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者

译者 | China Beat博客 世界上最大的报纸市场如何阅读西藏

核心提示:除了边境问题和两个亚洲大国的地缘政治竞争,印度媒体不如西方媒体那么关注西藏。尽管如此,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反对任何对西藏和流亡藏人的报道:如果谁胆敢采访流亡藏人,我们就对你关上大门。 原文: Letter from Little Lhasa 日期:2012/03/20 作者:Reshma Patil 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世界上最大的报纸市场如何阅读西藏 从中国阿坝的一个藏族村庄逃离,沿着湿滑的泥路到达一家餐厅门口,蓝色的墙壁上画着布达拉宫,只是没有游客和士兵。 Chonor House讲藏语的服务员礼貌地拒绝了我在麦克劳德根杰的第一顿饭。在藏历新年期间, 厨房只对酒店客人开放。 为期三天的藏历新年没有什么庆祝活动,这座印度山城满是流亡藏人,达兰萨拉因此得名小拉萨。 西藏流亡政府就位于达兰萨拉的一处悬崖边上,这儿曾经是英国驻麦克劳德根杰的军营。 无声的藏历新年上演着象征性的抗议,家家户户没有了节日的盛宴,店面上没挂彩 色 经幡,印度全国新闻对此也毫不关注。达兰萨拉每天有一个航班连接新德里,飞机从白雪皑皑的达尔拉达山脉附近一条与世隔绝的跑道起飞。机场没什么印度游客,多的是流亡僧侣和外国背包客。如果某天的航班延误,你会无所事事;没有咖啡机,没有杂志架,只是无尽的静心等待。 当抗议在中国偏远的佛教寺院城镇酝酿,流亡藏人正在等待世界的干预。达兰萨拉的集市墙壁上贴满了西藏”独立”的双语海报。海报 上印着 自焚者模糊不清的照片;自去年三月以来,自焚者已经超过20人,据报道,他们自焚时呼喊着’自由’和’达赖喇嘛回来’的口号。 2001年,丹增受到在牧村散发的达赖喇嘛的小册子的启发,在他的家乡登上一辆巴士, 在 28天的长途跋涉 之后 ,经过西藏首府拉萨翻山越岭抵达尼泊尔。他最终来到达兰萨拉,进入藏族风格的学校,当时他17岁。 我们经过贩卖尼泊尔造藏族手工艺品的小贩,丹增跟一个僧人打招呼。  “他是一名在中国自焚的尼姑的叔叔,”他告诉我。现在,这是这座寺院城镇街头巷尾交谈的话题,格尔登寺就在镇上一栋现代建筑中,这是四川动荡的格尔登寺的一个小的分寺,那儿中国已经将其与外界封锁了。 2008年,丹增因为在北京奥运会火炬传递期间参加反华集会而被关押到印度监狱。他回忆说:”警察和路障把我们隔得很远,我根本看不到火炬传递。”  愤怒的藏人跨过新德里中国大使馆外的路障,进行抗议,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成为 数日内印度 全国头条新闻。 到目前为止,有关西藏的报道 印度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 两个报纸市场 :2010年,印度每天销售1.10亿份,而中国为1.09亿份。从有争议的边境两侧,中印两国的新闻编辑室基于各自的地缘政治利益源源不断地生产新闻。 印度有10多万流亡藏人。但是, 全国性英文报纸对 僧人,尼姑和牧人的自焚事件 的报道 寥寥 无几 ,平均每周一个报道。   在北京和新德里就 国家策略 进行较量的 重大 新闻中, 西藏所占的版面 越来越多 。 自过去十年结束以来,新的趋势 发展 推 动 印度媒体 扩大 对西藏的报道 覆盖面 :   •’藏南’和边界问题: 中国学者私下承认,但不敢公开 表示 ,怀疑 是否曾经占有 这片9万平方公里的草原山地, 它的 面积是台湾的三倍,对中国的战略意义也不遑多让。印度学者指出,自2005年以来,中国官方媒体开始 策略性地 重申北京对阿鲁纳恰尔邦的主权,更频繁称呼印度东北部的这个邦为”藏南”。北京拒绝向该地居民颁发签证,以强调其所有权,并在其自己的数字和印刷地图中 将 阿邦 划入其中 。  (见: 中国使用错误的地图,特使大叫”闭嘴” )   自从亚洲两个最大的国家在1962年爆发战争 以来, 已经过去了半个世纪,边界争端仍然悬而未决 印度宣称阿鲁纳恰尔邦 为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印度媒体关注 有关阿鲁纳恰尔邦的一举一动。2009年,中国外交部反对总理曼莫汉·辛格和达赖喇嘛访问阿鲁纳恰尔邦,引发了一场双边危机。 今年二月, 北京反对印度国防部长A.K.安东尼访问阿邦 ,该 邦与中国有着1080公里长的边界。 战略家C·拉贾·莫汉 在1月份的《印度快报》中写道: “涉藏问题长期不利于有关边界争端的双边谈判。”这将是今后几年的主要报道。 核心关注: 从政治上讲,印度可能的西藏牌和中国的克什米尔牌让这对邻居彼此保持警惕。 