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主权移交十五年

路透社: 香港7月1日爆发大规模反政府示威

  在香港回归中国、实施一国两制15周年之后,星期天,成千上万的香港人走上街头,向北京表达他们的不信任。对香港进行了三天访问的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像过去在7月1日到访香港的大多中国领导人一样,选择在当天中午之前返回北京,以避免目睹香港回归纪念日爆发的反政府大游行。 法新社记者现场报道,参加示威的香港民众,不分男女老少,人数众多,许多民众着装白黑两色,以表达不满和哀悼的心情。领头的示威队伍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后面等待的人群还没有迈出一步。一名示威者对记者说,香港的情况正在变坏,港人的权利正在受到威胁。 每年在香港回归中国的纪念日—七月一日,都会爆发规模相当大的示威游行。但今年部分港人的不满特别强烈。除了香港人享有的权利受到威胁外,香港物价飞涨,穷富悬殊也是当地人非常愤怒的原因。 稍早些时候,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周日结束对香港的三天访问,于11时30分搭乘专机离开香港返回北京。胡锦涛籍香港回归十五周年之际到访。香港特别行政区第4届政府行政长官梁振英及新一届政府主要官员宣誓就职,胡锦涛发表讲话强调,中央政府关于支持一国两制模式、港人治港的原则依旧。 据法新社报道,新特首梁振英承诺捍卫保障香港民众公民权的基本法。在两千三百多嘉宾出席的新特首的就职仪式上,中国主席致辞时,会场内突然有1人大声呼出“平反六四”的诉求,但立即被警员带走,其他与会者则为胡锦涛刚刚开始的讲话热烈鼓掌,从而掩盖了意外的喧哗声。 法新社报道指出,北京在15年前提出“一国两制”的模式以安抚香港民心。依照这一原则,香港享有半自治体制,不仅保留了自己的货币和司法体系,同时享有媒体和言论自由。但是,尽管香港与北京之间的经济一体化日益增长,尽管在香港遭遇危机时曾获得北京的经济支持,港人对北京的统治仍持不信任的态度。 今天稍晚,香港人会像往年的今天一样走上街头,参加大规模的示威活动,要求北京政府少些干预、要求获得更多的民主。

