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作海

[转载]赵作海承认“杀人”且十一年不敢喊冤的原因曝光

法律论坛』赵作海:刑警在我头上放鞭炮挖祖坟 威胁秘密处决(转载)

(本文来源:新京报 作者:张寒)
    新京报5月12日报道
“我是无罪释放。”赵作海好几次把释放证摆到胸口,指着证说:“你们看,你们看,最高法院,无罪释放。”
  
  看完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证叠起来。有人拿去拍照,他伸着脖子,眼睛不眨,一刻都不离开那张证。
  
  赵作海背微驼,看人时眼神总有点紧张。
  
  他的哭总是突如其来,哭声从喉咙里咳出来。不到一天,他哭了七八次。最厉害的一次,是说起儿子到监狱看他,没有叫一声爸。
  
  他愿意提到自己曾经挨打,说到激动处,站起来缩着身子和手,演示着怎么被铐在凳子上、怎么被打。
  
  他不愿意提追责。他总说,“我不懂,那是公家的事情,公家说怎样就怎样。”
  
  公家的人来慰问他,他会恭恭敬敬地站起来,手贴着裤缝,鞠一个躬,90度。
  
  对话动机
  
  从杀人罪犯,到获释洗冤,在如此戏剧性的变化中,赵作海还信法律吗?办案人员当初如何审他?面对疑问,赵作海说,挨打时生不如死,最后只能招供。经此磨难,赵作海说他更相信法律了。

  
  对话人物:赵作海
  
  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村民,服刑11年洗冤,被称“河南佘祥林”。
  
  被打,生不如死
  
  新京报:现在感觉身体怎么样?
  
  赵作海:一入狱开始,头总是嗡嗡地叫,叫的常睡不着觉,这都是当时审讯时候落下的毛病,打的。
  
  新京报:你当时在派出所两天,在县公安局一个多月,在哪里挨打了?
  
  赵作海:都挨打了。在刑警队挨打最厉害。
  
  新京报:你还记得当时怎么打你吗?
  
  赵作海: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你看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留下了疤。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的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

  
  新京报:疼吗?
  
  赵作海:直接放头上咋不疼呢。炸一下炸一下的,让你没法睡觉。他们还用开水兑上啥药给我喝,一喝就不知道了。用脚跺我,我动不了,连站都站不起来。

  
  新京报:能睡觉吗?
  
  赵作海:铐在板凳上,那三十多天都不让你睡觉。
  
  新京报:受得了吗?
  
  赵作海:受不了咋办啊?他叫你死,你就该死。当时刑警队一个人跟我说,你不招,开个小车拉你出去,站在车门我一脚把你跺下去,然后给你一枪,我就说你逃跑了。当时打的我真是,活着不如死,叫我咋说我咋说。

  
  真是搁不住(受不了)打得狠。我就跟你们说,这么打你们,你们也要承认。你说秦香莲可是个好人,那她为啥招供,还不是打得狠。一天两天,三天,五天,搁不住时间长。再硬也招不住。

  
  我后来说,不要打了,你让我说啥我说啥。
  
  新京报:你的口供都是他们让你说的?
  
  赵作海:他们教我说的。他对我说啥样啥样,我就开始重复,我一重复,他就说是我说的了。怎么打死赵振裳,都是他们教我的。说得不对就打。

  
  新京报:在你的口供里,尸体在哪里,有两次供述,一次说是扔到河里了,一次说埋了,这也是他们教的?
  
  赵作海:我胡乱说的,都是假的。他们问我,尸体弄哪里去了,我打得受不了,就胡乱说。
  
  新京报:当时打你的人都是谁,几个人?
  
  赵作海:四五个人。是谁我都忘了,12年了,其中一个主要的(当时)30来岁。
  
  冤枉,我是有口难言
  
  新京报:这么多年,想起这件事,你觉得自己冤枉吗?
  
  赵作海:能不想吗?我冤枉啊。我脑子里转圈想着这个事情。我知道冤,冤有什么办法?墙倒一路都歪。你说没杀人,他们说你没杀,咋进来公安局了?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不相信还打我,说是我杀的。都说是你杀的,没人相信。

  
  新京报:你在法庭上说过冤枉吗?
  
