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立凡

章立凡 | 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负资产

作者:章立凡 编者按:12月26日是中共前最高领导人毛泽东诞生120周年纪念日。 中共现任总书记习近平就任一年多来,整治党风、推行批评和自我批评、强调“马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一定不能丢,丢了就丧失根本”等等,习执政中的毛元素屡见不鲜,其意图和实质则各有评说。 BBC中文网特推出系列报道,分析评论毛泽东对今日中国乃至世界的影响。 中国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和神化在文化大革命年代达到顶峰,改革开放后,这种对毛泽东的神化和崇拜逐渐被抛弃。 然而近年来毛泽东再度成为一种政治诉求的符号被高举和颂扬,中国国内对于毛泽东是非功过的争论日益激烈,论战不断。 这种论战中,自由派人士站在一边,左派和所谓毛派人士站在另一边,观点针锋相对。 毛泽东的拥戴者称毛泽东带来了今天中国的稳定和统一,毛泽东时代代表着“公平”、“清廉”;而反对者则强调毛泽东给中国社会、人民和国家带来的巨大灾难和创痛。 毛泽东诞生120周年之际,BBC中文网采访了中国国内代表截然不同观点的两位学者,中国现代史学者章立凡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乌有之乡网站发起人之一韩德强。同这两位学者的访谈分两天发表。今天登载同章立凡先生的访谈。 中国历史学家章立凡在其推特上说要“还原历史” 章立凡: 毛泽东是中国共产党的负资产 章立凡是中国历史学家,中国民主建国会创始人章乃器之子。章立凡称自己是“五毛公敌,说破皇帝新衣者” 。 今年6月章立凡在中国网上发起了一个对毛泽东的投票。投票持续了4个月后被封。这个投票有两个选项:一个是否定了毛泽东中国将天下大乱。第二个选项是,否定了毛泽东,中国的明天更美好。结果是在参加投票的18000多人中,投第一个选项的有约20%,有80%则是支持第二个选项。 章立凡认为毛泽东中断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进程,把中国引入了阶级斗争,一党专政的死胡同。他在同BBC中文网访谈中首先谈到中国目前对毛泽东的评价为何会出现如此针锋相对的争论: 正反两方面意见各自有其不同原因。所谓‘毛粉’们的观点并不意味着他们对体制的肯定。他们其中有相当多的人其实是在中国现代化的进程中被边缘化的人,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的受害者。这些人没有别的参照系,所以他们认为平等就只有回到毛时代。这些人实际上并不赞成现在的这个体制,只不过他们的解读方法不一样。通常来讲,民粹主义往往是在被边缘化了的人中会有市场。然而他们是一群很可怜的人,被卖为奴还帮着数钱。 中共领导层一方面说不能否定改革开放前的30年,但另一方面,对于公开大唱毛的赞歌也加以限制,如何解读中共的这种做法? 在这一问题上,他们处于一种非常纠结的状态。一方面,毛泽东实际上是中共的一个负资产。但这个负资产他们又不能丢弃。因为是毛泽东带领中共建立了这个政权。如果否定了毛,他们担心自己统治的合法性将会受到严重影响。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不敢舍弃毛。 毛泽东毫无疑问是对中国产生了重大,可以说是决定性影响的一个历史人物。您如何评价他的功过?过去中共对他的评价是三七开。后来又有传记说应该是倒三七开。 我认为毛的罪恶在于他中断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进程。他把中国引入了阶级斗争,一党专政的死胡同。 章立凡说毛泽东发动的大跃进导致大饥荒 中共在获得政权之前所有的民主和宪政的承诺都被他背弃了。这是在政治方面。在经济方面,毛泽东本来承诺要发展自由的资本主义经济,但在建立政权4年之后他就提出了过渡时期总路线,把经济上的承诺也推翻了。而后,毛泽东搞土地改革,用一种均贫富的办法来获得农民的支持,得到了政权。但最后受害的还是农民。他用农业合作化的方式,又把这些土地收走。所以最终的结果就是通过对资本家改造和农业合作化,中共变成了最大的地主和最大的资本家。这种状况一直维持到现在。 而由此造成的经济灾难就是大跃进造成的大饥荒。政治灾难就是从反右到文革,把全中国人拖入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之中。 您讲到毛泽东将中国拖入灾难,但毛泽东作为一个开国元勋,他对中国是否也有功劳? 我想不出有什么功劳。对共产党毛泽东是有功劳的,但对老百姓来讲我想不出他有什么功劳。我看到的记载都是他所带来的灾难。 有一种说法是,大跃进,文革等灾难并非毛泽东的主观意愿,而是他在探索中国道路上的失误,不能说是罪。 这种说法是站不住脚的。毛泽东是一个最迷恋权力,最喜欢玩弄权力的人。同时也是一个最自私的人。