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行健

【网络民议】微博议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

2000年10月,中国外交部声明指出诺奖评审委员会把奖项颁发给高行健“有不可告人的政治图谋”。接着《人民日报》以《将“诺贝尔文学奖”授予高行健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为题发表文章指“瑞典文学院是一贯反动,一贯敌视红色政权,一贯敌视中国人民的彻头彻尾的反动组织”。把莫言替换进去? 倩烨归来:【中国人根本不需要诺贝尔奖】尽管诺贝尔的光环可能永远不会照临到我们的头上,但我们的人民却像栏里吃得肚满肠肥的猪一样,个个幸福安康……我们中国人已经生活得很幸福了,我们还需要诺贝尔奖来锦上添花吗?对,我们根本不需要。——光明网,2009年10月

阅读更多

自由亚洲 | 高行健第一本诗集在台北发表

出身中国大陆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周一在台北发表第一本诗集。 你若是鸟 仅仅是隻鸟 迎风即起 率性而飞 眼睁睁俯视 暗中溷沌的人世 这场发表会在师范大学举行,师大教授梁志民,首先朗诵了高行健的诗作「逍遥如鸟」,表达对这位享誉国际的华文文学家的尊敬。 高行健发表讲话时说,对台湾,他格外有一份感情。因为自己的著作「灵山」,最早就是在台湾出版。 当时出版的联经出版社,是抱着即使没人买,也要把这本「厚如砖头」的书出出来的态度,一口气印了两千本。果不其然,「灵山」第一年只卖了九十六本,第二年不过多卖一百本。但这份情意,让他非常感激。 高行健的新诗集名为「游神与玄思」。 他说,自己从童年就开始写诗,但从未想过会出版,直到两年前,在联经出版社发行人林载爵的提议下,才有这本诗集问世。而之前在中国大陆写的诗多半被烧掉或消失了,因此这本书中收录的是到法国巴黎之后写的诗。对所有作品都能在台湾出版,高行健再三表示感谢。 发表会上,记者问道,高行健以往的书籍都在台湾出版,但他担不担心随着两岸展开文化交流,台湾的出版、言论自由可能逐步限缩? 对此,高行健认为,他相信台湾人民有足够的智慧,在两岸关系上,找到一条符合台湾人民利益,也保存台湾文化和民主制度和自由。台湾会有这样的智慧做到,不必太过担心。 此外,高行健稍早在一场对师大学生的演讲中也提到,台湾在解除戒严后,目前经济繁荣、文化昌盛、民主自由,在华人世界是个非常幸福的环境。台湾民主虽然年轻,但自由度比欧洲更高,台湾可以对华人社会的民主人权发展,发挥示范作用。 高行健回忆,自己在战火中出生,念大学时是毛泽东主政时代,政治侵入校园,知识分子很难保有思想自由。他除了上课,多数时间就是泡图书馆。读书,让他发现原来对世界的解释是多样的,因此,他不执着于某种意识形态,保有独立思考,不被卷入文化大革命的政治狂潮。 他呼吁知识分子要清理意识形态给人们带来的危害,更要超越党派和利益,多提供社会一些清醒的看法。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潼发自台北的报道。

阅读更多

高行健:有生之年 不期待大陸言論自由

記者鄭語謙/台北報導 廿三年前發生六四天安門事件後,第一位諾貝爾文學獎華人得主高行健便離開了中國大陸。昨天適逢六四周年,高行健來台擔任台師大講座教授,他昨天說,大陸人身自由已有改進,但思想和表述仍無變化,「我有生之年,不期待中國大陸出現充分的言論自由。」 高行健前天抵台,昨天赴台師大拜訪校長張國恩。他受訪時表示,民主不是一天能完成,在西方從文藝復興以來就走過漫長的歷史,「人權絕不是誰賞賜給你的,是自己爭取而來的。」 高行健說,他經歷過極權下對個人自由極端的約束,以及西方的自由,不願再回到「不自由的中國」,也不期待中國政府主動給予人權與自由。 中國大陸近幾年來經濟崛起後有了不少進步,但要走到跟台灣一樣的民主,他感嘆:「這是一條漫長的路。」 近來出現許多要求平反六四聲浪,高行健說,這要由中共當局者來平反,他盼望平反越快越好,「最好是明天。」高行健說,人權與自由從不是給予的,而是自己爭取來的,在創作領域中也沒有絕對的自由,「真正的自由只能存在於心中,端賴自身能否覺悟。 」 他說,當年寫「靈山」時,就沒指望過政府會核准這本書的出版,因此創作的時候「思想很自由」,沒有先在腦中「自我審查」,「思想自由了,這本書也自由了」,靈山不僅超越時代、國家、也超越不同的文化背景,被翻成多國語言,「情感人人都能相通,這就是文學的意義。」 高行健今天將在台師大校慶典禮上以教育為題發表演說,他說,台灣的教育可貴在普及,品質是世界一流。 台灣 聯合報