  赵作海:我敢说吗?我说了他们再打我怎么办。别说那时候,就是前几天,我们监狱里的干部,因为这个事情来重新问我,我都不敢说。我害怕。后来干部非问我,他说你说实话吧,不说实话,你还想不想出去了。我才一五一十地说了,那是刑讯逼供,屈打成招。

  
  新京报:你提出过一次申诉,后来放弃了?
  
  赵作海:我到了监狱里面,监狱里对我很照顾,我想减减刑,我就出去了。就没申诉。我也不会写申诉。我还想,如果申诉出去了,弄不好人家再打我咋办。不敢想翻案,没啥指望了。

  
  新京报:和亲友提到过冤枉这回事吗?
  
  赵作海:没有。谁也没提过。我是哑巴吃黄连,有口难言。家里谁我也不敢说。
  
  新京报:你在心里从未承认过?
  
  赵作海:我从来没有在心里承认。那时候,法院的档案上给我写的是认定。啥叫认定?比如,我偷了菜,别人说我偷了,我没偷。别人说就是你偷的,这是认定。但我心里从来没有服过。

  
  新京报:这些年在监狱里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赵作海:我就想着减减刑,早点出来。这次如果我不回来,我又该减刑了。
  
  新京报:想过赵振裳回村里吗?
  
  赵作海:我不敢想。
  
  新京报:如果赵振裳没有回来,你算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出来?
  
  赵作海:70岁,70岁我就能出来了。
  
  新京报:想过那时候出来的生活吗?
  
  赵作海:我想着,我出来要捡捡破烂,做点小生意,还要生活。
  
  新京报:没有想到能这么快出来吧?
  
  赵作海:我都没想过我能活,没想到能混到这一步。
  
  新京报:你希望那些打你的人给你道歉吗?
  
  赵作海:道歉不道歉的无所谓了,打罢了再道歉,也没有啥意思,你原来的疼也不能揭下来。
  
  狱中,蒙着被子哭
  
  新京报:你在监狱里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赵作海:我在监狱里主要就是打扫卫生,在服装厂叠个衣服。我年纪大了,人家也不指望我,能干多少就干多少。后来,监狱照顾我,还让我当管理人员,管几百个人。干活累了,往那一坐,看着谁不干活,就能管管。监狱人很照顾我,其他人还没吃饭,我就能去吃饭,年龄大了。不挨打,说了还能算,我在里面也就不想啥了。

  
  新京报:每个月有生活费吗?
  
  赵作海:有6块钱,我也花不着,我都攒起来,我想着出去还需要钱,现在物价这么贵。
  
  新京报:在监狱里是不是盼着出来?
  
  赵作海:我是数着日子过,进来多少天,还有多少天能出去,一天一天算。
  
  新京报:在监狱里最想谁?
  
  赵作海:想儿子女儿,想家。
  
  新京报:在监狱里会做梦想起以前的事吗?
  
  赵作海:做梦都是梦见孩子去了。一做梦,就梦见孩子来了。我心里难受。我屈打成招,我不是冤的狠吗?
  
  新京报:想到这些会哭吗?
  
  赵作海:我哭,都蒙在被子里哭,不出声,被子都被我哭湿了。
  
  新京报:孩子去看过你吗?
  
  赵作海:二儿子去年看过一次。可是,他见到我没言语一声,一句爸都没叫。从来到走,没说一句爸。我急得,我心里特别难受。他恨我。你说我的孩子都不叫我了,我不是个孬人吗?他这么来看我,还不如不来,来了我心里更难受。

  
  新京报:孩子怨你?
  
  赵作海:我出了这事,妻子走了,家里没人了,孩子连学都上不成,满处要饭。我挨打,孩子受了很多苦。
  
  新京报:在监狱里听到赵振裳回来的消息,什么感受?
  
  赵作海:我哭了,我恨不得能一下子坐在地上。
  
  新京报:想的最多的是什么?
  
  赵作海:想到我被冤枉这么多年,我生气,悲伤。我也知道自己快被放出来了。
  
  现在,我相信法律了
  
  新京报:你知道妻子改嫁了吗?
  