为了能够保住他自己的权力和地位,不惜把全国老百姓都拖入到文化大革命这样的浩劫和血海之中。因此毛泽东也是一个最无情的人。 从一个历史学家的角度,把毛泽东同中国历代的君主比较,您能得出什么结论? 毛泽东同历代的君主其实没有什么区别,甚至还不如中国历史上的那些开国君主。一般来讲开国的君主,他建立的这个王朝只需养活君主的一家人和政府。但是毛泽东建立的王朝是一个集体的君主制。中国的老百姓不但要养活政府,还要养活党,养活一个集体的君主。成本要高得多。此外,我们看历代的君主,一般不会对前朝所用的人有过分的报复,一般是加以利用。而毛泽东上台以后,镇反运动一下子就杀了7、80万人。毛泽东对以往的前朝或政敌的报复毫不手软,非常血腥。再有,毛泽东通过文革造反彻底颠覆了中国传统的文化和道德。他通过党化的细胞完全置换了中国原有的家族和宗法社会的细胞。中国社会发生的这种惨烈的巨变都同毛泽东的统治有极大关系。这点直到今天,虽然我们在毛泽东逝世后走出了计划经济的牢笼,我们还是没有走出斯大林主义的牢笼。 按照您的说法,毛泽东掌权将中国人推入了灾难。但俗话说得人心者方能得天下! 欺骗也可以达到同样的目的!毛泽东用自由民主的一套手段赢得了青年和知识分子的支持;然后他又用给农民土地的承诺得到了农民的支持。毛泽东还说无产阶级要做国家的领导从而获得了工人的支持。然而我们要看的是毛泽东取得政权后的表现。其实,这些阶层都是被毛泽东所利用了。他们并没有得到毛泽东所承诺的好处。 对于今天的执政者来说,毛泽东的遗产究竟是什么,如果说毛泽东有任何遗产的话? 真正的遗产就是毛泽东所建立的这个政权。所以目前的执政者所要追求的根本不是什么历史的正义,他们的目的就是保住这个政权。为了保住政权,当政者就必须要保住毛泽东。然而要保住毛泽东,他们就不能清算毛泽东的那些历史罪恶。 结果是,毛泽东所建立的这套体制的弊病就依然在这个政权中存在。毛泽东是令共产党无法自我解脱的一个魔咒。 如果说去掉这个魔咒,否定毛泽东的话中国又会出现什么情况,会不会出现大乱? 中国目前的执政者担心会这样。他们认为赫鲁晓夫否定斯大林在共产主义世界引发了地震。而戈尔巴乔夫公开性的结果是使苏联共产党失去了政权。中国共产党只是从负面吸取这种历史教训,他们实际上关注的只是这个党的私利,而不是国家和民族的公共利益。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数次强调不能以改革开放的后30年否定毛泽东执政的前30年。但同时继续走邓小平的经济路线。对中国民间赞扬毛泽东的声音也时有限制。如何解读这一做法? 我认为从‘红二代’来讲,他们是在毛时代的教育下成长的。因此毛泽东对他们的影响巨大。也许他们的内心都还有一个毛泽东。此外巨大的权力诱惑是很难阻挡的。在这种情况下,虽然他们本人或家庭成员都曾是毛泽东的受害者,但他们还是把毛泽东奉为神。这就造成了他们的一种历史局限,令他们只是站在中共党的角度,而无法站在全民和国家利益 的角度来看待毛泽东 。至于说中国目前执政者对所谓‘拥毛’或‘毛左’人士有所打压只是一种平衡术。他们知道如果高调纪念毛泽东会非常不得人心,因此就只有采取抹稀泥的办法,一方面不许讲毛泽东的罪恶,另一方面也不希望那些高调纪念毛泽东的人能够成为一股势头。因为那样对政权也有威胁。 你认为中国国内对毛泽东功过评说的争论今后会不会更加激烈? 由于毛泽东的很多问题都没有说清楚。没有反思,那么毛泽东遗产中的这些负资产就会继续存在并且在这个体制内发生作用。这种争论也就会继续下去。 相关日志 2013/12/18 — 鲍彤:且看建设现代市场体系和纪念毛泽东如何同台演出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17 — 马列主义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17 — 从毛泽东的言行看毛泽东的人品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17 — 冷战谍魂:皮特逊同志蹭饭记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2/15 — 宋石男:我的家族“土豪”痛史—— 我爷爷与1951年镇反运动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1/26 — 鲍彤:习近平以毛风格走邓路线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11/21 — 再探林彪事件幕后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3/07/22 — 李洪林:理论求真 风云图辩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2/11/06 — 中共中央全会闭幕 确认开除薄 习主修党章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2011/12/09 — 编程随想:如何解读朝廷要员的盖棺定论? ( 本文免翻墙链接: 亚马逊镜像 | 谷歌镜像 )

