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越南抗议中海油

据美联社报道,越南政府抗议中国一家国有能源企业对存有主权争议的南中国海油气项目进行国际招标。 中海油日前宣布,本周末将向国际投资人开放南海9个海上区块,招标开采油、气。越南外交部当地时间周二(6月26日)晚间在网站上发表发言人声明,指责中方招标完全是非法行为,提出强烈抗议,并要求中方立即纠正这一错误。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在声明中指出,所招标海区全部位于越南200海里经济专属区和大陆架延伸地区。越中两国对位于南中国海的帕拉塞尔岛(Paracel, 越南称黄沙岛,中国称南沙群岛)和斯普拉特利岛(Spratly, 越南称长沙岛,中国称西沙群岛)的主权归属问题长期存有争议。 该地区鱼类资源丰富,并被相信具有能源资源潜力。 德国之声

阅读更多

越南抗议中海油合作勘探计划

中海油计划在南海地区对外开放九个海上区块,进行合作勘探开发。 就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在南海合作勘探开发的计划,越南外交部发言人梁清议周二(6月26日)称,此举严重侵犯越南主权。 中海油计划在南海地区对外开放九个海上区块,供与外国公司进行合作勘探开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周二表示,这是“正常的企业行为”,“符合有关的中国法律和国际惯例”。 洪磊说,对于妥善处理中越之间的海上争议,“希望越方遵守共识,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 越南外交部发言人梁清议(Luong Thanh Nghi)则回应说:“中方的行动严重侵犯越南主权。越南要求中国尊重越南主权,对维护东海(即中国所称南海)的和平与稳定做出实质努力。” 中海油是中国第三大石油天然气公司,此次计划在南海地区对外开放九个海上区块是该公司20年来首次在有争议海域再次对外合作开发油田。 领海争端 中越领土和领海争端近来尖锐化。6月21日,越南国会通过《越南海洋法》。中方称,这一法案将中国的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包含在越南的主权和管辖范围内。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张志军当天召见越南驻华大使阮文诗,提出严正交涉。 BBC

阅读更多

奥地利媒体:中国会失败吗?

奥地利《标准报》认为北京领导人只有两个选择,要么通过改革走向包容性的自由民主的世界大国,要么执政精英贪得无厌导致国家崩溃,后者不仅是中国的灾难,也是世界的灾难。 该报6月24日的文章认为,美国学者阿西莫格鲁(Daron Acemoglu) 和罗宾逊(James Robinson)的新著《国家因何衰落》提供了一个”简单而无懈可击的答案”:国家衰落的原因是”‘政治的愚蠢’,执政精英只顾自己好处的国家是注定要贫困下去,至少经济停滞。 “只有建立了一个必须照顾广大民众利益的政治结构,在多元社会里,才会有促进各方、从而也富有成效的经济行为。” 文章作者认为此书也提供了一个”相当实用的解释模式”,可以解答”中国将怎样继续下去?”这样一个”当前的主要问题”。 该报写道:”有的专制政府仍然有经济上的共同富裕感,提供许多经济自由,既不中饱自己的私囊,也不中饱某个寡头政治群体的私囊。新加坡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有些人这样来看今天的中国,至少中国领导人这样自我宣称。 “现在,中国的腐败相当严重,很多人认为这是发展过程中糟糕的连带副产品,而不是国家资本主义的本质特征。 “一个国家是可以经受得住少许腐败的,看一眼奥地利的例子就很清楚。但当企业失去明智投资的刺激时,腐败便会对增长起强大的阻碍作用。” 作者指出:”这幅图景最近因强大的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垮台而受到损坏,结果表明,薄熙来夫妇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可能不止百万,而是几十亿。具有如此规模的腐败,中国的经济奇迹是注定要失败的。 “现在有两种可能来解读北京领导人何以让薄熙来垮台:要么领导人认识到此案已经超出了极限,中国务必得走另外一条道路,即朝着包容性的保护产权和适度腐败的经济秩序方向。 “这条路只有在政治上少有压迫性质,而且国家日益从经济中脱离出来才行得通。温家宝的一些表态加强了这种看法。” 北京领导人的两种选择 作者举出的第二种可能是,如果只是因为薄熙来太贪婪而没有让其它”太子党”分享多少才让他垮台,”那么中国的处境不妙”。”因为所面临的是一个巨大的剥削制度,其增长是通过动员劳动力以及用贷款投资取得的。由于这两种战略的能力都已穷尽,增长会在今后几年越来越疲软,中国就不会超出一个较好的新工业化国家水平。 “那么其世界政治实力就会缩水,国内的紧张就会增加,直到帝国的崩溃。这方面不乏历史的先例。” 作者断言:”人们只能希望中国走上第一条道路,成为自由的、即使还不是完善的民主世界大国。第二种选择会是一场灾难,不仅是中国的灾难,而且是世界的灾难。 “第三条道路是,中国通过保持纯粹的国家资本主义和专制制度,经济继续增长并且最终超越美国。但此路行不通,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已令人信服地对此做出论述。第三条道路充其量不过是一个乐观的命题。” “中国的技术胜利之日” 针对”神九”载人宇航和”蛟龙”深海潜水,《明镜周刊》(6月24日)称,”2012年6月24日会作为中国的技术胜利之日载入华夏史册。这个国家同时在两个领域公开显示其能力,在极高之处和很深之处。” “北京不是要破记录和比速度,而是要系统地扩大自己的能力,并且在宣传上尽可能地充分利用。” 报摘:林泉 责编:李鱼 (本文摘自其它媒体,不代表德国之声观点。)