  赵作海:我知道,我也理解。我判了刑,连自己也养活不了了。我因为这个事情,是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我心里掉泪了,真是这八个字。

  
  新京报:儿子知道你出来了吗?
  
  赵作海:他知道了。他在外地打工,看报纸了。他跟我说要回来看我。现在,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他回来也没用。再说,他打工回来,人家不给他工钱。

  
  新京报:对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赵作海:还是想做个小生意,贩个青菜卖,我以前就干这个。房子啥的,要弄弄,给儿子们成个家。
  
  新京报:听说家里的坟被挖了?
  
  赵作海:公安当时让我说尸体藏在哪里,我实在被打的不行,就说在坟里。他们把我父母和兄弟的坟都挖了。我要给父母重新修个坟。
  
  新京报:对赔偿金有什么想法?
  
  赵作海:我觉得不能低于150万。我是按照国家的标准,我不会算,别人给我算的。盖房子,给儿子娶媳妇,我还要养老。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
  
  赵作海:那是公家的事情。国家说他不行,他就不行,我说不行,也没用。我以前还是个劳改犯呢。
  
  新京报:出来后觉得外面变化大吗?
  
  赵作海:变化大,真是不敢想。土房也变成楼了,路我也找不着了。
  
  新京报:你恨赵振裳吗?
  
  赵作海:啥叫恨,啥叫不恨。我也不能知法犯法了,骂他打他都不行。
  
  新京报:你现在相信法律吗?
  
  赵作海:我是老百姓,以前不知道啥是法律。现在经过这次,我相信法律了。
  
  新京报:以前大家说你脾气比较大,现在呢?
  
  赵作海:我现在还有啥脾气,经过这个事,啥脾气也磨没了。
  
  新京报:到现在,你最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时候?
  
  赵作海:最高兴的就是说让我出来,那个时候最高兴。这个事情最悲惨,也最高兴。
  
  新京报:为什么?
  
  赵作海:这个事情是悲惨的。但是现在人回来了,知道我是被冤枉了,这也是最高兴的时候。所以说,最悲惨,最高兴。
  
 