阅读更多

思享|章立凡:封杀言论 会蓄积危险

 9月18日晚,北大宪政论坛主题讨论“网络言论的法律界限”。 文史学者章立凡先生做了评议发言。发言中他说:由于科技的进步,信息垄断已经不可能再持续。在这种进步之下,开历史倒车是没有出路的;封杀言论,让一些能量蓄积起来会很危险,会导致不可预见的事件爆发,历史上有过非常多的先例。希望政策制定者注意这种危险。全文实录如下: 章立凡(文史学者):...

阅读更多

法广 | 要闻解说: 章立凡:薄熙来把宝押在未来五到十年

法广: 薄熙来被判终身监禁,对这样一个结果有无特别的感觉? 章立凡 :此前,我的预测是以二十年作一个基准线,或者上浮,或者下调。但是我认为量刑的时候会取上线。不超过刘志军,也不低于王立军。取上线是因为他翻供,推翻了原来的认罪协议。这样他就冒犯了权威,需要晓以颜色。他们这样的判法,我个人并没有感到吃惊。我想可能有一点逻辑上的原因。如果是判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也应该是有年限的;如果是判无期徒刑,那么就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这样就是彻底宣布他的政治生命的结束。我觉得这样做比较具有象征意义。但是,从实质上看,判长刑和判无期对薄熙来来讲没有太大的区别。判二十年,他也是84岁了。但是,我也注意到薄熙来一直面带微笑在聆听审判。我想说明的是,他这种表示就是他不相信会在监狱里呆那么多年。他相信自己还会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他实际上是表现出一种轻蔑。他之所以敢冒重判的风险来翻供,也是他把宝压在未来五到十年中国政局可能发生的巨变上。他在等待这个机会。 法广 :对北京新的领导班子而言,对薄熙来这样重判,也是在巩固他们这个政权的基础,有立威的意思吧? 章立凡 :我想恰恰可能会加剧权力斗争。这也是薄熙来所希望看到的。而且,事实上近一时期官方媒体各种纷乱的表达也表现出这一点: 刘晓原 :我认为判得适中,不轻不重。我实际上一直预测,他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为什么我会这样预测?因为陈希同当年是55.5万,数罪并罚,执行16年;陈良宇239万,我印象中陈良宇受贿被判了14年,数罪并罚,总共18年。薄熙来受贿金额指控是2170多万,但最后减了130多万,总共受贿2044万多。这个数额非常巨大,这样对比,我分析他会被判无期徒刑。而且他的贪腐金额也很高,500多万。否则的话他不好量刑。贪污和受贿在法律上的量刑是一样的。单一罪有期徒刑最高15年,如果受贿2000多万量刑15年,那贪污500万怎么量刑?所以综合起来分析,只能是无期徒刑。 法广 :不少评论认为还是判得很重? 刘晓原 :我认为不重。你看怎么比。如果你和当年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比,他贪污500多万被判了死刑,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郑筱萸贪污600多万被判死刑比,那你会认为判轻了;如果你和刘志军比,他贪污6000多万,被判了死缓,中石化原董事长秦东海贪污1.9个亿,被判了死缓。这样对比起来,他的就显得也不重。以前,其他的官员获得轻判的,或者因中纪委或检察机关介入案件后,把纪检或检查机关原来没有掌握的一些受贿的金额做了主动交代;或者有些会积极地退赃;或者个别的还有立功表现等等。薄熙来没有做这些。 法广 :您觉得这场审判有没有政治审判的味道呢? 刘晓原 :原本涉及好多问题,但薄熙来的审判仅仅是经济上的问题,那么,现在的高层官员,你只要被抓了,你说自己没有经济问题而被错抓的,是不可能的。你只要抓他,查他的经济账,基本上都是有问题的。薄熙来的案子有没有政治因素?大家都知道,这么多年来,他在重庆“唱红打黑”,但审判中没有涉及“唱红打黑”的问题。其实,薄熙来问题的曝光,还是因为王立军的出逃,如果王立军不出逃,肯定什么都查不出来。 法广 :谈到这次的薄案审判,在关于是否依法审判上有很大的分歧,有些人觉得谈这个问题本身就很幼稚。您是怎么看的? 刘晓原 :是不是依法?如果你看走法律程序,那它是走了正常的法律程序。因为中国的司法体制比较特殊,不是独立的。包括查这些高级官员,还要中纪委去查。中国的政治体制,司法体制大家都知道,你说这样的案件没有带政治性吗?没有政治因素的影响吗?这是一个不问自明的问题。 法广 :您认为薄熙来会不会上诉呢? 刘晓原 :我分析会。因为从薄熙来的风格来看会。我记得当年陈希同是上诉了,陈良宇没有。不过,上诉的结果还是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专访章立凡 (三):薄熙来翻供阻断北戴河共识 东山再起取决于三条曲线

