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独立

法广 | 中国发表白皮书自夸今日西藏乃历史最辉煌时期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6日发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西藏的成功实践》白皮书,声称实行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给西藏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白皮书说,虽然西藏自治区从成立至今只有50年,但今日的西藏,是其历史上最为辉煌的时期。 白皮书同时有批评达赖喇嘛出于“西藏独立”的政治目的,不断鼓吹“中间道路”,大肆兜售“大藏区”“高度自治”,否定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否定在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下西藏的发展进步。...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四川德格县多名藏人被捕 甘孜县出现西藏独立传单

收听或下载声音文件 四川甘孜州德格县班达村藏人阻止当局建立隧道,导致多名藏人于星期二被拘捕;此外,甘孜州甘孜县境内上星期五出现大量“西藏独立”传单后,尼姑被盘问,寺院被监控,大量军警正严加戒备。 印度南部的四川德格籍僧人赤美坚参星期三向本台表示,中国当局自2013年5月起在四川省甘孜州德格县更庆镇班达村境内正式开工建设隧道以来,一直遭到当地藏民的强烈抗议。上月27号,约100名藏人聚集隧道工地阻止工人施工。 赤美坚参说:“由四川路桥集团在德格县更庆镇班达村境内承建的‘德格隧道’于2013年5月中旬正式开工建设。自从各种大型的隧道挖掘工具及大批工人抵达当地再爆破施工起,当地藏人持续抗议当局的做法,并多次向县政府反映隧道进口爆破振动过大,造成房屋出现大量裂缝,给住房安全及生态环境带来危害性影响。但是德格县委书记何晓春和副县长李洪俊等人分别到施工现场进行所谓的‘调研’,均否认房屋存在损坏情况,还强调要严厉打击藏民‘无理取闹’或‘恶意阻工’的行为。由于持续爆破穿洞,导致已经严重受损的房屋,随时有坍塌危险,于是当地约100名藏人在2013年12月27号聚集隧道工地阻止施工。” 赤美坚参表示,德格县更庆镇班达村藏民继续向县政府请愿,但是未获任何结果,反被警方拘捕。 他说:“2013年12月31号,德格班达藏民前往县政府进行请愿,反映因建隧道造成的严重情况,但有关领导完全不予理会。这个星期二(1月7日)早上,约1千名军警突然抵达更庆镇班达村强行拘捕多名阻止施工的藏人。更多藏民随后聚集要求当局立即释放被捕人士,强调如果不放人,也将他们一同拘捕。” 赤美坚参表示,目前被证实的有20多人被捕,当地局势陷入严峻状态中。 另据四川甘孜州甘孜县境内的一位匿名消息人士星期二向本台表示,上星期五(1月3日)在甘孜县城街道出现了大量“西藏独立”传单,军警立即在当地采取严控戒备措施,对前往藏民家做法事的尼姑进行盘问,还对各寺院加强监控。 消息人士说:“甘孜县城打金滩街是2008年以来发生示威活动最多的地方,今年1月3号,该地再出现大量写有‘西藏独立’的传单,而当时正值各乡村在县城举行佛事活动期间,周围进行监控的军警更是处处可见。随后当地立即进入戒备状态,军警不时严查和盘问路人,并阻止一批前往藏民家做法事的尼姑,直到他们从地上捡完所有传单后,才让尼姑们离开,但警告她们除了直接到藏民家做法事以外,不准随意走动。” 消息人士表示,传单事件发生后,当局怀疑是甘孜寺僧人所为,对该寺为主的其他寺院进行监控,甚至夜晚也进入寺院巡逻。到目前为止,军警仍对甘孜县一带严加戒备,而且对散发传单者正展开着严密调查。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丹珍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唯色 | 被捕的囊谦堪布尕玛才旺给寺院的信