“七”乐无穷,尽在新浪新版博客,快来体验啊~~~请点击进入~

阅读更多

亲属称乡干部曾威胁赵作海接受45万赔偿

当审判长依据程序宣布赵作海无罪释放后,赵作海失声痛哭。11年间,房子塌了,妻子改嫁了,4个孩子送给人家3个,还有一个在外地打工。 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对赔偿金额很不满。 赵作海在姐姐家里,听了大家的意见,很是纠结。 广州日报5月16日报道 刚刚从法院院长手里拿到65万元的国家赔偿,赵作海回到家就后悔了,提出要通过诉讼途径,寻求不低于130万元(含已拿到的65万元)的国家赔偿,并向记者表示“一定要把官司打到底”。 赵作海为何突然变卦? 昨天上午,记者采访了赵作海的叔叔赵振举。他向记者讲述了赵作海态度发生变化的过程和原因。 谈签约过程 “不签字他们就不走” 赵振举把侄子赵作海对赔偿协议不满的原因归结为:签字时脑子不清、不识字。 据他介绍,5月11日晚上11点多钟,包括老王集乡党委书记、武装部长和一位副乡长在内的几位人员,约来赵作海和其妹夫余方新,来到赵作海的姐姐赵作兰家,商谈赵作海的赔偿事宜,却没有叫来赵作海的亲叔叔赵振举,而在此之前,当地有关部门的谈判对象却一直是赵振举。 赵振举认为,相关人员之所以在关键时刻把他撇到一边,是因为他常年在郑州等地做生意,对社会的情况比较了解,“不好糊弄”。赵振举谈到,有关人员一开始开出的价是45万元,这让赵作海、赵作兰和余方新都无法接受。赵作兰就给赵振举打电话询问。赵振举则坚决不同意。双方由此陷入僵局,谈判一直进行了凌晨1点多钟,彼此仍无法达成协议。按照她后来接受媒体记者的说法:“他们一直在那儿死磨硬缠,我弟弟赵作海不签字他们就不走。” 而赵振举则告诉记者,“当时乡里的一位武装部长威胁赵作海,如果今儿夜里协议签不了,明天就不再过问你的事。还说按照国家赔偿标准45万元就不少了。” 谈签约时间 “为何不白天谈” 赵作海最终于12日凌晨两点多钟与法院方签署了赔偿协议。而赔偿金额则比起初提高了20万,其中,国家赔偿金50万元、生活困难补助费15万元,两项共计65万元。 而这一“签约”时间,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也得到了确认。 赵振举对这一“签约”时间意见很大,“明明政府有正常的工作日,为啥他们不在白天找赵作海谈,与赵作海签协议,而是在夜里11点以后来,在凌晨两点签?那个时候,经过几天的劳累,加上白天一整天没休息,他的脑子根本就不清醒了。” 赵振举还提到,当天晚上在场的家人中,赵作海、赵作兰是文盲,不认识字,余方新也是不了几个字,“他们根本认不得协议上写的是什么,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谈签约原因 脑子乱了让我咋签咋签 赵作海到姐姐家与刚从北京回来的大儿子赵西良见面。当时,赵作兰家有一二百名村民,听说赵作海只得了65万元的赔偿,大都认为太少了,“挨那么多打,受那么多罪,给这点儿钱就算了”?还有老乡告诉他,现在的物价涨了很多,什么都贵,这65万办不了多少事。 而他的大儿子赵西良听说后,也对爸爸说钱太少了,因为他有三个兄弟,将来成家都要盖房子,盖了房子,就没有几个钱了。 乡亲们和儿子的话让赵作海的内心很是纠结。据赵振举讲,13日一大早,赵作海就对他说:“我后悔了,现在我觉得他们给少了,我要打官司。” 赵振举问他当初为啥要签,赵作海说,“他们咋咋呼呼的,我脑子都乱了,他们让我咋签我就咋签。” 谈上诉官司 坚决不请当地律师 赵家希望得到多少赔偿呢?赵振举说,现在的赔偿按照协议只包括国家赔偿金和生活困难补助费两项,没有包括精神损失费和自己的孩子因他的入狱而遭受的损害赔偿等。他表示,算上这些赔偿,他应该得到的赔偿金额应该在130万元以上。 赵振举谈到,他们目前已准备请律师,“谁的名气高就请谁,不请当地律师,他们可能不跟咱一势,也可能不敢。”赵振举最后告诉记者:“赵作海一定要打这个官司,我也一定要打,钱太少了。” 相关链接 要打官司胜算几何 新赔偿法规定可索精神赔偿 今年4月29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修改后的《国家赔偿法》,首次将精神赔偿写入其中,其第三十五条规定:“致人精神损害的,应当在侵权行为影响的范围内,为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造成严重后果的,应当支付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 但新修订的《国家赔偿法》要到今年12月1日起才正式实施,因此,赵作海能否成功索赔,还是未知数。不过有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尽管新法还没实施,但对赵作海索赔还是比较有利的。 可向上级申请复议 在5月12日凌晨2点赵作海与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签署的协议里,其中的第二条为:赵作海自愿放弃其他赔偿请求,撤回赔偿申请。在已经与法院签署协议并承诺“自愿放弃其他赔偿请求”的情况下,赵作海事后反悔,相关法律允许吗? 记者了解到,现行的《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一条规定,赔偿请求人对赔偿数额有异议的,赔偿请求人可以自期间届满之日起30日内向其上一级机关申请复议。 记者手记 多面赵作海 赵作海是个多面的人,跟踪采访“赵作海案”几天,记者的感受尤其深刻。 “罪人”赵作海尽管已经重获自由,但从赵作海的很多动作和话语里,还是能感觉到他似乎仍停留在“罪人阶段”。一天,领导慰问他,他几次都毕恭毕敬地给领导鞠躬,说出一通感谢这感谢那的话。鞠躬时,他腰弯得很深,两手贴在两个腿边,让人想起他曾经被改造了很多年的经历。 牛人赵作海。很多媒体的记者都说,现在要想见到赵作海,真是太难了。偶尔,记者们会找到赵作海,而每一次,赵作海都显得无奈而不耐烦,他经常说出这么一句让记者记忆特别深刻的话:“我没时间接见你们!” 有一次,赵作海还对走近他的记者说:“你们走吧,我只接见××台的记者。” 记者们说:“老赵,你真牛!” 一个当地村民私下说,老赵出来后变了,变得我几乎都认不出了。 忙人赵作海。自从被无罪释放回到家乡,赵作海就成了整个赵楼村最忙的人,“忙得连个放屁的空都没有,”忙得他的亲人想同他说个话都没机会。赵振举说,侄子回来那么久了,赵作海还没有静下心来坐下来跟他说过一句话。他的姐姐赵作兰也称,弟弟在她家住了好几个晚上,但两人说的话可能不超过十句,要么是别人缠着他说,要么他要睡觉。 赵振举告诉记者,侄子出狱了,冤屈洗刷了,他有心想带着包括赵作海和赵西良等赵家人,到祖坟上烧烧纸,“告诉祖上的在天之灵,天晴了。”要知道,当初为了侦办“赵作海杀人案”,当地警方把已经死去的赵作海父母的坟都扒开了,已经死去的赵作海的弟弟的坟也被扒开。这成了赵家人心中最大的痛。 但赵作海没空,他告诉赵振举:“等我忙完这一切,再说其他的。” 新闻回顾 检方承认赵作海冤案存逼供 政法委开会定凶手 河南商丘检察院公诉处处长宋国强日前透露,当年赵作海一到检察机关就不承认杀人,推翻在公安局供述。可以认定存在刑讯逼供。 赵作海拟向政府申请100万元国家赔偿 河南商丘蒙冤入狱11年的赵作海日前无罪获释。其女儿称,赵准备向政府申请国家赔偿100万元。 河南商丘一“杀人犯”入狱10年后被害人”复活” 10年前,河南柘城县村民赵振晌和邻居赵作海打架后失踪。1年多后,村民发现一具无头尸体,以为死者就是赵振晌。家属报警后,警方将赵作海带走,后来赵作海以故意杀人罪获刑29年。10年后,赵振晌回到村里。家属希望警方早日还赵作海清白。 (本文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王剑平)

