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

【404文库】乔葭兰 有管见 | 十年后,我为什么要辞掉上海的大学教职?

人生中一些事件,值得记录。我博士毕业后来到上海某大学,工作了十年有余的时间,一月初终于走完离职手续,与这个人生中重要的阶段挥手作别,朋友得知,十分不解,纷纷私信询问个中原由。我相信,越了解我的朋友越是困惑,他们心里一定会想,你远未达到财务自由,何来的底气,何来的勇气,辞掉这份大多数人看来都是相当不错的工作呢?

阅读更多

学问批判|“非升即走”能承担这不是由它造成的生命之重么?

这样出于非学术、非教学目的的 “非升即走”做法难道是现代文明大学所实施的“非升即走”制度么?如此践踏契约精神的做法难道与“非升即走”有什么关联?凭什么要让“非升即走”为它背锅?从小相信大学是文明的堡垒,如果这样的无视文明基本原则的大学在数字上挣得了世界一流,这血腥的光鲜,对于老师和学生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又能为国家争得什么样的文明光彩?

阅读更多

大象公会|中国大学更名学

中国大学为什么热衷于改名?体制调整影响的只是一小部分,像郑州粮食学院先变身郑州工程学院,又改名河南工业大学,就很难用体制原因解释。真正推动改名潮的是90年代后的高等教育市场化。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