北京 — 薄熙来贪污、受贿、滥用职权案虽然一审结束,但这场世纪大审给中国政坛造成的震荡仍在继续。美国之音VOA卫视驻北京分社记者东方专访了中国知名近现代史学者章立凡,为我们解读薄案对北京高层政治以及三中全会的影响。接下来是专访的最后一部分。   *淡化薄案 转移话题* VOA: 薄熙来案件一审在济南刚刚落幕,中共就宣布十八届三中全会将于十一月份召开。北京外媒圈分析推迟召开的原因,可能是要把薄熙来案在三中全会之前画上句号。您怎么分析这个案件对三中全会的影响?   章立凡:薄熙来的翻供还是对习近平先生和现在的领导核心造成了一定的被动。他这个惊人之举,一个是阻断原来高层各派打算抛弃他的共识,使他的问题重新成为一个没法迅速消除的问题,这个问题还将继续存在。   专访章立凡 (三):薄熙来翻供阻断北戴河共识 东山再起取决于三条曲线 另一点,从政治上,大家都觉得薄熙来得分了,那丢分的是谁?还有一点,薄熙来案件的庭审实录的公开也暗示出对薄熙来个人能力的一种评判。大家有可能在想,薄熙来是一个强人,真正的强人。有些人可能不是。这种联想都是不太有利的。所以中央要尽快淡化薄的审判,尽快进入下一个程序。这样就使得高层的话题有了转移,公众的注意力也有转移。   VOA: 薄熙来和他的律师团队会提出上诉吗?你觉得会有二审吗? 章立凡:我觉得应该有二审。薄熙来如果说在一审结束以后,就不再提出二审,他好像就不是薄熙来了。 薄熙来这个人从性格上来讲,他肯定是一个不服输的人。我想会有二审。   VOA: 有报道说,薄熙来案一审庭审结束后,薄熙来的家人起立鼓掌说:熙来,好样的!据您的了解,薄熙来的家人对这个案子怎么看? 章立凡:我认为作为亲属支持家庭成员,从人情上来讲,是可以理解的。而且还有一点,利用亲属的供词来指控一个被告,这个好像从现在公认司法文明来讲,好像是有问题的。比如说薄谷开来对他先生的这种供词。   我想不管我们从政治上怎么评判薄熙来这些个做法,他以往的施政,唱红打黑等等,他本人也是一个践踏法制的人。但这一次来看,从政治上他得分这一点,是没有疑问。   还有一个联想,如果薄熙来是一个宪政体制下的政治家,或者政治人物, 他完全没有必要用这种阴谋的方式来谋夺最高权力。他完全可以通过公平的竞争,来问鼎最高权力。正是由于我们这个一党专政的体制,没有外部的竞争,所以所有这些政治都必须在暗室里面进行。这种暗室里进行的斗争会变得非常的残酷。也就中共历史上经常讲的残酷斗争,无情打击。所以这个案件 正好证实这个体制所存在的这种弊病。   *能否翻案取决于三条曲线* VOA:  在现行体制下,薄熙来翻身的机会到底有多大?新华社的关于三中全会的新闻稿没有提到要深化政治体制改革方面有大动作,而是把焦点放在反腐和经济改革。您怎样看待三中全会之后薄熙来翻身的机会? 章立凡:薄熙来有没有翻身的机会,一个取决于高层的权斗会朝什么方向发展。刚才你也提到,这一次三中全会没有释出政治体制改革这方面的强烈信息。我想可能是习先生的权力还不够稳固。如果他真的想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他可能会得罪党内的大部分同僚,这样他的位置会变得非常的危险。他有可能重蹈像胡耀邦,赵紫阳那样的格局,就是他自己被他的同僚给掀下去。