阅读更多

赵作海称政府要求少见记者 谈赔偿”不要贪多”

赵作海想给儿子们盖房,他希望能把家再圆起来。 新京报5月17日报道 赵作海,58岁。河南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人,被称作“河南版佘祥林”。 1997年,赵作海与同村邻居赵振裳有矛盾,赵振裳趁夜砍了赵作海后逃走。1999年村里发现一具无头尸被认作是失踪的赵振裳,赵作海被刑拘,2002年被判死缓。今年4月30日,“死者”赵振裳回到了村里。 今年5月9日,赵作海被无罪释放,5月13日拿到国家赔偿款65万元。 “出来我一共鞠了三个躬。” 5月15日,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赵作海伸出三个手指头,抬着头,眼睛往上瞟:那都是上头的领导,大官。 “我看你给县长鞠躬了。”人群中有人喊。 赵作海摇摇头,县长?那是市委书记!“你闹着玩呢你。” 停了半晌,他说,拿钱的时候我可没鞠躬。为啥?钱少,越想越少! 11年前,赵作海被认定杀了邻居赵振裳,后来被判了死缓。11年后,赵振裳回到村里。 5月9日,赵作海出狱了。“跟做梦一样”,他说想起来就觉得自己还在梦里。 怎么就进去了,怎么就出来了。 “一辈子就和翻篇一样。”他说。说杀人了就杀人了,说放了就放了。 “想得我脑子疼。”赵作海说他也想不清楚了。“公家能想清楚就中。”对他来说,最实在的是拿赔偿款,盖房子。 65万 他说,知道我为啥按手印?先摸着钱再说,他怕“不按连65万都没有” 谁也不知道赵作海把支票放在哪里了。 “我拿命换来的,我能让你知道?”5月15日,赵作海揣着65万元的支票去了银行,周末不能办理。他说周一再去,“拿着卡才踏实”。 拿到赔偿款的头一天晚上,他几乎一夜未睡。他跟妹夫余方新说,钱是我自个的。我要给三个儿子盖房娶媳妇。 他的头常年“嗡嗡叫”,他说是屈打成招落下的病根。有了钱一定治一治。 拿到钱,赵作海想了几天,不治了。他说,这病熬一熬也就过去了。治病要花钱,不划算。 他看重拿到手里的钱,“摸到一个是一个”。 5月11日晚上,谈赔偿的人11点多到了赵作海家。整个谈判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过程中赵作海很少说话,姐姐赵作兰在旁边看得着急,“他就光会嗯嗯嗯,中中中”。他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给我多少我要多少”。 他也提出过觉得少。对方说,按文件就是那么点,你不能贪多。 凌晨两点,他撑不住了,要按手印。赵作兰急了,跑出去给叔叔赵振举打电话。 赵振举电话里交代,“不按,哪有深更半夜按手印的”。赵作兰跑回来,赵作海已经按了。 赵作兰急得拍大腿,赵作海一扭头进屋睡觉了。他有自己的打算。他说知道我为啥按?先摸着钱再说,“不按连65万都没有”。 出狱不到十天,赵作海“忙得连放屁的工夫都没有了”。 他还有个总结,他指着自己的嘴,“嘴还是这个嘴,但它分叉了”。 啥叫分叉?一边对政府,一边对记者。 政府来人看他,他会说感谢政府,感谢党。 “我不接见你们。”这是赵作海对记者常说的一句话。他经常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头上裹条毛巾,往床上一躺就是半天。有时,记者快到的时候,他骑着一辆车子偷偷从村子的小路跑了。 也有的时候,他说哎呀,我不接见了,我走了,但是屁股并不离开板凳。 关于赔偿款的问题,他每天的说法都在变化。有时候说,我不在乎钱。有时候说,钱太少,我要再要65万。更多的时候,他说公家给多少,我都认了。 “我不愿意见你们?我不愿意多要钱?”赵作海偷偷地对记者说,没办法,政府有要求,少见记者。 赵作海说,你们走了,我咋办。他伸出两只手使劲往地下压,“强龙还压不住地头蛇呢”。 