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方舟

蒋方舟:关于LOSER 和WINNER 标准问题的讨论

清华百年校庆的时候,有人在网上发帖问:“校庆期间的清华普通毕业生可以回母校吗?” 有人回帖说:“可以啊,可以搞一个LOSER方队,校庆的时候走一走。” LOSER,五个字母,字字血泪,无限依依无限惋惜,多少咬牙切齿尽在不言中。LOSER,卢瑟儿,失败者,它可以是人们温暖亲切的摇头自嘲,也可以是相互攻击时最锋利的暗箭。卢瑟儿所对应的反面人生当然是WINNER,温拿,赢之大者,则称为大拿。 我大学刚入学时,看到大家在水木BBS上热火朝天的讨论。一群从火热的高中教育中大逃亡还没几年的年轻人,没有享受胜利者的喜悦,迷迷糊糊又要被一脚踹入社会,参加讨论的这些满怀失意的人,相互确认着自己是不是失败者国的常住居民。 证明自己不是LOSER的底限,当然是有房有车有老婆。 有人忐忑地问:“那如果娶了个丑老婆,算不算LOSER呢?” 大家纷纷表示,那当然也是要列为失败者的。发问者黯然,百密有一疏,原来自己无意中还是输了。 钱不是检验LOSER的唯一标准,但却是最不容动摇的门槛:“年近30或者年过30,工作一般5年以上。总资产200万以下,年收入50万以下,无车或15万以下的车(15万以下的车等同无车)。” 同时可以检验是否LOSER的,还有和钱有关的生活趣味。他们的特征是:“名牌大学,博士,海归,朝九晚五打卡,坐在格子间的电脑旁,MSN,麦当劳,卡布奇诺,网恋,丁克,地铁,打的,坐经济舱,住星级宾馆,泡吧,煲电话,听蓝调,加班,夜生活,圣诞节,一夜情,斯诺克,暂住证,红酒,抽555,住租来或按揭的公寓,买简约的宜家家具,收藏CD,谈论《老友记》,向往去西藏,留恋于丽江,铁杆驴友,不看中文报纸不看中国电影,看卡夫卡看张爱玲看伊朗电影,洁癖,乡愁,健身,瑜伽,养吉娃娃,香水衣服鞋子泡吧旅游鲜花买书买CD看电影”。 这基本概括了一个大城市,收入尚可且沾沾自喜的年轻人生活所有组成,甚至可以被年轻潮流杂志引为生活样本,但是,一盆冷水浇下——这其实是失败者的生活。 所谓温拿,WINNER,他们提前五十年过上了退休老干部的生活,收藏是唯一的幸福,饭局多到没空上网,永远不会花自己的钱,学习都是脱产的,休假都是带薪的。 ——这就是大家基本上讨论出的关于判断卢瑟儿和温拿的硬指标。这些标准听得简直让人心惊胆战不是?这种指标下,大多数人甚至连失败者俱乐部都没有资格进入。 每到年终,水木BBS上就会掀起晒工资单和年终奖金的热潮,年薪十几万几十万都会被笑话,被反问:“这样在北京怎么活?” 除非收入高到每天拿小推车从银行运钱才能达到的数目,才会被封为大拿,引起围观群众真心诚意的崇拜。 前两年,一个浙大的讲师跳了楼,他当年是清华水利年级第一,西北大学全额奖学金,六年博士后毕业。他拥有一份完美的履历表,大学生活需要解决的所有已知选项他都交出了完美的答案,可是发现最后导出的X是每个月仅仅2000块的工资。 不知道他有没有过夜深人静看着同学晒工资单的时候,或是在疲惫的生活中默默用被别人不断发问的句子问自己:“这样的收入,怎么活啊?” 也许是因为最高学府的起点高,所以大家对于生活的期待和胃口都要大些。收入的意义不是为了自己活,同时也是为了与他人——那些起点差不多的人比较。 LOSER的主要沮丧和怨念的重点,在于他们读了这么多年书,做了这么多年题,一路打败这么多人才擎出青天来,可在被量化的个人收入报表前,努力被瞬间抹杀,所有过去的骄傲,变成了羞于翻检回归的记忆——它们都是对今天的冷笑。 一个著名的抱怨,是说自己从小一路最高学府,一路笑傲家族,兄弟姐妹全部生活在自己的阴影之下。而他过年回家,发现表哥当兵回家后在卫生局工作,表姐当了法院公务员,表妹成了警察,堂妹嫁给官二代,堂弟做生意赚了钱。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阴德,原来五才是学习。 学历越高的人越失败,博士生最爱自怜自己赚的还没有中专毕业的人多。 LOSER是战战兢兢步步为营的人,WINNER是不劳而获一行白鹭上青天的人。 LOSER是按部就班种瓜得瓜的人,WINNER是靠爹靠老公靠关系靠机遇靠蛮力就和前者平起平坐的人。 有一种人是免检的WINNER,就是成功进入体制内的人。他们的后半生甚至无需检查工资单,就可以放在荣誉橱窗和展览室里。 新闻上有公务员考试发榜的报道,看到年轻人喜极而泣的脸,确实感到那是无数人一夜间翻身农奴把歌儿唱的时刻。 