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监

新华网 | 智能机竟能看”黄片”? 移动终端色情信息待封堵

智能手机竟能看“黄片”? 移动终端色情信息传播之势亟待封堵 新华网石家庄5月11日电(记者齐雷杰 白林)利用WIFI信号,在智能手机、IPAD等移动终端上下载相关视频播放软件,竟能畅通无阻浏览色情内容。一些可下载到移动终端的软件中,打擦边球或描述色情内容的小说充斥其中,不少衣着暴露、搔首弄姿的“准黄色”图片也赫然在目。调查发现,移动终端已成为淫秽信息传播新载体,且随着WIFI信号的推广和移动终端的普及,强化监管遏制色情信息泛滥蔓延已迫在眉睫。...

阅读更多

编程随想 | 如何对付公司的监控[0]:概述

★引子   最近2-3年,俺写了一个系列博文《 如何隐藏你的踪迹,避免跨省追捕 》,教大家如何对付朝廷的走狗。这个系列广受关注,看来不少同学都挺注重上网的隐匿性。近期,又有若干读者来信或博客留言,建议介绍一下公司上网监控的问题。貌似关注的人挺多,所以俺就着手写了这方面的扫盲教程。 ★写在前面的话   先声明: 俺写这方面的技术内容,出发点是基于保护个人隐私。   做这个声明是考虑到:肯定会有一些从事公司管理的同学,责怪俺传播了这些招数,是教唆网友”学坏”。其实俺也知道,很多人关心这个话题属于动机不纯——企图在公司打游戏、看有颜色的视频、上网瞎逛、干私活、等等。这样的动机,俺是不太赞同滴。   但是捏,技术向来是一把双刃剑,既可以用来干好事,也可以用来干坏事。这样的现状,可能永远也改变不了。不能因为技术可能被滥用,就阻碍技术的传播。另外,好的公司管理,是不会单纯依赖技术手段来约束员工的。这么干永远是”治标不治本”。 ★常见的监控手段   扯蛋完毕,言归正传。从技术层面讲,公司对员工的监控,如下三种比较常见: 1. 网络行为监控——基于网络流量的监控 2.

阅读更多

【真理部】北京:京温商城坠楼

北京市网监:紧急通知:关于安徽籍女青年京温商城坠楼一事,已发布新闻的网站,必须降低热度,不允许出现在首页及新闻头条。未发新闻的网站,只能转发平安北京的微博。其它关于此事的信息和图片全部清理,请各网站严格落实工作要求。...