两个多月前的堪布尕玛才旺(被捕前一个多月)在去康的雪山深处的牧区弘法时。 位于康囊谦(今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囊谦县)的噶举寺院——公雅寺的堪布尕玛才旺(又称堪布尕才),去成都办理寺院事务期间,于 2013 年 12 月 6 日深夜突遭西藏自治区昌都地区的公安跨省抓捕,并被带往昌都拘押,已近一个月。 在堪布尕才被捕后,当地僧俗民众四千多人签名请愿书,要求当局释放堪布尕玛才旺。 12 月 10 日,公雅寺僧尼四百多人及囊谦百姓两百多人,从寺院去往数十公里开外的囊谦县城请愿,举着写有“请释放公雅寺的支柱堪布啦”、“请关注与上师分离的学生们的痛苦”等藏文横幅,举着写有“求释放堪布!”的中文牌子,并将堪布尕才的照片用白布绑在头上。途中被从囊谦县城赶来的县长哦格(音译)、副县长智明龙珠等官员阻拦。请愿僧俗哭声一片,不停呼喊“请释放我们的堪布尕才”。县长发表讲话,称他们“没有这个权力”,还反复说“你们不回去的话,是一定会在堪布身上加罪的”。请愿僧俗因此返回。 12 月 20 日、 21 日,公雅寺 16 位僧人陆续被捕。其中包括在寺院中任职重要的僧人,如管家、会计等。至今未能获释,被关押在囊谦县看守所。   12 月 28 日,囊谦公安将堪布尕玛才旺写的亲笔信交给寺院。次日,寺院将这封信公布于众。全文译为汉文如下: 誓言水乳般交融的朋友及诸位: 本人由于这次不幸遭遇被关在昌都狱中,没有遭到殴打,没有患病等等,所以希望寺院、僧众和民众不要为我担忧。尤其希望关心我的诸学子,继续寺院讲经院和修行院的学习与修行;民众们恢复正常的生活,这是长远之目标。因此,我强烈希望任何人不要为我遭遇麻烦。听说最近地方的公安警察与寺院僧众、民众之间发生了冲突,千万不可发生类似事件。要有远见,要思想开阔,与官员和有关部门维持良好关系,尽快解决当前状况,恢复讲经院和修行院等各项工作。总之,无论发生任何情况,一定要保持冷静,谨慎处理,不能急躁。寺院和民众要尽量念诵《度母经》和《皈依经》,尽量多的念诵各护法殿的护法经,以及念诵寺院的祈祷经文,举行祈福消灾的法事。希望劝说我的家人不要过度悲痛。 无数次祈愿三宝护佑,永远不离不弃。 玉树尕才写于 2013 年 12 月 27 日昌都看守所 目前,囊谦当地寺院僧尼和民众都很悲痛、焦急,迫切希望外界关注堪布尕玛才旺被捕事件!迫切希望堪布尕玛才旺早日获得自由! (补充:据公雅寺网站 http://www.gongyasi.org 介绍,公雅寺一直是当地噶玛噶举传承的重要大寺,包括两座寺院、一个佛学院、两个大经堂、三个闭关中心和两座女尼庵堂,共有三百多位僧人、两百多位尼师和一百多位学经僧。) 附:美国之音藏语电视节目报道“China Detains Popular Tibetan Khenpo and 16 Supporters Seeking His Release ཁམས་ནང་ཆེན་དུ་མཁན་པོ་གློད་གྲོལ་གྱི་ཞུ་འབོད། ”画面截屏及视频。   由 VOA TIBETAN 贴出 帖子 。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甘南藏区,藏人与汉人貌合心不合

中国夏河——身穿飘逸藏红色长袍的僧侣们从拉卜楞寺的土路上匆匆走过,尽量忽视身后几乎寸步不离的喧闹的汉族游客。许多游客拿着适合狗仔队使用的相机。 朝圣者和信仰没那么强烈的人们在山城夏河华丽的建筑中穿梭,凝视着香雾中高耸的佛像。一些游客没有靠近,而是享受着较为低俗的趣味:吸着烟,或者对着智能手机撅嘴,完成一种叫做“自拍”的高科技虚荣仪式。 作为藏传佛教最重要的场所之一,拉卜楞寺呈现了中国政府小心营造出的神圣信仰的平和景象。政府希望让游客们相信,藏区的宗教和文化在中国共产党仁慈的宽容中得到了保护。 但在私下里,许多拉卜楞寺的常住僧人抱怨着游客看不到的、侵犯性的政府政策。他们说,这些政策正在扼杀他们的文化和身份认同。 一名年轻的僧人说,“就算我们只是在念经,政府也像对待罪犯那样对待我们。”与最近接受采访的其他人一样,为了避免政府找麻烦,他要求匿名。 许多僧人表示,正是这样的失望情绪,驱使超过120名藏人在2009年以来的一波抗议活动中自焚,其中包括拉卜楞地区的13人。这些抗议活动基本上没有被中国的新闻媒体报道。  一些国际维权人士称,中国当局没有正视藏人深层的不满——包括北京发起的、非常不受欢迎的妖魔化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运动——而是用更严厉的政策予以回应,对自焚者的亲属进行惩罚,关押向外界传播抗议活动消息的人士。 一些流亡组织和分析人士表示,拉卜楞等亚洲中部青藏高原广阔地区的几家寺院已经成为中国官方政策的展示平台。