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拉赵威

All

Latest

【好声音】嗨,山巅的姑娘(写给赵威)

《嗨,山巅的姑娘》 崎岖的山路/通向着山巅/入云不见,闭日遮天/魔鬼冒牌天神/风沙迷住双眼/不会磨灭心中信念/瑟瑟的寒冬/沉沉的黑夜/那个已到山巅的姑娘/她在大声呐喊/在风中和魔鬼战斗/想把地狱变成天堂/嗨,山巅的姑娘/我要送你一件红色衣裳/这寒冬的火/黑夜里的光/嗨,山巅的姑娘/我要大声呐喊为你歌唱/这漆黑的夜/我们不再幻想。

权利运动|考拉赵威:致709同伴

考拉写于2017年4月,一直犹豫何时以何种方式将此信公开,今天获悉尊敬的李和平律师被天津二中院判三缓四,激动欣喜又感慨万千,一晃分隔几近两年,但总算有了他的消息,祝愿李和平律师能够过上平和的日子,愿神保守李和平律师及其家人平安喜乐,愿神的公义如光发出,愿神的公平明如正午!

【立此存照】“并”不想起诉任全牛律师

【编者注】在被问及赵威近况时,其母回复道:“我不敢说”。赵威诉任全牛名誉纠纷案的撤诉申请中的撤诉理由是:本人并不想起诉任全牛律师。 赵威同时还与“官派”律师董亚南、仉慧云解除了委托关系。...

考拉赵威诉任全牛律师名誉权纠纷一案已获准撤诉

@胡贵云律师:赵威(考拉)诉其辩护人任全牛律师名誉权纠纷一案,向郑州市中原区人民法院申请撤诉,已或准许! @海苔子的日记本:下了热点就撤诉,河南法院知道这不是考拉本人就敢这么写,也是6 @假装USA:考拉还能活着出庭吗 @老慢漫漫说:咦?临到要开庭又撤诉。这时间算得这么满为何呀? @华南医疗圈之李医生:本来21号就可以揭开谜底了,看来还是遥遥无期。

自由亚洲|河南人权律师任全牛取保后“被失踪”已一月有余

河南人权律师任全牛自8月5日晚上被取保候审后,被警察带走外出“旅游”,但直至9月12日仍然未归。外界人权律师呼吁对任全牛予以关注声援。 海外的参与网星期三(9月14日)引述吴魁明律师发出的呼吁说,任全牛于7月8日被刑事拘留后,7月15日写下《致歉声明》,于8月1日写下《悔罪书》,结果倒是于8月5日晚上取保候审了。...

德国之声|长平:真相就是真相被扭曲

长期、广泛而反复的政治迫害,让大多数中国民众对于政治案件唯恐避之而不及。因此,打压异议人士及人权律师,当局不需要对民众作交代。进一步污名的目的,与其说是向民众寻求理解,不如说是鼓动民众参与迫害。唯一的压力来自国际社会。对于国际舆论的谴责,中共当局的应对也有所变化:过去是被动辩解,现在是主动攻击。强迫国际社会帮助的当事人反戈一击,似乎是一记"妙招"。 中共当局更了解人性的黑暗,知道怎样不让牢狱之灾成为浪漫的革命故事。六十多年来,数以百万计的人,政治家、军人、作家、教授、艺术家、商人、工人和农民,被监禁、被劳改、被流放、被虐待,他们中间并没有走出来曼德拉和昂山素季,也没有走出来陀思妥耶夫斯和索尔仁尼琴。这些摧残留下的,是一再被扭曲的灵魂,被扭曲的知识,被扭曲的文化,被扭曲的历史、现实与未来。被扭曲的真相,是我们能够找到的唯一真相。

