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建

法广|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涉案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

根据官方新华社报道,2月25日召开的全国政协第二十五次主席会议审议通过了撤销马建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资格的决定,并提请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九次会议追认。1月16日,中纪委宣布马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马健外传涉入北大方正与有国安背景的政泉控股之间的恶斗。 本台此前曾报道,在北大方正与政泉口水战期间,有国安人员前往方正的开户行调取银行账户流水资料。...

阅读更多

何清涟 | 中俄口水仗“裤子”典故两现的背后

最近新华社刊登王小石的奇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为了证明中共不政改是英明睿智,作者用了90年代初的数据说明俄罗斯人民生活远比中国人民悲惨,这下惹恼了俄罗斯之声,反唇相讥这篇新华社登载的文章“嘲笑别人裤子拉链开了,竟然忘了自己还光着腚。” 两用“裤子”是偶然也非偶然...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何清涟:中俄口水仗“裤子”典故两现的背后

编者按:这是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 VOA 。 最近新华社刊登王小石的奇文“中国若动荡,只会比苏联更惨”。为了证明中共不政改是英明睿智,作者用了90年代初的数据说明俄罗斯人民生活远比中国人民悲惨,这下惹恼了俄罗斯之声,反唇相讥这篇新华社登载的文章“嘲笑别人裤子拉链开了,竟然忘了自己还光着腚。” *两用“裤子”是偶然也非偶然* “裤子”一词,在中苏(俄)两国的口水仗里,已经是第二次出现了。第一次使用这词是苏共总书记赫鲁晓夫。1958年,毛泽东为了与世界共运领袖苏联争锋,发动了“大跃进”运动和人民公社化运动。这年5月提出“七年赶上英国,再用八到十年赶上美国”。同年9月初,毛干脆提出“五年接近美国、七年超过美国” ,中国要先于苏联进入共产主义,这让苏联老大哥不以为然。1960年6月,罗马尼亚共产党召开三大的同时,也在布加勒斯特举行社会主义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代表会议。6月22日下午,赫鲁晓夫与中共代表团举行会谈。在会谈过程中,赫鲁晓夫嘲笑说“你们搞大跃进,可是人民没有裤子穿,穷得要命。你们搞百花齐放,现在怎么样,还放不放? 你们那么爱斯大林,把斯大林的棺材搬到北京去好了,我们可以送给你们。你们老讲东风压倒西风,就是你们中国想压倒大家,要压倒全世界。”这番话大大触怒了中共,1963年毛泽东策划制作了“九评苏共”,赫鲁晓夫这番嘲讽中共的“裤子论”实为因由之一。 也许赫氏的“裤子论”在中苏外交史上太有名,不仅中共耿耿于怀,这次俄罗斯之声记者愤慨之余,也立刻想到这一词汇。不同的是,以前赫鲁晓夫指的是事实,嘲讽的是毛泽东与中共不顾中国贫穷的现实想成为世界强国与共运领袖的不现实;而这次却是嘲讽王小石奇文罔顾事实不知羞耻。 *俄罗斯人的经济生活离“悲惨”二字很遥远* 如果说俄罗斯现在的经济状况已与美、加等国比肩,政治上已经高度民主化,人权状态追比西方诸国,那肯定不是事实。但如果要与中国相比,优越之处实在太多。 先说中国人最关心的生活水平,决定生活质量的无非是人均收入、收入差距,社会福利与环境质量。 据世界银行公布的数据,在190个国家中,2012年俄罗斯人均收入为14037美元,排名第50位;中国人均收入为6091美元,排名第90位。再看标示分配公平的基尼系数,俄罗斯多年来一直保持在0.4。中国的基尼系数按官方公布,已由2008年最高值0.491逐步回落至2012年的0.474。但就在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主持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当面对数据提出质疑,称民间调查中国2012年基尼系数是0.61。 社会福利主要是教育、医疗与住房。中国政府将这三项“市场化”的结果,是变成压在中国人头上的“新三座大山”,其沉重让国人怨声载道。俄罗斯至今仍然实行免费医疗与免费教育。以教育为例,学生上学一律免费,教科书均由学校无偿提供。而且所有学校一律免费供应学生一顿丰盛的早餐或午餐。住房方面,转轨后很长一段时期仍然实行居民住房不收费,本世纪零年代开始住房改革,把公有住宅转给私人,但政府规定人均18平方米以下的部分无偿转给个人,18平方米以上部分也只收很少的钱。在与民生有关的水电公用事业方面,中国人的用水、用电压力越来越沉重,但俄罗斯的自来水、热水(一天24小时供应)、供暖,从来就不收费。天然气和电的计价收费也实行低收费,这种情况中国媒体基本不介绍,许多访问俄罗斯的中国人一旦了解此这些情况后都非常吃惊,有些人专门写了游记介绍这些差别。 至于俄罗斯的环境质量之好,资源之多,不提也罢,巨大的差距摆在那里,地球人都知道。 以上是俄罗斯人民在转型后的“悲惨生活”,可以说,这种“悲惨生活”眼下中国人梦寐以求而不得。也就是说,在苏联崩溃后最初几年,俄罗斯确实曾经悲惨过一段时期,但目前早已走向新生,只有中国官方媒体与写手的“苏共崩溃经验”才永远停留在那几年。 *政治自由度方面的比较* 俄罗斯人民被西方世界视为真正“悲惨”的一面,即以新闻自由、互联网自由为标志的政治自由,王小石的文章倒是一个字也没提及。 维基百科综合近三年以来自由之家发布的《世界自由度调查》、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经济自由度指数”、无国界记者的“新闻自由指数”、经济学人信息社的“民主指数”等,为世界各国做了一个自由度排名,结果是:民主指数,中俄两国均是独裁政权;世界自由度调查,两国都是“不自由”;经济自由度指数,两国都是“比较压制”;新闻自由度指数,俄罗斯是“情况困难”,而中国则是“情况非常严重”。 两国新闻自由度上的差别在于:尽管俄罗斯也管制舆论,但远不如中国严重,也有少数私营媒体(如俄罗斯独立电视台)存在;尽管俄罗斯也控制网络,但程度却较中国宽松,因此,中国自无国界记者公布“互联网公敌”榜单以来,中国不仅上榜,而且在十几个公敌当中一直名列前茅,有时还成第一,但俄罗斯并未上榜。 即使同是独裁国家,俄罗斯至少有形式上的民主选举与集会结社等权利,只是越来越受到普京政府的严重操控与管制;而中国人目前连选举乡镇长与居委会的权利都没有,集会结社更是被视为非法活动。即使在反腐败上,中俄两国政府也持不同的态度。今年以来,俄罗斯内务部正在建立一个专门数据库,将存在腐败行为的内务部官员、联邦移民局官员、普通居民和公司法人列入黑名单,并于4月立法禁止国家公职人员拥有海外资产。而中国政府的反腐至今仍是雷声大、雨点小,对于民众要求官员公示财产的要求还施加严厉打压。4月中旬以来,北京先后刑拘了要求官员财产公示的袁冬、张宝成、侯欣、马新立等人。最近许志永被刑拘,其罪由之一就是要求官员公示财产。 借丑化他国或者政治对手来抬高自身或者证明自身正确,是中共从延安文艺座谈会以来的宣传惯技。以前毛时代中国闭关锁国,信息封闭,传播技术也落后,国人读取信息的管道单一,所以那些“全世界有三分之二的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后,等待中国人民去解救他们”之类的宣传有不少人相信,但现在进入互联网时代,信息传播的即时性与同步性已非当年可比,中共还袭用这套陈旧的宣传手法,不仅不能愚民,反而自曝其顽愚。今年5月《人民日报》开了一个“无德无信美国人”栏目,美国朝野还未来得及作出反应,却遭到国内网友痛批,不到一个月就悄悄改成“你不了解的美国人”。这次王小石奇文甫出,不仅遭到国内网上舆论痛批,还遭受俄罗斯之声记者强烈的反击,颜面尽失。 何清涟为美国之音撰写的其他评论文章,发表在 何清涟博客 。 fullrss.net

