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

郭君:埃及这场火..

我们勇敢的人民军队在对付广场上静坐的学生时,那气势,那手段,怎一个残忍能概括。那种果敢,那种勇猛怎一个丧失人性所能赘述…

阅读更多

从突尼斯、埃及的变革看中国的维稳

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迫使总统下台 新年伊始,一场"茉莉花革命"震撼世界;突尼斯人用自己的勇气、奋斗与牺牲,向世人表明那种“文化决定民主论”的局限,对自由和尊严的追求是普世的,也揭示出“经济发展至上主义”的遗患。最近,埃及人持续多天的抗议,将这场“阿拉伯的春天”运动推上一个新的高潮,统治埃及三十年的穆巴拉克政权的结束只是时间的问题。 这一系列事件,无论是对发展中国家的民众、政治和文化精英还是对西方世界影响都极其深远。从中国网民的热议,到阿拉伯世界其它国家风起云涌的社会抗议风潮,再到西方对以往对阿拉伯世界政策的检讨都可为一证。地缘和国际政治在二十一世纪进入第二个十年之际发生了重大变动。 统治者高估自己 这些事件及后续,可思考和观察的内容很多,但其中让笔者再一次非常感叹的事情之一就是:专制者们永远是高估自己的能力和智慧,低估人民的勇气;他们那种与人民的疏离、自大和愚蠢、应对手段几乎都是如出一辙,惊人地相似。 以突尼斯来看,从12月17日布·阿齐兹自焚社会风潮兴起,突尼斯官方反应的三部曲就是:一,栽赃诬陷——“境外少数极端对分子蛊惑、阴谋”“ 极少部分极端分子试图摧毁国家的稳定”(读者不要误会,此处不是牵强,都是按笔者听到和看到的报道直译而来),二,镇压、拖延、收买——官方出动大批警力镇压的同时,本·阿里竟然在出逃前两天的最后一次电视讲话里还在声称要在几年内创造“30万个就业机会”试图以此平息人们的愤怒。迷信经济至上和人民的感受隔离到此程度,也就难免不被人民赶下台了。三,携财外逃——在本·阿里出逃前几天,加拿大电台已经报道他的三个女儿已经逃往加拿大。从菲律宾马科斯到伊朗国王巴列维,这种剧本都曾一再上演过,但最让人吃惊的是,且不说穆巴拉克应对抗议的一些举措,就是其最近一次宣布改革政府、不再连任但到任期前绝不下台的电视讲话,也和本·阿里出逃前的最后一次电视讲话几乎毫无二致。 开罗市中心的示威者要求穆巴拉克下台 统治者才是社会不稳的根源 长期以来,突尼斯这位非洲发展之星,西方一些短视政客和商人眼中的模范,一方面政治上实行高压,另一方面是经济上的GDP 主义,经济连续多年持续增长,社会维持表面上的稳定,但一党独裁,裙带盛行,贪污成风,官吏横暴,言论禁锢,社会不公,终于酿成此次社会风暴。 埃及是中东最大的国家也是西方在该地区最重要的盟友,外为维持与以色列、伊朗、巴勒斯坦的地缘均衡和和平,内为压制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增长,借助外援和政治专断维持了三十年稳定的体制,在社会尤其是年轻一代不断增长的对自由和尊严的渴望的冲击下,因压抑久蓄的社会矛盾的爆发而终于解体。 不论突尼斯和埃及是否最终会建成一个稳定、成熟的民主政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人们已经彻底唾弃了前体制,未来取决于历史的机缘也取决于这些国家的人们和国际社会如何智慧地处理历史遗留和面对新的挑战。 这些国家的巨变再次证明一个古今中外概莫例外的道理:人民其实是最希望稳定,从来都是官逼民反。统治者常常把消除社会不稳作为其政治的首要任务和维护其统治的口实,但恰恰是统治者才是社会不稳的根源。压制的维稳只会造成的更大的不稳。 