博谈网|赵威首次电话受访马云的《南华早报》

(博谈网记者苏智敏报道)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助理赵威在7月7日被取保候审之后,只透过微博发讯息,而她的丈夫游明磊,及游明磊为她聘请的辩护律师任全牛一直无法与她见面,连电话都无法联系上。先前为赵威奔走看守所,甚至给美国总统奥巴马写公开信的赵母郑瑞霞,也消失无踪,游明磊和任全牛律师都无法与赵母联系。然而,《南华早报》竟成功与赵威联络上,这家设在香港的媒体,在去年12月11日被跟北京高层关系密切的马云收购。承认内容为本人所发《南华早报》12日的报导显示,7月10日赵威在电话中向该报表示,微博上有关她对过去所为感到后悔的声明,确实是她本人亲自发出的。查看赵威的微博“考拉就是考拉”,在被捕前,发出许多跟维权有关的讯息,其中有不少转发的内容已被删除。去年7月在中共对维权律师及相关人士进行大抓捕中,赵威被警方带走后,将近一年的时间都音讯全无。今年7月取保候审后,赵威的微博内容有了180度大转变,她在微博感谢警察、指责李和平律师和境外势力勾结,拿钱炒作敏感案件,又称她是单纯受骗被利用,对此她“真心悔悟”,日后只想平静生活。并在微博上否认狱中遭性侵的传闻,痛批任全牛律师侮辱她清白。上述的微博内容,不断引来民众质疑:这真是赵威本人所发的吗?或另有他人?还是赵威被逼迫发的呢?对此,赵威在电话中对《南华早报》承认这些声明出自她的手笔:“我终于明白我之前走上了一条错误的道路,对此我感到愧疚,我现在是一个重生的人了。”赵威表示,她想跟媒体说这些,是因为她“明白做了错事”,而她“真诚地希望忏悔”。她又说,她现在已返回河南老家,与父母住在一起。有关日后的打算,赵威说她需要先休息一阵子,再决定下一步,目前难以决定是否继续她先前的维权工作。《南华早报》指出,该报未能证实赵威目前的所在地,及她是否在监视下进行这次电话采访。同时赵威拒绝《南华早报》要求单对单的访问。《南华早报》在报导中还引述赵威丈夫游明磊的话,他仍怀疑妻子是被逼迫发表这些声明的。游明磊11日对《南华早报》表示,他还不能与妻子取得联络,怀疑赵威是被逼之下发表这些内容:“我不认为她真正获得自由,我在这一两天就去河南(从北京)找个明白。我不认为这些帖文是她上载到微博的。”不过在《南华早报》的报导中,并没有提及是否有请赵威解释,在她微博中的矛盾点:即郑州公安说,是根据赵威的举报才抓任全牛律师,但赵威却说是看到郑州公安微博,才知道任全牛律师造谣诋毁她。有特权的“红色港媒”和香港铜锣湾书店五人失踪事件相似的是,当外界都无法联系上他们时,一些亲中媒体总能得到采访资格。例如李波还被关押在中国时,首次露面即是香港的凤凰卫视对他进行电视专访,港媒《星岛日报》和上海澎湃新闻也对他进行采访。李波返回香港后,接受的唯一一家电视媒体采访,也是凤凰卫视。《南华早报》对赵威的采访,只有英文版。

