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国民教育

黎明:不想当中国人又如何?

前几日,前国务院港澳办主任鲁平在电邮中向《南华早报》表示,认为自己不是中国人的香港人,应看看自己的护照上写着什么,否则应该放弃中国国籍。据说,这话是对某些“港独分子”所说:“中国有13亿人口,没有这极少数人也不会受影响”。...

阅读更多

BBC | 港支持及反对国教团体将对峙

反国教团体于上月初连续10天在政府总部门外抗议。 香港立法会星期三复会(10月17日),并将在当天晚间动议辩论德育及国民教育科问题。 支持及反对推行国民教育课程的团体届时将在政府总部门外各占一方,各自举行集会。 香港政府上周宣布搁置实施引起轩然大波的德育与国民教育科课程指引,不将之撤除,然而争议仍未平息。 香港“民间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大联盟”、“学民思潮”以及“国民教育家长关注组”和“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 等反国教团体将继续抗议国教课程。 8月份曾连续10天在政府总部门外抗议的各反国教团体呼吁曾参与抗议的12万群众周三“重返公民广场”。 另一方面,支持国教课程的“国土卫士” 、“中港青年文化联合会”等团体也将在政府总部外集会。 原来计划在场举办国民教育论坛的另一团体“国教Forum”则在此前一天临时发表声明宣布取消论坛。 香港警方在政府总部门外广场两侧分别划出两个阵营的集会区域,并以铁栏等障碍物分隔。 民间反对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大联盟发言人沈伟男批评警方安排不恰当,称可能会引起两个团体的冲突。 而提出议案要求立法会辩论德育及国民教育科的立法会教育界议员叶建源表示,他的目的是追究特首梁振英和教育局局长吴克俭在推行国教課程上的政治责任。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香港国民教育争议升级 北京官媒发文卷入论战

香港教师协会要求政府撤除国民教育科,否则将发动全港中小学在9月3日罢课,亲北京媒体周三说教协让年轻一代沦为政治工具,大陆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称国民教育将帮助港人更好适应香港回归后的大环境。 数万香港市民周日上街抗议港府强行推国民教育做法,特首梁振英周二表示和教育局商定之后决定,教育局会到各区解释有关课程指引的内容,并会将有关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内的“当代国情”部分的参考教材上载到教育局网页,接受大家的监督。但学民思潮(一群中学生组成的团体,反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设立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及家长团体并不接受暂缓要求。 香港教师协会周一晚上召开常务会议,通过决议,政府如果不撤除国民教育科,将会于9月3日发起罢课行动。教协理事方景乐表示要通过此行动向政府施与压力,目前无法评估会有多少学校将参与,但正在向办学团体、校长会等进行商谈争取支持罢课的行动。 教协会长张文光周三向本台表示:我想香港人的反对意见已经表达清楚了,因为有几万人上街抗议,但是国民教育是中央的任务,所以要拒绝这个科目九月在学校推行的话,还要有更大的动力和更团结的行动才行。 记者:教协现在是在发动罢课是吗? 张文光:我们现在积极组织,但是我们如果要成功的话,要有很多人支持,比如办学团体、家长、教师、校长和学生。现在我们还没有大的共识,如果没有大的共识我们是不会贸然进行的。 记者:政府说大家忧虑的不是国民教育本身而是在于如何推行,这方面观点您会同意吗? 张文光:我想国民教育本身肯定是教育的一个部分,我们在通识科应该有这方面的,但现在我们反对的是洗脑,是洗脑式的国民教育科,这是我们的目标,而不是国民教育本身。 香港亲北京媒体文汇报周三引用多位建制派人士的讲话,称各界强烈批评教协煽动罢课,报道说教协利用罢课为政治工具,无视损害下一代。而张文光表示,教协正是看到有近十万人上街,如此强烈的意见要求港府撤回国民教育科,港府依然一意孤行,才会考虑发起罢课行动。 香港各界对北京在香港推行的国民教育提出强烈批评,不少家长担心洗脑式国民教育将使下一代无法进行独立思考,而且《中国模式》教材也被指倾向偏颇严重,一味片面吹嘘中国政党及模式是如何成功的。 香港发生的反弹情绪也引起北京的关注,官方媒体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给香港人洗脑,什么课这么神奇”,对事件进行回应。 评论称世界有很多国家的中小学都有开设国民教育课,香港部分人的反对,从世界角度看非常个别,也有些偏激。实事求是说,反对者们更像是被英国殖民时代和西方意识形态“洗脑”了,才会对这门课程如此警惕、抵触,他们对大陆的看法完全是西方式的。评论同时还称推行课程是为了帮助香港尽快适应回归后的大环境。 对此,人民力量(泛民主派团体,反对国民教育的强推)副主席甄燊港告诉本台记者:我们融入这个大环境是应该的,目前我们还是一国。可是我们对国家的认识不能只是歌功颂德,而是应该对整个国家有一个责任感。这个责任感不单单只是一个赞成的义务,而是我们有建设国家的权利。但是现在我们难道连讲话的权利都没有吗?这个是不对的。这个也会给小孩子一个错误的印象,就是你是国民,只有爱护自己国家的义务,无论这个国家对或者错,或者曾经做过什么事情。另外一方面,还有一个错误印象是国家和政权他们就等同起来了,爱护这个国家就等于要爱护这个政权,那么历史要怎样发展呢?你怎么解释孙中山先生为什么要推翻满清王朝呢?那个时候爱国家为什么就不爱皇帝呢?共产党又为什么要革命呢?他们对历史的发展很难在这方面做出解释。所以说这种形式的国民教育在现代教育理念看来是匪夷所思的。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驻香港特约记者心语的采访报道。