阅读更多

纽约时报 | 调查呈现中国家庭贫富两极分化

北京——经过一轮大规模的调查,北京大学本周发布了一份中国家庭财富和生活习惯报告,显示全国收入最高层和最低层之间存在巨大差距,而沿海一线城市和内陆城市居民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 调查发现,2012年收入最高的5%家庭总共占据全国总家庭收入的23%。最低的5%在总收入中仅占0.1%。 2012年一个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1.3万人民币。从地域分布来看,调查结果显示沿海大城市上海的平均年收入刚刚超过2.9万元,而深处中国西北部的内陆省份甘肃为1.14万元。城市地区的平均家庭年收入为1.65万元,而农村地区为1万元。 调查结果突显了共产党面临的一些经济困难,而这些困难是近几十年来推行的经济增长政策导致的。无数民众在这种政策下摆脱了贫困,但是也因而产生财富分配不均。在20世纪初的中国,这种不均就曾带来严峻的问题,并对共产党革命的成功起到了一定作用。财富被聚集在一小部分人——尤其是和共产党官员有关联的人——手中,中国广大民众对此已经越来越不能忍受,而政府审查机关又经常限制人们在公共场合谈论中国富豪和中国领导人的家人的个人财富。 本次调查由中国家庭动态跟踪调查项目主导,该研究项目隶属北京大学社会科学调查中心。据中国的新闻报道和调查项目发布的一份新闻通稿称,该调查在五个省级地区对14960户家庭进行了共计7.3万个小时的采访,有57155人填写了问卷。 调查对中国的失业率给出了一个很宽的范围:从4.4%到9.2%。它估算的2012年中国基尼系数为0.49,相比2010年的0.51有所降低。基尼系数是对一个社会的财富差距进行的粗略度量,这个系数若为零,则表示社会实现了完美的平等。中国政府多年来一直不愿公布官方数值。然而在2013年1月,国家统计局局长马建堂说2012年的基尼系数是0.474,比起2008年的峰值0.491有所回落。 2012年3月,当时正在努力营造亲民形象但后来被清洗的中共高官薄熙来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基尼系数已经到了令人担忧的0.46。许多观察人士对他公布该数字的举动感到意外。 调查显示,2012年中国有超过87%的家庭拥有或部分拥有房产,超过十分之一的中国家庭有一处以上的房产。中国政府近年出台政策,限制以投机为目的的第二套房产购买,试图缓阻城市地区房地产价格的飙升。调查称中国家庭平均拥有的房产面积为100平方米。 调查还发现婚前同居率有大幅提升:1970年文化大革命期间这个比例是1.8%,到2000年已经上升到32.6%。 调查报告没有公布在网上,但是研究中心网站在周三的一份新闻通稿中发布了一些主要结果。这组数据没有引起广泛关注,但是一些中国人在微博上进行了评论。有人写道,“每九个穷人出一个百万富翁。” 黄安伟(Edward Wong)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Patrick Zuo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经雷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

敏感词周报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