阅读更多

路透社:胡锦涛场内奢谈包容 场外警方狂喷胡椒镇压

香港警方在回归15周年前夕忠心护主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有记者因为大声向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发问平反六四的问题,被警方以「影响秩序」的理由拘禁15分钟;一百多名为平反六四及李旺阳申冤的示威者被十倍的警力重重包围,并遭到警方首次用犹如灭火筒般大的胡椒喷雾镇压。 两名没有叫口号、没有过激行为的示威者,竟被警方无理从人群揪出逮捕。奴相毕现的警方不但受到各方严词谴责,亦成为国际传媒争相报道的焦点,锋头盖过他们誓死要保护的主子胡锦涛。 胡锦涛30日展开第二天的访港行程,但从早到晚的节目,都充斥着反对者的声音,只是在警方严密保护之下,示威者和反对的声音,都隔绝在胡锦涛的视听范围之外。胡早上访问九龙启德邮轮码头工地时,苹果日报记者高声问他「胡主席,香港人希望平反六四,你听到吗?」胡锦涛脚步稍告慢下来,并朝记者方向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前行,没有回应记者问题。但这时有4名便衣人员突然阻拦记者,强行将他带到一扇门后的走廊。记者反问警员他触犯了什么罪行,其中一名警员回答:「你太大声,影响秩序,你这样是违规。」在被禁锢了15分钟后,记者才获得释放,但胡锦涛等人已呼啸离去。 另一名香港记者亦高声向胡锦涛发问:「胡主席,你这次来香港,与上次来有什么不同呢?」胡锦涛这次却显然听到了问题,趋前回应记者的问题,但同样大声发问的记者,却没有因「影响秩序」而被禁锢。 到了下午,所有安排的节目都在胡锦涛下榻的酒店旁边的会展中心举行,其中包括接见香港各界代表、接见中央驻港机构及主要中资企业负责人、接见香港政府官员及立法行政议员,以及出席晚上由特区政府所设的欢迎晚宴。 胡锦涛面对不同接见对象的讲话,主题几乎都只是重覆要大家团结和包容。在接见香港各界200多名人士时,他说:「在前进的道路上还会遇到风险和困难,但只要大家团结一致,齐心协力,一定能够把香港各项事业推上一个新的台阶。」在晚宴上,他说:「香港同胞要始终以国家和香港整体利益为重,珍爱共同家园,齐心协力应对挑战,要提倡多一些合作、多一些协商、多一些包容。要关爱基层,扶助贫弱,守望相助,共享和谐。」 然而,胡锦涛在会展中心内高谈团结和谐之际,会展中心外有要求平反六四及为李旺阳申冤的示威者集结,警方如临大敌派出十倍的警力,向本已被一列水马隔开的示威者重重包围。情况很快失控,警方出动首次亮相的灭火筒般大的胡椒喷雾,向跨越水马的示威者胡乱喷射,一些在场采访的记者无辜中招。警方不计成本狂喷胡椒喷雾挑起部分示威者不满,有人将拒马推倒,警民一度发生肢体碰撞。在混乱中,警方竟然在人群中揪出泛民主派政党社民连的副主席吴文远及成员马云祺,强行带上警车拘捕。吴文远当时并无异常举动,连口号也没叫,吴指警员未向他解释原因,批评警方践踏公民表达政治异见权利。 针对警方无理拘禁记者一事,苹果日报正研究控告警务处处长曾伟雄非法禁锢及妨碍传媒采访工作。记者协会发表声明抗议警方滥权,主席麦燕庭质疑警方为记者提问内容设限,要求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公开道歉。摄影记者协会斥警方干扰记者工作的做法不能接受。支联会和多个政党对事件表示震惊及愤怒。浸会大学、中文大学、城市大学、树仁及珠海等15名新闻学者联署,严斥粗暴干预新闻自由的行为不合理和不能接受,表达抗议及遗憾。这次事件,美国《华盛顿邮报》、美联社及半岛电视台等海外传媒都有报道。 禁锢记者的其中一名警长麦君浩事后被一群记者包围,要求他解释理由,要求他说明这是否是警方新的指引,麦君浩开始时支吾以对,又用手机告知领导,说他被问到一些他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后来又竟然对记者们发出冷笑。麦最后在一批警员护送下,窜离现场。 在会展中心外遭到警方胡乱喷射胡椒喷雾之后,主办示威的支联会最终获安排将市民联署要求查明李旺阳被自杀真相的信件,送交一名港澳办官员。