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晖

【重温】荣剑、秦晖、朱学勤:再议“告别革命”

1995年,李泽厚、刘再复在《告别革命》的序言中说:“影响20世纪中国命运和决定其整体面貌的最重要的事件就是革命。我们所说的革命,是指以群众暴 力等急剧方式推翻现有制度和现有权威的激烈行动(不包括反对侵略的所谓‘民族革命’)。”在书中,作者主张“要改良不要革命”,“赞成英国式的改良,不赞 成法国式的暴风骤雨式的大革命”,“解决阶级矛盾可以是阶级调和,协商互让,进行合作,即改良而非革命”,并宣布要告别法国大革命、十月革命、辛亥革命, 以及一切革命。《告别革命》一书出版后在海内外引发极大反响,呼应者甚众,“告别革命”成为上世纪90年代中国思想界集体性反思革命史观的标志性思想事件。在当时,反对“告别革命”的声音并非没有,但相比之下近乎微弱。1999年,《战略与管理》杂志刊登了李朝晖的一篇文章《革命之不可轻言告别》,文中写道:“反对那种自下而上的暴力革命,呼吁革命不可轻言诚然是正确的,但如果不能看到,革命之所以始终挥之不去,根本在于绝对的权力的不良运行,而不是野心家的推波助澜。那么,呼喊告别革命,就是一种过于简单的诉求。”

阅读更多

野夫: 甲午飘零纪事

21世纪已经是第15个年头的冬至前,在中国首都,一场最荒诞滑稽的审判即将开始。不仅人类文明社会的很多大使馆在申请旁听这场野蛮审判,还有各地曾经被浦志强营救过的冤民,冒着各种危险和严寒朝北京赶来。

无数的义人和访民聚集在法院外的街头,而国家的各种警察和便衣也严阵以待,不断有人被强行带走塞进警车。除开他的妻子之外,没有其他亲友获得旁听资格。一些大使馆的官员,在街边守望,却被驱赶和骚扰。

整个世界都在围观,一个泱泱大国对一个坚守道义的律师的迫害。而他的全部“罪行”只是——在微博上发出了七条针对当局和名人的嘲讽和批评。这是21世纪人类社会的一道奇观,除开朝鲜之外,已经很难找到类似的判例。

阅读更多

大家谈讲坛 | 秦晖对话傅高义:为什么是邓小平?

小平的贡献,我们在座的包括我本人都是感同身受的,但是我的确觉得“改革”这件事情换一个人做也差不多。我觉得对于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来发生的天翻地覆的变化,的确应该感谢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毛泽东。但是我所说的角度和毛左派是不一样的。我觉得改革这个奇迹的发生的确是有赖于“文革”这样一个奇迹,“文革”这个“奇迹”奇在什么地方呢?我改造了一个经济学术语,叫做“负帕累托改进”。帕累托改进是说所有的人都得利,只是有些人得利多,有些人得利少。而“文革”十年恰恰相反,把中国所有的阶层都整惨了:从当权派到“造反派”,从汉族到少数民族,从高干子弟到“狗崽子”,从支持苏式计划经济的“修正主义者”到向往市场经济的“自发势力”。所以,这是一个典型的“负帕累托”过程,没有(极少极少有)得益者,只有吃亏多少的问题。所以,走出“负帕累托”的过程自然就是一个帕累托改进,是非常容易达成共识的。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文章总汇】二舅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