阅读更多

译者 | 《华盛顿邮报》 香港大规模抗议质疑共产党“洗脑”

核心提示:周日,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游行穿过香港,挥舞着谴责中国共产党”洗脑”的标语,并呼吁取消计划在当地学校里开设的”国民教育”课程。 原文: Big Hong Kong protest assails Communist Party ‘brainwashing’ 发表:2012年7月29日 作者:Andrew Higgins  本文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2012年7月29日,香港成千上万的家长、教师和学生来到街上,他们抗议一门中国爱国主义教育课程。抗议者认为这门将于9月在香港开设的课程的目的在于对学生洗脑。】 【香港】——周日,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游行穿过香港,挥舞着谴责中国共产党”洗脑”的标语,并呼吁取消计划在当地学校里开设的”国民教育”课程。 抗议活动由教师、家长、学生团体以及当地不满中国一党专政的政治团体组织。抗议表明,这个自由的前英国殖民地的720万人民对引进旨在促进对中国的了解和联系的课程的强烈反对。 15年前在一场燃烧的焰火与爱国热情中,中国恢复了对香港的主权。中国给予这个大都市高度自治,将它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别行政区。但北京日益不满的是,许多香港人尽管也有中国血统,却与1949年以来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其他地区缺乏高度认同。 虽然香港在经济上更加依赖中国大陆,但根据香港大学近期的民意调查,自从1997年的交接后,香港人从没有像今天这样不信任北京的中央政府。单独的民意调查显示,香港与中国其他区域的认同纽带已经变得更弱,而不是更强。 为了缩小差异——这导致了丑陋的辱骂和偶尔的冲突——,香港政府想让学生们对大陆同胞了解更多,提出开设课程,来教导学生关于中国的政治制度、地理历史,以及升国旗的正确礼仪。 周日的抗议者谴责这是洗脑。标语牌引用了英国摇滚乐队平克·弗洛伊德的歌曲《墙上的另一块砖》(Another Brick in the Wall)里的歌词:”我们不需要任何思想控制。离孩子们远些。”一群父母和他们的孩子挥舞着一张海报,上面写着:”我们的先辈来到这里躲避共产党,不要让下一代重回魔爪”。 在当地的罗马天主教高中上学的16岁学生Luke Ng说 :”我是中国人,但中国不是共产党的。”他说自己加入周日的抗议活动,是因为他认为国民教育将是一种政治教化,它专注于党的成就,却对1950-60年代让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失去生命的灾难视而不见。”德国人教授有关纳粹的罪行,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中国,学生学习的只是如何歌颂党。” 香港官员否认这项新课程——即将于今年晚些时候在小学、2013年在初中开设——将模拟大陆的”爱国主义教育”教学,避而不谈共产党的许多血腥历史,而是集中强调外国人的罪行,灌输建立在深深的被害者情绪之上的狂热民族主义。 香港教育局局长长吴克俭周六说:”洗脑违背了香港的核心价值观。我们不支持也不接受”。 针对香港的国民教育首先在2010年提出,当时引起了大量的抗议。经历长时间的公众咨询,政府保证将不会规定教授这些内容而是由老师来决定,愤怒才平息下来。但是最近一本由政府资助的新的教科书《中国模式》教科书出版后,愤怒再次爆发。教科书是由一个亲北京的组织制定的,它将共产党描述为”无私和团结的”,是香港稳定和成功的不可或缺的保障。 周六,一个赞成新课程的亲中游说组织香港国民教育促进会的主席姜玉堆说香港人需要一些”洗脑”,这引发了更多的愤怒。姜说:”如果大脑存在问题,那么它就需要洗。就像衣服脏了需要洗,肾出问题了需要透析一样。” 周日,在炎炎烈日下,抗议者从香港铜锣湾的维多利亚公园游行到香港政府主要办公大楼,高喊”打倒洗脑”,并要求吴克俭辞职。警察称,抗议在高峰时吸引了约32000人,而组织者说人群超过90000。 在香港,由北京控制的报纸和亲中的政治团体努力支持国民教育,并指责批评者的歇斯底里和不可告人的政治动机。然而,在周日只有一小部分人出来辩驳,说香港在脱离中国、被英国殖民统治156年之后,需要更多了解它所归属的国家。 “不做英国佬,支持国家教育。”一个孤独的亲中活动分子通过扩音器喊道。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 这里 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 穿墙查看 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阅读更多

