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监

德国之声 | 互联网监控软件:既能载舟,亦可覆舟

互联网拥有不可估量的潜力:不过独裁政府也会利用网络的追踪服务获取信息,控制反对者。在柏林召开的网络会议上,如何更好保护网络人权是讨论的焦点话题之一。 (德国之声中文网)用鼠标点击次一、两次,填写网页上简短的表格,短短几分钟就可以完成网络身份的开通:电子邮件、互联网址、推特等等的注册都十分简便。不过,你输入的隐私信息是否得到了保护?在第二次柏林网络会议上,发言人波蒙(Chris Böhmer)正向与会者演示讲解,通过网络所提供的各种服务追踪,如何取得他人资料。他表示,特别是上传的照片蕴含了大量可以追踪的信息。他说:”人们甚至可以看到,这个照片是用哪一个照相机、在哪里拍摄的,然后可以继续寻找同一个相机拍摄的照片。” 特别在越来越多的独裁政府了解到互联网的力量之后,监控软件生意变得炙手可热,异常红火。而这对于人权人士来说却意味着生命危险。人权观察组织的米切尔斯基(Wenzel Michalski)警告说:”监控技术落入坏人之手就会变成一个沾满鲜血的武器。”他还补充到,监控软件就像地雷一样致命,也应该与后者同样得到政界关注,而政府也应该出台相应政策法规对其加以控制。 通过网络所提供的各种服务追踪,取得他人资料易如反掌 虚拟世界和现实生活的人权 但是怎样控制监控软件呢?设置出口禁令?停止生产?这无疑一个棘手的问题,也是本次为时两天会议(9月13日到14日)的中心议题之一。第二次柏林网络会议是德国外交部和人权观察以及多所大学的研究机构共同组织举办的。 就在几个月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做出决定:网络人权上与现实生活中的人权占同等地位,必须妥善得到保护。目前还没有确定具体实施措施。言论自由,信息自决的权利等等人权在现实生活中也常常不能得到保障。在快速增长、全球化的网络保障这些权利无疑是一件项艰巨的任务。 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在网络会议上发表讲话 约120人参加了本次会议,大家都十分关心的话题是:如何才能最大可能地实现互联网的自由,同时做到尊重人权?怎样才能确保互联网的安全?不断扩大垄断社交网站如谷歌或者脸书扮演着何种角色?谁可以存储什么样的信息?还有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必须出台针对编程和监控技术出口的新法规吗? 德国外长韦斯特韦勒发现,全球化通过互联网已经变成”高速全球化”。互联网提供了机遇、风险以及挑战。他从与阿拉伯世界博客写手的对话中感受到了这几点。而找到平衡对互联网来说十分重要。韦斯特韦勒认为,这就需要对监控软件技术进行控制,他说:”人们不能把这些技术交给(独裁)政府,让其得以监视国民。” 与会者在一点上达成了共识:不仅立法机关应该始终关注互联网自由和保护人权,在经济领域也要明确保护人权。在设计编程中就应该考虑到,如何可以在最大程度上排除潜在的滥用可能性。 互联网政策教授科纳沃茨特(Kleinwächter) 如果这一点上可以得到实现,那么互联网政策已经向前迈进了一小步。网络现在已经拥有数十亿的用户,这个群体正在稳步增长,能从软件开发这一处入手无疑是最佳方式之一。柏林网络会议主席、互联网政策教授科纳沃茨特(Kleinwächter)指出:”如果再多10亿网民,世界互联网的整个形势就变得更加复杂。而再接下来的10亿,20亿的互联网使用者,这些网民很可能都不是来自互联网的诞生地–西方国家,他们所在的国家也很可能并不实施民主制度。 作者: Monika Griebeler 编译:文木 责编:张筠青

