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佳

明報 | 維權人士胡佳妻曾探丈夫

內地異見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微博網站twitter上留言,星期一曾到北京監獄同丈夫胡佳見了面。 曾金燕的留言說:「又讓大家擔心了,昨天在機艙口8個人把我接走,行李也是他們拿的。我想這是以後的生活常態。」 曾金燕昨日從深圳返回北京,但她沒有在北京機場出現,有報道指她可能被警方帶走。 曾金燕不願多談見面的情況或胡佳的情況,只證實下午曾探丈夫。 胡佳在2007年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2008年被判囚三年半,預定在本月26日刑滿出獄。 (英國廣播公司)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胡佳出狱在即 各界人士担心再受监控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即将刑满出狱,其妻子表示因为还有一年被剥夺政治权利,在此期间无法与媒体见面或谈话。多位北京民主人士表示届时将迎接胡佳出狱,香港民间团体呼吁当局善待胡佳。 图片: 香港民间团体声援胡佳。 (网友提供/记者心语) 视频转载:胡佳在入狱前讲诉了一次遭殴打的经历(YouTube网/记者心语) 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在北京被判刑三年半的胡佳,本月26日将刑满出狱,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因担心胡佳出狱后一家人被软禁,因此两个月前带女儿到深圳,想在那儿定居,房东却遭受压力而要她们提早搬出。曾金燕星期二在推特上表示,她将很快独自回北京。回京后将去监狱再探视一次胡佳并向监狱了解出狱的安排。   曾金燕告诉本台记者:“这是法定的权利,这个月本来就还有一次探视,而且我要给他送衣服什么的,他怎么能穿着囚服在外面跑。” 记者:之后的话,你还会让他在北京你在深圳吗? 曾金燕:我等他回来再说。 曾金燕表示她会26日早上去北京市监狱接丈夫回家,但也有可能当局会先把胡佳送回家,随后胡佳有一年剥夺政治权利期限,无法与媒体见面或谈话,这一年应该是以治疗肝硬化、照顾父母及孩子为主,避免再次被捕。 一批北京民主人士计划前往监狱迎接胡佳。何德普、高洪明及查建国星期二在维权网发表公开信表示将用鲜花、彩球和礼炮去迎接胡佳出狱。   查建国星期二向本台表示:“现在具体举办的地点还没有定,迎接胡佳出狱的一些活动估计北京警方一般是不会同意的,所以我们还没有具体安排,我们只是在网上写这篇文章。” 查建国表示仍有许多政治犯服刑,他们希望刘晓波、王小宁、梁波等良心犯在狱中平安及早日出狱。 何德普也表示:“去监狱门口接他去,迎接胡佳兄弟出狱,这个是民运圈里的惯例,不管是谁,不管什么情况,只要是为中国促进民主自由事业坐牢的人,我们都要在出狱这一天,去监狱大门口迎接他,祝贺他出狱。” 在胡佳被逮捕后,各界先后发起了声援行动,五十七名人士包括刘晓波、陈子明、王力雄等独立作家,滕彪、李苏滨等维权律师,以及赵达功、刘柠等自由撰稿人,在2008年初曾联合署名发表声明,呼吁北京实践申办奥运时的改善人权承诺,立即释放胡佳。 在胡佳服刑期间,香港各民间团体也多次发起游行请愿活动,要求北京当局尽早释放。如今胡佳虽然即将出狱,但因为还有一年被剥夺政治权利,有团体呼吁北京当局宽容对待胡佳。   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向本台表示:“胡佳出来之后剥夺政治权利一年,那可能这一年就会被看住,没有办法出门口。这个也有先例,郑恩宠律师06年放出来之后,他也是剥夺政治权利一年,07年到现在一直都没有办法出家门,公安那边愿意让他出来一天,只有去教堂才让他出来,其他时间根本就是没有办法出门的。所以我觉得曾金燕和胡佳有可能也会面对同样的情况,很多时候没有办法出家门,去外面买菜也有可能被看住。我们一定有跟进的,如果他出来情况是非常的恶劣的话,我们一定会在香港这边发起游行,或者会有一些其他行动来呼吁关注。”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导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 | 胡佳即将出狱,妻子被迫迁