主席李卓人批评,胡锦涛根本不能「多走一走、看一看」,「他看到的,根本不是真实的香港。」 在李卓人递信期间,法轮功成员亦来到瑞安中心示威,但当他们刚拉开横额,警方即用警车遮挡示威者,确保胡锦涛不会看到任何标语。警方表示,由于示威者推撞水马,对在场人士构成危险,在劝喻无效下动用胡椒喷雾,反指控示威者若和平示威,警方不会动用武力。 – 胡锦涛为港府新班子监誓有人高呼「平反六四」「结束一党专政」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7月1日在访港最后半天的行程中,为第四届特区政府的主要官员监誓,但在场外和场内继续不断出现反对者的声音。胡锦涛在会展中心完成主持梁振英新班子宣誓仪式之后发表演说时,场内有人高声呼叫平反六四。 而在场外,社民连立法议员梁国雄和四五行动成员抬着一副红色的木棺材在示威区示威,并焚烧象征梁振英的人像。而在较早时的升旗仪式中,5名学联的成员企图进入举行仪式的金紫荆广场示威,但遭到一群警员拦截。 胡锦涛在1日中午之前,离开香港返回北京,结束为期三天两夜的访港行程。新任行政长官梁振英、三位司长、卸任行政长官的曾荫权及中联办官员,到机场送行。过去国家领导人7.1访问香港,大多在当天中午前离开香港,原因之一是避免目睹香港每年一次的7.1反政府大游行。 胡锦涛今早在会展中心大礼堂主持第四届特区政府主要官员宣誓上任仪式,一共有2300百名嘉宾出席,当中包括中央政府代表、立法会议员、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香港各界代表、驻港中资企业的高层,及驻港使节团体。监誓完毕后,由新任特首梁振英首先发言,之后胡锦涛发言。但胡在演说不久时,场内有人突然高叫「平反六四」及「结束一党专政」口号,在场保安人员气急败坏连忙将该人士架走。据香港电台报道,高叫口号的人,是泛民主派政党公民党成员曾建超。 这是胡锦涛连续第二天在香港被人当面提及平反六四。胡锦涛30日出席一项活动时,一名记者高声询问胡锦涛有关平反六四的问题,但遭到在场警员带走并禁锢15分钟。 在会展中心场外,大约20名社民连及四五行动成员,包括立法会议员梁国雄,早上出发游行,要求中央彻查民运人士李旺阳的死因,以及平反六四。他们抬着一副红色的棺材,上面写有「香港凶多吉少」及「中联办治港」的字眼,进入会展场外的示威区内,焚烧象征梁振英的人像。 胡锦涛在演说中指出,中央在充分肯定香港回归祖国15年来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也要清醒地看到香港社会仍然存在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他并且向特区政区新一届政府和社会各界提出4点希望:努力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努力维护基本法的权威、努力提升竞争力、努力加强人才培养。 特首梁振英宣誓上任后首次发表演说时表示,他将在任内,以施政成效答谢中央政府和香港市民对他的信任。他说:「我会全力以赴,实践我的竞选承诺,带领香港稳中求变,发展经济,改善民生,推进民主,建立更繁荣、更进步、更公义的社会。 」 胡锦涛事后接见香港特区政府新班子成员,又提出16字希望:依法治港、精诚团结、勤政为民、登高望远。 相关日志 2012/06/30 — 香港記者向胡錦濤提六四問題 被警員問話 2012/07/01 — 蘋果日報:六四也不能問 你能啞忍嗎? 2012/06/28 — RFI:董建华呼吁港人容忍李旺阳被自杀 2012/06/17 — 胡佳:人權支點 2012/06/15 — 香港特首曾荫权质疑李旺阳死因 2012/06/14 — 港民施压不断 曾荫权首度回应李旺阳猝死 2012/06/14 — 港政协委员公开信呼吁高法彻查李旺阳事件 2012/06/12 — 香港上万民众要求彻查李旺阳死亡真相—- “如果胡锦涛来港,一定要找他问个明白。” 2012/06/11 — 采访李旺阳的最后一名记者:根本是暗杀 2012/06/11 — 李旺阳遗体被强行火化,港人游行吁真相

