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暴力

自由亚洲 | 中国对“人肉搜索”下禁令 保护隐私还是严防民间反腐?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近日,一高中女生被疑偷窃遭“人肉搜索”投河身亡的事件,引起强烈社会反响。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随后对外宣称,将制止网络“人肉搜索”行為,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许多人将当局的表态看做是以保护隐私为借口对言论自由进行打击。有评论认为,官方“一刀切”的做法,本质上是严防民间反腐。 近日,因为服装店店主蔡某某怀疑一女孩是小偷,将截图发布到了网络上,让网友对其发起“人肉搜索”。结果,广东省陆丰市高中女生琪琪个人隐私信息被曝光,琪琪不堪忍受,投河身亡。 周二,国信办网络新闻协调局长刘正荣就该事件接受官媒采访时宣布,将制止 “人肉搜索”等网络暴力行为,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网站如发现“人肉搜索”不制止,也将被问责。 北京科技大学退休教师陈兆志对此表示:“这哪里是网络暴力,是这个女孩子想不开,现在什么人的思想都有,人肉搜索是反腐败的利器,人肉搜索也不违法,就跟发帖一样,要是搜到了但自己没什么事,就不怕人家说什么。” 在网络高速发展的这十多年来,“人肉搜索”随著自媒体和微博的兴起对中国现实产生强大而深远的影响,从寻找“虐猫女”到“铜须门事件”,再到在新闻联播中说出“很黄很暴力”的13岁女孩,直到“小三”和“贪官”。 这个“网络利器”也成为中外媒体关注的焦点,《泰晤士报》将其称作“数字时代中国的独特现象”,美国媒体还为其创造了一个专属名词“中国特色的网上追捕”。美国《大众科学》杂志撰文称,中国互联网上有一群“义务巡警”,他们经常发起“人肉搜索”活动,搜索那些在现实生活中行为不端的人。《洛杉矶时报》还曾报道称,中国的“人肉搜索”让国际刑警组织黯然失色。 网络作家吴斌周四对记者说,由于中国存在舆论监督缺位、司法不公和官员财产不透明等问题,“人肉搜索”是民众对司法体系不信任的无奈之举,当局的表态是钳制言论自由的表现。 “人肉搜索有利有弊,但一刀切来打压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遮掩自己的丑恶,政府利用一切可以钳制言论的机会,他们以前用‘扫黄’的名义检查网络不健康言论,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他们现在打压人肉搜索也是钳制言论的借口。” 该决定引发网络广发关注和议论,不少网民对国信办制止“人肉搜索”表示欢迎,认为“看似主持正义,实则窥探隐私,是对虚拟世界权力的贪欲”。 新浪网民“北城以南的风”发文称:“网络匿名属性使那些参与其中的网民降低了自我约束能力,很少会有‘言责自负’的顾虑,常常在‘审判’他人时不问事实、证据,在‘惩罚’他人时无视道德和法律。” 也有网民表示“人肉搜索” 人肉搜索固有弊端,但对于腐败监督同样高效,禁止“人肉搜索” 这样一刀切难免会有护短之嫌,且立法禁止也需要拿出法律依据。 对此,网络维权者屠夫周四对记者说:“网民手中没有什么利器,只有‘人肉搜索’来对付贪官,当局的反腐只是做做样子,内部斗争的手段,与百姓无关,你不能插手。人肉搜索确实会对隐私造成一些侵害的,但这需要一个很规范的立法,怎么区分个人隐私和公共领域,而不能一刀切,有的人用刀杀人,有的人用刀切肉,不能说有人杀人就把菜刀都禁止了。”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忻霖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网络风暴再起,“人肉搜索”或被问责

