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盾工程

陽光時務 | 夏明 中美網絡戰,豈只是看客

中美網絡戰的結局不僅會决定美國人是否能繼續享有「四大自由」,也將決定整個人類共同體的未來自由程度,更會直接決定中國人能否生活在自由之中。普通中國人不能只是看客而已。 2月18號發布的《曼迪昂特報告:揭秘中國的一個網絡間諜機構》(Mandiant Report)成為中美網絡戰的一個重要事件。令人遺憾的是,中美兩國的輿論和媒體對此報告的關注基本上流於表面和短視,未能看到一個大格局在幾年前就初現端倪,並將决定21世紀人類的命運和世界格局。 2009 年 1月 21 日,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做了一個關於互聯網自由的講話。正如希拉里所言:「我今天概述的這些原則將成為我們對待互聯網自由及其技術使用問題的指導方針。」我想其主旨可以概括為「互聯網自由是四大自由(言論、敬拜、免於恐懼和免於匱乏)在 21世紀的核心」。歷史將證明,克林頓所警告的「有些國家竪起了電子屏障」,「一個新的資訊帷幕正在世界上許多地方降臨」,其重要性可以與丘吉爾的《鐵幕演說》相提並論。中美「冷戰」早已爆發,其內涵包括中美間的「理念之爭」(表現在「北京共識」挑戰「華盛頓共識」),「媒體戰爭」(以《紐約時報》為領軍的全球輿論已經向中共寡頭制宣戰),網絡戰爭,「貨幣戰爭」(中美債務關係和愈發升級的貨幣濫發)和間諜戰。而且,當沒有硝煙的戰場不斷加深相互的不信任和製造仇視升級的同時,中國和美、日及盟國也在走近一場西太平洋海戰。 就網絡安全而言,我不是專家。但中國政府、甚至軍方組織對美國社會機構全方位地發起網絡攻擊,卻是不爭的事實。首先,76頁的《曼迪昂特報告》用翔實具體的事實證明,上海浦東高橋的總參三部是對美國和其他 14個國家進行網絡戰的大本營;其次,作為在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學習和工作十年的學者,我清楚知道上海浦東高橋總參三部二局與國際間諜戰的關係。我所帶的 1986級國政班就有 3位畢業生分配到該機構,而該報告披露的 61398部隊的一位成員就是我的學生。其三,在過去 5年中,我本人就遭遇無數次網絡攻擊,例如偷竊我的電腦資訊,進入我的郵箱,給我發送帶病毒的文檔,甚至偽造我的個人網頁,把試圖與我聯絡的人引向一位神秘的版主等等。 中美之間走向直接衝突的危險,還不僅在於中國政府和軍方對美國企業、科教機構、資訊產業、能源航空等基礎設施發起的廣泛而長期的攻擊,更大的危險是,對於美國的警告,中國政府不以為然。中美兩國之間就一系列重大問題產生的分歧和誤讀,集中表現在了對《曼迪昂特報告》的不同解讀上: 第一,中美兩國對主權概念和內涵理解不同。 作為在民族國家形成過程中的後進者,中國對「主權至上」的概念還很幼稚(有趣的是,中共高層的智囊王滬寧以「主權論」硏究在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獲得碩士學位,並指導自己的第二任妻子就同一主題完成博士論文並獲得學位)。更重要的是,中共的主權概念非常强調國家對「物理空間」和「人民身體」的控制。當這種控制傷害到他國、甚至世界的神經系統時,中共領導層還經常渾然不知。對中共來說,政治治理就是維護權力地位,龐大的維穩體系就是它的基礎設施。 但在美國看來,「四大自由」卻是治理的本質、手段和目標。希拉里說得再明白不過了:「資訊網絡的擴展正在為我們的星球建立一個新的神經系統。」在 21世紀,互聯網就是我們這個世界具有代表性的「基礎設施」。說得誇張一點,在全球化下的後國家主權時代,對美國絕大多數居民來說,失去整個阿拉斯加的影響恐怕都不會大於網絡安全的喪失。但中國政府和它的御用「文膽」認識不到這一點。當政府代言人把釣魚島這個不毛之地上升到國家安全高度並大作文章、煽動民族情緒時,他們(包括新上任的總理)卻以敷衍塞責的態度否定美方就網絡襲擊的指控,完全不顧美國人的感情受傷。 第二, 中美兩國對政治和經濟、國家和企業的邏輯關係認知不同。 中國政府之所以對美方的强烈反應不以為然,反而以原始的抵賴方式來掩蓋其在網絡空間的犯罪甚至入侵行為,是因為他們自以為《曼迪昂特報告》出自私人公司,乃很快就會平息的「茶壺裏的風波」。他們無法理解,在美國的社會權力體系裏,《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華盛頓郵報》等中國網絡進攻的受害者能夠直接左右公共輿論,是動員和行使媒體輿論的「第四權力部門」。