在过去三年中,随着双边关系乌云密布,西藏赫然显现。自2008年到2011年,印度指责中国偏离了先前对北方查谟和克什米尔邦的”中立”政策。该邦的几位印度公民,包括一位北方军司令, 开始收到中国发放的”另纸签证”而不是盖章签证 。 尽管这一争议导致军事 联系暂停 一年,中国的媒体对此 却 只字未提。尽管中国外交部要求总部在北京的媒体淡化此事件,认为这不过是’技术’分歧, 但 印度媒体不断跟进对该事件的报道。 北京严重误判 另纸 签证政策对印度舆论的影响。在查谟和克什米尔(其中中国占有3万8千平方公里)问题上,新德里要求双方”互相理解”,以印度承认中国对西藏和台湾主权的’核心 关注 ‘ 作为回报 ; 这一要求在印度媒体被铺天盖地地报道 。2010年底温家宝总理访问新德里后,虽然印度政府的立场没有发生变化, 但 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首次没有提及印度的”一个中国政策” 或者对西藏的立场 。2011年,北京暂时停止 发放另纸 签证。 卡在中间的达赖喇嘛: 中国 不断加码, 打压 流亡 印度的达赖喇嘛 的 国际影响力,这直接影响与新德里的关系。因此, 为与达赖喇嘛1959年逃到印度的纪念活动相呼应,印度的新闻版面更多地留给 党的喉舌新华社最近发表的、指责流亡政府是”分裂主义”的声明 ,而最新的自焚事件只能退居其次。 去年底, 当北京推迟3488公里(中国认为是2000公里)争议边界谈判 后,西藏占据了 印度 的新闻头版和社论。据报道,戴秉国 特使 拒绝与达赖喇嘛同时访问印度首都,当时达赖喇嘛准备举行大规模的佛教集会。 “北京不再进行安静外交,而更愿意诉诸强硬措辞”《印度斯坦时报》2011年12月一篇题为” 为什么达赖喇嘛使中国见红 “的报道中如是说。 “中国已经增加了对达赖喇嘛的筹码,因为它认识到,他仍然是印度的一个重要战略资产。” 战略家Brahma Challaney在《印度时报》上写道 。 戴秉国在《印度教徒报》上写了一篇 示好的文章 ,试图改善北京的形象。 文章有一句奇怪的话。 “中国根本不存在攻击印度的企图”。 • 战略: 中国在世界屋脊西藏修建了5万8千公里道路,世界上最高的空军基地和铁路,这一切令印度战略家,议员和报纸读者着迷。 靠近边境的每一个新的 监听哨所都被报道 , 暗示 印度落后于中国。 铁路部长在3月的财政预算案演讲 中呼吁升级现代化的边境铁路,提高”人员和机械'的运输能力。 西藏抗议: 达兰萨拉显然在跟进中国藏人的抗议活动,而国际媒体比印度媒体更为关注 。例如,在《 卫报 》和《 华尔街日报 》,以及《 经济学家 》上的此类报道。 上个月,中印两国外长在新德里举行会议,同意启动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海洋对话。 一组流亡藏人在会场外抗议。”自由西藏”的抗议活动主要在报纸 的 网站而不是 印刷 版 上被短暂提及 。藏人 的 经常 性 抗议已成为北京和新德里之间的 重大 博弈的背景。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在每一个双边会晤上,北京都要求印度 重申 官方政策,在其领土上的反华活动为非法。与达兰萨拉的西藏活动家的谈话表明,他们希望加强他们的活动,而又不疏远寄居国。  “如果中国镇压继续,我真的很担心和平的西藏运动可能演变为暴力。”达兰萨拉格尔登寺的僧人罗桑格西告诉《 印度斯坦时报 》,这则新闻跟踪报道了最近从阿坝和安多的边远村落到来的难民的故事,正是在这两个地方,传出了要求达赖喇嘛返回的新闻。 报道发表几天后,笔者打电话给新德里中国大使馆的新闻官。 新闻官一开始就反对 上述报道,报道中包括对流亡政府总理洛桑森格的采访。 该官员解释这种报道无异于与森格’握手’。 你不能这样和中国人’打交道’。 其中包含的信息是:如果你采访流亡藏人,我们不会跟你说话。 笔者打电话想报道中印商贸关系,两个发展迅速的新兴经济体之间的最有前景的双边关系。 这一警告并非如此不寻常。本月晚些时候, 国家主席胡锦涛将前往新德里 参加金砖五国首脑峰会。 Reshma Patil是孟买《印度斯坦时报》副主编。她是该报2008~2011年间第一位驻中国记者,目前正在撰写她的第一本有关中印关系的著作。 本文 仅反映作者自己的 观点 。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译者 | 《福布斯》 章家敦解读温家宝讲话:中国面临文化大革命