中国的维稳与不稳 无须讳言, 这些事变带给中国的启示应该是众多的,这里只讲中国的维稳体制问题。“维稳”作为具有专门意含的词汇是近几年的事,但官方在中国社会和政治出现危机时就呼吁“维护社会稳定”的历史却由来已久,不过以往多半是短期的,一旦危机渡过,便放下话题不提。之所以今日“维稳”成为一种制度性的常用词,维稳成为体制运作的常态,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的管治危机、政权的合法性危机的严重。 一般来说,一个社会的制度本身应该是具有稳定性也能够提供维护社会稳定的功能的,但一个制度以相当大的资源和人力来从事所谓的维稳工作本身证明,这个制度已经失去正常的应该具有的保证社会稳定的功效。说到底,中国现存的维权体制不外乎是建诸于在两种思路和两种手段之上,就是 “撒钱”和“严打”;“人民内部问题人民币解决”,“人民内部问题按对敌方式解决”,“胡萝卜与大棒”并行,同时靠经济增长释放新的机会和资源来吸纳一部分矛盾,并辅助以一些重大事件如奥运等进行社会动员,转移、稀释、平抑某些社会不满。 这种体制和手段在过去些年是有其效果的,也是造成中国现状能维系到今天的原因。但最近几年急剧增加的社会冲突,包括官方不断升到升高的维稳呼吁本身都透入一个信息,这样一个维稳体制已经快走到尽头。 恶性循 环 埃及局势紧张-坦克上街,示威者同政府支持者之间发生冲突 且不说不断快速增长的几与军费相当的5000多亿的巨额维稳经费不可能长久持续,而最糟糕的是这种维稳体制本身造成的不稳因素正在超出其能够平抑的不稳因素。一方面,是中央需要的稳定,“零指标”“一票决”定官员命运;另一方面,是缺乏制度约束下的地方利益扩张以及社会矛盾解决机制缺失下的维稳刚性需求,卖地成为一个必然的捷径:09年是1,6 万亿,增60%, 去年2,7万亿,增70% 。 可以想见,这背后又可能造成了多少强制拆迁冤案。许多专家提到的其中大量资金去向不明,但我们也可以肯定有相当部分用于维稳。从中央到地方,近年各级维稳经费几乎都在以双位数在增长。而一些得到维稳好处、靠维稳吃饭的官员警力甚至黑恶势力自然也都乐见这样一个局面持续,而有意无意造成各种需要维稳现象不稳定现象。一个恶性循环已经形成。 短线维稳与长治久安 现代社会的利益多元和现代文明的变动不居的等特征都需要一种能回应人们利益多元表达、具有不断更新调整机制的制度。这种短线的维稳只可维系暂时的虚假升平,但终为饮鸠止渴,非长治久安之道。一旦中国的经济因各种原因放缓,或因生态、社会等事件诱发,长期靠得过且过的这种维稳体制压抑的矛盾会像岩浆般喷发,这对国人,对国家的命运甚至对统治集团本身都不是件好事。不堪回首,小楼昨夜月明中,逃往沙特的本·阿里今日岂不要悔之晚矣?平日高唱和谐,践踏民众,贪图权柄想万世一系,民众抗议大潮涌起才想起改革,更换政府惩治腐败,人民又岂可甘受戏弄?今日如此,何必当初! 在突尼斯和埃及的冲击下,从阿尔及利亚到也门、叙利亚到处阿拉伯领导人在忙着更换政府,回应社会压力,称“可转圜的时间不多了”。 而中国呢?历史会给中国多少时间?在这新春之际,我们还是要以最深的诚意,祝愿阿拉伯世界的人民能够终获自由和尊严,少受损失,和平转型;更祝福我们的人民和国家能真正享有梦寐以求的自由富裕和长治久安。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意见反馈: 你的联络资料: 姓名: 国家、城鎮: 电邮地址: * 电话: 你的信息: 你的信息 * 总字数不超过300字: 0 免责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阅读更多

