负能量

【中国哭墙】如果不可以愤怒,起码留个地方让我们悲伤(6月20日)

编者按:6月20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134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生活与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阅读更多

【CDT导览】杀人的正能量

2020年6月4日,小学五年级女生缪可馨语文课后从教室跑出,后翻越栏杆坠楼。事发后,家长公开了女儿坠楼前被批评的作文,在这篇满是修改痕迹的《三打白骨精》的读后感里,老师用红笔批阅了五个字:“传递正能量”,由此触发了广大网友对这个社会长久以来用“正能量”进行思想扼杀和人格阉割的风气的愤怒。很多网友想起了不久前走红的善于模仿老师的“影后”钟美美,他被教育局约谈,理由正是要拍“正能量作品”。

而时值新冠疫情于北京再度爆发之际,6月16日,北京一名骨科医生发布了一张“向医务工作者”致敬的图片,画面中几位医务工作者躺在操场上,以垃圾袋、纸板等作为“临时床铺”休息,却配发 “为正能量点赞”的字样。

“正能量”作为一种粉饰太平、丧事喜办的天朝特色话语,在政治宣传中出现的频率可谓数不胜数,搜索中国数字时代“正能量”关键词,结果多达一千三百多条。在此陈词滥调浸淫下,民众已早不堪其扰,却又碍于政治高压,始终忍气吞声,今日才会在缪可馨一事上爆发。

阅读更多

【网络民议】就这还天天招呼别国抄作业 抄啥呢?

@李海鹏:以前写新闻,每篇都难写,几乎无论什么题材,深一点儿就都是结构性问题,像一句歌词,谁问的问题这么难,到处都是正确答案。这怎么写,尽到责任,点到为止吧。现在这帮逼可好,什么结构性问题,不看不听不说不知道。逮着谁骂谁,精英也骂,律师也骂,记者也骂,作家也骂,可这帮人已经没了啊,多少人已经社会性死亡了,还骂谁?然后糟心事没完没了,敌人也从小日本小南朝鲜,升级到美帝了,小孩自杀率又世界第一了,就这还天天招呼别国来抄作业,让人家抄啥呢?抄你们天生的自信吗。...

阅读更多

雪豹樱桃|城门公社:传递正能量

在“正能量”横行霸道的价值导向下,阴暗是不被承认的,至少不允许被理应“天真灿漫”的孩子指出,愤怒被阉割,颓废被绞杀,悲观被绝育,消极被关押,一脸微笑,满口光明,垄断了传递的设计,限定着弘扬的规则。

成年人尚可以靠沉默与表演去游渡这种无涯的虚伪,足够聪慧又还未足够被圆滑所同化的孩子们只能被天然心性与塑料教育的矛盾挤压到疑惑与混乱,更坚硬的人格会反射更真诚的痛苦。对低智正能量的勒令强求,终于选拔出两类人,一是真诚的笨蛋,而是虚伪的精明人。

中国教育对孩子们最广泛又悠久的迫害,还不是令他们痛苦,而是令他们熟睡,令他们迷醉在虚假的做作里,那种摇头晃脑的歌颂,那些张牙舞爪的谄媚,那样得心应手的卖弄,参与者若自洽在了自己的“正能量”世界里,并不见得痛苦,但这未必不是另一种窒物无声的迫害。

阅读更多

【中国哭墙】文亮,口罩又开始紧俏起来了(6月16日)

编者按:6月16日,距离李文亮医生的去世已130天。这位在武汉新冠疫情期间因为说出真话成为悲剧英雄的普通眼科医生并没有被民众遗忘,为公共安全与健康充当“吹哨人”成为他闪亮的墓志铭。在李文亮医生留下的微博的评论区,“每天都有成千上万人写下日记”,“诸多双耳朵仍铭记着他吹出的悠长哨响”,网民们在这里和李文亮医生一起分享和倾诉自己的生活与命运。正如一位网名为“一朵默默绽放的花儿”的新浪网友所说:“李文亮微博成了‘互联网哭墙’,一个安放人们良心的地方。”...

阅读更多
  • 1
  • 2
  • 3
  • ……
  • 6

CDT/CDS今日重点

【CDS词条】梅大高速塌方事故

【网络民议】主因是什么?主因就是您啊主席!

【CDTV】“目前社会上也有一些人对城管工作是有一些偏见和误解的”

四月之声(2024)

更多文章总汇……

CDT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蓝灯·无界浏览器计划

现在,你可以用一种新的方式对抗互联网审查:在浏览中国数字时代网站时,按下下面这个开关按钮,为全世界想要自由获取信息的人提供一个安全的“桥梁”。这个开源项目由蓝灯(lantern)提供,了解详情

CDT 新闻简报

读者投稿

漫游数字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