我想习近平先生可能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   这同时也说明这个体制不太容易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我刚才讲的这种权力斗争还会继续,然后社会的两极分化还会继续,而经济上又找不到很好的出路,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有三条曲线:一条是政治的, 一条是经济,一条是社会情绪的曲线。如果这三条曲线同时达到零界点,就可能出现崩盘。那样的话,薄熙来可能还有机会。甚至文革是否会重新以某种方式出现,也留下想象的空间。   VOA: 北京有外媒报道说,如果中国现在进行一人一票的普选,薄熙来很可能会当选中国的总统,这说明毛左的一套在中国仍然有市场。您如何看待薄熙来的个人魅力?        章立凡:我想这不大容易,因为中共的党组织还是非常强大的。我此前也写过一篇关于普选问题的文章。我认为如果中国现在马上就实行一人一票的选举,至少我相信,共产党可能仍然会执政。至于说到薄熙来会不会当总统这一问题?这要看是谁跟他竞争。(插问:薄熙来会不会至少成为一个反对党的领袖?)完全有可能。如果在宪政制度下,薄熙来的胜算可能比其他人要高。另一方面,在出现政局动乱的情况下,薄熙来也可能成为群众的领袖,他是一个charisma的人物,所谓“魅力型领袖”。   VOA: 他现在对习近平还构成威胁吗? 章立凡:暂时还不会有。毕竟习先生大权在握,北京军区,沈阳军区,这些重要的北方军区应该都是忠实于他的。我想,从目前来讲,还没有人来挑战他的权力。   *刑不上常委的底线*   VOA 最近香港《南华早报》等外媒报道了中央反腐剑指周永康的新闻。周永康曾经工作过的四川和中石油,很多高管纷纷落马。您觉得中共刑不上常委的潜规则会被打破吗?这是不是中共内部抛出一个试探气球呢? 章立凡:我想如果如报道所说的那样,是在北戴河会议期间就已经确定了这件事,也就是薄案开审前这个事情就已经有了安排,这就有了变数。薄案的突然翻供是北戴河会议没有预料到的。现在如果说抛出这么一个气球来, 我觉得可能也只是试探。就在最近,我们还看到周先生送的花圈出现在一个重要人物的葬礼上,这中间也透露出另外一个信息,那就是我们现在不能够马上判断这件事会不会就这样发展下去。   我指出一点,如果打破了以往的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刑不上常委,如果打破了这么一个潜规则的话, 权力斗争有可能会加剧。   这是一个党内斗争的底线,当然他是一个前常委,如果权力斗争涉及到有这样一个身份的人物,确实就是权斗的最后一道篱笆就拆掉了。   在文革时期,出现过常委被打倒的事情,如刘少奇,后来又有王洪文,这些都是政治局常委一级的领导人被干掉。到了六四事件, 赵紫阳,胡启立两常委被罢免。不过此后,就一直没有出现过针对常委进行的斗争。所以我想如果有这样的事情出现,至少是预示着历史进程的某种变化。   VOA: 您觉得作为习近平来说,处理薄熙来问题已经非常棘手,需要所谓大智慧,习近平会不会在处理薄案同时,再打另外一个大老虎? 章立凡:周先生任期内的主要对立面不是习先生,可能是其他的人,或者其他的派系。所以习先生在这件事上的态度,我现在很难揣测。   Q: 最后请您为我们梳理一下如何继续观察薄熙来案? 章立凡:我认为薄熙来的政治生命,如果他被判刑,可能意味着他的政治生命的终结。但实际上,薄熙来的幽灵仍然在北京,或者在中南海的上空徘徊, 没有离去。他投下的这个阴影可能还会伴随我们很多年。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