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病

北同文化|感染HIV后,我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今年我逐渐意识到生病这件事情以及我遇到的各种歧视是有A面与B面的。A面是我的心灵遭受了很大的创伤,我的世界观被打碎了,如果把世界观比做一个花瓶,那我的花瓶被打碎了。B面是我变得更加坚韧了,这些创伤锤炼了我,给予我一颗勇敢的心脏。

阅读更多

高耀洁 | 93岁的我,一生都在逃难

到了八十二岁,为了说出中国艾滋病真相,我被迫离开自己的国家,孤身寄居美国纽约十多年。时下又遇到“新冠肺炎”疫情爆发,美国是全世界新冠肺炎重疫区,本人年老多病,无处可逃,奈之何?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