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人

陈彧:人大代表可以雷人

陈彧:人大代表可以雷人 ——与木然兄商榷 作者:陈彧 来源:作者赐稿 来源日期:2012-1-17 本站发布时间:2012-1-17 23:44:43 阅读量:17次     看到木然兄博文“ 人大代表的雷人提案何时休 ”,第一感觉是很有同感,因为每年人大我们都会听到一些雷人言论甚至雷人提案(如果仔细搜索一下,或许有些雷人的提案还有可能以某种方式获得确认);木然兄的分类也很精彩。对木然兄的逻辑起点,我从基本点上持反对意见。我以为,人大代表可以雷人,有权利雷人;每年人大会议上有一些雷人言论、提案是正常现象;也就是说,如果完全没有雷人的言论,是不正常的。理由有两条。   第一,作为个人的人大代表,其职责并不如中国共产党一样,“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而只是代表一部分人,代表一个或一些利益群体。作为个体的人大代表,如果确实是选举产生的,他所代表的只是选举他的那些选民;作为整体的人民代表大会,理想状态下应该能够成比例地反映社会上客观存在的各种利益,且在人民代表大会内外充分地表达各自的利益,讨论乃至争论并按合理的程序在各种利益之间进行平衡和妥协,这样才最有可能兼顾各种利益,达到社会资源的最优配置。“雷人”是一个选择性的定义;同样的主张,你觉得雷人,不一定其他人也同样认为。如果人大代表必须以“不雷人”为原则,人大会议上只说些正确的“普通话”,这样的会议不开也罢。改革开放以前乃至改革开放以后相当一个时期,各种会议上没有什么雷人的东西,有的就是当时的“普通话”或正确的话;那样的状况,木然兄满意吗?前几年,某省人大或政协会议上,一位社会身份为私企老板的代表或委员发表“雷人”言论,说应当减轻私企税负,遭到尖锐批评;有其他代表或委员语重心长地说“作为人民代表,只代表少数人,这样说话是不可以的!”我当时就很不解,如果她不能代表她所在的阶层说话,还要她来开什么会?   第二,人大代表的雷人言论或提案有没有社会的危害性?可能没有,也可能有。民主的制度框架下,立法机关(记得我们的人大是这样的机关)是各种利益博弈的场所,所通过的各种法案,是各种利益平衡与妥协的结果。如果基本制度是正常的,没有被运行机制及“潜规则”歪曲,那么,能形成最终决定的应当是能取得相对多数认可、能代表相对多数利益或至少是能被相对多数接受的。被普遍认为“雷人”的那些言论,一般是超越了基本的常识、越过了公认的道德底线、因而为绝大多数群体或个人唾弃的东西。只要那些能有“雷人”主张的人不能随心所欲,这样的主张就不可能固化为法律政策,因而不能对社会有真正的危害。据我所知,美国的各级议会就经常出现雷人的言论或议案(有些还真的变成了法律),但好像还没有对社会造成实质的危害,也不能真正挑战社会的主流价值。说可能有,是在我们的制度和文化环境下是不是同样如此,我很怀疑,因为那些雷人者往往很强势。   我以为,人大会议上是否有雷人的言论等不是真实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人大代表真的是各种社会群体的代表吗?如果是,那么,这里可以引用伏尔泰的名言:“我反对你说的每一个字,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但问题恰恰在这里。我们的人大代表选举制度、运行机制、是否存在“潜规则”等等,属政治学的范畴,这里就不讨论了(木然兄:这可是你的专长哦?);就我的感觉而言,各级人民代表、各级政协委员,似乎主要出自各种强势利益群体,例如各级官员、国企高管、成功的民营企业主、不同领域的学术权威、演艺及体育、娱乐界的明星,还有其他领域的“成功人士”。当然也有工人、农民、职员和其他社会基层的代表;这些阶层的人数应该占社会的90%上下,这些社会上的弱势,在国家的立法机关和政治协商(据说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机关中,也仍然是弱势,而且是非常的弱势,至少数量上是如此。在这样的协商机关中,常常是那些强势利益群体在那里协商;在立法机构中,也是那些群体在博弈、妥协。上述判断不一定对;如有反对,我希望能摆出事实,用数据说话;我没有提供有关数据,原因是我很难得到相关数据。对那些“雷人”主张持批判态度的,主要来自社会基层,来自那些在占有社会资源以及参与协商、博弈等等的地位上都处于弱势的社会基本群众。现在,那些雷人的主张被揭露、被批判,是一种社会的进步,但能够进步到哪里,现在还很难说。从理论上说,那些持有挑战社会道德底线的“雷人”主张的代表或委员,以后应该得不到选民的支持因而不能在严肃的权力机关中继续发表“雷人”言论;但我很怀疑最近一、两届就能做到,也就是说在未来的五年到十年中似乎还不会“休”。   最后还有一句话要说:在民主制度框架下,人大代表可以“雷人”,但政府官员不能。民主制度中的人民代表是社会利益群体的代表,他们参加人民代表大会,就是要充分表达选举他的那些人的观点(不管是不是雷了其他人),代表他们参与政治与社会进程。政府官员只是公仆(英语中公务员就是PUBLIC SERVANT,直接翻译就是公仆),其职责只是为人民管好、用好公共资源,以满足公众的需求,不能有任何独立的利益,不能乱说乱动。不是说“掌权时不把权力关进笼子里,以后……”吗?虽然政治进程有时二十年等于一天,千万不要以为会永远如此。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以上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和观点。)