核心提示:在权力斗争中,胡锦涛打开了让军官成为仲裁者的机会大门。现在将官们虽然没有赢得对文官的控制权,但是将官们赢得了做自己的事情、文官只能进行有限干涉的自由。 党的分裂导致另一场文革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但那场灾难在1966年就是这样发生的。不幸的是,从那以后,中国的政治体制没有发生过根本性变化。 原文: Chinese Leader: Cultural Revolution Coming to China 发表:2012年3月20日 作者:章家敦(Gordon G. Chang) 本文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 【原文配图:来自维基百科上的文革宣传画】 中国是否将陷入十年动荡?温家宝总理担心中国将再陷动乱。 他14日晨在北京说,”没有成功的政治体制改革,我们就不可能全面实施经济体制改革,而且我们在这一领域取得的成就也可能丧失。中国社会出现的新问题就无法根本解决,文革之类历史悲剧可能重演。”毛泽东的十年文革杀死了数千万人,几乎摧毁了中国社会。 温家宝上周在年度人大会议闭幕时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实际上发出了关于另一场文革的两大严峻警告。一,如上文所述,事关经济和政治改革;另一个则是他对尚未结束的令人讶异的”王立军事件”的发言。 在美国人观看”超级碗”的时候(译注:”超级碗”是美国人热衷的棒球赛事。),重庆的高级官员王立军想要到四川成都的美领馆叛逃,带着他认为是对外国有利的关于他的前任老板薄熙来的妻子的材料。 当时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想要阻止王,命令数百名武警跨过四川省界,包围了成都的美领馆。王的努力失败,被国家安全部的官员押送到北京。现在在拘押中的王立军现在被中共和国家正式称为”叛国者”。 薄熙来的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周四,他被免去在重庆担任的职务。几乎所有的分析者们都相信他不再可能在今年秋天进入最有实权的常委。很多人相信,是中国当今的最高领导人胡锦涛主导者这场大戏的进展,并以此让薄熙来靠边站,但这些事件在党内的派系斗争中可能超出控制。 长期以来,中国问题观察家似乎相信中国政治体制的形式不会再出问题。他们告诉我们,共产党已经使其自身制度化了,并解决了自一开始以来就困扰强硬政府的问题:接班人问题。我们被告知即将来临的(从所谓的第四代领导人到第五代的)权力过渡将会”平稳”进行,波澜不惊。 他们错了。首先,薄熙来仍占据着中共中央委员会和政治局的席位,这给了他回击的机会。在成都危机的最高峰,他曾跑到云南省昆明的第14集团军。 薄熙来的行为被普遍视为企图让军队卷入这场斗争。在上一个10年,当胡锦涛的前任江泽民拒绝体面地交出权力时,胡使用过同样的策略,他得到了将官们的支持。  胡实际上打开了让将官成为仲裁人、有时在共产党日益肮脏的政治斗争中成为政治掮客的大门。这一做法的后果是10多年来军队影响力在中国日益下降的局面得到了扭转。从那以后,人民解放军的预算急剧增长,将官们在一度被认为专属文职官员管辖的事务上也有了发言权。总之,出现了政治和政策重新军事化的情况。 并非中国的将官们赢得了对文官的控制权,而是将官们赢得了做自己的事情、文官只能进行有限干涉的自由。去年1月,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谈到了中国的文职和军事领导人之间的”脱节”。正如他指出的,中国政府分裂为不同阵营,它们通常实行各自的政策,少有证据说明他们会相互合作。 在这种情况下,在过去几个月出现政变谣言就毫不奇怪了。这些谣言传得神乎其神,没有一件可以证实,但我们必须记住,当一个政权稳定时,人们是不会谈论军事政变的。人们现在之所以传播流言,是因为他们知道军队变得多么强大。 毫无疑问,周一,胡锦涛发布了一项他自己做出的警告。他在北京提醒人民解放军要听从党的领导。正如一名退休的陆军上校 告诉《南华早报》 的那样,最近胡的讲话意味着”共产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被削弱了”。 此时,在领导层过渡的历史性时刻,共产党分裂成数个派别。内讧将加剧分裂,进一步侵蚀这个执政组织的统治能力。与此同时,中国经济举步维艰,并出现了其他重大挑战。 党的分裂导致另一场文革似乎令人难以置信,但那场灾难在1966年就是这样发生的。不幸的是,从那以后,中国的政治体制没有发生过根本性变化。 温家宝总理告诉我们,尖锐的毛主义式的政治正在21世纪的中国卷土重来。 章家敦的推号是:@GordonGChang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译者 | 最近的藏人自焚的外媒报道节译综合