他用他当初挨打做例子,当时叫你往东,你往东他还说你拐弯呢。赵作海叹了口气,邪不压正,正还不压邪呢。 先稳定住,再说吧。他掏出几个记者的名片,“我都留着呢”。 1800元 听到记者提他欠赵振裳1800元,赵作海摔门进屋。对于赵振裳,他恨,又有点感激,若非对方回村,他不会有今天 5月13日,拿到65万元赔偿的时候,有记者问了一句,你欠赵振裳的1800块,咋办? 赵作海“咣”地摔门进了房间。他嚷起来,我不认识他。 不过,1800元这个数字,赵振裳记了十几年。 这是他和赵作海反目的直接原因。到现在,赵振裳还说,因为这钱,他一辈子对赵作海不愧疚。 两个人从小玩到大,关系亲密。赵作海和他到延安打工三年,两个人一个锅里吃饭,一个床上睡觉。到最后,赵振裳没有拿到工钱。 他恨赵作海,他认为赵作海昧了他的钱。这钱他本来是准备买媳妇的,“那时候买个媳妇350块就够了”。那是他成家的唯一希望。他打了一辈子光棍。 知道赵作海拿到了65万赔偿款,赵振裳平静地打趣,“他又不给我,问我做啥”。 至于那1800元,赵振裳说,他愿意给就给,“不给我也不说啥”。 在村里人看来,两个人的仇恨并没那么深。“他俩迟早说话”,村支书李忠愿说,这么多年了,啥事都过去了。 两个人的关系,赵作海说,“先退化退化再说吧”。对赵振裳,他恨,又有点感激。赵振裳要不回村,没有他的今天。 现在的赵振裳天天坐在村边小桥上吹风。他老了。 侄子是他最亲的人。侄子对他说,“人家落了个财神爷,你落了个病身子”。“你是不是发孬,老天爷找你呢”。 赵振裳就这么听着。有时候还是不服气,他说病好了,我还出去。要饭也比在村里强。 他的病只能越来越坏。他说没准哪天就不能说话了,瘫痪了。能拿到低保,“我才能活着”。 他说,除了赵作海欠他钱,他能记得的是,甘花(化名)还欠他150块。 他说,我对她好。她女儿病了,我带着看病,给她出了150元,她一直没还我。 甘花是赵楼村的一个女人。她曾经被称为赵作海和赵振裳共同的相好。都说因为她,赵振裳砍了赵作海一刀。 一个女人 “我连赶个集都抬不起头来”。甘花说,11年里,所有人都说,赵振裳被她害死了,赵作海的家被她搅散了 甘花记得欠赵振裳的钱。她说,俺小孩有病打吊针,他帮忙了。 甘花从甘肃嫁到赵楼村。丈夫比她大二十一岁。嫁过来的时候,家里只有半桶煤,一个锅。 丈夫长年在外打工。种麦、收麦、过年,一年回来三次。 她图丈夫脾气好。有时候说着说着她会笑自己,啥脾气好,就是个窝囊包。 她说当年丈夫出门在外,赵振裳会帮她干活。按照村里的辈分来说,赵振裳是她的叔,赵作海则叫她嫂子。 她从未承认跟两人有关系。她说,当初两个人都喜欢到她家里。彼此怀疑对方和她好。 赵作海被抓后,她也被抓了一个月。她说自己被打了,被逼承认和赵作海的关系。 这11年,“我连赶个集都抬不起头来”。她说,所有人都说,赵振裳被她害死了,赵作海的家被她搅散了。 “落了一身的灰。”她想掸干净。 甘花性格泼辣,“丢人已经丢到全国去了,我还怕什么”。赵作海回来的第二天,甘花来了。一进门,她坐在赵作海旁边,一句话不说。 赵作海看了她一眼,继续接受采访。话明显多了起来。 甘花提要求,她要告赵振裳的侄子,当初是赵振裳侄子报的案。“我要我的清白”。 赵作海答应了,“你说咋弄就咋弄”。 甘花也不知道咋弄。她就知道一定要弄。她说,不弄村里人以为她亏心。“不弄,我儿子连媳妇都不好娶”。 她去找了赵振裳:“你说我们有没有关系?”赵振裳说没有。他的侄子在旁边哼了一声。 这不是一个谁都愿意去探究的真相。 过了几天,听说甘花要告,赵作海语气平静,她告她的,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说,我自己都难保,我管别人干什么。 赵作海的脸上有一道深疤,每次记者问到,他的脸都会一沉。那是赵振裳砍的。 三个人里面只有赵振裳肯说起1997年那个下着小雨的深夜。他说,他在甘花屋子里砍了赵作海一刀。甘花在旁边。他以为赵作海死了。他跑了。 …

