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雄

自由亚洲 | 一周网络热贴(2013-01-10)

这个星期,《南方周末》新年贺词被篡改;《新京报》被迫转发《环球时报》文章,以及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宣布,今年将停止使用劳教制度等,都是中国网友们热议的话题。 最近中国发生的“南方周末事件”,引起民众强烈关注。 今年元旦,《南方周末》评论部题为《中国梦,宪政梦》的贺词,被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否定,并擅自另写一篇刊登出来,引起了广大民众对中国大陆媒体生态持续恶化的强烈关注。 著名网络写手李承鹏发帖说:我们可以不要高楼,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我们可以不要GDP世界第二,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我们可以不要航母编队,但要一份说真话的报纸。道理很简单:世界上所有令人尊重的大国,都有一份被允许说真话的报纸。 另外一名“粉丝”众多的新浪微博写手“作业本”发帖说:“不敢评论庹(震)的事,但我觉得:在自己家厨房天天煮翔(即煮粪便)也就罢了,跑到别人家厨房逼人也煮翔就恶心了,尤其是用人家的锅煮完翔,还要用人家的wifi发出去让大家尝……”。 一些演艺界人士也参与到声援南方周末的行动中来。 演员姚晨在新浪微博上引用俄罗斯作家索尔仁尼琴的话发帖说:“一句真话能比整个世界的分量还重”。 姚晨还在微博上贴上《南方周末》的报徽。 著名演员李冰冰的微博也被网名认为是在声援《南方周末》。 她这样写道:“早安,连上8天班,周末不是周末,周一却还是周一。早安,南方无暖气,大家保重。早安,严冬里期待春天的到来。” 由于“南方周末”在中国大陆新浪等微博上成了敏感词,网友的评论也只能闪烁其词。不过,海外twitter网上,很多网民表达了自己对此事的强烈不满。 著名异议人士胡佳发帖表示了自己的愤怒,实名写了:“庹震部长,请你滚蛋!解散你的宣传部,向公民谢罪。” 著名网络评论人北风(温云超)写了八个字:庹震下台,开放报禁。 北风还在twitter上贴了自己手里举着这八字标语的照片。 四川作家冉云飞‏@ranyunfei:庹震擅改《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说明强奸言论自由的人都有自我示范的冲动。《人民日报》改版称新的一年将努力“说真话”,这可能是它63年来硕果累累谎言中的又一个谎言。 网友“岳群群”发帖说:南方的沦陷是国家的悲剧,南方媒体失去了中流抵柱。 广州《南方周末》改稿风波也蔓延到了北京。 中国大陆中宣部要求北京的《新京报》转发《环球时报》批《南方周末》的文章,引起强烈反弹,众多《新京报》员工对此进行抵制,社长戴自更更当场表示要“口头辞职”。虽然,《新京报》最后还是转发了《环球时报》的文章,但种种迹象显示,这是被迫之举。 賈葭‏@jajia:蛮难得的,戴自更早年是“光明日报”广东站的站长。在“新京报”创刊初期,被认为是“光明日报”的监管代表和保守力量的头目。这次当面顶撞部长,可见这九年来,他自己在这家报纸发生了很多变化。 @ZhangDajun:戴自更肯定明白,当宣传部的人逼迫他转发环时的评论时,他的政治前途已经终结了。他最终以自己的勇气和良知为自己的体制内生涯画上一个句号,同时给体制外的人留下一个美丽的惊叹号! 维权人士郭飞雄:比较而言,中国真正的文化中心,北京的知识界,似乎过于知识化,太知识化了。新京报抗争,无人声援,就是最好的说明。中国的未来,还是要靠草根,靠街头,靠独立的市民社会和中产社会。 著名异议人士胡佳:为了多视角了解中国社会和北京时政,长期以来我家只订两份报纸,一份《南方周末》,一份《新京报》。没想到这两份带有血缘关系的姊妹报纸这次都在中宣部系统玷污过程中进行了反抗。 北风(温云超)‏@wenyunchao:从新京报被迫转载环球时报文章可以看出,南周献辞事件已经上升到中央层面,且已经证明中国媒体宏观环境在进一步恶化,(广东省委书记)胡春华与广东方面如何解决南周事件,已经不具任何象征价值,更不说明任何问题。 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孟建柱日前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语出惊人”,他表示将进一步推进劳动教养、涉法涉诉信访工作、司法权力运行机制、户籍制度的改革。会上,孟建柱还宣布,中央已研究,报请全国人大常委会批准后,今年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网友斯伟江发帖说:消息传来劳教制度将在今年停止使用。一时,国人大为兴奋。但同时传出另一个信息是,《违法行为矫治法》正在进行中。《违法行为矫治法》对象只是缩小版的劳教对象,其程序和劳教程序无实质性的差别,那么我们可以说,劳教制度没走,他只是缩水了,换了马甲。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新浪微博发帖说:支持彻底废除劳教制度,但不赞同制定《违法行为矫治法》代替,这个强制矫治规定,在执行中很容易成为变相的劳教。对公民的违法行为,用<治安管理处罚法>、<行政处罚法>等法律来惩罚就足以。 网友唐音‏@Tang_Yushan:不管中共是不是真心的想要废除劳教制度,但是中共这个庞大的利益集团,是绝对不会允许这种实质性变化的出现的,因为这种变化,会直接导致中共体制的崩盘,中共这个体制,才是这一切背后的操盘手。 中国官方新华社1月9日报道说,中共中央纪律查委员会说,前中央政治局委员薄熙来严重违纪案已被送司法机关。之前有海外媒体报道说,前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在去年10月已被关进秦城监狱。 北京维权律师刘晓原在新浪微博发帖说:中纪委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2012年查办的大案情况,称薄的案件已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在此,我想问一下,能否请司法机关也向社会通报一下案件进展情况?现薄案是在刑事侦查阶段,还是进入了审查起诉阶段?律师是否已会见? 盛爱辉在江湖:中纪委公然凌驾于法律之上,这实际上正是造成反腐越反越腐的原因之一。 广州市公安局55岁的党委副书记、副局长祁晓林在1月8号自缢身亡的新闻,也在网上引起很多网友的猜疑。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说,祁晓林同志生前身患疾病,有抑郁症状,此前分管交警支队。 江南叶孤帆:这年头只要死亡的是官员,基本上都是生前患有抑郁症状的,难道泱泱大国没有人了么,非要让一些同志带病坚持工作?或者是党为了体现这些官员奋不顾身的精神给他们牺牲的机会?我信了,真的信了。 我们都是Patriot:眼睛不好都不批准进公务员系统,这偌大的一个广州市竟然选个抑郁症患者当公安局副局长,保卫人民财产、生命安全,我天X朝你这不是草菅人命么!对民众安危这么不负责任的!如果你不是草菅人命那就是你报道不实,这幕后一定有文章,绝非抑郁症导致自缢身亡,不是怕反腐反了自己就是怕上面更大的领导受牵连. 不吝先生:牺牲在工作岗位上,要追认为烈士,要向推焦裕禄,推孔繁森一样推祁晓林同志,要在全国做祁晓林同志光荣事迹巡回报告会,号召全党向党的好干部,人民的好公仆祁晓林同志学习!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唐琪薇为您采制的一周网络热贴。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声援南方周末的一批民主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