以下是四篇关于3月17日最新的藏人自焚的外媒通讯社的报道节译。因精力所限,未能全文翻译并校对,附上原文链接,有需要查证着请自行前往。 路透社 原文: Tibetan farmer burns self to death in China, sparking protest: group 发表:2012年3月17日 作者:Jason Subler 发自上海 路透社上海——一个人权组织说,中国西南部地区的一名藏族农民今天自焚身亡,这是抗议北京控制藏区的一系列自焚事件中的最新一起。 英国的自由西藏运动说,数千名藏民当天参加了索南塔杰的葬礼,许多人抗议中国对藏区的统治。 他是4天来的第3个自焚者,也是过去一年来第30个自焚者。人权组织说,在这些以自焚方式表达抗议的人当中,至少20人因伤势过重身亡。 中国政府一直将自焚者称为”恐怖分子”。活动人士说,中国粗暴践踏西藏的宗教自由与文化。 中国拒不接受这样的批评,说自己的统治让西藏结束了农奴制,并给这个落后的地区带来了发展。 据自由西藏运动和自由亚洲电台说,40多岁的索南是3个孩子的父亲,他昨天上午在青海省同仁县隆务镇中心自焚,并当场身亡。 索南是14日在隆务寺附近自焚的30多岁的僧人加羊华旦的好友,据说后者目前仍然活着,不过伤势严重。 索南昨天上午自焚身亡后,数千藏民聚集在隆务镇参加他的火葬仪式,之后一些人游行至镇中心,要求获得自由。 一名目击者说:”这是我在这个地方见过的规模最大的集会。周边的村民正在朝这里涌来。” BBC 原文: Tibetan protests: Qinghai immolation sparks mass protest 发表:2012年3月17日 【原文配图:活动家们说有数百名僧侣和民众进行了抗议。】 活动人士表示,大量藏民参加了一名自焚农民的葬礼,并与警方发生僵持。 现年44岁的索南塔杰是青海省同仁县本周第二名自焚者。 人权组织说,数辆装载武警的卡车抵达了同仁县,不过在与送葬人群发生冲突后就撤离了。 总部设在英国的自由西藏运动说,自2008年以来,这是藏民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之一。 该组织说,数千人参加了索南塔杰的葬礼。该组织还援引一名目击者的话说:”这是我在这里看到过的最大规模的集会。各村居民蜂拥而至。” 总部设在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援引一名藏族消息人士的话说,有7000人来到了同仁县。 这名消息人士说:”警察和武警包围了举行葬礼的寺院,并试图介入。不过随着藏民人数的增多,他们就撤离了。” 活动人士说,去年有30名藏民实施了自焚以抗议北京的统治,其中许多人是僧侣。 大多数自焚事件发生在四川省。虽然很少有青海发生骚乱的报道,但是分析人士说,自今年2月初以来,已经发生了数起大规模抗议活动。 活动人士指责中国共产党压制藏族的宗教和文化。 但北京坚称,它给这片贫穷落后的土地带来了富裕和现代化。 活动人士说,本周早些时候,一名僧人也在同仁县实施了自焚,索南塔杰是这名僧人的好朋友。 据信,这名僧人还活着,不过危在旦夕。 索南塔杰在自焚前高呼口号,支持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人权组织发布了索南塔杰葬礼的照片。照片显示,严重烧焦的尸体上盖着殓衣,周围是送葬人群。 美联社 原文: Thousands mourn Tibetan self-immolator in China 发表:2012年3月18日 美联社北京——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数千名藏人聚集在一起,悼念为抗议中国在藏区统治而自焚身亡的一名农民。 总部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自由西藏运动说,17日的葬礼演变为一场抗议游行,数千人要求得到自由,并要求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返回西藏。与此前报道的大多藏区骚乱一样,这起事件无法得到独立证实。 在过去一年里,有近30名藏人自焚,旨在抗议北京对藏族宗教和文化的迫害,并呼吁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中共指责达赖喇嘛的支持者怂恿藏人自焚。 自由亚洲电台在一份声明中说,17日,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44岁的索南达杰用铁丝将棉絮绑在身上,然后淋上煤油自焚。该电台说,他在自焚前也喝了煤油。 该电台援引在印度达兰萨拉流亡的藏人多杰旺楚克(音)的话说:”在场的其他藏人试图扑灭火焰,但由于体内和身上的煤油,他很快就死亡了。”这名藏人与同仁县关系密切。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索南达杰高喊着要求结束中国对藏人聚居区的统治、要求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并要求藏族语言权。