阅读更多

大陸注資IMF 美國一分錢也沒出

記者林琮盛/綜合報導  ▲大陸國家主席胡錦濤(右)18日在墨西哥洛斯卡沃斯會見德國總理梅克爾(左)。(新華社) 歐洲已開發國家出大事,最後竟要靠發展中國家來救?外電報導稱,全球主要新興經濟體將在G20峰會上,宣布對國際貨幣基金(IMF)的注資計畫。備受矚目的新興金磚國家,將挹注700億美元。其中,中國出手最為大方,將慷慨解囊430億美元,占總出資的1/10,當地時間18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也已在G20峰會宣布此事。但在IMF擁有一票否決權的美國,卻一分錢也沒出。  今年4月,IMF就曾透露,會員國已承諾將挹注4300億美元,協助擴大國際金融防火牆、防範金融危機蔓延。這4000多億美金中,大部分資金將來自歐洲。反觀美國則鎖緊荷包,隔山觀火。  IMF10月實施配額改革  當各國紛紛表達願意出資援助之際,道瓊通訊社昨天引述一位參加墨西哥20國集團(G20)峰會的消息人士指稱,中國將向IMF提供430億美元資金,俄國、墨西哥和印度將各提供100億美元資金,合計聯手貢獻約700億美元。但中國出手闊綽,並非自甘樂當耶誕老公公。在大方提出出資案的同時,中國官方再次要求IMF,實行2010年制定的改革方案,以賦予發展中國家更多影響力。  據稱,IMF也將有所回饋。G20峰會公報草案指出,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承諾在今年10月全面實施配額改革,以反映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的影響力。  為了宣示金磚四國及南非等新興國家的救援態度,會議期間,中國、俄羅斯、印度、巴西和南非等五國領導人更發布一份聲明指稱,他們已經同意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提供更多的注資,而作為促進全球金融穩定性努力的一部分,金磚五國還將探索貨幣互換的可行性。  金磚五國穩定全球金融  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強調,G20成員要從維護全球經濟穩定和增長的大局出發,鼓勵並支持歐元區國家採取有關舉措,提振市場信心。  他說,五國領導人認為確保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擁有充足資源,有利於國際社會應對當前世界經濟金融領域的重大挑戰。同時,IMF也應該全面、及時落實其2010年確定的份額和治理改革方案。五國領導人會議還討論五國建立貨幣互換安排和外匯儲備庫的可能性,要求五國財長和央行行長予以落實。 台灣 中國時報