6月7日,即将出狱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Twitter微博和Facebook上分别发布消息:房东承受不了压力,要赶我走,似乎很紧急,不租房给我住,宝宝还在幼儿园上学,得马上想办法解决住的问题。 据悉,自从胡佳被捕和判刑入狱后,曾金燕也受到严密的监控,她及幼小的女儿的正常生活受到干扰。在北京当局的巨大压力下,今年4月,为了让女儿有一个相对正常的成长和教育环境,曾金燕从北京搬到南方城市深圳,并安排女儿胡谦慈就读当地的一家幼儿园。 胡佳因长期帮助中国艾滋病人等弱势群体维权受到中国当局打压。2007年12月,在他的女儿出生后不久,胡佳被北京警方抓捕,其后被北京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半。在服刑期间,原本患有肝病的胡佳经常出现腹痛、腹泻,体重不断下降。公共知识分子崔卫平、艾晓明等和胡佳的家人曾先后致信中国人大吁请胡佳保外就医并进行申请,皆被中国当局拒绝。 本月26日,胡佳即将刑满释放。上月下旬,曾金燕在探望胡佳时,胡佳担忧自己出狱后的处境会和早前被释放的山东维权律师陈光诚一样”从小监狱走向大监狱”。他告诉曾金燕已经作好获释后遭到监探的准备。但期待女儿有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 “被驱赶了,孩子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据曾金燕网上公布信息说:房东是公务员,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向我下了最后通谍,房东毁约不租,只需赔钱给我。可是宝宝上了附近的幼儿园,没有房子住根本谈不上什么照顾她,难道像倪玉兰律师一样不得不去公园紧急避难所?难道像光诚夫妇一样带着孩子被给他们软禁? 曾金燕也坦承了目前的困境,包括胡佳的母亲患上重病及双方的父母都受到骚扰的情况:”我最大的困难在于,没有人可以帮我长时间照顾孩子,胡佳母亲得了重病且胡佳父母都已七十多高龄还受监视骚扰,如果我回老家,老家的亲人会不得不和我一起坐’家牢’,以前发生过,当地国保几辆车停在门口,父母和亲戚的精神尤其受刺激。我最不愿意的,是宝宝和我们一起被软禁,明知有各种风险,也排除万难搬家离京,为她安顿新的生活。被驱赶了,孩子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做父母的还有什么理由忍让?” 德国之声也电话采访了曾金燕,她说她面对的就是在网上公布的情况:”房东挡不住当局的压力,刚才他还在问我什么时候能搬?我现在还在和他争取能不能多待一段时间,因为现在小孩还在上学,现在让我搬我能上哪儿去,让我去公园搭帐篷吗?” 关于胡佳出狱后的安排,曾金燕也表示:”详细的我们还未定下来,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 曾金燕在网上也无奈表示:”我的对策,找一个可以抵抗当局压力的房东;买个帐篷住公园直到宝宝这学期结束;买彩票中200万马上在幼儿园附近买房;回北京过笼中生活;把宝宝送人;潘石屹、王石到处有地产,谁帮我问问他们出面租一套给我?” 中国法律并没有赋予当局这样的权力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秘书潘嘉伟,他表示一直在关注胡佳和曾金燕的处境:”其实曾金燕已考虑过安全问题,所以才考虑搬到深圳去暂住,即使如此当局也要施压给房东,这显示在中国大陆即使离开北京,在很远的地方任何一个地方也会受到当局的控制。我们没有办法接受中国当局的作法。” 潘嘉伟认为,胡佳所担忧的出狱后的处境可能会发生:”胡佳是在国际社会上非常有名的维权人士,当局惧怕他的影响力,会在他出狱后给他们很大的压力,可能会让很多人看住他,变成软禁的情况。” 潘嘉伟也对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实施非正常的手段进行谴责:”除非中国政府能够解释根据什么法律,这样对待维权人士的家属,为什么他们可以透过这样的方式去管制?包括胡佳出狱后可能面临的软禁,中国法律并没有赋予当局这样的权力,过去一直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比如陈光诚、赵连海,出狱或保释后都被软禁,这已经变成了一个趋势,维权人士被释放后也不得获得自由。” 作者: 吴雨 责编: 邱璧辉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BBC | 胡佳妻子:房东承受不了压力要赶我走

维权人士胡佳6月26日即将刑满出狱 维权人士胡佳本月26日将刑满出狱之际,妻子曾金燕说,她和女儿可能要被迫搬出在深圳租住的房子。 曾金燕在微博网站Twitter说,“房东承受不了压力,要赶我走,似乎很紧急,不租房给我住,宝宝还在幼儿园上学,得马上想办法解决住的问题” 曾金燕认为这可能与丈夫即将出狱有关。 她说,北京警察把我赶出来,现在深圳当局也要把我赶走。 胡佳因为艾滋病患者和弱势群体维权,在2008年被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半。 今年4月,曾金燕从北京搬到深圳,安排3岁女儿就读当地一家幼儿园。 曾金燕说:“房东是公务员,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向我下了最后通谍,房东毁约不租,只需赔钱给我。” “可是宝宝上了附近的幼儿园,没有房子住根本谈不上什么照顾她,难道像倪玉兰律师一样不得不去公园紧急避难所?难道像光诚夫妇一样带着孩子被给他们软禁?” Chat about this story w/ Talkita