多达7000名藏人参加了他的火葬仪式。 自由西藏运动网站上的照片显示,据说是索南达杰的已经烧焦的尸体上覆盖着仪式性的黄色丝巾,数百人向山上的火葬地点行进。 该组织说,索南达杰是3个孩子的父亲,与14日同样在同仁县自焚的僧人加羊华旦是密友,据信,加羊华旦并未死亡,但身受重伤。 今天打给同仁县政府和警方的电话无人接听。打给管辖同仁县的黄南自治州的电话由一名男子接听,但对方说他并未听说有关自焚或是抗议活动的报道。 这名拒绝向记者透露姓名的男子说:”这里一切正常。” 云龙酒店就位于葬礼地点附近,这家酒店的一名男子接听了记者的电话。同样拒绝透露姓名的该男子说,他不知道发生过任何自焚或示威。 他说:”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寺院今天仍然对游人开放,我也没发现寺院周围有警察。” 自由西藏运动说,在哀悼者和中国安全部队之间发生了小规模对峙,但和平解决,安全部队随后撤离。 该组织说:”据信,由于现场藏民人数众多,武警被迫撤离。” 达赖喇嘛称赞那些自焚者的勇气,并说导致抗议的是中国在西藏实施的”文化灭绝”。 《印度教徒报》 两名藏人在青海自焚 原文: Two Tibetans set themselves on fire in Qinghai  发表:2012年3月19日 作者:Ananth Krishnan 在过去一周里,共有两名藏人以自焚的方式进行抗议,数百人为此在警戒森严的情况下举行哀悼集会。本周的事件使去年的自焚藏人总人数至少升至30人。 据官方的新华社和海外组织报道,14日,39岁的僧人加羊华旦身着被汽油淋湿的袈裟,走出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的隆务寺,来到该县的一处广场上点火自焚。警方用一张被单扑灭了他身上的火焰,并且据报道随后将他送往医院,加羊华旦得以生还。 据海外组织说,此前,44岁的索南塔杰在喝了煤油后同样在同仁县实施自焚。尽管这起自焚尚未得到国家媒体证实,但互联网上的照片显示,数百名藏人在17日举行追悼集会。海外组织说,至少有7000人参加了集会,尽管确切数字无法得到证实。 政府官员说,他们希望将加羊华旦送往青海省省会西宁的一家医院救治,但首先与他的亲属进行了商量。在早些时候发生的自焚抗议中,寺院的僧侣不愿让当局送自焚僧人接受治疗,因为官员将僧人自焚视为”犯罪”行为,并威胁要进行惩罚。 许多曾自焚的僧侣和尼姑都说,他们抗议的是限制性的宗教政策。其中一些人在抗议之前要求北京让流亡的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政府说,自焚行为是达赖喇嘛策划的政治阴谋,其目的是对北京的统治进行暗中破坏。但是达赖喇嘛说,他并不鼓励自焚,尽管他对僧侣表示同情,并谴责中国的政策应对自焚事件负责。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他对这些事件”感到十分沉痛”,并认为这些僧人是”无辜”的。他说,政府”不赞成用这种极端的行为来干扰、破坏社会的和谐”。 相关阅读: 点击这里查看和” 藏人自焚 “相关的报道和评论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yyyyiiii+subscr[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最近的藏人自焚的外媒报道节译综合

以下是四篇关于3月17日最新的藏人自焚的外媒通讯社的报道节译。因精力所限,未能全文翻译并校对,附上原文链接,有需要查证着请自行前往。 路透社 原文: Tibetan farmer burns self to death in China, sparking protest: group 发表:2012年3月17日 作者:Jason Subler 发自上海 路透社上海——一个人权组织说,中国西南部地区的一名藏族农民今天自焚身亡,这是抗议北京控制藏区的一系列自焚事件中的最新一起。 英国的自由西藏运动说,数千名藏民当天参加了索南塔杰的葬礼,许多人抗议中国对藏区的统治。 他是4天来的第3个自焚者,也是过去一年来第30个自焚者。人权组织说,在这些以自焚方式表达抗议的人当中,至少20人因伤势过重身亡。 中国政府一直将自焚者称为”恐怖分子”。活动人士说,中国粗暴践踏西藏的宗教自由与文化。 中国拒不接受这样的批评,说自己的统治让西藏结束了农奴制,并给这个落后的地区带来了发展。 据自由西藏运动和自由亚洲电台说,40多岁的索南是3个孩子的父亲,他昨天上午在青海省同仁县隆务镇中心自焚,并当场身亡。 索南是14日在隆务寺附近自焚的30多岁的僧人加羊华旦的好友,据说后者目前仍然活着,不过伤势严重。 索南昨天上午自焚身亡后,数千藏民聚集在隆务镇参加他的火葬仪式,之后一些人游行至镇中心,要求获得自由。 