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

押沙龙yashl|关于莫言的争论,让我有种巨大的荒谬感

说起来,这是我的问题。我活在一个巨大的错觉里。我曾经以为大家达成了很多基本共识,但并没有。我曾经以为很多常识性的观念只有历史价值,但也不是。就像王小波的杂文,我一度觉得写得很有趣,但是内容都是老生常谈而已。我这么想也并非没有理由。当时整个社会对王小波的杂文都是一边倒地赞赏,但并没引发太大的争论。四平八稳的常识能引发什么争论呢?但是,现在如果再爆出《花拉子模信使问题》、《思维的乐趣》《积极的结论》这样的文章,就很可能引发争论,很多人就会不认可,甚至会骂。我猜想,以后有些年轻人再读王小波,甚至可能会受到思想上的震撼:原来还可以这样思考问题!

阅读更多

安梁:“黑马”博士的往日故事

两天前,安梁的《那些年,博士很风流》,介绍了上世纪八十年代,学术思想界“开风气之先”的一些往事。不料,竟惨遭秒杀。让安梁更留恋八十年代那种宽容的思想环境,便想多聊点那时候的故事。  ...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