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审查

言论丢失啦

言论审查,通常指某些政府机构、新闻媒体和其他控制机构对被认为是有害的、敏感的、或是不合适的演讲及其他公共言论的抑制,而审查(Censorship)也被认为是精神,思想和文化领域的暴力形式。中国是言论审查的大国,从新闻媒体到互联网内容,无处不存在着言论审查。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中国当局也开发出一套被称为“数字极权”的言论审查模式。

中国数字空间收藏

我们要言论自由真理馆老大哥馆

CDT视频 CDT播客 CDT大事记 404文库 CDT电子报 CDT征稿 版权说明

中国数字时代收录文章

【立存此照】给予慕毅飞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

中共温岭市纪委 关于给予慕毅飞同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的决定 慕毅飞,男,汉族,1957年2月出生,安徽省涡阳县人,本科文化,1975年6月参加工作,1987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0年10月至2008年1月任温岭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正局级),2008年1月至2016年2月任市委党校主任科员,2016年2月退休。2000年10月23日,慕毅飞因违反规定推销《诗文朗诵》,增加学生负担,被温岭市监察局行政警告处分。...

阅读更多

南华早报|京西城区委将严肃处理任志强 华远发文严控意识形态

任志强微博被关事件继续发酵。北京西城区区委发通知称,要对任志强“按照党纪作出严肃处理”。任志强曾执掌的华远集团日前发布了《关于加强意识形态工作的意见》,禁止员工妄议中央、诋毁污蔑领导人、传播政治谣言等。

华远集团为北京市西城区国企。任志强质疑“党媒姓党”论之后,首先公开批判任志强“反党”的,是北京市委宣传部主管的“千龙网”。

2月28日,国家网信办责令新浪、腾讯等网站关闭任志强的微博账号,指任志强长期发布违法信息,影响恶劣,但并未指明具体涉及什么信息。之后,更多官方机构和媒体加入批判任志强的行列,提法也越来越严重,包括指他是吃饭砸锅的先富起来党员、是颠覆社会主义制度谋求西方宪政的代表等。

昨晚(2月29日)9时02分,“北京西城”官微发布消息称,当天,西城区委下发《关于正确认识任志强严重违纪问题的通知》。

通知指,任志强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在网上持续公开发布违法信息和错误言论,并产生恶劣影响,严重损害了党的形象。作为一名党员,任何公开发表的与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不一致的言论,不论在互联网上,还是其他媒体上,都是党的纪律所不允许的。区委将严格按照《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对任志强作出严肃处理。

但这份通告并未说明所谓“严肃处理”是什么。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慕容雪村:十四个梯子和一个春天

2011年秋天,一位朋友和我讨论西藏的问题,他问我:“你知道有多少藏人自焚而死吗?” 2005至2008年间我住在拉萨,自以为对西藏无所不知,可从来不知道有人自焚。这位朋友对我说了一些自焚事件的恐怖细节,并对我说:“ 一个关心中国的作家,不会翻墙简直就是一种道德缺陷,“你不能让一堵墙决定你应该知道什么。” 他说的“墙”就是著名的防火长城,中国政府于1998年开...

阅读更多

华夏文摘|尹胜:从言论管控看中国危局

近年来。中国的情况让人感到极其不安,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社会变得越来越不敢说话了。原本一些有良知的学者,还说点真话,虽是隔靴搔痒,但至少还残存着一点点宝贵而可怜的批判精神。现在呢,学院那些敢说话的基本都噤若寒蝉,仅有体制外的一些人还敢于通过网络,直言心声挑战权威。或传播普世价值,或畅想民主未来,或探讨历史真相,或寻求真理共识。...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李锐之女起诉中国海关没收其父回忆录