阅读更多

BBC | 英国民权组织批评互联网监控法律

英国民权组织对新法律表示谴责。 英国民权组织以及保守党议员批评政府即将公布允许政府监控个人使用网络、电话以及发送电子邮件情况的新法律。 根据这一法律,互联网公司将有责任向英国情报部门“政府电子监听中心”(GCHQ)透露用户使用网络的详细情况。 英国内政部表示,该法律将有效应对犯罪和恐怖主义。 但英国民间维权机构“老大哥观察”负责人皮克尔斯将此举视为“史无前例的一步”,並表示将看到英国采取与中国和伊朗同样的监视手段。 皮克尔斯说,该法律绝对是对网络隐私发起的一项攻击,不能保证公众安全得以改善的同时将明显增加互联网行业的支出。 英国保守党国会议员戴维‧戴维斯批评说,这是在“不必要地延伸国家探听普通民众的权力”。 戴维斯表示:“这一法律并不是以恐怖分子或犯罪分子为重点,而绝对是对个人电子邮件、电话以及使用网络的存取。” 据报道称,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可能将在5月份宣布这项新法。 英国去年在上届工党政府执政时期也曾经试图通过类似的法律,随后因为受到包括保守党在内的广泛反对而在当时未能获得通过。 该法律规定“政府电子监听中心GCHQ”在未经授权下,不可以获悉电话、电子邮件、手机短信等个人通讯内容。 但它将使情报人员能够可以确认个人或团体联系对象的身份、联系的频率以及时间等,也可以看到个人曾经到访哪个网站。 英国内政部发表声明说,需要采取行动“在科技不断变化的今天,可以持续获得通讯资料”。

阅读更多

中国放松对微网监控了吗

  作者  小山 中国今天以关闭16家网站,逮捕6名被指控散布网络谣言者,并禁止新浪与腾讯博客3天服务震慑全国网络,不仅让刚刚显现的一线网络解禁的疑似阳春立即黑暗下来,也使国际观察深受打击。中国网络网民指出,也许中国网络至今就从来没有解禁发生。 然而几乎就是数日前,中国网络被认为出现令人振奋的解禁与开放,因为与中国政治禁令相连的种种内容都出现在网络各个平台,从平反六四事件到解禁相关赵紫阳的文字,哪怕并还不能全部解禁,但也都不再受敏感词过滤的限制。 在网络之外,中国还有一些解禁的新闻,比如对武训传这部影片官方允许发行影碟了,又比如一直陷入地下创作的第六代导演娄烨,他与他的作品都可以讨论了。这些现象让很多人振奋。 让中国网民振奋的还有网络以及微博平台上的相当自由,这个自由是由于网络管制相对松懈而有的认识,因为重庆的王立军进入美国在成都的总领事馆继而是薄熙来被免职的事件都在网上引发了无数的报道与评论。如果以中国网民5亿,微博客户3亿这两个数字为观察点,可以说整个中国都在这些事件以及网络变化的波动里。 从王立军事件发生到今天官方惩罚网络,这段时间里官方罕见地允许网上议论猜测甚至评判。关于王立军进入美国领事馆的原因,他的动机,特别是经过真相,关于薄熙来被解职的真正原因,因为没有官方的如实公告,网上的各种说法都纷纷出笼,自由流传。中国网民都相信在王立军以及薄熙来事件里存在中国高层政治与权力斗争,政治上的是关于中国发展模式,权利上的是关于中国高层派系争夺,太子党派,共青团派,江系,胡系,改革派,保守派,胡温派,各种分析报道让人眼花缭乱。因权力斗争说,便有了京城政变的流传,不仅中国国内,就是海外也都把王立军与薄熙来事件摆上了重要新闻位置。 报载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正在柬埔寨进行国事访问,在此之前,胡锦涛前往韩国参加国际核安全峰会,胡锦涛在与与会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回答奥巴马关于家里都还好吗的问候时,微笑回答家里很好。中文网络评论,这表明中国政局稳定,包括王立军,薄熙来事件都已经摆平了,否则胡锦涛怎能胸有成竹外访多日呢。中国究竟发生什么事情,家里如何摆平,观察中国的评论对中国的真实情形抱怨其实并不了解。数亿中国网民了解了吗,在北京警方抓了6个人,官方封了16家网站,限令新浪和腾讯微博停摆3天,所有网上流传过的消息,猜测,分析评论都有可能是误说甚至是瞎说,或者治罪时的造谣。中国网民对中国发生的事情其实也什么都不了解。可是知情权与言论自由是息息相关的。 中国官方惩罚网络呈现的自由状况,在日前对重庆一名编辑严判3年就提出了警告。其实,即使在网络被认为是相对自由的时候,官方对网络的监控就从没有放松。各个网站的各家微博,所有激烈言辞都被禁止与删除。今年以来,中国加强了对网络的进一步管控,寻找更为有效的办法限制网络违禁。网络与微博实名制正在全国落实,而这些措施出台正是以防堵谣言为理由的。 中国继续挥发秘密与谜团的诱惑力,一方面中国有政治改革,平反六四的说法,另一方面又严惩网络活跃网民。尽管中国网上怀疑新近网络管制松懈假象有引蛇出洞之嫌疑,但分析肯定,中国网络现时猫捉老鼠的特色,猫与老鼠都增加了难度。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阅读更多