一名目击者说:”这是我在这个地方见过的规模最大的集会。周边的村民正在朝这里涌来。” BBC 原文: Tibetan protests: Qinghai immolation sparks mass protest 发表:2012年3月17日 【原文配图:活动家们说有数百名僧侣和民众进行了抗议。】 活动人士表示,大量藏民参加了一名自焚农民的葬礼,并与警方发生僵持。 现年44岁的索南塔杰是青海省同仁县本周第二名自焚者。 人权组织说,数辆装载武警的卡车抵达了同仁县,不过在与送葬人群发生冲突后就撤离了。 总部设在英国的自由西藏运动说,自2008年以来,这是藏民最大规模的抗议活动之一。 该组织说,数千人参加了索南塔杰的葬礼。该组织还援引一名目击者的话说:”这是我在这里看到过的最大规模的集会。各村居民蜂拥而至。” 总部设在美国的自由亚洲电台援引一名藏族消息人士的话说,有7000人来到了同仁县。 这名消息人士说:”警察和武警包围了举行葬礼的寺院,并试图介入。不过随着藏民人数的增多,他们就撤离了。” 活动人士说,去年有30名藏民实施了自焚以抗议北京的统治,其中许多人是僧侣。 大多数自焚事件发生在四川省。虽然很少有青海发生骚乱的报道,但是分析人士说,自今年2月初以来,已经发生了数起大规模抗议活动。 活动人士指责中国共产党压制藏族的宗教和文化。 但北京坚称,它给这片贫穷落后的土地带来了富裕和现代化。 活动人士说,本周早些时候,一名僧人也在同仁县实施了自焚,索南塔杰是这名僧人的好朋友。 据信,这名僧人还活着,不过危在旦夕。 索南塔杰在自焚前高呼口号,支持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 人权组织发布了索南塔杰葬礼的照片。照片显示,严重烧焦的尸体上盖着殓衣,周围是送葬人群。 美联社 原文: Thousands mourn Tibetan self-immolator in China 发表:2012年3月18日 美联社北京——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数千名藏人聚集在一起,悼念为抗议中国在藏区统治而自焚身亡的一名农民。 总部位于伦敦的人权组织自由西藏运动说,17日的葬礼演变为一场抗议游行,数千人要求得到自由,并要求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返回西藏。与此前报道的大多藏区骚乱一样,这起事件无法得到独立证实。 在过去一年里,有近30名藏人自焚,旨在抗议北京对藏族宗教和文化的迫害,并呼吁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中共指责达赖喇嘛的支持者怂恿藏人自焚。 自由亚洲电台在一份声明中说,17日,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44岁的索南达杰用铁丝将棉絮绑在身上,然后淋上煤油自焚。该电台说,他在自焚前也喝了煤油。 该电台援引在印度达兰萨拉流亡的藏人多杰旺楚克(音)的话说:”在场的其他藏人试图扑灭火焰,但由于体内和身上的煤油,他很快就死亡了。”这名藏人与同仁县关系密切。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说,索南达杰高喊着要求结束中国对藏人聚居区的统治、要求达赖喇嘛回到西藏,并要求藏族语言权。多达7000名藏人参加了他的火葬仪式。 自由西藏运动网站上的照片显示,据说是索南达杰的已经烧焦的尸体上覆盖着仪式性的黄色丝巾,数百人向山上的火葬地点行进。 该组织说,索南达杰是3个孩子的父亲,与14日同样在同仁县自焚的僧人加羊华旦是密友,据信,加羊华旦并未死亡,但身受重伤。 今天打给同仁县政府和警方的电话无人接听。打给管辖同仁县的黄南自治州的电话由一名男子接听,但对方说他并未听说有关自焚或是抗议活动的报道。 这名拒绝向记者透露姓名的男子说:”这里一切正常。” 云龙酒店就位于葬礼地点附近,这家酒店的一名男子接听了记者的电话。同样拒绝透露姓名的该男子说,他不知道发生过任何自焚或示威。 他说:”这里什么事都没有。寺院今天仍然对游人开放,我也没发现寺院周围有警察。” 自由西藏运动说,在哀悼者和中国安全部队之间发生了小规模对峙,但和平解决,安全部队随后撤离。 该组织说:”据信,由于现场藏民人数众多,武警被迫撤离。” 达赖喇嘛称赞那些自焚者的勇气,并说导致抗议的是中国在西藏实施的”文化灭绝”。 《印度教徒报》 两名藏人在青海自焚 原文: Two Tibetans set themselves on fire in Qinghai  发表:2012年3月19日 作者:Ananth Krishnan 在过去一周里,共有两名藏人以自焚的方式进行抗议,数百人为此在警戒森严的情况下举行哀悼集会。