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事件

德国之声专访德国谷歌公关部主管奥伯贝克(Kay Oberbeck)

互联网搜索服务提供商谷歌撤出中国大陆,迁至香港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由于该公司对媒体的采访要求一向持谨慎态度,所以媒体关于谷歌退出中国事件的报道也都是大多采用所谓“知情人士”以及不透露姓名的谷歌工作人员等提供的消息。德国之声于5月3日采访了德国谷歌公司公关部主管奥伯贝克,所提问题涉及谷歌撤出中国大陆一事的细节以及这家公司如何面对批评性的声音。

德国之声:谷歌作出撤出中国的这一决定用了多长时间?

奥伯贝克:这是去年(2009)12月中旬的事情,当时我们得知谷歌已成为一个技术高超的黑客攻击的目标。在对众多遭受攻击的电子信箱进行统计分析的时候,我们发现,其中大部分攻击的对象是人权以及异见人士。后来我们又知道我们不是这次黑客攻击唯一的对象,这其中还有20几个其他国际大公司。他们有的来自美国、欧洲,有的来自媒体、银行业。所有公司的遭遇都类似,因为其中被黑客攻击的都是维权人士。这时,我们才意识到,这次大规模的黑客攻击有着怎样的、新的实质背景。我们找到了确凿的证据,能够证明黑客攻击来自中国。当时是2009年 12月中旬,没过多长时间,也就是8到10个星期之后,我们决定必须重新部署我们在中国的发展路线。

阅读更多

中国“宽带之父”田溯宁对Google退出的评论


IT领袖峰会上被人忽视的田溯宁关于Google退出中国的评论

原编者按:在这场新十年的论剑中,很多人都在回味马云的讲话,以及马化腾\李彦宏的对话,却没有注意到田溯宁关于Google退出中国的评论。这个评论也被很多网站给删去了,因为比较敏感。但这却是我迄今为止听到,最为到位的一个评价。好不容易找来这段话的原文整理,与大家共享。这段话也让我对田刮目相看。

 

田溯宁:吴鹰给我一个最不好回答的问题,我刚才讲思想解放,所以在这里要讲真话,同时要考虑中国现实特点,看看我过去这些年学到的政治艺术能不能回答你这个问题。

 

    首先声明这是我个人观点,不代表任何其他的,我现在也没有其他代表性。Google这个事情从我个人来看真是代表两种不同的文化,两种不同的价值观,两种不同对待问题的解决方法和冲突。

 

    这种冲突我们今天评价谁好谁坏、谁对谁错还太早,因为很多东西需要时间检验。我举一个例子,很多报纸都看到Google这个事件有计划、有预谋,是西方××势力而形成的。Google这两个人我也见过,或者跟他们这种规模的公司打过很多交道,我不认为一家公司他能够很有组织、有预谋和政府合作做这么一件事情,可能他这件事情会被政治所利用,尤其是西方政府,但是是不是关在小黑屋里跟美国军方商量怎么做这件事,我觉得这个事情未必是想得那么复杂,所以说当你有不同的价值观、有不同的对事情判断不一样的话,在方法上自然有不同的结果。你说谁是赢家?李彦宏是不是赢家?这个很难讲。当Google离开后,我们很多愤青觉得挺好。但是Google也是我们中国了解西方最好的工具,让西方了解
我们中国改革开放成果,很多都需要通过Google搜索,百度可能还要1020年才能被西方互联网用户所接受,我们改革开放成果可能失去一个很好的外宣工具,我们要想一个问题的两方面。

 

    第二个问题,当把这样一个公司搞成这么大对立方面,Google不仅仅是搜索,Google代表未来IT技术,后台有Google引擎、Google云计算,是不是我们把这些也拒绝了呢?我们想一想我们现代化的核心取得今天的成功,就是我们以开放的心态,我们把西方发明的移动通信拿来了,我们把西方发明的光通讯拿来了,我们取得世界上第一大电信公司国家称号,实现了跳跃式发展,当未来软件技术可能就以Google服务的形式出现了,我们能不能把列宁同志过去说的一句话,倒洗澡水的时候把孩子也扔掉了,这些问题我们需要思考。互联网一方面给我们带来有益、进步性非常好的工具,但是另一方面他代表我们观念的变革,所以我们处理新的事务的时候为什么我们需要新的思维、需要新的方法、需要新的思想来解
决互联网时代这样一个问题,Google这个事件我认为不是一个结束,而是类似很多这样的事件的开始,它不仅仅一个互联网公司不仅仅代表技术,背后有着价值观、有着意识形态,而这个价值观、意识形态跟中国未来经济增长核心技术又密切关联,在这个时候需要无论我们的决策者还是政策的咨询者还是业界,甚至互联网广大用户要充分考量这些问题。这样一些问题不解决,矛盾会越来越复杂。不是和谐,不是双赢,而是几败俱伤。