阅读更多

木然:人大代表的雷人提案何时休?

每年无论地方还是中央开两会,人大代表都会有雷人的话语,雷人的提案产生,这些雷人的语言和提案,成了社会不和谐的重要因素,甚至可以说,他们给社会不满意的炸药包放上了导火索,随时随地按着个人的性子点燃引线。今年的雷人语言和提案更有增加官员对立、加速社会崩溃之势。本人试通过以下几例进行说明。   第一例,刁民体。在佛山两会南海区代表团的分组讨论现场,人大代表方明说:“百姓是教好的,不是养好的,就像

阅读更多

2012年新雷人提案小结

建议通过大力的拆除违建行为来增加外来人口的居住成本,让他们无地可住而不得不离开。 (唐泰来后来表示自己工作很忙而政协人员催得紧。做个政协委员,什么事都不做的话有点不太好意思,当时只剩下两天的时间,就参考了一些其他的东西弄了一下交了上去。)

阅读更多

法广 | 中国/社会/乌坎: 乌坎事件官威“雷人”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获选人大主任

根据《南方都市报》报道,除了郑雁雄当选汕尾人大主任之外,吴紫骊当选汕尾市市长;邓海光当选茂名市人大主任、梁毅民当选茂名市市长;葛长伟当选清远市人大主任、江凌当选清远市市长。 汕尾市乌坎村由于村民反对村干部非法售卖耕地予发展商中饱私囊,从去年9月开始触发群众抗争活动,地方当局因处理不善,抗争一直断断续续维持了3个月,直至12月当局进行封村行动,并逮捕村民代表,在拘留期间一名村民代表猝死,触发新一轮更大规模的群众抗争,吸引多个境外传媒争相报道。 郑雁雄后来召开一次会议,根据香港有线电视取得的录像显示,郑雁雄在会上不留情面批评村民引进境外媒体挑拨生事。郑雁雄会上的名句包括:「不再闹,不再违法,让政府觉得靠谱,估计不会再乱来,那我连武警都不用请,你以为请武警不用开销啊?」、「像这样负责任的政府你不指望,你指望国外几个烂媒体、烂报纸、烂网站,好坏都颠倒了」、「以前的市委书记哪有这么累的?什么事都得管,权力一天比一天小,责任一天比一天大。然后呢,老百姓一天比一天胃口高,一天比一天聪明,一天比一天难管」。他的讲话经香港传媒广泛报道之后,成为香港市民茶余饭后的话柄。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风雨中抱紧自由”

CDT 电子报

CDT招聘

招聘岗位: 播客主持人、Clubhouse主持人及社交媒体编辑

报名时间: 2021年4月7日至5月7日

报名方式……

CDT 本周推荐

推特账号: Free Chen Guojiang 关注盟主 @FGuojiang
推荐理由:关注被失踪的维权人士“外卖骑士联盟盟主”陈国江

播客:有点田园
推荐理由:一个接地气的讨论性别平等话题的播客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