本周的事件使去年的自焚藏人总人数至少升至30人。 据官方的新华社和海外组织报道,14日,39岁的僧人加羊华旦身着被汽油淋湿的袈裟,走出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同仁县的隆务寺,来到该县的一处广场上点火自焚。警方用一张被单扑灭了他身上的火焰,并且据报道随后将他送往医院,加羊华旦得以生还。 据海外组织说,此前,44岁的索南塔杰在喝了煤油后同样在同仁县实施自焚。尽管这起自焚尚未得到国家媒体证实,但互联网上的照片显示,数百名藏人在17日举行追悼集会。海外组织说,至少有7000人参加了集会,尽管确切数字无法得到证实。 政府官员说,他们希望将加羊华旦送往青海省省会西宁的一家医院救治,但首先与他的亲属进行了商量。在早些时候发生的自焚抗议中,寺院的僧侣不愿让当局送自焚僧人接受治疗,因为官员将僧人自焚视为”犯罪”行为,并威胁要进行惩罚。 许多曾自焚的僧侣和尼姑都说,他们抗议的是限制性的宗教政策。其中一些人在抗议之前要求北京让流亡的达赖喇嘛回到西藏。 政府说,自焚行为是达赖喇嘛策划的政治阴谋,其目的是对北京的统治进行暗中破坏。但是达赖喇嘛说,他并不鼓励自焚,尽管他对僧侣表示同情,并谴责中国的政策应对自焚事件负责。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说,他对这些事件”感到十分沉痛”,并认为这些僧人是”无辜”的。他说,政府”不赞成用这种极端的行为来干扰、破坏社会的和谐”。 相关阅读: 点击这里查看和” 藏人自焚 “相关的报道和评论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译者 | 《大西洋》月刊 血海歌剧团的演出——一部朝鲜音乐外交史

核心提示:朝鲜领导人总是能找到示威的办法。2月11日,朝鲜官方通讯社宣称银河水管弦乐团”比一颗核弹更有威力”的时候,它或许谨慎地选择了措辞。朝鲜拥有一种将美好事物同斗争结合起来的特殊技能,最近的巴黎之行也不例外。除了在国内具有宣传价值外,银河水管弦乐团还向欧洲和西方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朝鲜是善于同外界接触的。 原文: The Sea of Blood Opera Show: A History of North Korea's Musical Diplomacy | The Atlantic 发表:2012年3月19日 作者:The Atlantic Home 本文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平壤管弦乐团对巴黎的访问,是半个世纪的不多的、得到精心安排的演出中最近的一次。 【巴黎,朝鲜音乐家在做准备。路透社图片】 上周,朝鲜顶级国家乐团——朝鲜银河水管弦乐团——在欧洲进行了1953年以来的首次演出。1953年是朝鲜战争结束的年份。这个事件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事件,显示着朝鲜的开放和变革。朝鲜已经多次表现其开放和变革,这次则是在年轻的新领导人金正恩的领导下进行的。这个精心组织的事件也提醒人们,为一个大部分国家视为常规活动的事件就要投入这么多精力,那么世界也还要走很长的路才能同朝鲜在核武器或朝韩冲突等更棘手的问题上进行严肃接触。 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对中国进行历史性访问的一周前,朝鲜一个舞蹈和杂技表演团体仿照在北京推行文化外交的新做法,在巴黎引起了轰动。朝鲜音乐家作为个人也偶尔会在欧洲的音乐比赛中进行表演。 朝鲜的文化外交是在朝鲜战争期间开始的,并且从那以后没有发生太大变化。这个任务既表现了斯大林式的领导人崇拜,也是为贫困的朝鲜争取外国捐助的务实途径。在战争期间,各种朝鲜艺术团体会定期在东德和中国进行巡回演出。东德和中国都是朝鲜的可靠盟友,朝鲜人在这两个国家能享受较好的食物,并能筹集到尽可能多的物资,从现金到液压钻头,带回国内。 1952年,几个由朝鲜演员组成的大型代表团开始在欧洲展开筹款之旅。德国观众尤其欣赏朝鲜的演出,他们给朝鲜国家合唱团和儿童合唱团提供了慷慨的私人捐助。其中一个代表团有一些受伤的老兵以及金日成将军一起。将军有足够的自由时间从事筹款之旅,他损折严重的部队牢牢地掌控在中国人的手中。朝鲜剧团的孤儿诱发捐助的效率尤其高。那些组织演出的东德官僚们难道会从莱比锡打出工工整整的信件,请求朝鲜下次派出更多的孤儿? 晚近期朝鲜的音乐外交则遵循一种多少不再那么明显悲情的模式。去年10月,当时的领导人金正日派遣血海歌剧团(根据一个描写满洲朝鲜移民妇女的革命传奇故事而得名,据说是朝鲜现政权的创立者金日成撰写的)来巩固其政权同朝鲜最重要的保护国的关系。在朝鲜国内,金正日政权将派遣血海歌剧团描述为是表现了金充满活力和善于对事务进行微观处理的个人天才。