(德国之声中文网)12月16日,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1+1》节目中,播出广东陆丰一18岁女孩,因涉嫌偷窍服装被店主发至网上进行”人网搜索”,该女孩因个人信息曝光跳河身亡的事例。央视节目据此称”人肉搜索”为”网络暴力行为”;12月17日,中国国信办网络新闻协调局局长刘正荣就此接受另一官媒”环球网”采访时表达了与央视同一论调,并称”中国是法治社会,将采取系列措施制止这类行为。互联网企业发现’人肉搜索’行为应及时制止,如果没有尽责,也要追究责任。” 中国内陆的 “人肉搜索” 大致可以追溯至2006年2月,中国国内知名网络社区”天涯”的娱乐八卦中,对网络名人”毒药”发起了网络搜索;同年4月网友再显强大的搜索能力,将一起 “虐猫”事件的主角锁定;至2008年广东一官员对11岁女童进行猥亵的视频被发至网上后,网友再通过”人肉搜索”查出该官员背景;同年12月,”天价烟”事件的搜索使南京江宁区房产局局长周久耕落马;及至近年,包括 杨达才在内的多位官员因”人肉搜索”被免职。与”人肉搜索 “同步的法律争议也一直在持续,江苏徐州曾于2009年1月立法禁止”人肉搜索”,但遭到逾9成的网友反对,最后当地政府表示官员贪腐不在此限。2012年上映的陈凯歌电影《搜索》亦透过对一个不让座的女白领”人肉搜索”事件引发讨论。 网友“Walker”:“建议禁止对普通公民‘人肉搜索’,官员除外” “建议禁止对普通公民人肉搜索,官员除外” 至18日,德国之声查阅到,多家中国门户网站挂出声明称,将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加强对热点事件中出现的”人肉搜索”等违规行为的处理。对此有网友质疑,在当前”人肉搜索”几成反腐利器,官方发出禁止”人肉搜索”信号是何真实用意?网友”Walker”表示 “官媒所有跟人肉搜索相关的负面新闻,都是拿老百姓来说事的,其实有个前提明确下来,这种下作的忽悠就基本可以终止了:禁止对普通人人肉搜索,官员除外。官员和权力机构,天生就是被质疑被监督的对象,天生就是活在放大镜下的,所以想用老百姓的幌子躲起来享受特权,自然要混淆概念。” 中国知名法学学者滕彪也对外表示,”人肉搜索”有很大的法律探讨空间,”一刀切”或会成为贪腐保护伞。旅美的中国新媒体人北风也在推特上表示”中国的网络’人肉搜索’,主要是因司法不独立、司法缺位导致正义不彰的代偿性产物,正面意义多于负面作用;从手段上看,也多是通过网络等合法的平台来检索公开的资料及信息,并非非法获得。称’人肉搜索’违法,于法无据。” 有网友搬出2010年4月台湾修正的《个人资料保护法》,建议北京官方参考立法,在这部法律中,修改后的条文排除了新闻报道及公众利益等状况,如民意代表或新闻人士揭发官员弊案而公开私人资料、以及虐待动物或破坏物品等行为照片或影片贴于网络时,网友为找出犯罪者而进行的”人肉搜索”行为。 吴淦:网络是我们公权力监督最有效的武器 “网络成为我们对公权力监督最有效的武器” 就在央视对”人肉搜索”喊打之时,网名为”屠夫”的中国活动人士吴淦,近日在新浪微博及推特等平台上,就近期河南濮阳南乐县非法抓捕牧师和殴打代理律师团成员一事,发出”网上悬赏令”表示,只要有网友提供南乐县委书记黄守玺及濮阳市委书记段喜中的腐败线索和资料,将获得一定数额的金钱奖励。 吴淦向德国之声表示,官方在今年9月份还表示过,鼓励通过 网络举报的方式进行反腐 ,当局也知道网络对监督公权力的作用,在这种背景下一刀切的禁止”人肉搜索”,很难让网友不质疑他们是否出于保护公权力的目的:”他们难道是为了保护贪官、保护违法乱纪的东西被曝光、被网民查出来?从网民角度来讲,我们什么也没有,我们只有网络,才能对官员贪腐有所动作,人肉搜索也是其中的一种方式。这也是网民对贪腐行为的无奈之举,如果连这个都被剥夺,他们自己还能监督自己的贪腐吗?” 吴淦认为,公权力应该置于阳光之下,作为官员在公共事务领域没有权利享受和普通公民一样的隐私权。而他推出的”悬赏令”亦是为了争取公民对官员以及公权力的监督、批评、表达等权利。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阅读更多

国信办 | 坚决制止“人肉搜索”等网络暴力行为

近日,因为服装店店主蔡某某怀疑一女孩是小偷,将截图发布到了网络上,让网友对其发起“人肉搜索”。结果,广东省陆丰市高中女生琪琪个人隐私信息被曝光,琪琪不堪忍受,投河身亡。 12月17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络新闻协调局局长刘正荣就“高中女生琪琪投河身亡”事件,接受环球网采访。 刘正荣说,“人肉搜索”是一种网络暴力行为,是不道德的,也是违法的。对发起“人肉搜索”,造成有害影响的,损害他人合法权益的,将依法追究责任。...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中国网络暴力猛于虎