他山之石——茉莉花新闻

绽放的茉莉花——突尼斯效应 就突尼斯变局,旅法叙利亚作家Burhan Ghalyoun写道:没人会对突尼斯革命感到意外。除了突尼斯统治精英们。他们自以为掌握了长治久安的秘方。 突尼斯民众成功推翻本阿里独裁政权,这个事件在中东和一些非洲国家引起连锁反应。这些国家跟突尼斯一样,政府腐败及对民间的长期高压积累了很深民怨。突尼斯事变前后,埃及、阿尔及利亚、沙特、毛利塔利亚国连续发生自焚抗议事件。 元旦以来,阿尔及利亚部分食品价格上涨幅度达到30%,在全国多个地区引发骚乱,抗议者和防暴警察的冲突致使40人受伤。16日开始,该国媒体先后传出四起自焚事件,其中第二起的事主因抗议市长未能保护好他的房产而在选择在20日自焚,幸而被救。21日在沙特,一名 65岁男子在家自焚死亡。 1月17日,西非国家毛里塔尼亚一名男子在该国总统府前自焚,抗议政府对其部落族人不公。当日,埃及也发生未遂自焚,一名男子在位于首都的国会大厦前试图以自焚抗议生活条件恶劣和抗议穆巴拉克独裁统治。 上周六,1月23日,也门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首都萨那大学内,大约 2500名学生和反对派集会,要求执政32年的总统萨利赫下台。 要求社会变革的愿望在整个中东地区涌动,巴勒斯坦自治地区、约旦也不例外。 茉莉花革命以来爆发的最大规模抗议运动,是在埃及。 1月25日是埃及国家假日——“警察日”,上万名埃及青年当天在上班高峰时间走上街头,呼喊“穆巴拉克,下台,下台”的口号。“贾迈勒(穆巴拉克的小儿子)告诉你父亲,埃及人都恨你们。” 受突尼斯事件启发,埃及抗议者涌向首都开罗的街头。他们通过Facebook和Twitter进行组织。 25日,埃及数个城市发生民众大规模集会,要求总统穆巴拉克下台。26日早晨,埃及警方向在首都开罗举行集会的示威人群发射催泪瓦斯。警察与示威民众发生冲突,造成两名示威者死亡。 一脚踢开催泪弹? 部分示威民众跪求总统下台 在开罗解放广场,反政府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对峙。 抗议缘由跟突尼斯极其相似,连诱因也相似。总统穆巴拉克把持政权30年,近10年推行经济改革,国家经济有明显发展,但严重腐败和贫富悬殊之下,国家经济发展没有给民众带来实惠。突尼斯民众推翻本阿里政权后,埃及首都就有民众高举着布条来到开罗的突尼斯大使馆前,布条上写:“本•阿里请告诉穆巴拉克,流亡专机正在等他!” 诱因也是警察暴力。有消息说,一位名叫卡勒德的年轻人他在埃及亚历山大港被警察拷打并死亡。一个叫“我们都是卡勒德(We Are All Khaled )”的组织,在Facebook上发布消息。1月25日是埃及警察日,人们借此上街抗议。 据昨天凤凰卫视,在埃及首都开罗,有上万民众举行了反高物价、高失业率、高贫富差距和反腐败的游行示威,且矛头直指长期执政穆巴拉克总统及执政党。还有超过9万埃及网民在Facebook上留言表示,“为了终结贫穷、腐败、失业和折磨,拼了。”    在开罗解放广场,反政府示威者与防暴警察对峙 穆巴拉克的小儿子贾迈勒·穆巴拉克。已于25日逃往伦敦 在25日的示威中,游行民众中午开始向位于市中心的解放广场聚集,当晚广场上抗议民众超过万人,大批防暴警察在广场周围维持秩序。26日1时左右,警方用催泪瓦斯驱散大批人群,冲突中导致三人死亡,其中两个示威者、一个警察。示威者一个因催泪弹窒息而死、一个被橡皮子弹击中头部而死,警察是被石头砸中头部。据今早消息,内政部宣布禁止集会游行,封闭了社交网站、扣留了8个记者。但还是跟突尼斯曾经发生过的一样,这类措施火上浇油。 直至昨晚,仍有数千民众在广场坚持。开罗抗议运动的死亡人数已增至6人     当局的镇压行动使冲突升级趋向暴力——街头攻防战 26日,反穆巴拉克示威已经从首都开罗扩展到多个城市。…… 25日,总统穆巴拉克的小儿子贾迈勒·穆巴拉克携妻女逃往伦敦,随身行李93件。现年48岁的贾迈勒被国内外视为穆巴拉克接班人。 而刚才的凤凰卫视新闻说,穆巴拉克的妻儿已逃亡。这条消息尚未得到其他消息来源证实。 具讽刺意味的是,穆巴拉克跟本阿里一样,都是连续数次赢得大选,2010年,已经82岁的穆巴拉克再度赢得选举。转瞬间,就陷于民众怒火包围之下。这再次证明:高压之下,高得票率也好、高支持率也罢,都是幻象。沉醉于幻想中自欺欺人而错失改革时机,是很危险的,相信强力维稳可以摆平一切,更会把整个国家推向危局。 别忘了,萨达姆曾相信他有高达98%的支持率。 中东的茉莉花效应,对这些国家来说,祸福难料。但变局,是几十年独裁统治酿成的。 注:本文所涉及资料,均源于网络相关文章。图片来自网络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V】深圳女子街上奔跑呼唤:“过度防疫,还我自由”

【CDT报告汇】资深记者新书告诉你中国如何打造监控国家,大马华人的身份认同之路和无国界记者呼吁释放黄雪琴与王建兵

【真理部指令】禁止转发未经官方证实的和负能量的内容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