我的同学大一大二的时候在背GRE单词的红宝书,到了现在,大三,他拿的是公务员考试的复习资料。 我说他投靠,他被招安,我指责他堕落了不再理想主义了,他辩驳说:“我进入了体制,才能对社会有所改变……” 我被他一番进入体制的热血沸腾的宣言说得哑口无言,最后不得不拍着他的肩膀,认可他的决定,说:“好吧,体制内有你,我就放心了。” 可他反而颓然了,嗫嚅道:“我也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被体制化。” “体制化”不只是个行政词汇,也是一个人被塑造的过程吧。一开始你的目的是试图改变它,后来你只能抵制它,渐渐你熟悉它,最后只能依赖它。 我和我同学似乎同时看到他在办公室里舒服安乐的后半生,一下子有些冷场,他生硬地说自己要去背《申论》(中国大陆国家公务员进行资格考试的其中一个科目)了。 进入体制意味着户口房子工作,意味着稳定福利和保障。进入体制意味着成为真正统治意义上的精英,意味着不再求人,而是被求着办事。而这些是几十万的年薪也换不来的——岌岌可危时代中的安全感。 进入体制的WINNER也有抱怨,例如日子太悠闲,升官太过慢,但是在大多数同学眼中,这些无异于撒娇了。 WINNER和LOSER是我所见过最简单粗暴,也最残酷的划分标准,对WINNER的肃然起敬,对LOSER的讥诮冷语。 这让人无法不联想到王蒙20世纪60年代写过的《组织部里来了年轻人》。40年前,年轻人还对组织适应不良,一到工作岗位就被打了英雄主义鸡血,要对坏事绝不容忍,要勇敢地进行斗争。而现在,组织部里涌入了一群青年老干部,体制与他们的天性中没有一天冲突的地方,一去就能迅速融入,迅速汲取自己所需的养分,甚至不需要任何适应过程。能挤进去的就是赢家。时代不一样了。 “不成功便成仁”的想法,是每个年轻人进入高等学府时第一句向自己说的话。这种想法让人思维简单如猩猩够香蕉,放弃自己形而上的思考,被迫去想象工具性的无聊问题,一步步走向一个心理极权的国度,放弃自己脑袋里的想法,而走向卑贱的实用理性领域。想的只是“怎样用这个得到那个”的问题。 WINNER和LOSER的划分,也是我见过对年轻人最简单粗暴、也最残忍的评判。除了简单的收入,标准无休无止:进入不了体制的文科生,比工科生失败;出国留学再回来的人,比留在国内累积资本的人失败;整天批判改变规则的人,比默默按规则办事的人失败…… 对WINNER肃然起敬,对LOSER讥诮冷语。成王败寇啊,这想法,终于在年轻人中被表达得如此露骨而凄厉。 《信睿》5月号 因为盗链严重,而我们服务器带宽有限,所以图片设置了防盗链,请见谅。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请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即可显示图片。 部分文章附有精彩小视频,如果您的阅读器无法观看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http://luo.bo/9724/ 本文小编:梁萧 标题: 蒋方舟:关于LOSER 和WINNER 标准问题的讨论 网友评论 发布时间:2011/06/16, 09:02 萝卜网 Copyright © 2010 – 2012 分享国内外精彩网事。 更多精彩欢迎您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欢迎网友 投稿 、推荐文章。 萝卜网官方论坛“第八区”公测进行中!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蒋方舟:我心目中没有理想的大学 蒋方舟:相信爱情 啃萝卜凌晨档:民国血脉——百年清华的另一道统 清华and北大 下午你在哪上课?杜蕾斯楼 来自无觅网络的相关文章: 关于清华三千米不为人知的故事——《三千》 (@fanjian) 腾讯向方舟子道歉 称员工叫骂不代表公司立场 (@yixieshi) 百年“玄妙观小吃”归来 蒋经国兄弟曾情有独钟_野史逸闻_前后左右吧-冷笑话 未解之谜 野史趣闻 灵异 雷人 糗事 网络热门 大杂烩 (@qhzy8) 囧:清华神兽… (@ermiao) 新时期纯爷们标准_雷人雷事_前后左右吧-冷笑话 未解之谜 野史趣闻 灵异 雷人 糗事 网络热门 大杂烩 (@qhzy8) 无觅