阅读更多

庸众赵作海们

作者:魏英杰 | 评论(0) | 标签:时事观点

这星期以来,赵作海的人生如同坐过山车。从阶下囚到宣告无罪释放,再到如今成为“媒体宠儿”,如果神经不够坚强,很少人能够泰然自若地面对这一切。显然,赵作海也没办法做到。《新快报》报道,刚拿到65万元国家赔偿,赵作海马上就后悔了,提出要通过诉讼寻求更多国家赔偿。

一边还在感谢党和政府,另一边又觉得给少了,这个赵作海究竟怎么回事?据称,当时签字拿钱是在凌晨两点多,“我脑子都乱了,他们让我咋签我就咋签”。这个情形,和当时那些刑讯逼供者让他咋说就咋说简直没啥区别。不过还有一个细节,就是乡亲们和他大儿子都说,钱给太少了,物价这么贵,儿子这么多,办不了多少事。说白了,赵作海耳根软,经不起别人的挑逗和诱惑。记者感慨,赵作海是个多面的人。而实际上,这恐怕才是真正的赵作海,一个普通农民的本色。

在知名作家许知远看来,赵作海肯定符合他所谓的庸众定义,虽然这个词是他最近用来批评赛车手兼作家韩寒的。这位被公认为精英人物的作家,在文章中写道:“此刻的中国,人人都在谈论韩寒……一个聪明的青年人说出了一些真话,他就让这个时代的神经震颤不已。与其说这是韩寒的胜利,不如说是庸众的胜利,或是整个民族的失败。”