无国界记者 | 网民与在线监控和内容过滤的斗争

为了纪念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无国界记者组织今天公布了新的“互联网的敌人”名单和“监视下的国家”,这份报告更新了无国界记者在2011年公布的名单。 为了纪念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无国界记者组织今天公布了新的“互联网的敌人”名单和“监视下的国家”,这份报告更新了无国界记者在2011年公布的名单。 两个国家, 巴林 , 白俄罗斯 ,已从原本“监视下的国家”类别中恶化成为“互联网公敌”。委内瑞拉和利比亚已经脱离了从“监视”名单,而 印度 和 哈萨克斯坦 已被添加到其中。 “这个名单中的变化反映了世界网络信息自由最新的事态发展,”无国界记者说。 “网民在2011年成为了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变革的核心,他们和职业记者一道,曾试图抗拒检查报道真相,但也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人们将牢记2011年发生的,对网民的前所未有的暴力之一。 5人在从事报道活动时死亡。2011年,有200名博客作者和网民因言论原因的被捕;这比2010年增加30%。2012年,因为叙利亚当局对平民的不加区别的滥用暴力,2012年势必将成为前所未有的惨烈一年,目前,在叙利亚有120名网民被关押。” 无国界记者说:“在世界反对网络审查日,我们对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和人身自由被剥夺的风险,而通过网络工具,让我们知情普通公民表示敬意,是他们并确保了许多往往是残酷的镇压的真相被揭露,不至于不被外界所知。” 记者无国界补充说:“由于网上审查和内容过滤继续强调着互联网的鸿沟和数字隔离,保卫自由互联网的人民的团结起来则尤为必要,以便维护网民之间的沟通渠道,并确保这些信息可以继续流通。“ 社交网络和网民对抗网络过滤和监视 在2011年3月我们发布的上一份《互联网敌人》的报告中,我们凸显了互联网和在线社交网络在在阿拉伯世界的群众起义中抗议的组织和信心流传的决定性作用。 在报告发表后接下来的几个月中,专制政权以更强硬的措施回应,他们认为企图动摇他们的权力是不可接受的。 同时,一般认为的民主国家,如美国,却在网络自由领域树立了坏榜样,制定了禁止网络盗版法案( SOPA ),我们认为,这是屈服于安全的诱惑凌驾于其他顾虑之上,并采取不成比例的措施,以保护网络版权。 网络技术服务供应商的压力越来越大,他们被压迫要扮演互联网的警察的角色。专门从事在线监视的技术公司成为新的网络军备竞赛的雇佣军。网络公司提供的技术被压制性国家用来追踪网民,外交官们甚至参与其中,与比以往更显著的,网上表达自由现在是一个重要的外交和国内政策问题。 互联网的两个新的敌人 – 巴林 和 白俄罗斯 在今年的“互联网敌人”的名单中,巴林和白俄罗斯成为这一榜单的新人,与 缅甸 , 中国 , 古巴 , 伊朗 , 朝鲜 , 沙特阿拉伯 , 叙利亚 , 土库曼斯坦 , 乌兹别克斯坦 和 越南 一起,一道被认为是“互联网公敌”。 这些国家,有严厉的网络内容过滤、追踪定位并骚扰和抓捕网络异议者,并往往还进行网络“五毛”宣传。 