而其他直接捲入中美網絡戰爭的企業,如谷歌等141 家機構,都是美國經濟和社會的重要部門,網絡攻擊會直接影響華爾街股市,投資者和融資者(包括許多中資上市公司)都會受到衝擊。 希拉里曾申言:「那些在我們國家或任何其他國家破壞資訊自由流通的人對我們的經濟、我們的政府和我們的公民社會構成了威脅。從事網絡攻擊的國家和個人將承擔後果並受到國際社會的譴責。在一個靠互聯網連通的世界裏,對一個國家的網絡的攻擊就是對所有人的攻擊。」 在美國人看來,私人、民間對政府和軍方進行的網絡襲擊,經常還情有可原(在美國,人們對「維基解密」事件態度分歧很大),甚至可能會被認為是為資訊開放、保障知情權做出的高尚行動。但如果政府和軍方對個人和民間機構發起網絡襲擊,或者甚至只是控制監視,都會成為引發政治危機的違憲大事。在中國政府的邏輯裏,政府和軍方享有對民間任意監視控制的特權,而民間對政府和軍方的任何網絡入侵或監督都會成為危害國家安全、顛覆國家政權的滔天大罪。中美兩國對「公權」和「私權」孰重孰輕有180 度的差異。 圍繞網絡戰爭,中美兩國猶如在望遠鏡的兩端對視,認知誤差猶如天壤之別。希拉里不無擔憂地指出,「從歷史上看,不對稱的資訊獲取能力是國家間衝突的主要原因之一。」從圍繞《曼迪昂特報告》的言辭戰來看,中美未來衝突的升級幾乎不可避免。 第三, 中美兩國對互聯網自由和政治治理的關係態度不同。 在陳舊的「完全主權」(相對於「有限主權」而言)觀下,中國政府把發動國際間的網絡戰爭和對人民的網絡戰爭看作主權的天然組成部分。但在美國看來,對他國非軍事設施的常態入侵和在國內維持「網絡警察國家」,都是對人類共同體的傷害。 希拉里說得很清楚:「有些國家竪起了電子屏障,阻止本國人民分享世界上的一部分網絡。他們從搜索引擎提供的結果中删除字詞、名稱和短語。他們侵犯了那些發表非暴力政治言論的人的隱私權。這些做法違反了《世界人權宣言》,因為《宣言》告訴我們,人人都有權通過『各種媒體不受疆界限制地尋求、接收和傳播資訊和思想』。」 特別針對中國,希拉里還警告道:「限制自由獲取資訊或侵犯互聯網使用者基本權利…不僅關係到資訊自由,最終還關係到我們希望有一個什麼樣的世界以及我們將會生活於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它關係到我們生活的地球是有一個互聯網、一個全球社會以及一個造福並聯繫全人類的共同知識體,還是支離破碎、獲取資訊和機遇要取決於居住地點和審查者的心血來潮。」美國的决策者把互聯網自由放在了關乎人類共同命運和人類共同體根本性質的戰略高度。而與此相比,中共只把它看作維護一黨寡頭權力地位的手段而已。 中國國內的討論沒有、也不敢提及的一個議題是:中國政府和軍方在美國的所有行為方式其實都更肆無忌憚地運用在了中國社會。早在2010年,著名媒體人北風就透露,400 多位維權人士被含「木馬」病毒的郵件攻擊。也就是說,軍方、公安、國安和國保早已大規模地控制了互聯網。在「金盾工程」和「防火牆」下,沒有任何用戶享有網上隱私和安全。所有的民主運動積極分子、異議人士、敏感部門的敏感人物和政府官員(例如,方濱興在重慶幫助薄熙來和王立軍建立的網絡控制體系)恐怕都不能免於自己的文檔被植入的惡意軟體打包、偷出,最後送往情報安全部門。任何一台電腦的枱面都有可能已經被「網警」遙控。對所有中國人來說,《曼迪昂特報告》所披露的所有入侵和竊取手段只是掀開了「中國網絡警察國家」龐大控制體系的冰山一角。 所以,普通中國人不只是中美網絡戰的看客而已。中美網絡戰的結局不僅會决定美國人是否能繼續享有「四大自由」,也將決定整個人類共同體的未來自由程度,更會直接決定中國人能否生活在自由之中。 如欲閱讀《陽光時務週刊》其它精彩內容,請購買/訂閱《陽光時務週刊》。香港、澳門所有 7-11/OK/Vango 便利店、報刊攤,香港誠品書店及其他各大書店均可購買;全台各大書店(金石堂、誠品、何嘉仁、Fnac、敦煌書局、Page One、金玉堂、諾貝爾、墊腳石)網路書店(博客來、讀冊生活)亦有銷售,馬來西亞可在紀伊國(Kinokuniya)、商務書局、大將書行、城邦閲讀花園、Borders(雪隆The Curve, The Garden, Tropicana, 檳城Queensbay Mall)、雜誌連鎖店MyNews.com)購買;您也可透過  www.subisunaffairs.com  訂閱半年/全年/兩年的雜誌,現在訂閱更有機會享受高達五折的優惠。