阅读更多

唐人: 香港辛酸艱困十五載

正當大多數港人為生活艱辛嘆息,為基本價值觀面臨侵害而深感無助無奈之際,大陸官方新華社卻以《特首:一國兩制的成功毋庸置疑》為題,大談回歸十五年的「偉大成就」以及一國兩制如何成為香港最大的優勢。數份左報更是不遺餘力連篇累牘鼓吹香港回歸十五年如何創造了嶄新歷史,香港如何保持了繁榮穩定等等,為胡錦濤訪港粉飾太平、表功造勢。   但是,香港究竟是否真如中共所宣揚的那樣幸福美滿、繁榮穩定,一國兩制是否成功,不是中共說了算,除了要看事實,更要問人民,尤其是切身感受的港人,才最有資格去評說回歸之是非福禍。    一國兩制信心指數下跌   正當中共宣傳機器吹得起勁的時候,香港大學六月份發表的民意研究計劃結果卻清晰表明,有近四成港人不信任中央政府,比率為回歸十五年來新高。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對香港前途、中國前途、一國兩制的信心指數全線下跌。港人今天的惶恐更甚於回歸之前!不少學者和政界精英指出,結果反映香港人心未回歸,也凸顯北京過去十五年對港政策失敗,香港人擔心北京進一步插手香港事務,令香港一制更名存實亡。調查期間正值內地高壓迫害異見者,逾十八萬港人破紀錄到維園悼念「六四」二十三週年,「六四」鐵漢李旺陽「被自殺」激發全城義憤。   經濟和民生方面,近日亦有調查足以說明一國兩制的失敗。港府統計處六月中公佈最新人口統計結果顯示,反映本港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在去年已上升至零點五三七的歷史高位,最高及最低住戶的收入,更由十年前相差二十七倍,進一步拉濶至相差近四十五倍,冠絕加拿大、英國、美國等地,較十年前上升了零點零一二,創下歷來新高,以至梁振英的新班子在新上任的頭一個月,就須匆匆讓扶貧委員會即時運作。今天,四條小龍中香港已跑在最後,連既缺資源、又無腹地的新加坡,無論經濟或民生的進步成功都優勝超越了香港,北京還有什麼值得為這十五年吹噓的呢?    高度自治變黨員治港   然而,西環操控的左報對此調查數據的報道標題,卻是《香港貧富懸殊問題未惡化有隱憂》,不少言論強調貧窮問題是世界性的,不要讓民生問題為反對派所利用。香港是越來越繁榮,大多數市民的感受真是如此嗎?把香港回歸後所遇到的一切困難都歸咎於客觀;把市民的不滿、怨憤都歸咎於外國勢力的滲透和挑唆,客觀嗎?市民能認同嗎??   事實上,回歸的這十五年,是中國經濟崛起上升的十五年,卻未「國家好,香港好」。對香港而言,這是每況愈下充滿辛酸困苦的十五年。十五年來,香港各種深層次矛盾日趨尖銳突出。北京在政治上加緊對香港的控制,多方插手香港的事務,一國兩制強化大陸一制,港人高度自治變成了西環治港、中共黨員治港。北京多番以人大釋法削弱香港法治,扼殺香港落實雙普選,透過中聯辦打壓香港言論自由,對媒體進行分化打壓。民主進程屢違民意,政治體制結構不合理,政治利益向商界傾斜,權力運作失公義,土地房屋政策不當,使地產大鱷壟斷樓市,眾多青年居無其所,中小企經營困阨,產業空洞化危機瀕顯,中產階層生活水平日下,在職貧窮與日俱增……。試問,香港除了戰爭時期,什麼時候有那麼長的經濟不景和滿街窮人?中央政府予港的輸血救濟措施,雷聲大雨點小,只益了大商家,港人並不能普遍受惠。對大多數市民而言,反倒未見其利,先受其弊,大陸的觀念、習慣、方法、準則,挾帶著有毒食品以及雙非產婦潮水般汹湧而至。    港人堅守民主自由最後防線   十五年來,經濟轉型趦趄不前,發展出路茫無頭緒,經濟輝煌的日子一去不復返,香港人膜拜的富裕神殿正在崩潰倒塌,核心價值備受侵蝕摧殘,肯做肯搏便能掘金的社會基礎消失。能者不能展其所長,弱者不能得其所依,學歷低或年老者連生存都成了問題,因生活艱辛而發生的家庭悲劇層出不窮……,難道這就是回歸帶給港人的繁榮穩定?!難道這就是回歸時中共承諾的「香港明天會更好」?!   凡此種種,令市民怨懟日益深化,不滿情緒愈來愈烈,不穩定因素逐漸累積。香港人回天無力,但還有表達訴求的願望與自由,十五年來積累太多的失望,本來本份、沉默、勤奮的香港人,只有轉向政治層面,堅守民主自由這一最後防線。 二○一二年六月二十一日