巴林提供了一个高效的新闻封锁体制的样本,他基于一系列的压制性措施:例如:驱逐和限制国际媒体,骚扰人权活动分子,逮捕博客和网民(其中一人在拘留期间死亡),抹黑和起诉言论自由活动家,干扰通信,尤其在重大的示威期间。 随着白俄罗斯进一步的政治孤立和经济停滞,卢卡申科总统政权抨击了互联网,认为政敌试图“通过社会媒体进行革命。” 在该国系列“无声的抗议”期间,互联网被封锁。在该国无法访问的网站越来越多,一些则是被官方的网络攻击的对象。白俄罗斯的网民和博客作者被警方逮捕,或被邀请做“预防性对话”,官方企图让他们停止示威或不要报道示威。该国的317-3号法律,在2012年6月1日起生效,给卢卡申科政权额外的互联网监视和控制的权力。 印度和哈萨克斯坦被加入到“监视”名单 2008年孟买爆炸案以来,印度当局加强了互联网监控,并对互联网技术服务提供商施加压力,但仍公开拒绝外界对其互联网审查的指责。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的国家安全政策,破坏了网上言论自由和互联网用户的个人数据的保护。 哈萨克斯坦 ,在2010年成为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轮值主席国后,认为自己已经成为区域模式,现在却似乎要放弃它优良的承诺,而选择网络审查的道路。 该国2011年发生的前所未有的石油工人罢工,让政府更加紧张,并试图对信息加强管控。哈沙克斯坦当局封锁新闻网站,在骚乱的Zhanaozen宣布紧急状态后,当局切断Zhanaozen城市的周围的通信,并制定了新的压制性的互联网法规。 委内瑞拉和利比亚的被从“监视名单”撤下 我们认为,虽然在利比亚仍然存在许多挑战,但推翻卡扎菲政权已经结束了一个时代的审查。在卡扎菲下台和死亡,他曾试图强行通过禁止上网等进行新闻封锁。 在委内瑞拉,上网的仍然是不受限制的。在该国,网络自我审查水平难以评估。2011年,该国制定的法律,可能潜在地对互联网自由有所限制,但现在看来还没有在实际中对其造成损害。 无国界记者仍保持警觉,尤其是该国政府和媒体的批评之间的紧张关系。 可能即将改变的地方: 泰国 和缅甸 如果泰国继续朝向内容过滤和在“lèse-majesté(犯上)案”监禁网民的方向继续滑落,该国很可能很快就会发现自己从“监视”一类,进入网络自由方面,全世界最专制的国家的俱乐部。 另一方面,如果采取必要措施,缅甸可能很快离开“互联网公敌”名单。缅甸已经开始的改革,包括释放记者和博客和恢复访问封锁的网站上,我们认为这开启了有希望的时期。 现在,它必须更进一步,知道完全放弃审查,释放仍在牢狱中的记者和博客作者,解散互联网监控机构并废除限制网络自由的“电子法”。 其他方面的的关注 在一些国家,抓捕和监禁网民已经成为互联网审查控制的一种方式。这其中包括巴基斯坦,最近,该国正在邀请投标,以建立该国的 互联网过滤系统 ,该国将创建自己的电子长城以过滤互联网内容。 虽然这些国家没有在“互联网敌人”或者“监视下的国家”的名单上,无国界记者组织仍将继续密切监察这些国家的网络信息自由的,如阿塞拜疆,摩洛哥和塔吉克斯坦。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长津湖》是这样炼成的

【公民行动馆】多元性别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