阅读更多

旧文:由罗京的死而想起了杜宪和薛飞

二十年前,那个初夏,到处充满了骚动和不安,满脸泪光的杜宪出现在人们面前时,声音哽咽,无限悲痛。还有薛飞,那无法掩饰的难过和愤怒。民族的良心,人类的良知,所有和美好相连的东西,在这一时刻体现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中国网民剧增,政府又喜又忧

四亿两千万意味着中国每十个人中就有至少三个人是互联网用户,一年间新增3600万网民, 比加拿大人口总数还要多一点。 对此,中国首家网络经济领域咨询机构艾瑞咨询集团联合总裁阮京文表示: “这么多中国网民的这种数量已经产生了一种惯性。这种惯性可能会维持未来几年吧,可能会有一定比例的对峙。实际上2010年底的时候, 中国的网民也许可能会到四点七,四点六到四点八之间会到这么一个数字。” 阮先生预测, 到今年底中国网民数量最多可能跳升到四亿八千万。虽然中国国内报道大多认为,引发中国网民人数进一步增加的主要原因是网上购物, 但阮先生指出,网络游戏是吸引新增网民的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 中国网民数量的增加, 中国国内的报道大都集中在为中国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 但法新社星四的报道说,互联网已成为中国许多网民在传统媒体受到政府严格控制下发表意见的平台。 对此, 中国著名博客北风表示,“互联网毫无疑问第一次为中国普通民众提供了一个言论空间和一个言论平台: “很多网友也可以通过平台去把曾经精英们垄断的话语权第一次去做一个分享或者说起码它可以自己享有这个权力,这个毫无疑问,这个推动互联网自由甚至言论自由,甚至新闻自由它都有它的积极意义的。当然这个东西,用户接触越大,它这个推动作用我相信会更明显。在同时也可以看到,其实作为官方也不断加强互联网的管制,例如它们最近在加强微博客的管制,在加强博克的一些封锁我们也看得到。其实双方是一个较量的过程。” 在网民与政府管制的较量过程中,北风表示, 不管官方的管制多么严厉,网民发表意见的自由空间相对都在不断扩大。 法新社星期四的报道还说,中国网民数量的持续增加和影响力的不断加强已经使中国政府担心互联网有可能成为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的工具,中国政府近年来已经强化了对互联网言论空间的管制。 对此,北风表示: “我想这个要看你管制阶层也就是执政阶层你怎么样互联网和新的言论平台的兴起。如果你不能面临这些新的信息传播的技术,不能面临民众对权力制衡还有权力合法性的一个呼吁和要求的话,这个统治会受到挑战,这是非常肯定和必然的。当然你如果执政阶层愿意顺意民意而为,积极回应民众在经济、民生、政治上提出的一些诉求,那互联网平台就有可能成为统治者更好的一个工具去和民众沟通,这个要看你执政团队怎么样去看待这一个平台。” 中国政府对外总是宣称, 要依法对网络进行管理,中国政府不害怕互联网,中国政府保障公民的言论自由, 但实际情况却是通过金盾工程设下的防火强屏蔽和封杀那些被认为对中国政府来说政治上敏感的网站。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Copyright © 1998-2010 Radio Free Asia. All rights reserved.

阅读更多

维基百科: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审查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互联网进行网络内容审查,这是一种政府行政行为。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实施网络内容审查的范围、力度和标准有别于绝大多数国家,引起争议并有一些负面评价。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热闹的李云迪嫖娼案,被忽略的性工作者权利

【404档案馆】酷吏被抓了,但不许擅自拍手称快

解构新疆镇压:中共党国如何治疆?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电报频道:简中赛博坟场

推特账号:Chinese For Uyghurs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