这个策略追求的是,在熙熙攘攘的景区扼杀不满情绪,同时避免把游客吓跑。 拉卜楞的僧人描绘了一个基本上不被察觉的控制网络。这个网络让潜在的闹事者就范: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拿钱的通风报信者,以及混杂在巴士游客中的便衣特工。还有避开人群召开的思想政治学习,僧人们在会上必须痛斥达赖喇嘛。不服从的人会被处以严厉的刑期。前述僧人称,“如果我们不顺从,下场会很惨。” 拉卜楞寺始建于18世纪初,隐藏在甘肃省西南部幽暗的群山之间。每天,数百名汉族游客来到这里,转动寺院外围五颜六色的转经筒,在西藏游牧民族帐篷样式的酒店里细啜慢饮。他们在夏河县的主街购买镶嵌着绿松石的护身符,穿上僧人的袍子,轮流试戴类似莫西干头型的用于正式场合的黄色僧帽。政府官员希望,最近竣工的一个机场将会吸引更大的客流。 在石灰泥墙围起来的寺庙庭院,来自省会兰州的一个汉族家庭跪下来拜佛。母亲杨明(音译)说,“如果拜得诚心,佛会让你的愿望成真。”她承认,自己对佛教的理解仅限于此。 为了入选有利可图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世界遗产名录,中央政府正斥资1.5亿元人民币对拉卜楞寺进行翻新。这座庞大的建筑里有大约1000名僧人,收藏了6.5万卷佛经。当地官员称,这里亟需结构上的改进。 然而,当地人抱怨,这样大兴土木是为了增加游客人数,而不是造福藏人。一个当地人说,“看起来很花哨,但事实上所有的改进都是为了汉人。” 旅游业正迅速改变青藏高原大部分地区的面貌。据新华社报道,今年前8个月,有600万游客进入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0%。旅游业的繁荣将几家国际连锁酒店吸引到了拉萨。这里目前施行的是实质上的军管。 今年5月,一些西藏流亡组织开始了针对洲际酒店集团(InterContinental Hotels Group)的抵制活动。该集团正在达赖喇嘛曾经居住过的历史建筑旁修建一座带有2000个房间的豪华度假中心。 2008年反对汉人的暴力抗议活动以及接下来的自焚浪潮席卷西藏之后,安全部队加紧了控制。镇压活动甚至深入到了藏民的精神生活。国际声援西藏运动(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 )称,官方已在藏区张贴了通知,宣布为自焚者祈祷,或者通过“焚香、诵经、放生和燃烛”表示声援的行为是非法的。该组织还称,至少有两名僧人因为给自焚者祈祷而入狱。 一些流亡群体表示,这样的做法只会进一步疏远藏人。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通讯联络主管凯特·桑德斯(Kate Saunders)在伦敦说,“就连点一盏酥油灯或者烧一根香都成了反对国家的行为。” 然而,当地的执法一直游移不定。最能证明这一点的一个例子就是,在拉卜楞寺,一尊高大的金佛旁的祭品台上,摆放着达赖喇嘛的照片。多年以来,政府一直不允许达赖喇嘛的照片出现,禁止藏人将他作为宗教人物来崇拜。但拉卜楞的僧人们说,他们认为,当地官员为了防止发生进一步的骚动,已经决定悄悄地容许这样的照片存在。 在旅行期间,似乎没有汉族游客认出了这个带着眼镜的老翁,北京曾把他叫做“披着羊皮的狼”。带领旅游团的僧人没有提到他的身份,担心可能会影响维持寺院运行的门票收入和捐款所得。 但是,成为佛教朝圣之旅的一个主要景点,也给僧众的修行带来了不利因素。 一名中年僧人拨动着念珠说,“在我们学经的时候,汉族游客就会闯进来。扰乱我们的心神,但是他们根本不在乎。” 可这样的抱怨似乎没有起到任何作用。今年7月在该地区考察期间,中国负责少数民族事务的最高官员俞正声说,经济发展是解决藏人烦恼的良药。他同时也谴责了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呼吁藏区实现真正自治,而不是独立。俞正声说,这与中国的政治体制相冲突。 新华社报道,俞正声说,“只有群众生活得到改善,才能更好地把他们团结到党的周围,维护稳定才有可靠的基础。” 但是,当地藏人因为中国拒绝承认他们最基本的诉求而感到愤怒。一位僧人说,“我们的希望是能让达赖喇嘛回来。”他坐在一家小餐馆里,留意着周围是否有偷听的人。“没有他,我们的宗教和文化不可能生存下去。” 纽约时报中文网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