具有世界上网民最多的中国,网络暴力问题也是全球最为突出的。有官方媒体发表评论文章,认为中国网络暴力源于网民责任感不强,以及各类标题党横行。不过,也有专家认为,中国网络上的语言暴力,是现实社会矛盾和压力的表现,也是中国公共空间缺乏的必然结果。 新闻标题戾气十足、泄愤贴无处不在、贴吧里遍布人身攻击,身处这样的网络环境,即使是知识分子也难以洁身自爱。中国青年报引述一名社会心理学研究生的话说,上网看到这些情况,他自己也“感到无名火直往上窜”。该报表示,“从失控的质疑、无底线的人身攻击,到干脆网上约架”,目前中国的网络是“暴力猛于虎”。 报道说,网民倾向快速阅读,希望在最短时间内获取信息,只看导语和标题,不认真阅读文章,导致了大量所谓标题党出现。一些网络编辑喜欢把文章标题改得耸动、煽情,甚至扭曲原文的原意也在所不惜,因为标题可以大大增加文章的点击量。另一方面,新闻跟帖网民互骂,越激烈点击量越大,也是一些网站喜欢煽风点火的原因。 美国中文杂志《北京之春》主编胡平分析说,互联网的特点,确实是网络上语言暴力更为严重的原因之一,但中国大陆也有特殊情况。 “自从互联网出现之后,很多学者就注意到,现在互联网上容易火气大,攻击性语言比较多,这和网络本身有相当的关系。当然匿名也是原因之一。总的来说和其他国家比如和台湾相比,发现大陆互联网的火气显然要大得多。可见大陆的暴力语言就不完全是互联网的结果。它是有别的更深层更广泛的原因。” 中国青年报的文章分析认为,网络的虚拟空间是社会现实的延伸,网络暴力是中国大陆“竞相追逐的、狂躁的、缺乏安全感的现实社会的折射”。各种不公平现象导致的“社会痛点”,会通过网络暴力的形式发泄出来。 胡平分析说,相比而言,中国大陆由官方主导的实质暴力比网络虚拟暴力严重得多,而由于社会民众缺乏合理表达的公共空间,网络便成为民众发泄不满的唯一渠道。 “你搞的是现实暴力,肉体暴力,而不仅仅是语言暴力的问题,使人们积压了很多的火气。再加上今天的中国没有一个现实的真实的开放空间,让不同的声音有充分的表达机会,在这种情况之下,所有不同的声音都被迫挤到网上。再加上网络本身的特点,使得今天中国大陆的网络的暴力语言就显得尤其突出。” 在中国的互联网作者刘先生也有类似的看法,他认为,中国纸媒和电子媒体同样充满了暴戾之气,凡遇到和官方不同的观点,千百个官方媒体往往一拥而上批倒批臭,而网络上民众的反应,和这种社会文化环境有很大关系。 “要说网络利器——官方媒体,一言堂的文化是最厉害的。因为它平常一有不同意见,官方媒体就会掀起大规模的各个方面的批判 。统一的一个声音才能够让社会稳定和谐。同时政府又不给老百姓提供更多的能够反映问题,发泄不满的渠道,都没有都堵死了。现在老百姓唯一的就是通过网络进行宣泄。自然它里面的火药味就很浓。” 他表示,网络上发言具有隐蔽、安全和不负责的特点,因此容易引发暴力倾向。最近多年以来,中国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在网络持续发酵,血洗东京、炸平台湾或者是把菲律宾夷为平地之类的网络语言经常出现,而且被官方视为民气可用的一个象征暗中鼓励。他认为,中国大陆因为媒体和公共舆论受到严厉控制,因此社会缺乏宽容的精神。 “共产党的文化就是讲究斗争、暴力。所以大家不习惯听取不同的意见,一有不同的意见,习惯的思维就是要批倒批臭,把对方置于死地,就是那种阶级斗争的味道。所以,中国社会的环境和现代社会基本的人文环境相差太远。” 胡平也认为,网络暴力也许可以通过网站的一些技术措施加以缓解,但根本原因还是要开放更多由普通民众参与的公共空间,使民意有表达的地方,使民怨有发泄的渠道,社会媒体真正表达出民众的意愿,才能使网络以及全社会的暴戾之气尽量减少降低。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的报道。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时间馆】恒大暴雷

【404档案馆】失败与胜利

【真理馆】中国裁判文书网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抗争网站:赵家人俱乐部
推荐理由:这是一份对“编程随想”整理的《太子党关系网络》的视觉化作品,揭露隐秘的中共权贵的权力图谱。

赵家人俱乐部网站运行效果图

推特账号: Yaqiu Wang 王亚秋@Yaqiu

推荐理由:及时、准确而有洞见的中国人权事件观察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