自由亚洲|709事件周年 任全牛承认编造赵威受辱讯息

被抓捕的任全牛律师,多次前往天津要求依法会见赵威都被拒后,前往检察院控告警方违法。(律师提供,拍摄时间不详)在“709大抓捕”事件1周年时刻,有被捕者家属周六(9日)指警方企图寻找协助他们的律师;而郑州公安微博周六晚突公布,任全牛律师已承认编造律师助理赵威受辱的讯息。而公安部官网强推评论,指必须严惩造谣律师,各地公安官方微博集体转发为舆论造势。有知情人士透露,任全牛被抓是上层的指令。内地大规模拘捕维权律师的“709大抓捕”事件,至今刚是1周年,有被捕律师的家属周六(9日)早上得知消息,警方以捉小偷为名,登门找1名协助他们的律师。被捕的维权律师李和平的太太王峭岭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说,被捕律师家属纷纷联络他们的代理律师,了解有没有被当局带走。王峭岭说:本来我们家属是今天(周六)准备出门的,但是现在这个状况,就是再次恐怖气氛又起来了,目前看这在个状况,今年709的气氛会非常紧张。我们还担心另外709(被捕者)的辩护律师遭到官方的报复,所以今天会继续与这些律师们彼此保持联络。获取保候审的李和平律师助理赵威,在郑州公安周五(8日)通报刑拘她的律师任全牛的之后,周六午夜时分,在微博发布一篇题为《震惊与愤怒》的文章,称看到郑州公安的微博,才知道造谣者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任全牛。但官方并作出任何解释,公安部官方周五晚发表评论,指《律师造谣必须严惩》,所有的网站和各地公安官网,都同步转发。评论指,根据相关规定,对案件进行歪曲、不实、有误导性的宣传或者诋毁有关办案机关和工作人员,以及对方当事人声誉等方式,影响依法办理案件,属于律师法规定的违法行为。同时,“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他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言论的”等行为,由司法行政部门给予停止执业、罚款、没收违法所得、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等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但这篇评论对任全牛律师自去年7月到现在,多次申请会见赵威都被拒绝的事实,只字不提。一位媒体人向本台透露,这标誌著任全牛律师被抓是上面的指令,根据惯例,指令层级至少是公安部负责人甚至以上级别,这事跟法律并没有一点关系。律师文东海称,任全牛并不是赵威遭侮辱的最初发布人,他只是一个律师对自己当事人的状况表示关切,他没有任何过错。他说:我们掌握的情况,任全牛没有任何问题,他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律师。首先因为不是任全牛首先发布资讯;其次,后面这个事情(赵威看守所遭侮辱的说法)扩大也不是任全牛引起来的。律师余文生亦认为,因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人接触到赵威,因此,赵威是否真的自由了,值得怀疑。此外,官方声称赵威举报,但涉及名誉侵权属于自诉案件,公权力无权介入。他说:现在赵威是否真的出来了,或者说真正自由了,是不是赵威发的,是否赵威举报的,这些问题都无法去考证,所以我们对此表示质疑。而且这种案件,如果涉及到个人人身(名誉)的一些事情,应属于自诉案件,警方不应该出面处理这些问题。要么就是赵威举报、要么就是看守所举报,如果是赵威本人的话,公权力直接出面处理,那有违刑事诉讼法。任全牛律师被刑拘,赵威丈夫游明磊立即发出公开声明强调,于去年7月委托任全牛律师为赵威辩护,在这一年的时间里,任律师尽职尽责,三番几次和当局沟通,多次到天津要求会见赵威,因被天津警方拒绝并向检察机关提出控告,在这种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因网上的一些传言而在微博上求证,并和严华丰律师到天津向警方核实情况,但都没有得到确切的答案,更没有见到赵威本人。在这种情况下,郑州警方以任律师编造散布当事人受到人身侮辱的消息,并造成恶劣影响的理由,简直荒谬至极!游明磊强烈谴责当局的这种无耻行径,并要求郑州当局尽快释放任全牛。郑州市公安局值班人士以是行政单位、而抓人的是辖下的分局或派出所为由,拒绝透露更多的资讯。公安部资讯公开办公室的3个电话,则一直无人接听。“709”事件被抓捕的其中7名维权律师的家属周五发表声明,要求当局释放被捕人士、停止抺黑、保障律师会见权,撤除对家属的监控、停止对他们骚扰及逼害,并恢复家属合法出入境。任全牛律师因赵威的微博文章被抓。(任全牛微博截图)(原标题:709事件周年 任全牛承认编造赵威受辱讯息)

端传媒|“7.09”家属:从受难者到行动者的一年跋涉

王广微的爸爸王全璋“去了打怪兽”是在2015年7月10日,那天开始,以前也总出差、但一有空就会跟他视频通话的爸爸,再没有在视频里出现过。同一天,李佳美亲眼看着爸爸李和平被一群突然闯进家门的警察带走。 2015年7月10日前后数天,中国各地被警察带走的律师和维权人士多达300多人,不少人在数小时的“约谈”后获释,但从此失联的人数也不断增加。 直到7月12日和19日,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网发出长篇报导《揭开“维权”事件的黑幕》和《北京锋锐律所案追踪》,这一场抓捕的背景才渐渐浮现。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