北京——李南央两年前从香港乘飞机回到这里时,中国的很多历史学家和思想家对她带的一些东西充满期待:几十本她父亲的回忆录。在回忆录中,98岁的中共退休官员李锐以内部人士的身份,不加掩饰地描述了自己身居领导职位时的经历。但当李南央在机场通关时,海关没收了那些书籍。越来越多的归国中国旅客拥有类似经历。中国政府对互联网的审查广为人知,但其咄咄逼人地拦截将被携带入境的出版物的行为受到的关注却相对较少。希望改变这一点的李南央在北京提起了诉讼,质疑机场没收行为的合法性。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拿回那些书,但她正在寻求的东西或许更重要:对一种审查行为的官方解释。“李锐是共产党的元老,”李南央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他都没有言论自由,谁还有?”在一个互联网用户规模居世界之最的国家里,李南央的官司可能感觉像是属于另一个时代。但对希望避开审查的中国作家和读者来说,正是因为中国的网络过滤器相当精密,书籍和其他老式的印刷出版物才仍是一个重要的渠道。这也是中共面临的一个问题,因为它在努力限制与其被粉饰过的历史版本相矛盾的信息。数十年来,这些书籍悄悄从香港流入中国大陆。在1997年以前,香港一直是英国的殖民地,那里的民众依然享有更大的自由。但中国的作家和出版商称,广泛的审查在近些年急剧加强,导致把禁书带到大陆的风险大大增加。“我感到无助,我没办法改变政策,”北京大学的教授印红标说。和中国的许多学者一样,他在香港出版自己的作品,包括一些颇受推崇的历史著作,介绍毛泽东发动的那场毁灭性的文化大革命。但他在把自己的书带回家时却遇到了问题。印红标表示,过去三年里他的书多次被海关官员没收,导致他难以与其他学者分享自己的作品。“很难避开,”他说。更严格的边境管控——即“南山计划”,指的是一个在大陆南端监视香港的观察站——包括更多地利用X射线扫描旅客行李,尤其是针对从香港乘飞机或火车抵达内地的华人。当局还通知了导游,要求他们对想要在香港书店购买政治类杂志和中国领导人传记的游客加以提醒。不过,监管的重点则是带大量图书回内地的游客。书籍在X射线图像中非常容易被发现。这些严格措施的出台要追溯到2012年让习近平掌权的中共会议前夕。那年1月颁布的规定称,所有来自香港的旅行者必须接受更严格的行李检查。“香港已成为政治性有害出版活动的主要策源地,”一份传播范围广泛的政府通知称。上面还说,这些内容很多都是美国等西方国家出版的,它们“歪曲中国革命史、党的历史、新中国历史和改革开放,贬损党和国家领导人”。香港的出版机构称,这些新规定的影响并没有立刻显现,不过现在已经可以看出来了。一些人说,由于内地游客都听说不能再带回一些有政治异议内容的书籍或杂志,销售大幅下降。“销售受到的影响十分明显,”新世纪出版社的负责人鲍樸说。该机构出版了许多有关中国历史的一些敏感时期的图书。“香港出版业受到的管控被大大收紧。”中国的海关部门拥有很大的权力,可以没收各种物品,从色情出版物到“扰乱社会秩序”或“攻击中国共产党”的作品,不一而足。然而,在没收一种出版物时,官员们很少说明它到底违反了哪条规定。这种模糊性让游客不愿再带任何会引起哪怕只是一丁点麻烦的图书或出版物进入中国大陆。李南央的起诉决定正在迫使海关官员具体指出,父亲的回忆录中哪些内容引起了他们的反感。这让这些官员的处境颇为尴尬,一个原因是,她的父亲仍然是一位颇有名望的中共党员。尽管几次遭到领导层的清洗——由于质疑导致了上世纪50年代末大饥荒的政策,他曾在农村劳动约20年时间——李锐在毛泽东去世后被平反,并在帮助其他党员恢复权力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些人中有的仍然颇有势力。不过,李锐经常呼吁在党内加强民主,并且支持了一本探究中共历史不那么光彩一面的杂志。他的《李锐口述往事》于2013年在香港出版,这部467页的回忆录就是这种信念的延续。李锐坦率地描述了毛泽东推出的灾难性政策,以及反对者试图在1959年一个会议上阻止他的始末,其中包含了正史中被抹去的种种细节。对于在工作中遇到的官员,李锐也分享了自己对他们看法,包括大多数中国最高领导人。李南央说,近十年前,中共要求父亲不得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另外他以自己年事已高为由,拒绝参与她提起的诉讼。但在2月份,他参加了一个纪念赵紫阳逝世10周年的会议。赵紫阳是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之前被解职的改革派党总书记。据两名不愿具名的在场者说,李锐谈到自己的书遭到扣押,以及中共未能建立宪政的失败。65岁的李南央目前住在旧金山地区,之前曾在能源部的国家实验室工作,她称该诉讼是自己的个人决定,意在突显这种失败。“我希望人们少像服从者那么思考,多像公民那么思考,”她说。“我希望人们能够承担责任,改变中国,而不是等待上层来改革体制。”“我不指望能赢,”她补充道,“但我想提醒大家注意海关的做法。”李南央证实自己尽管在国外生活了近25年,但仍然是中国公民,之后北京一家法院在去年9月接受了她的诉状。根据中国法律规定,聆讯应该三个月内进行。但法院屡次推迟这个案子,最近一次是在本月。“他们可以继续推迟这个案子,”她的律师夏楠说,“即使这不符合法律的精神。”已被列入黑名单的政治哲学学者刘军宁认为,李南央从政府那里获得回答的可能性不大。“如果当局想让她赢,她就能赢,”他说。 “但是,如果她胜诉了,这就会被看成是一种对其他人的鼓励。”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