这顶帽子如此之大,被圈进“愚蠢和怯懦”的庸众行列的人数如此之多,以至于许多同样被视作精英的人都看不下去了。例如《武林外传》的编剧宁财神在微博上嘲讽:“我关注的知识份子中,许知远先生的发型是最赞的,离子烫加漂染,层次分明,色泽亮丽……遥想许师烫发时的丰姿,眼眶一热,耳边传来两只蝴蝶的彩铃声。”

其实,承认了也没什么。整个社会难道不是由赵作海这样的“沉默的大多数”组成的吗?当一个人投身于汹涌人潮之中,更能体会到何谓人如蚁蝼。赵作海当年被迫九次认罪,全球最大代工厂富士康今年以来员工自杀已达“九连跳”。那天央视新闻还在分析“七连跳”,话音未落又一女员工纵身跳楼;而《南方周末》刚在头版发表记者潜伏富士康试图揭开“富士康‘八连跳’之谜”的报道,紧接着又一员工坠楼身亡。发生在富士康的这一系列悲剧,既让人感慨生命无常,又让人不能不推测其中成因。

据悉,富士康目前在大陆共有80余万员工,仅深圳富士康龙华园区,不到三平方公里就聚居30余万人,人口规模相当于一个中小县城。富士康请来的专家组成员(他们也请了五台山高僧)就此分析,富士康员工的自杀率远低于全国的自杀率。这是一项冰冷的统计数字,和一个个员工以惨烈方式自尽的场面相比,很难谈得上有什么说服力。但这也让人想到,既然一家工厂形同一个县城,那么就不能不重视工厂的相关生活配套设施是否完善。而据报道称,在这每平方公里聚居了约15万人的狭小空间里,人和人却像碎片一样存在着。

毫无疑问,“他们”如同你我一样都是庸俗大众,但是“他们”同时也是有七情六欲、有生活目标和追求的个体。一些人把公平、正义的希望寄托在赵作海头上,殊不知对他本人而言,证明自己的清白、拿到属于自己的国家赔偿(《东莞时报》算了笔账,赵作海坐牢11年所得赔偿为一天161.7元,包吃住),比那些看似虚无缥缈的字眼恐怕要来得实在。更何况,那些被视作庸众的人们,往往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实践着对他们而言难免感到陌生的社会正义。

关于赵作海的系列传奇中,让人感动的不止是他终于洗脱冤情,而还包括这一处细节:那个当年被人戳脊梁骨,被认为和赵作海、赵振裳(即所谓“被害人”)同时有暧昧关系的村妇,在赵作海入狱、前妻离家出走后,不仅帮着种他家的田,还帮他养着两个儿子。她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证明自己的清白。我想,这是弱者追求正义的一种方式,或许也可以说是“庸众”们追求正义的方式。

2010年5月16日

魏英杰的最新更新:
  • 罗彩霞正在等待正义这个“戈多” / 2010-05-14 16:45 / 评论数(3)
  • 究竟谁在消费名人故里? / 2010-05-13 15:05 / 评论数(0)
  • 赵作海冤案是怎么炼成的 / 2010-05-13 15:05 / 评论数(6)
  • 四月读书随记 / 2010-05-11 22:44 / 评论数(0)
  • 坐等“无居住证不得聘用”沦为笑谈 / 2010-05-09 12:07 / 评论数(4)
  • 阅读更多

    浦志强、滕彪讨论:河南商丘赵作海冤案

        【按】下文是在记者就商丘赵作海冤案邀请我和滕彪电话讨论稿的基础上改写而成的,当时办案公安被刑拘和追逃,法官被停职检查,赵作海签收了法院付出的65万元赔偿。但是事情还在…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热闹的李云迪嫖娼案,被忽略的性工作者权利

    【404档案馆】酷吏被抓了,但不许擅自拍手称快

    解构新疆镇压:中共党国如何治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电报频道:简中赛博坟场

    推特账号:Chinese For Uyghurs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