那些出身中上阶层的同学相比,他缺少对人生的规划意识和执行力。他们之间的命运,也正在不断分野。 曾经的年少轻狂 我今年24岁。在我已有的人生版图中,发生过两次大的地理迁徙:一次是到上海读大学,一次是到北京工作。再之前的时光,就局限于并不算贫穷的西南乡村:农村的家、镇上的初中、区里的高中。...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真理馆】威尔逊·爱德华兹

【人物馆】朱贤健

【404档案馆】香港不准“加油”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