阅读更多

蒋方舟:我心目中没有理想的大学_

百年之喜,势必大贺,“喜”以及“贺喜”本身难免演变为一场集体行为艺术。“逢此盛世,锦上添花的话不缺我一个人说,而泼冷水却是我擅长的”——尚是4月初,在为某杂志撰写的“给清华的一封信”中,清华新闻与传播学院08级学生蒋方舟说,北大清华学子一路都是教育和体制的既得利益者。“他们毫无障碍地接受学校给予的一切价值观,自诩主流,一百年不动摇、一百年不怀疑;他们青出于蓝地运用官场技巧与规则,成者为王,败者为寇。” 一言既出,四野哗然。人们惊诧于有人在母校百年时刻泼出的这盆冷水,更惊诧于泼水人的“名不正言不顺”——三年前,正是得益于清华的破格降分录取,蒋方舟才得以跻身这所国内最高学府。 庆幸的是,在众多跳起来的痛骂与指责中,清华大学的官方回应颇为大气,校党委副书记邓卫看了文章后如是表态:“学生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我相信每一个清华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对母校是深深的热爱,爱之越深,责之越切。” 在接受《国际先驱导报》采访时,蒋方舟说,她的心目中没有理想的大学——这并不是赌气的不负责任的推脱,而是无从面对实体投寄理想的无奈,心目中没有理想的大学,是因为理想的大学不曾在这片土地上存在——这是“清华百年”之外,另一个值得深思的命题。 写这封信,有点不知死活的意思 《国际先驱导报》:给自己的母校写一封这样的信,是一件需要勇气的事情吗? 蒋方舟: 如果不是约稿,我自己不会一时兴起给母校写一封信。我看到约稿名单,觉得如果名单上的人都能对清华发表一些看法,角度会很有意思的。最后成篇的五篇中,刘道玉先生写得比我好,切中要害,都是经验和肺腑之言。我不会觉得自己特别有勇气。 Q:目前面对各种议论和批评,你有何回应? A: 我的文章写得比较早,现在忙于做其他事情,对于评论看得很少。如果没有新的批评角度,我就不会留意。 Q:这封信激起如此大的反响,是你之前所预料到的吗? A: 预料到会有一点反响,比如会推到新浪首页,有几万浏览量。大概因为我是在校学生,又是自主招生进的清华,没有对母校感恩戴德,反而出来“单挑”,有点不知死活的意思。 Q:“如今我已大三,却还没有真正融入校园生活”,为什么?你所想像的“融入”,应该是一种怎样的状态? A: 如果从“外观上”看,我没有什么不能融入的。我警惕自己,避免跟环境起冲突;但是我也得警惕自己,不能以所处的环境来设立立场。我不能轻易接受不经我分辨过的价值观。比如在大学争取入党,将来便于做公务员、进国企;多参加活动,便于履历表上更好看;进作协,将来可以吃体制饭……有些讲座,我也不觉得有挤着听的必要。别人觉得特别有价值的,我不一定接受,当然有些事就做不到一起。 Q:依照清华的标准,你算得上好学生吗? A: 我被学院推荐为“百年校庆希望之星”。我觉得自己是好学生。读大量的书,不嬉笑、不勾搭、不闲逛、不挂科。除了上课外,还要接工作,写自己的东西,拍拖的时间都没有。就算按照老土的学业成绩标准,我至少算个中等的学生。 我一度打算做犬儒 Q:这几年,你与自己所在的这所大学的关系怎样? A: 我不会刻意跟周围“搞好关系”。我觉得自己的大学生活过得很轻快惬意,没有什么紧张关系挤压我。 Q:我也很好奇,你周围的同学们,看到这封信是怎样的反应,他们会与你主动分享此类的想法吗? A: 大概在“水木清华”和“人人网”上有一些评论和与“师妹商榷”的文字。我没有这两个地方的账号,在那里也没有人际世界,对我不构成困扰。有好朋友发链接给我看,帮我生气;我看得稀里糊涂,也就不看了。 Q:在清华读书的几年里,你觉得她赋予自己的独一无二的东西是什么?她最令你惊异或者不甚愉快的又是什么? A: 我认同清华的校风“行胜于言”。我经常告诫自己,不要仅仅夸夸其谈,还要做一个务实和有行动力的人,但目前我还做不到,希望自己强大起来之后,能够践行这一条。我希望得到认真执着浪漫有品位的追求,但没有得到,看来还得自己主动追求别人。