阅读更多

华尔街日报|流入美国清洁能源行业的中国资金

一项“创新”在美国清洁能源行业引起了骚动。它有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同时也有可能在经济与环境方面带来更大的回报。它不是风电设备,不是太阳能电池板,也不是电动汽车。它是来自中国的资金。 2010年,尚德电力(Suntech Power Holdings)在亚利桑那州建了一座太阳能电池板工厂。 浏览一下各大媒体的新闻报道你就会发现,美国和中国正在打一场有关清洁能源的口水仗。围绕中国太阳能电池板生产商是否在以非法低价向美国市场倾销产品的问题,两个国家你来我往,互不相让。但如果跟踪更广范围内的资金流动,你就会发现不一样的状况:两国清洁能源投资者和经理人已经开始做交易了。 中国企业──一般都有政府支持──开始收购美国清洁能源公司和相关项目的股权,而且华盛顿方面通常对此持欢迎态度。从更清洁地烧煤到以更低成本使用可再生能源,这些交易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技术。 双方都有理由扩大这种资金流动。美国人拿到了中国人的钱,同时也获得了进入广阔的中国市场的机会。这个市场对清洁能源创新的需求远远超过美国。中国拿到了美国的技术,这有助于满足自身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而且和国内相比,在美国投资的风险相对较低。 按能源行业的标准来看,目前为止这些投资还不值一提。纽约咨询公司Rhodium Group LLC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在美国的可再生能源投资为2.64亿美元。相比国有企业中国石化(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rp.)在今年1月份为收购一系列美国油气资产的股权同意向得克萨斯州戴文能源公司(Devon Energy Corp.)付出的价格,这些投资只达到其十分之一左右。但据Rhodium说,这2.64亿美元是在六年前为零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Rhodium公司计算的是中国投资者持股美国可再生能源资产至少10%的交易。从近期公布的消息来看,投资额可能还会迅速攀升。 今年早些时候,中国新奥集团(ENN Group)表示打算在美国内华达州投资50亿美元修建一个“生态中心”,其中将包括一个太阳能电池板工厂。考虑到全球太阳能电池板产能过剩,一些人对这个项目的可行性表示怀疑。但中国其他国有能源企业的高管说,他们也在大力选购美国的清洁能源技术和项目。另外,奥巴马政府也在推动更多中国资金投资美国清洁能源行业。 要现金,不要疑虑 对于是否接纳中国进入美国能源行业的问题,美国国内存在一些合理的顾虑:对国家安全的担忧,对知识产权的担忧,以及对美国公司在力图与中国国内企业直接竞争时所受歧视的担忧。长期以来,中国国内企业一直受到北京的优待。 这些问题值得大力探究。与此同时,中国的清洁能源资金也值得大力争取。 一个理由是经济方面的。联邦政府针对能源行业的刺激资金在逐步减少,而联邦政府针对清洁能源行业的其他补助中,有很大一部分并没有产生预期效果,这方面补助也有可能减少。美国清洁能源企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中国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帮助。 另一个理由是环保方面的。很多清洁能源技术的成本变得更低了,但仍然不足以跟传统化石燃料竞争。要让这些技术有很大的把握真正上一个台阶,就得让整个世界用最有经济效率的办法来开发并部署这些技术,也就是要跨越国境。另外,如果美国清洁能源技术不部署于空气污染严重、温室气体排放量不断增加的中国,那么不管这些技术在美国的国土上起到了多大的作用,都没有多大意义。 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GSR Ventures)是一家总部设在北京的风投公司,在硅谷也设有办事处。在波士顿电力公司(Boston-Power Inc.)进军中国的过程中,金沙江创业投资曾经为其提供资金。波士顿电力公司是一家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该公司在美国马萨诸塞州创立,原本希望能扩大在该州的生产规模,但由于未能拿到联邦激励资金,该公司跨过太平洋到中国寻找资金,并在中国开设工厂。 金沙江创业投资驻北京的董事总经理伍伸俊说,创新无国界。他的名片上如今分别用中文和英文写着:波士顿电力公司执行董事长。 一些美国人担心拿着中国人的钱扩张美国的清洁能源产业相当于另一种类型的外国能源依赖,就像美国对中东石油的依赖那样。这种担心忽略了一个重要的细微差别:对清洁能源技术而言,最重要的是装在人们大脑中的资源,而非埋藏在一国地下的资源。 使用更多的中国资金扩张美国的清洁能源技术并不一定会削弱美国在国内生产更多能源的能力,更不必担心这些投资会让中国接触到美国的关键技术,从而令中国开发出更多可用于日后出售的清洁能源技术。无论喜欢与否,如今的美国需要外国的帮助来利用其国内的多种能源资源。 增加供应 除页岩气外,美国拥有丰富的煤炭储量以及从理论上讲取之不尽的风能和太阳能。但拥有并不代表能够利用。美国看来不太可能再建更多的燃煤电厂(这主要是出于环保方面的考虑),而风能和太阳能项目则可能发展缓慢,因为美国政府对可再生能源开发商的补贴被大幅削减。 中国的资金和渴求能源的国内市场则有助于验证很多新技术,让煤炭更加清洁地燃烧,让生产可再生能源变得更便宜,而这些技术日后可能在美国得到利用。 总之,只要能善加利用,中国的资金最终将有助于扩大美国的国内能源供应。 能否善加利用中国的资金仍然有待观察。利用中国资金的前景正引发一股淘金热,尤其是在硅谷。来自北京和上海的投资人正飞赴硅谷考察清洁能源技术的投资前景。硅谷的初创企业正铺开红毯,降阶而迎。律师、银行家和咨询顾问也对撮合交易可能赚取的收入垂涎三尺。作为这种场景的一个象征,旧金山创建了一个名叫ChinaSF的项目,就是为了吸引中国的投资,尤其是在清洁能源领域的投资。 到目前为止,双方更多地只是交换了意向,签订的合同并不多。尤其是在太阳能电池板贸易争端加剧、贸易保护主义政治可能挫败跨越太平洋的投资的情况下。今年5月,美国在反倾销初裁决议中决定对多家中资光伏电池企业征收超过30%的惩罚性关税。就算拥有中国的支持,美国的大量技术最终可能还会遭遇失败。 但能源危机已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问题,解决这个问题需要动用全球资本。美国有很多技术,中国有很多资金,因此出现中美两国关注清洁能源技术的资本家竞相签约的情景也就不足为奇了。 作者:JEFFREY BALL是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斯泰尔-泰勒能源政策和金融中心(Steyer-Taylor Center for Energy Policy and Finance)的驻校学者。 华尔街日报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