(维权网信息员冬雷报道)元月 9 日,广东一批连日来前往南方报业大厦声援《南方周末》的民主维权人士被广州国保上门带走,至今已经知道的有袁奉初、刘远东、黄宾。 据本网信息员联系到广州维权人士 郭飞雄 先生,他说根据他的判断,今天警方很有可能动手。同时他很欣慰地表示,通过这几天他前往南方报业集团门口观看,了解到广东街头那些追求民主的人士是非常温和、理性、包容,具有平等协商对话的精神。同时郭飞雄还说自己昨天看到民主维权人士 欧伯 先生居然被赶到的当地街道办主任上前殴打,郭飞雄及时劝阻了街道办的行凶,而欧伯却极为理性、温和地对待这种针对自己的暴力,可见这些民主人士的包容、忍耐与和平精神。 袁奉初、刘远东、黄宾等人这几天也与民众一道前往南方报业大厦声援南方周末,他们先后在围观民众中发表了理性、和平争取人权的演讲,结果今天早上遭到广州警方抓走。随后本网信息员拨打袁奉初(电话: 15626295766 )与刘远东(电话: 13711408051 ),均显示关机。 南方周末 2 日特刊稿被广东宣传部肆意撤改事件引起了全国网民的愤怒,各地声援南方周末活动不断涌现,然而广东当局没有顺应民间诉求,却出动国保将参与的民主维权人士带走。至今除了广州外还有浙江杭州的吕耿松也因为声援南周而被警方抄家带走。