阅读更多

德国之声|胡佳即将出狱,妻子被迫迁

新闻报道  | 2011.06.08 胡佳即将出狱,妻子被迫迁   Großansicht des Bildes mit der Bildunterschrift: 中国维权人士胡佳即将出狱 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入狱三年半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将于6月26日刑满出狱。6月7日,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网上发布信息说遭到房东迫迁。曾金燕认为这与胡佳即将出狱有关。   6月7日,即将出狱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的妻子曾金燕在Twitter微博和Facebook上分别发布消息:房东承受不了压力,要赶我走,似乎很紧急,不租房给我住,宝宝还在幼儿园上学,得马上想办法解决住的问题。 据悉,自从胡佳被捕和判刑入狱后,曾金燕也受到严密的监控,她及幼小的女儿的正常生活受到干扰。在北京当局的巨大压力下,今年4月,为了让女儿有一个相对正常的成长和教育环境,曾金燕从北京搬到南方城市深圳,并安排女儿胡谦慈就读当地的一家幼儿园。 胡佳因长期帮助中国艾滋病人等弱势群体维权受到中国当局打压。2007年12月,在他的女儿出生后不久,胡佳被北京警方抓捕,其后被北京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3年半。在服刑期间,原本患有肝病的胡佳经常出现腹痛、腹泻,体重不断下降。公共知识分子崔卫平、艾晓明等和胡佳的家人曾先后致信中国人大吁请胡佳保外就医并进行申请,皆被中国当局拒绝。 本月26日,胡佳即将刑满释放。上月下旬,曾金燕在探望胡佳时,胡佳担忧自己出狱后的处境会和早前被释放的山东维权律师陈光诚一样”从小监狱走向大监狱”。他告诉曾金燕已经作好获释后遭到监探的准备。但期待女儿有一个健康成长的环境。 “被驱赶了,孩子还有什么地方可去” 据曾金燕网上公布信息说:房东是公务员,承受了很大的压力,向我下了最后通谍,房东毁约不租,只需赔钱给我。可是宝宝上了附近的幼儿园,没有房子住根本谈不上什么照顾她,难道像倪玉兰律师一样不得不去公园紧急避难所?难道像光诚夫妇一样带着孩子被给他们软禁? 曾金燕也坦承了目前的困境,包括胡佳的母亲患上重病及双方的父母都受到骚扰的情况:”我最大的困难在于,没有人可以帮我长时间照顾孩子,胡佳母亲得了重病且胡佳父母都已七十多高龄还受监视骚扰,如果我回老家,老家的亲人会不得不和我一起坐’家牢’,以前发生过,当地国保几辆车停在门口,父母和亲戚的精神尤其受刺激。我最不愿意的,是宝宝和我们一起被软禁,明知有各种风险,也排除万难搬家离京,为她安顿新的生活。被驱赶了,孩子还有什么地方可去?做父母的还有什么理由忍让?” 德国之声也电话采访了曾金燕,她说她面对的就是在网上公布的情况:”房东挡不住当局的压力,刚才他还在问我什么时候能搬?我现在还在和他争取能不能多待一段时间,因为现在小孩还在上学,现在让我搬我能上哪儿去,让我去公园搭帐篷吗?” 关于胡佳出狱后的安排,曾金燕也表示:”详细的我们还未定下来,不是我们自己能决定的。” 曾金燕在网上也无奈表示:”我的对策,找一个可以抵抗当局压力的房东;买个帐篷住公园直到宝宝这学期结束;买彩票中200万马上在幼儿园附近买房;回北京过笼中生活;把宝宝送人;潘石屹、王石到处有地产,谁帮我问问他们出面租一套给我?” 中国法律并没有赋予当局这样的权力 德国之声也采访了香港的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秘书潘嘉伟,他表示一直在关注胡佳和曾金燕的处境:”其实曾金燕已考虑过安全问题,所以才考虑搬到深圳去暂住,即使如此当局也要施压给房东,这显示在中国大陆即使离开北京,在很远的地方任何一个地方也会受到当局的控制。我们没有办法接受中国当局的作法。” 潘嘉伟认为,胡佳所担忧的出狱后的处境可能会发生:”胡佳是在国际社会上非常有名的维权人士,当局惧怕他的影响力,会在他出狱后给他们很大的压力,可能会让很多人看住他,变成软禁的情况。” 潘嘉伟也对中国政府对维权人士实施非正常的手段进行谴责:”除非中国政府能够解释根据什么法律,这样对待维权人士的家属,为什么他们可以透过这样的方式去管制?包括胡佳出狱后可能面临的软禁,中国法律并没有赋予当局这样的权力,过去一直有这样的情况发生,比如陈光诚、赵连海,出狱或保释后都被软禁,这已经变成了一个趋势,维权人士被释放后也不得获得自由。” 作者: 吴雨 责编: 邱璧辉     意见反馈  »  |  电子邮递  »  |  打印  » 更多文章   Share this article What is Social Bookmarking? 反馈 意见反馈 RSSリーダーで見るために変換しています まるごとRSS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