 

    我们以前学过邓选、毛选,我们怎么能够把对立面统一起来,辩证法核心要素,怎么能够把对立问题能够解决,这需要我们更高的智慧,而我们党的历史,我们改革开放的历史实际上给我们这样的智慧提供了无穷的思想的源泉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阅读更多

经济学人:双面熊猫

原文:The panda has two faces 译文:经济学人:双面熊猫在中国经商绝非闲庭信步–永远不会是 作者:《经济学人》印刷版发表时间:2010-3-31译者:PurpYE校对:Junming Chen,Yangtaobin .谷歌(Google)

阅读更多

伊萍: 人民网笑翻人:“世界不欢迎白宫的谷歌”

前几天在一家海外中文网站上读到,“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发表社评,题为《世界不欢迎白宫的谷歌》”,把我给笑翻了。人民日报实在太逗了,理所当然地代表中国人民六十年,从来不需要问问中国人民是否愿意授权给它作代表,如今自我升级代表世界,自然也用不着世界人民的同意。
 

我用“人民日报”加“世界不欢迎白宫的谷歌”谷歌了一下,果然在人民网上找到这篇社评,读着读着不禁想起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的一件趣事。2008年大选期间,共和党付总统候选人Sarah Palin被美国政治讽刺电视节目“Saturday Night Live”搞笑,Tina Fey扮演Sarah Palin。这段节目一夜之间造成轰动,在youtube上广为流传。节目中Tina Fey的很多逗人的台词直接来自Sarah Palin的原话,因为Sarah Palin在接受电视采访时常常语无伦次,说的话逻辑不通,没有依据,引人发笑。Sarah Palin的原话直接被用来在政治讽刺剧中做台词,在嘲笑过无数政治家的“Saturday Night Live”历史上据说是第一次。人民网这篇“世界不欢迎白宫的谷歌”社评与Sarah Palin说的话水平不相上下,可以直接当笑话读。下面是从人民网上拷贝来的几段原文:
 

“作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只要美国政府愿意,谷歌就很容易成为其向外推行美国政治意愿及价值观最方便的工具。” “它向各国网民送去“信息礼包”,却要求对方用精神的皈依来偿账。互联网从一开始的精神就是多元和自由,但谷歌却在协助美国政府把星条旗作为互联网的底色,这已经构成了对互联网精神的背叛。
 

 “世界显然不欢迎由美国国务院操纵的谷歌,不希望谷歌帮助美国设下在思想上征服世界的陷阱。互联网既然是自由的,那么谷歌就不应该追求思想帝国的权力。”
 

“谷歌应认真反思。作为一家知名互联网公司,则更应清楚本行业的道德边界。是做为世界网民服务的谷歌,还是做白宫的谷歌?全世界网民等待着回答。”
 

不知道这些“全世界网民”是哪里找来的?禁止谷歌的国家是:伊朗,北朝鲜,如今再加一个中国,且不说北朝鲜和中国是人民连象征性发言权都没有的国家,在这三个国家禁止谷歌连这三个国家的人民都代表不了,怎么摇身一变又代表起世界网民了?谷歌拒绝屏蔽删除信息,背叛了互联网自由精神,难倒反而是这也要屏蔽那也要删的中国互联网才是互联网自由精神的代表?一方给人民多种多样思想信息,另一方是亿万人只能接受党中央独家思想,哪一方在真正追求思想帝国的权力?中国共产党撒谎不眨眼六十年,如今学会高喊自由反自由,中国人任它摆布,西方人鞭长莫及,也拿它没办法。人家相信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有了枪杆子,爱说什么说什么,说我代表自由我就代表自由,说你不是真自由,你就不是真自由,不需要有依据,不需要讲逻辑。我看这篇社评的题目,读这篇社评的内容,除了大笑摇头,真不知该怎样想,怎样理解。
 

阅读更多

对谷歌的退出,你可以有不同意见,但是不要这么没有逻辑

贵国政府总是声明,任何在中国经营的公司必须要遵守中国法律,好像谷歌退出是要挑战这一底线一样,让五毛和小将们以及一些对互联网不了解的人们义愤填膺。但是事实上是,对于贵国的互联网审查制度,这个“法律”在哪儿?到底有没有一部或者一系列能够让每 …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儿童性侵案频发,警察都做了什么?

CDS专页:小粉红

【网络话语馆】行走的五十万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音乐团体:北京酷儿合唱团

微信公众号:新华二代在德国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