阅读更多

法广 | 台湾: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高行健将赴台任教 首演中文版「夜游神」

中央社消息说,台湾师范大学今年将迎接66週年校庆,同时邀请高行健到台湾两週,担任讲座教授。为迎接高行健的到来,台湾师大几乎全校总动员,相继开设课程、工作坊、讲座、研讨会及特展等活动,让校园掀起一股高行健旋风。 台湾中广今天报道,高行健的戏剧作品在国际上被搬上舞台演出过许多次,在台湾反而相当罕见。2002年,高行健曾亲自在台湾执导首部歌剧作品「八月雪」,当时就引起相当多的讨论。 「夜游神」,将在果陀剧场演出,由梁志民担任导演,也是果陀剧场创办人、台湾师范大学表演艺术研究所副教授梁志民指出,「夜游神」是高行健1993年发表的戏剧文本作品,透过梦「夜游神」,游者呈现一个人从感性丧失、良心泯灭到道德慢慢沦丧的过程,被誉为戏剧史上最「黑暗」的戏剧之一,评价相当高。梁志民说:他透过一个彷佛像是虚构的事件,一个旅客在火车上昏昏欲睡,在梦游过程中梦到很多奇奇怪怪的人事物,探讨非常多庞大主题,包括男人跟女人、善与恶、上帝与魔鬼这样的一些非常深刻的主题。 不同于欧美版本,梁志民执导的「夜游神」刻意借用心理学家佛洛伊德的「本我、自我、超我」概念,将主角梦游者切割成3个分身,凸显一个人的复杂人格,这个改变连高行健都觉得很有趣。  

阅读更多

美国之音 | 刘晓波、高行健、北岛作品在俄出版

 2012年 4月 02日 刘晓波、高行健、北岛作品在俄出版 记者: 白桦 | 莫斯科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作品在俄罗斯出版 一些知名中国异议作家和诗人的作品已被翻译成俄文在俄罗斯出版。有俄罗斯作家说,前苏联许多著名作家都曾是持不同政见者,因此俄国读者对中国异议作家的作品感兴趣。 俄罗斯同中国的文化交流活动近些年来非常频繁,一批中国知名异议作家和诗人的作品已经被翻译成俄文在俄罗斯出版。 这些异议作家包括目前仍然被关押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2000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旅居法国的华裔作家高行健和曾多年流亡国外的诗人北岛等人。 *许多苏联作家是持不同政见者* 俄罗斯笔会成员、莫斯科作家协会秘书和诗人涅尔皮娜说,苏联时代的许多作家和诗人都是持不同政见者,因此俄罗斯读者能很好地接受中国异议作家的作品。 涅尔皮娜说:“这非常清楚,诗人都喜欢在自由的环境中生活。比如在苏联时期,诗人们都是持不同政见者,象(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布罗茨基就是持不同政见者,后来他流亡国外。但也有许多持不同政见诗人选择留在国内。因此俄罗斯对持不同政见作家的作品没有任何反感。相反,这些中国持不同政见作家的作品只能引起读者更多的兴趣。” *中国异议作家作品在俄出版不受限制* 涅尔皮娜说,她非常喜欢北岛的诗作。北岛和其他中国朦胧派诗人的作品被翻译成俄文收集在几年前圣彼得堡出版的一本中国当代诗集中。 涅尔皮娜认为,中国异议作家的作品在俄罗斯出版发行没有任何限制和障碍。 美国之音白桦 俄罗斯汉学家托罗普采夫 *汉学家:翻译刘晓波作品没有政治障碍* 俄罗斯汉学家沃斯克列先斯基把高行健的《灵山》等作品翻译成了俄文出版。他说,他的一名研究生在从事高行健作品的研究。 沃斯克列先斯基说,如果有时间,他也想翻译刘晓波的作品。他认为,汉学家们可以不受阻挠,自由翻译和出版刘晓波和高行健这些中国异议作家的作品。 沃斯克列先斯基说:“没有什么政治上的障碍。我本身想翻译出版,但我没有时间,因为我在教书。” 沃斯克列先斯基说,有一名俄罗斯汉学家曾专门研究刘晓波和刘晓波的作品,但这名汉学家现在移居国外。 *其他汉学家怕惹怒中国* 但一些同中国有联系或是有合作项目的汉学家透露,他们害怕或是不愿意翻译中国异议作家的作品,因为他们担心同中国的合作项目,或是办理去中国签证时会遇到麻烦。 *介绍刘晓波比翻译其作品更有意义* 俄罗斯汉学家托罗普采夫说,介绍刘晓波的生平其实要比翻译刘晓波的作品更有意思。他说,汉学家们面临的最大障碍仍然是没钱出版翻译作品。 托罗普彩夫说:“苏联时代,不是从艺术,而是从意识形态角度选择作品,因此读者和观众都不太接受中国文学和电影作品。但现在你有可能翻译中国古代和当代的文学作品,但你却找不到出版商和赞助人。” 美国之音白桦 托罗普采夫翻译出版的李白诗歌 托罗普彩夫把中国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几百首诗翻译成俄文出版。他说,翻译作品的出版都由他自己出资。 *政府出钱 日本文学作品更有知名度* 诗人涅尔皮娜认为,俄罗斯社会虽然对中国文学感兴趣,但中国文学作品被翻译成俄文的非常少。除了作家、诗人和文学爱好者这个圈子外,俄罗斯公众对中国文学和异议作家的作品仍然不太了解。 汉学家托罗普彩夫说,同中国文学作品不同,大量日本文学作品在日本政府的资助下被翻译成俄文出版,因此俄罗斯读者更了解和接受日本文学作品。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404档案馆】弦子的失败与胜利

【时间馆】恒大暴雷

【真理馆】中国裁判文书网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抗争网站:赵家人俱乐部
推荐理由:这是一份对“编程随想”整理的《太子党关系网络》的视觉化作品,揭露隐秘的中共权贵的权力图谱。

赵家人俱乐部网站运行效果图

推特账号: Yaqiu Wang 王亚秋@Yaqiu

推荐理由:及时、准确而有洞见的中国人权事件观察者。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