译者 | 《纽约时报》 数千人抗议中国的香港教育计划

核心提示: 争论的一个焦点就在于大量政府精英阶层送他们的孩子前往西方或者昂贵的外国人运营的国际学校学习,从而无需接受国民教育。该课程将会成为大部分工人与中产阶级的孩子所就读的公立学校的强制课程。 原文: Thousands Protest China’s Plans for Hong Kong Schools 发表:2012年7月29日 作者:Joyce Lau 本文由” 译者 “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数千人在香港街头游行,抗议即将在学校中引入中国爱国主义教育课程。美联社图片,Vincent Yu。】 【香港】——周日,数千人走上街头,抗议将中国国民教育引入香港学校的计划。而就在一天之前,香港教育局长警告说示威不会改变或延迟这一安排。 抗议在这座城市屡见不鲜,而维多利亚公园则是传统中每次抗议开始的地点。如今维多利亚公园已是一片阳伞的海洋,父母们都撑着伞以避免他们的孩子被晒伤。自从六月以来,已经至少有过两起示威活动:一次是香港每年的为1989年天安门事件遇难者的守夜活动,而另一次则是针对香港回归15周年举行的。第二次示威活动恰巧与有北京支持的香港新一任领导人梁振英上任宣誓仪式在同一日,都在7月1号。 星期天的这场抗议活动包括了许多年轻的家庭,他们向位于市中心的政府办公地点缓慢前进,阻塞了铜锣湾商业区的部分地段。他们很多人认为这一政策的实施太过匆忙而未征询公众的意见。 游行组织者告诉香港公共广播(RTHK),共有9万人参加了此次游行,而香港警方给出的数字则仅为3.2万人。 新引进的课程与大陆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类似。它的教材包括了一本名为《中国模式》的手册,其中描述中国共产党为”进步,无私与团结”并且批评了多党制度,而香港有许多政治党派。 批评者将该课程与洗脑联系在了一起,并且表示该课程掩盖了大量的重大事件,如文化大革命与天安门镇压。它将会于9月被引进一些小学,并在2016年成为所有公立学校的强制课程。 教育局局长吳克儉(Eddie Ng)与一个名为国民教育父母关涉(National Education Parents’ Concern Group)组织的对话在周六就破裂了。吴之后否认了该课程与洗脑课程类似。 一位名为Elaine Yau的示威者与她七岁的女儿一起参与示威,她表示人们希望在学校教什么内容方面有话语权,”我感觉我们并没有选择,”她说。 争论的一个焦点就在于大量政府精英阶层送他们的孩子前往西方或者昂贵的外国人运营的国际学校学习,从而无需接受国民教育。该课程将会成为大部分工人与中产阶级的孩子所就读的公立学校的强制课程。 “不是所有人都负担得起将他们的孩子送到海外或者国际学校就读,”Yau女士补充说。 另外一名示威者Claudia Yip是一名香港中文大学的法律系学生,举着一张教师要团结的标语,她说:”年轻的孩子真的会去听并且相信他们的老师告诉他们的事情。他们的这种早期教育模式会对孩子一生产生巨大影响。一些人说我们必须要有国民教育,但是是哪一种国民教育呢?” 在抗议之前,来自亲北京的香港中国公民教育促进会的姜玉堆的言论更是火上浇油,他告诉香港居民:”课程就是应该洗脑的。” 根据当地的媒体报道,他曾说”如果一个脑子有问题,那么这个脑子就需要洗一下。就像衣服脏了要洗,肾病了也要洗一样。” 作为回应,示威者挥舞着画着被打叉的卡通形大脑的旗帜。他们反复高喊:”不要思想控制!保卫我们的家园,一国两制!”,直指那份同意给予香港政治权利的协定,而在大陆这样的政治权利是不被允许的。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 CC3.0 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点击 这里 查看和订阅《每日译者》手机报。 穿墙查看 译者博客、书刊、音频和视频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敏感词开源研究项目

CDT 电子报

CDT 招聘

中国数字时代/空间诚招实习编辑、编辑及项目合作者

报名时间:
2021年2月20日至3月20日

报名方式:
请邮寄材料至[email protected],所需材料包括:个人简历、媒体认知、对中国数字时代/空间的了解及建议、工作计划及至少1个可供查阅的本人社交媒体账号。

详细要求请点击此处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