阅读更多

无国界记者 | 2013年:“互联网的敌人”:关于互联网监控领域最活跃的五家公司的特别报告

今天(3月12日),是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无国界记者通过 surveillance.rsf.org 网站发布一份关于互联网监控的特别报告。 报告描述了各国政府如何越来越多地使用监测网络活动的技术,拦截电子通讯,以逮捕记者,公民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在世界各地,目前约有180网民因在网上提供新闻和信息和发表观点,目前被关在监狱。 在今年发布的“互联网的敌人”报告中,“无国界记者”已发布了五个国家是所谓年度“互联网的敌人”。这五个“网络间谍”国家,进行系统的在线监测,并通过这一手段严重侵犯人权行为,他们是:叙利亚,中国,伊朗,巴林和越南。 在这些国家中,网络监控的目标往往是持不同政见者。最近几个月来,这些国家对持不同政见者的网络攻击和入侵,和针对持不同政见者使用的恶意软件,都在不断增加。 中国的GFW,国家电子长城,可能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网络审查制度,最近,GFW加强了对匿名翻墙工具的封堵,并有私营部门的互联网公司竞标参与,帮助监视互联网用户。伊朗的在线监测程度达到一个新的水平,尤其是通过发展自己的国家局域网,或称“清真互联网。”至于叙利亚,无国界记者获得的一份未公开的文件显示,1999年,叙利亚电信邀请各国电信提供商,投标简历叙利亚国家互联网,文件表明其叙利亚互联网基础设施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包括了广泛的过滤和监视。我们认为,如果没有先进的技术,独裁政权将无法窥探他们的公民。 无国界记者首次编制了一份全新的清单“互联网的敌人企业版”,我们列出了五家全球私营信息技术公司,他们被认为是“数字时代雇佣军”,他们销售的产品和技术,被独裁政府使用,犯下侵犯人权和新闻和信息自由的罪行。 这五家互联网的企业敌人是Gamma,Trovicor,Hacking Team,Amesys和Blue Coat。 根据该报告,Trovicor的网络监控和拦截产品,帮助巴林王室政府,窥视新闻提供者,并逮捕他们。在叙利亚,由BlueCoat产品开发的深层监测软件,检测阿萨德政权在全国各地的持不同政见者和网民,并最终逮捕和折磨他们。Amesys提供的网络产品Eagle,被发现被卡扎菲秘密警察的办公室使用。Hacking Team和Gamma所设计的恶意软件,被多国政府用来窃取记者和网民的密码。 无国界记者秘书长克里斯托弗多莱尔(Christophe Deloire)说,“网络监控越来越活跃,对记者,公民记者,博客作者和人权捍卫者越来越危险,这些政府试图控制新闻和信息,但越来越行动谨慎。他们越来越少诉诸内容删除和网站屏蔽,以避免产生不好公关危机,以及迫使网民已翻墙或关键词规避审查,政府们更喜欢微妙的行动,监控往往发生在被监视者甚至不知情的时候。” “总部设在民主国家的上述网络监控硬件和软件公司所提供的技术和产品,被用于犯下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但这些民主自由国家的领导人却在说,他们谴责对网上言论自由的侵犯。我们认为,是时候采取果断的措施了。最重要的是,必须对这些数字武器的出口实行严格控制,以免流入那些无视基本人权的政权之手。” 政府之间的谈判最终达成了1996年7月的瓦圣那协议,其目的是在转让常规武器和军民两用产品和技术使,促进透明度和承担更大的责任,从而防止破坏国际和平稳定。有40个国家,包括法国,德国,英国和美国目前仍是协议的成员,根据瓦圣那协议,这些国家共同承诺,不向共产主义国家、中东及第三世界国家扩散有潜在军事用途的技术。 阿拉伯之春的爆发和发展,充分展示了通过展示网络信息的重要性,独裁国家们也因此日益重视监视和控制互联网数据和通信。民主国家们也似乎越来越愿意沉迷于高歌猛进的监控和网络安全的需要,出台了几个可能压制性的法律和法案,如在美国的FISAA和CISPA,英国的通信数据法案(the Communications Data Bill),在荷兰网络犯罪条例草案(Wetgeving BestrijdingCybercrime)。 无国界记者制作了“数字生存工具包”,和对抗网络监控的 WeFightCensorship.org 网站,以帮助网络公民记者逃避日益活跃的侵入性的网络监测。

阅读更多

老虎庙 | 写博不打粮,功在大解放!