阅读更多

香港雜評 | 安裕:十五年

【 明報專訊 】一九四九年四月二十三日,解放軍攻陷南京,毛澤東「宜將剩勇追窮寇」徹底實現,前一年蘇聯欲把中國分作南北朝國共隔江而治的算盤無法打響,美國開始具體思考與中共接觸,拋棄兵疲馬乏的國民政府。二野部隊打進南京佔領總統府,南征北戰的部隊對國民黨苦大仇深,甫進總統府就把地氈剪成一段段分給戰士。二野將領劉伯承和鄧小平隨後續部隊來到總統府,進內便見滿目破地氈,鄧小平馬上把部隊指戰員叫來,用四川官話劈頭就罵「亂彈琴」,下令把總統府恢復原狀,部隊撤出。 劉鄧俱是法國留學生,鄧小平對咖啡、牛角包和足球情有獨鍾是因為他在法蘭西的那些年,雖然在法國的日子鄧小平是搞政治多於其他,可是畢竟二十世紀初的法國仍是歐洲中心,光生活在這裏就夠開闊眼界。「文化遺產」一詞幾十年前還未出現,但巴黎的恢弘肯定對這些由四川而法國的中國學生是文化衝擊。如何正確對待歷史並保存歷史,這是需要學養的。 香港回歸十五年,得到什麼失了麼人人有一本帳。從形而上的層次而言,得到的是去殖、是華人當家作主。至於失去的是什麼,是酸甜苦辣的百味俱陳,午夜夢迴之際怕的是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怕的是天天要你背誦中國好,怕的是失去清廉自持的社會風氣,怕的是大陸那套官場文化來到香港。從南京總統府的破地氈百轉千迴到今天金紫荊,我們寧願拒絕相信這是事實的十五年,情願那是毫無意義的十五年,希望它是從未到來的十五年。 耶魯大學歷史學者史景遷(Jonathan Spence)在他成書於一九九○年的《追尋現代中國》(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指出,中國是一個難以明白的國家(there is no easy way to understand China),在這部英文版八百七十六頁、譯成中文分三冊的巨著,史景遷對現代中國的亟力追尋,埋頭浩瀚如海史料。根據他的研究,現代中國與華裔史家黃仁宇在《萬曆十五年》(1587, 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所說的極為接近。黃仁宇認為,中國與十七世紀末葉的英國類似,都是一個在「在數字上無法管理的國家」(mathematically unmanageable)的國家,具體表現在中國立國以來貧農及小自耕農的經濟立場為基礎,農村內部情勢複雜,不易爬梳,所以要有很多流血慘劇,才能達到數字上的管理。黃仁宇由此走出蹊徑,從現代性(modernity)出發,以比較史學為工具,通過歐洲與中國的對照,研究現代性與資本主義的關係。他提出必須把歷史推回三四百年前,才能看到中國缺失在於閉關自守,工業和商業發展遠遠落後歐洲,無法適應新世界。 閉關自守 發展落後無法適應 黃仁宇完書時是一九八二年,當年中英尚未全面展開香港前途談判,但一國兩制已由北京拋出。黃仁宇雖是半途出家的史學家,仍能看出這一概念的虛妄——作為經歷抗日戰爭的前國軍校級軍官、戰後在美國密歇根大學獲得歷史學博士學位的雙重身分,黃仁宇既有歷史專業的比對爬梳基本功,也有中國人身分的個人歷史,他指出,一國兩制在歷史上並非新事,荷蘭往昔初為聯邦時也是一國兩制。這種制度能夠成功落實,黃仁宇說,必須是「一國兩制的精神需要彼此將眼光放遠,在長久的歷史中,找到合作的邏輯」。《萬曆十五年》殺青之日,距離一九八四年中英《聯合聲明》的簽署落實還早兩年;黃仁宇二○○○年初去世,看不到一國兩制在香港的迅速消亡。《萬曆十五年》對一國兩制的觀察並無重大紕漏;黃仁宇去世前三年,香港回歸,由一九九七年到二○○○年,香港仍可徜徉在自由的海洋裏。然而正如史景遷說,中國在西方眼中是一個「難以明白的國家」;當香港一切順利時,中國的手就伸進來。這是出於對自己的無知,也是對歷史的無知,史景遷說,無知的由來,「中國共產黨政府可以聲稱(claim)這是革命分子的勝利。然而,這也是主要官僚以更高的真理為名,從而釋析人民的期許」(in the name of a higher truth, to define people’s aspirations),隱喻中共剽竊人民的期許以及官僚系統的巨大努力,據勝利果實為己有。 當香港一切順利 中國的手就伸進來 從七十年代末乃至八十年代初,中英開始試探雙方就香港前途的底線時,北京冒出一種論述,把香港的物質繁榮稱之為香港巿民的成果。這種論述無疑是事實,但不是全部,英國人在一九六七年後的社會建設,包括房屋及教育,也是香港繁榮的要素。可是中共以民族主義大纛為經緯,迅速佔領道德高地,以民意牌與英方周旋。今天所謂的「忽然愛國」一群,其實便是中共面對英國時施以的統一戰線。當時最傑出的統戰成就,便是把在港英年代做過行政立法兩局議員的安子介統了過來。