不甚愉快的是限电,我是昼伏夜出的动物,十一点之后,还要摸黑写作,又冷又饿,很痛苦。一夜要换三块笔记本电池。清华三年,我在写作上很不出活,限电是很大的客观原因。 Q:这是一个很容易过于粉红色回忆过去的时代,是否也有那么一所过去的大学令你心仪? A: 西南联大的历史我看了一些,国破山河在的背景下,那种诙谐和散淡的生活,非常诡异。但那也不是理想的大学模样,只是更符合文学化和回忆录的大学生活。 Q:在你看来,中国教育目前是有所失,而不复得,那么,中国教育失掉的是什么? A: 大学生缺失的是独立判断能力和独立人格,不被个人利益操控,也不被集体利益绑架。虽然这很难,但坚持下来,会给自己更大的生存空间。 Q:你对于这个教育之下形成的自我,感到满意吗? A: 一般。我一度打算做犬儒,屈服,随波逐流……,到现在,我也常感到自己没有力量,我希望自己成为希望,但常常陷入自我怀疑。 我对学校教育不抱期待 Q:如今的大学与你理想的大学之间,距离有多远? A: 我心目中没有理想大学的影像,没有到国外的大学看过,无比较,不知道标高和底线在哪里。 Q:真正的大学,该是怎样的?真正大学里的年轻人,又该是怎样的? A: 我对学校教育不抱期待。我觉得大学生至少应该热血吧。不要依赖社会能改变自己,而应该让自己去改变世界。 Q:但问题可能在于,这个国家里,除了清华,除了大学,别无更好的选择? A: 清华大学在现阶段当然是中国最好的大学,不会因为几个人的质疑而改变这一点。 Q:如果有可能,你会选择成为南方科技大学第一批学生之一吗? A: 我对这所大学不了解。但我希望学生能对它有信心,这所大学也能给予学生和中国大学教育的未来以信心。 Q:如果说中国教育需要变革,你认为首要变革的部分在哪里? A: 这个大家谈得很多了,就是大学教育去行政化。是横下心去做,还是横下心不做的问题。 Q:变革不可能是无痛的,假如变革是可能的,你愿意为变革做些什么? A: 我对教育改革其实没有兴趣,我不确定自己能做什么。我有兴趣的是探究各种变革的源头在哪里,爆发点在哪里,支点在哪里。当我觉得自己有一点点发现的时候,可能会谨慎地发声。 来源:国际先驱导报 因为盗链严重,而我们服务器带宽有限,所以图片设置了防盗链,请见谅。如果您的阅读器看不到图片,请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即可显示图片。 部分文章附有精彩小视频,如果您的阅读器无法观看视频,请移步原文链接: http://luo.bo/7557/ 本文小编:梁萧 标题: 蒋方舟:我心目中没有理想的大学 发布时间:2011/04/29, 22:00 萝卜网 Copyright © 2010 – 2012 分享国内外精彩网事。 更多精彩欢迎您订阅 http://feed.luobo8.com/ ,欢迎网友 投稿 、推荐文章。 Rss Feed 广告位招租 本站导航: 萝卜网 | 淘宝导购 | 在线视频 | 视频搜索 您可能对以下文章感兴趣: 清华and北大 大学女生宿舍真实内幕大曝光! 大学里的那些不能不说的事儿 让人泪奔的大学语录 美女是不上QQ的 大学四年,再也回不去了 来自无觅网络的相关文章: 囧:清华神兽… (@ermiao) 韩国东西大学毕业设计作品赏 (@ixiqi) 和校花同居的日子2(续) MP3有声小说广播剧下载 (@ipc) [转载] 大学恋爱经验谈 (@hexieshe) 日本大学校园皇后评选后宫佳丽 (@hexieshe) 无觅

阅读更多

清华毕业生:请蒋方舟之流住嘴

一转眼,就是七年了。   能赶上百年校庆这年毕业,绝对是很荣幸。   而居然就看到这么两个不要脸的。   虽然我自己还是很懒,可就是看不惯光说不练,还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人。   对那些最热衷于抱怨的人来说,说穿了,再怎么抱怨天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