作者: 老虎庙   自2003年开始写博,至今九年。值此2013年初始,想到有半边生涯都几乎搁在了博上,不禁感慨:其间酸甜苦辣字字句句所记,远比写写日记来得重大。随意翻阅,就真似乎重新来过一回这九年。 有意值此盘点,好调整坐标,想想后来的事情,不想松松地浪费。 这样的博客现在我有13处,不知有没有可和我比比这个数目的。说起“多博”,实在又是一只故事。每每写博,一篇多发,累到骨节儿僵直,为只为对付网监。一次和一位高级网管聊天,他说:每周五都必须有一个人去北京市新闻办开会,这个人叫第一通知员,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找不到人干这个,都不愿意去。他就规定第一责任人或者第一通知员必须24小时开机。一个监管的负责人一部电话,要你和他们之间保持对话。这是日常管理……那么在突发事件时期他们就会采取突发手段。比如说上头开会时期或者某个特定的日子,他们要求万无一失……一到敏感日,其实是相互都紧张。这边很紧张,那边也很紧张。他们会调用你的编辑去他们那边上班,就和征用你的编辑一样。你必须派俩人去上班。直接处理,当场看到当场处理,是临时组建的一个队伍。另外一个就是对跟帖的监控,这些是很难控制的,有时候干脆全部关闭,像论坛和一些显眼的版块,谁出了问题他们会整你呀。敏感时期,你就是说好话都不行,比如说某某领导人的好话都不行,这些领导人都成了敏感词,干脆你就发不上去……过了这个时间大家就都好过,要是过不了你就倒霉……他是直接受国务院新闻办管。在中国日常管得最严的还是新闻办这个系统……上面是主线,还有两条分线。一条是信息产业部的,就是电信管理局,他基本上负责ICP的备案。还有一条就是公安的网监系统,他也有一条庞大的网络监测系统。基本是这三条线。当然他们还会通过各种渠道来达到监控,这些渠道是出于利益的保护,而日常的还是那三条主线……关于监控的事情,其实他一直在网端有监控,比如思科呀这种……(完毕) 足见多开博之必要!若是没有上头的直接招呼,网监就降格为网站自律。自律的尺度则各有不同,你因此可以至少保留一两篇博文被手下留情。东边下雨西边晴,正是。 最早2003年开播我是在“台湾地下酒吧(BSP)”,很凶险的一个名字。在那里写博,见跟帖多是些台湾腔,难免失落。不久后搬回大陆,落户blogbus,至今九年。这也是有人问我为什么我的blogbus 首页顶端有“blogbus特别支持”的原因所在。只可惜blogbus自有立身原则。blogbus多少看来有点小资,宁可咖啡,不可大蒜,谈的多是时尚国际,而我这匪徒就很是另类,如今能够保留下来,已经很是奇迹! 和朋友比起,我的博客被封杀的不算太多。搜狐封杀过一次,却时间够长,一年;新浪封杀过一回,虽时间不长,我又注册了一个,却从此被锁角落无人问津。不知道是否有一门技术,可以叫你活着,又叫你活不茂盛。仅有偶尔撞入的零落访客,探头探脑,疑神疑鬼,遂有电话打来,问是不是有人冒充老虎庙在新浪开博? 开博这事,最恼火就是不挣钱。2007年夏天,我一路骑车走五省http://zt.blog.sohu.com/s2007/laohumiao,一路写博。到西安后就有人惊异“这又不打粮”。言外意思:不挣钱何来动力?的确作为职业人,写博算是副业,即使写博不能打粮也有工资来补。而我这一介老夫又何苦来着!其实不然,写博在我依然功利。自2005年前后始,中国社会矛盾迅猛激化。在压迫中逐渐觉醒的公民们开始将博客作为发声工具运用,从此博客复原了它的平民媒体属性。我写博客,不再无谓。记得那时候起,我的京城居所开始不断有访民来访。有一次竟然有二十多位访民集结而来,一时拥塞小屋,商量后最终派出两名代表进得屋来谈话。我的博文里开始不断出现底层蒙冤民众借我之口发声的情景。这样的情形持续达六年,直到我离开北京……   写博客不打粮的困惑在我从此不再。如此功利,重在社会,重在民族觉醒,重在大解放。这难道不是最大的功利?   值此2013年的第一天,我做如上盘点。特此。   [附:24小时在线博客历史http://24hour.blogbus.com/logs/4445850.html]   [附:13处博客地址链接]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CDT播客第16期:郑州洪灾:真相是他们在全力掩盖真相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推特账号: 推特小红旗 @Xhnsoc__Redflag
推荐理由:时事讽刺推特账号,口号是“向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美好明天加速前进”。

“推特小红旗”转发图片

人权组织: 国际人权服务社(ISHR)
推荐理由:致力于加强国际人权机制,支持人权捍卫者,以实现人权的保护和改善。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