这个活动也向中国观众表明,中国人对平壤的对外援助正在取得回报。 但是朝鲜领导人总是能找到示威的办法。2月11日,朝鲜官方通讯社宣称银河水管弦乐团”比一颗核弹更有威力”的时候,它或许仔细地选择了措辞。朝鲜拥有一种将美好事物同斗争结合起来的特殊技能,最近的巴黎之行也不例外。 银河水管弦乐团主要使用西方乐器,但这些乐器有时也用来为朝鲜传统的表演形式伴奏。这个乐团是朝鲜艺术培训和制作的国家中央控制系统的产物。这个乐团获得了”亲爱领袖”金正日和后来的”尊敬的接班人”金正恩的特别认可。如果一名朝鲜官员能受到邀请同领导人共同观看该乐团的演出将意味着无上的政治荣誉。 去年6月,在紧靠朝鲜边境的中国城市丹东,我和一位遍布丹东的朝鲜音乐家-女招待讨论银河水乐团。我们对国营的《劳动报》头版上金正日的巨大照片称羡不已,他面无表情地站着,为银河水乐团的演出鼓掌。我问她,是什么使得演出如此精彩,我想知道是不是他们在音乐学校受到的训练?她诚恳地对我说:”那是因为他们想赞颂伟大领袖。” 一辆黑色”凯迪拉克”汽车载着金正日的遗体穿过平壤仅仅几天后,朝鲜就制作、上演并反复演出了一个由合唱团和管弦乐队合作的大合唱,用来颂扬一个将自己塑造为哲学家兼国王的领导人的生活和精神遗产。给作曲家的奖励很快分配下去。银河水管弦乐团的弦乐器、铜管乐器和木管乐器在这类演出中扮演着中心角色,而音乐爱好者和接班人金正恩不止一次出席了这类演出。 这个团体还承担着遍及朝鲜全国、令人精疲力竭的演出任务。尽管乐团在巴黎的主要演出曲目是勃拉姆斯和圣桑,但朝鲜的国家媒体强烈暗示银河水在那里的演出渗透着金正日精神,向欧洲展示地球上最伟大的、最慷慨的国度——朝鲜——的金氏主义文艺复兴。 除了其对国内的全部宣传价值,银河水管弦乐团还向欧洲和西方传递了一个重要信息:朝鲜是善于同外界接触的。从外交上来说,谨慎安排的演出前活动实际上同演出本身一样重要。朝鲜音乐家出现在卢浮宫,参观《蒙娜丽莎》,并在凡尔赛渡过了一天。朝鲜的国家宣传机器常常将这些西方标志描述为野蛮和邪恶的代表。对这样的国家来说,音乐家们演出前的活动可不算小事。中国国营的新华通讯社竭力推动朝鲜的开放,它引用一位法国小提琴演奏家的话说:”通过合作,向世界开放自己——他们很快就会赶上邻国们的水平。” 这或许是为了获得援助,正如朝鲜很多对外活动的情形一样。欧盟朝鲜问题工作组是一个就对朝粮食援助提供建议的机构。它定于本月晚些时候进行会晤。平壤或许注意到了,最近国际上违反人权的问题正在欧洲引起更多关注,这可能会影响欧洲对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的支持。 欧洲领导人或许将向朝鲜提供援助视为同平壤进行更多外交接触的机会。长期以来俄罗斯和美国一直主导了同朝鲜的外交。毕竟,金正恩曾在欧洲的一所中学接受教育。 然而,朝鲜就是朝鲜,愉快的接触并不符合其政权的习惯,也不会让它觉得舒服。在音乐会当天,朝鲜国家新闻机构还在报道”工农民兵组织的红色警卫队”的军事演习和愤怒言论。这些团体使用老式的机关枪在写有韩国总统名字的目标上打出一个个枪眼。据报道,平壤的大学生全体自愿到军队服役,他们每个人都发誓成为”保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领导人神圣尊严的500万人弹”之一。朝鲜国家通讯社也发誓消灭损害朝鲜声誉的人。这或许部分是对一个朝鲜避难者在法国公布的新的回忆录作出的反应。 这类事件可能看起来很荒唐,但是西方参与朝鲜事务是因为它不想放过任何一个鼓励朝鲜走向开放的机会,也因为培育”公民社会”的想法过于强烈而令人难以抵御,即使恰当地说朝鲜根本没有一个公民社会。朝鲜没有开放多少窗口供与外界接触,而它打开的窗口则经常让平壤丢脸。最近在平壤举办的一个花样滑冰锦标赛在芬兰引发了丑闻。一名参加该锦标赛的芬兰滑冰运动员被迫为出席这次比赛从而对朝鲜政权提供了支持而道歉。朝鲜派遣的足球队同德国队进行比赛后引发了国际社会的嘲笑,因为该足球队队长说导致他们输球的原因是闪电。 尽管有这些顽固的批评声音,银河水管弦乐团的巴黎之行是朝鲜的又一次努力,希望说服外面的世界平壤的变革节奏实际上在加快。然而在目前背景下,此举也可能徒劳无功。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 这里 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文章总汇】三亚疫情

【文章总汇】持不同医见者——丁香医生

【文章总汇】佩洛西访台

更多文章总汇……

读者投稿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本周推荐媒体:香港人日程表、LIHKG 讨论区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