阅读更多

维权网 | 隋牧青律师:阳历除夕夜遭遇第一次喝茶

授权“维权网”发 异见人士被“喝茶”本属平常,于我却是新鲜事。2012年是传说中的世界末日之年,世界末日未现,我却意想不到地在2012年最后一天遭遇“喝茶”。 2012年12月30日,郭飞雄兄告诉我明晚黄花岗有一个同城迎新年餐聚,并请我知会附近的几个朋友。我立刻电话通知了他们。 第二天,即12月31日,下午不到五点,我带四岁儿子正在屋里玩,门外响起敲门声,我不假思索开门,只见门外站着三位陌生便衣男子——一位精干的中年男子和两个年轻人。中年男子很客气,自我介绍是洛溪派出所的郑警官(在我要求下他出示了警官证),要求入室与我谈谈有关晚上餐聚和与郭飞雄交往的情况。事出意外,我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拒绝,于是请他们脱鞋进屋(家里是木地板)。 我问,难道聚餐违法吗?郑警官并不直接回答,只是依然客气地告诉我,已有警察找郭飞雄谈话,今晚的聚餐恐怕不成了。我有点迷惑:今年参加过很多次餐聚,从未有警察找我,何以这次要兴师动众,是不是这次餐聚参加者较众(当局的维稳逻辑)?郑警官说他只是奉命而来,具体情况不知(事后才知道这次餐聚参加者确实比平日多,本来有五六十人准备参加,因被阻扰,最后只有二、三十人聚餐,唐荆陵、李元风、郭春平等皆被警察阻扰而无法参加餐聚)。 三位警官进屋不久,我太太下班回家,既然有妻子照看儿子,我便提议出去谈,郑警官则建议一起吃饭,边吃边谈。我天真的认为聚餐很可能泡汤了,这里有三位听众,普及一下宪政、法律常识也好,于是带他们到小区会所酒楼开一间房,点菜上酒、开讲。 席间,郑警官不时巧妙地探询我和郭飞雄的一些情况,询问我对一些敏感问题的看法,如对郭飞雄先生的看法,聚餐是否涉嫌非法聚会,中国当下社会矛盾应如何解决及中国未来走向问题,对法治、法律、维稳的看法,对异见人士与当局关系的看法,对入党的看法(问我是否党员,我答当年连团费都不肯交——心疼那每半年的五毛钱),对历史的看法等(上述问题大多非正式提问,多为谈话中随机出现或隐含的问题,仅凭记忆整理)。我明白他们想对一个“新人”状况、价值观有所了解的心态,对上述问题均简单而坦率地予以阐明。以下是我回应三位警察的主要内容、观点。 关于郭飞雄先生: 1、我今年四月才认识郭,认识他时根本不知其为著名维权人士,甚至不知其为何人。几次交往后觉得其人学养非常深厚,识见不凡,且为人正直、宽厚,当然愿与之为友。 2、郭曾因推动广州番禺太石村民主罢免村官和全国维权运动,遭到维稳体系严酷报复而蒙冤入狱,以出版反腐书刊的非法经营罪被判刑五年,被囚期间多次遭受酷刑,此系对民主维权人士的无耻栽赃、残酷迫害。被判刑不是郭的耻辱,是他的荣耀!其矢志追求民主宪政的坚毅精神,令人感佩。其温和、理性的政治及转型观,必将为中国和平转型发挥建设性作用。 其他问题回应: 1、阻扰餐聚是非法限制公民行动自由,是滥用公权、践踏法制的非法行为。餐聚无涉非法集会,且“非法集会”本身就是违宪的错误概念,公民集会不应有非法之说。《集会游行示威法》是变相剥夺公民集会游行示威权利、践踏宪法原则的恶法,应立即废弃。 2、当今中国矛盾、问题巨大,各类激烈群体事件频发,是有目共睹的事实。而解决之道唯有制度转型,由一党专政过渡至民主宪政治理,方才可能逐步解决各种矛盾、问题。民主化应从落实公民选票始,司法独立方现法治曙光。任何集团、个人妄图阻挡宪政民主大潮皆为徒劳,在可预见的未来,中国势必走上民主宪政的“邪路”。 3、法治首要原则是政府守法,连自己制定的法律(哪怕是偏袒当权者的恶法)都不遵守,何谈要求民众守法?!何谈法治?!若无法治,国家、社会即处于丛林战争状态,包括当权者在内的所有人皆难免成为受害者,文革中大批高官亦遭残酷迫害和重庆“黑打”中诸多官员、警察罹受酷刑,即为信手拈来的明证。 4、“法律是阶级压迫工具”的观点是流氓强盗理论,法律的原则唯公平正义——虽然公平正义在当今中国已成笑话,至少法律人不应忘记这一永恒原则。 5、异见人士与执政党并非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可以沟通、谈判乃至合作,前提是双方遵循平等、宽容、政治妥协原则。中国必须结束打江山坐江山、循环血腥清算的丛林政治。 6、维稳践踏法治,空耗国民财富,势难持续。所谓中国模式在2011年已达顶峰,若不及时开启实质性政改,未来中国经济、政治将持续迎接衰退、动荡。 7、关于入党:抛开价值观不论,应比照投资原则——“人弃我取,适时进退”。拥有近亿成员的超级庞大的党员群体构成中国特权阶层主体,是国民无力承受的重负,相当于6000点的股市,毫无投资价值。与一二十年前相比,如萝卜、白菜般葳蕤的党员群体,身份价值已悄然大跌,党员身份如今远不如有个叫李X的爸爸或干爹。 8、官方钦定的近现代中国史基本都是为国民洗脑的无耻谎言,历史真相必须公开,这是与人民和解的前提;历史不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历史只承载真相及因此给后人留下的经验教训。 第一次喝茶持续了约五个小时,晚上9点多钟结束,中间郭飞雄曾来电相询,我如实告知,得知他们仍有二三十人聚餐,甚为欣慰,也为自己的天真而惭愧。分手时,我郑重告诉郑警官,放弃这次餐聚,只因不愿为一次普通餐聚而激烈对抗;作为律师,我自有分寸底线,该做的事还会继续去做;希望我们不再为干预公民外出吃饭自由这样的荒唐事见面。如果非要见面,请先电话预约。 第一次喝茶,没有惊恐,亦无欣喜,唯有意外。 2013/1/1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彭帅事件相关敏感词

【老大哥馆】数据跨境安全网关

【404档案馆】从“习大大”到“习近平思想”:个人崇拜如何进化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