安子介先生不是「忽然愛國」,他以英文寫成的《Cracking the Chinese Puzzles》(解開漢字之謎),堪稱對促進中文在西方的發展作出巨大貢獻。但更大的在於心理上推動人心回歸,連港英年代的高等華人也一個接一個去北京,五十年代以還的恐共病幾乎一夜之間消除殆盡。 統一戰線消滅恐共病 持平而論,中共八十年代確對香港採取極為寬鬆的政策,鄧小平發脾氣公開大罵黃華、耿飆「胡說八道」,絕不容許官員就香港問題說三道四。中共建政後三十年的反覆起落,國力凋零,加上夠水平官員不多,大政基本就在幾個國家領導人手上。這些人有的如鄧小平出過國見過世面,也有土法煉鋼的沒有出國卻有水平的如趙紫陽。今天看來,鄧趙雖然都不夠完美,但八十年代就放手讓香港自己搞,其廣闊胸襟及廣袤視野,絕不是今天小家子氣官員那樣。中共第一二代政治家有其特質,不僅是浴血全國打出天下的氣概,更重要是絕不翹起尾巴做人的那種不知斤兩。 中共不信香港趨嚴重 香港這十五年變化不在香港巿民,而在於北京。中共一些人不信任香港,左傾路線嚴重,那種溢於言表的捋起衣袖準備親自下海大幹一場的「不信邪」最令人心驚肉跳,當香港的GDP等於一個省的時候,這種不信邪的本質愈加濃烈。香港成為了這種意識形態的實驗室,經濟增長壓倒了常識,成為恣意擠壓香港的精神武器。這種左傾思潮在二○○八年金融海嘯美國隆然倒下後更是惡化,認真說,香港感到中共一再擠壓,不是由於GDP落於人後,而是兩地的基本價值沒有隨著經濟融合而拉近,相反是愈拉愈開。 香港社會有一種庸俗的認知,覺得香港今天經濟落後大陸,於是心生不忿。這種是只是樹木不見樹林的瞎猜。香港人是見過世面的,我們的電視接收器和電腦互聯網聯繫全世界而毋須跳牆越界。香港人一度是小家子的,我小時見過,那是七八十年代經濟暴起時的嘴臉,可是現在我們早已來到衣食足而後知榮辱的年代。這不是香港崖岸自高,那是幾乎所有發達經濟體的必經之路,當民智大門打開,從此再也關不上了。香港講的是公義,李旺陽身死的湖南邵陽有多少港人曾踏足此地?陳光誠被困的山東臨沂,多少港人知道在哪?我祖籍山東,也沒有聽過這地方,勉強知道的是臨沂附近的孟良固曾在解放戰爭打過一場激戰,國軍將領張靈甫戰死。香港人就是頭也不回上街為他們吶喊。 Years of No Significance 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對七百萬港人來說是具有意義的一天,之前半天,彭定康在滂沱大雨裏捧米字旗低頭一躬;凌晨時分,解放軍三軍儀仗隊踢著正步把特區區旗送到會展會場的主台;清晨,全副武裝的解放軍一車車的經過石湖墟開進巿區。那是一個日子,連對中共批判最力的傳媒,頭版大標題是「香港信有明天」;我在美國的老師寄來一封祝願信。歷歷在目,是因為我們相信五十年不變。鄧小平的「中國人說話是算數的」,趙紫陽的「你們怕什麼」,一窮二白時的中共是那樣的樸實淳厚。這十五年沒有這些話聽了,連回歸初時的「香港好,中國好」都宛如空谷絕音。這十五年,於這一重意義來說,是Years of No Significance,比黃仁宇的A Year of No Significance,差多了。

阅读更多

BBC | 台湾陆委会关注香港媒体自查加重

主权移交15周年纪念日,大批香港市民上街游行 台湾陆委会发表报告,关注香港媒体自我审查的加重。 在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大陆15周年之际,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发表有关香港各层面发展与台港关系现状的报告。 报告援引香港记者协会年报当中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的民调。该份民调称,香港媒体自我审查、不愿意批评北京政府,是1997年主权移交以来的新高。 陆委会每年都会提出类似报告,这次是第15份报告。 陆委会在29日发表的这份情势报告称,香港今年政治新人辈出,不过有关中共介入操盘的传闻也较历届选举更多。 香港今年分别举行三项重要选举:区议会议员、选举委员会委员、行政长官。 观念差异 台湾陆委会的报告还说,香港、大陆经济、人员往来持续融合,也带来了冲突与争议。 报告特别提到,由大陆跨境到香港就读的学生以及大批来港生产的孕妇,引发香港教育、医疗资源分配问题。 报告还说,再加上大量陆客来访,更引爆陆、港之间文化、观念差异冲突。 陆委会报告认为,如何协调、融合将是未来新香港政府的一个艰巨挑战。

阅读更多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