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

爱枣报:黑社会治法?

今天是8月20日,星期五 [1] 表彰大会 2010年8月19日, 云南贡山泥石流致14人遇难 , 90人失踪 ; 汶川重灾区再遭泥石流袭击,岷江再改道 ; 陕甘川晋滇等9省暴雨不断,局地受地质灾害威胁 ; 山西暴雨致24万人受灾,晋城800人被困列车滞留 ; 四川青川受灾严重,洪灾已造成3死4失踪 ; 宝成铁路两车厢掉进河里 …全国多个省市正承受N年 (N=待砖家确定) 一遇的暴风雨蹂躏,数以百万计的灾民正在洪水泥泞中苦苦挣扎。 2010年8月19日,已 造成2220+人遇难或失踪 的玉树 地震救灾表彰大会在青海西宁市隆重举行 ,回良玉、刘云山、徐才厚等出席 青海会议中心庄重热烈。上午10时整,大会开始,全体起立,高唱国歌。刘云山宣读了《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关于表彰青海玉树全国抗震救灾英雄集体和抗震救灾模范的决定》。 【该评论已关闭】 死者已矣,生者庆功 。鉴于近期各种天灾人祸的频繁程度,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必将成为我党我国我军各种庆功表彰大会的高发期。我们能够从中看到党的坚强领导,能看到政府的高效,能看到“人民英雄”的勋章在闪耀。却永远看不到 为运送救灾物资献出生命的民间志愿者张亚莉 ,看不到对灾难的反省。所有兴邦的灾难中,人没有问题,官更没有问题。荣耀归于党和党的英雄,有问题的是头上的天和脚下的土地。于是地质灾害不可能预测,地震不可能预防,就连 三峡工程最终也不是治水问题,“是哲学问题”。 而我党我国的强大,通常只体现在灾难发生以后的抢险救灾中。是以只要我们活得够久,就必定能见识到不间断的、类似的、重复发生的灾难中批量产生各种英雄和模范。各种天灾人祸中逝去的生命,不过是各种表彰大会的背景而已。 [2] 珍惜生命 然而具体到每个人,生命毕竟只有一次。半年内发生至少十三起自杀事件的富士康,18日 在深圳厂区举行“珍惜生命,关爱家人”万人誓师活动 。尽管富士康坦承这“是坠楼事件结束后,集团经过3个月危机处理后的总结”,有人更将活动斥为“作秀”。但是我们至少可以看到,这个代工王国里十三条人命对以郭台铭为首的“资本家统治集团”造成的冲击,可以看到他们为避免杯具再次上演 所作的各种努力 。 因为,富士康可能没有维稳办。假如悲剧继续发生,可能会直接关系集团的存亡。 [3] 自杀袭击 每人只有一次的生命,有人 用来自杀,有人用来袭击 。当日10时30分发生在新疆阿克苏市的爆炸案已经造成7人死亡,14人受伤 事发正值伊斯兰教斋月期间,今年的斋月为8月11日至9月10日。由于时差原因, 上午10时30分 ,恰好是当地的上班时间。 如果真的有天堂,希望在人间莫名其妙互相敌对的人们,上去以后能在真主的见证下,真诚对话,相互谅解。 [4] 警察火拼 冲突和敌对却无处不在。即便是 人民 警察的内部矛盾,也要 用公开的火拼来解决 情急之下,城东派出所民警亮出警官证,想不到的是,新区派出所民警并不理会,居然将其出示的警官证掰坏并踩在脚下继续围打,一民警还破口大骂:打的就是你们城东派出所。 事件说明,至少在这部分“执法者”眼里,解决矛盾不靠法理律例,靠暴力火拼。容忍这样执法者继续执法,宣传口号里试图让人们相信的法治社会终究难免会让公众认为是 黑 社会治法。 [5] VIP ONLY 法律面前是否人人平等见仁见智,暴力如果不受约束就肯定谁都吃不到好果子。那怕曾经贵为交通局长,一旦落马 也难逃被刑讯逼供的命运 宋立光称遭到了亲情逼供、寒冷逼供、传染病逼供等方式的刑讯逼供。 可能有鉴于此,为了体现社会主义监狱的先进性和党的犯罪分子的优越性,广东 看守所就为落马高官监室安装了受虐报警器 。目前,广东省看守所主要关押省级机关经济和职务犯罪在押人员,以及港澳台和境外犯罪嫌疑人。 落马高官虽然身陷囹圄,但他们长期经营积累的影响力却不会马上消失;港澳台和境外犯罪嫌疑人的身后,是发达的媒体、讲究司法公正和人敏感词权的民间舆论。他们中间无论哪一个被躲猫猫或者洗脸死了,监狱方面都担待不起。一个喜欢强调阶级社会的社会,阶级果然无处不在。 所以广东省看守所的门前应该树一牌子:省级机关以下犯人、境内普通犯罪嫌疑人与狗不得入内,VIP ONLY。 [6] 推倒空姐 只要官够大,不仅坐牢后可以很牛逼享受省级机关犯人待遇,坐牢之前也可以 很牛逼地耍横推倒空姐 。而如果你是个在中国的白人,不仅在犯了法以后有机会入住广东看守所的VIP ONLY,犯法之前还 可以高价出租 。 一位外籍电视编剧兼制片人基木·切夏尔(化名)跟我分享他去年在北京的类似经验,“很有幽默感”,他可能将此次经历改编成喜剧。他的旅程持续了40天,获得大约10万元人民币报酬,而这一切只需要他假装成一个外商与政府和客户接洽即可。 谣传1:有报道说,迈克尔·杰克逊不是故意漂白,而是不幸得了白癜风。一位到过中国的白人阅后笑而不语。 谣传2:声称能一剂根治白癜风的某著名道长,被发现饿死在出租屋里。 [7] 罚款套餐 另一出喜剧, 江西乐平交警新近推出的交通罚款套餐 ,承惠每年8000。另外还提供1900包季套餐,比包年更划算。 江西华新律师事务所律师邓靖忠:毫无疑问,这是违法行为。处罚的目的就是预防和惩罚,他这个错误都没有犯在先,就把人家的钱就先收上去了,这明显是收费的性质。 不过乐平市交警大队副大队长徐理生就表示,这还只是在酝酿当中的想法,底下这样操作,超前意识太强了。 还好,这回不是临时工干的。至于这样做合不合法,恐怕得从法是什么讲起。同志们很忙,日后再讲。 [8] 科技国际 朝鲜借助Twitter和YouTube展开对外宣传 ,美国对此表示欢迎,同时还表示平壤方面应当允许本国公民自由访问这些网站。 上海移动就表示, 举报一条垃圾短信获赠2元话费 。小编对此表示欢迎,同时还表示移动方面应当允许上海用户自己定义何谓垃圾短信。 [9] 图片 [10] 每天轻松你一下 搞笑恶搞彩虹糖的梦—三炮山人组之2人世界   另外据传 郭德纲已和朝鲜电视台(KTV) 签约 (套图)【转载,出处不明】 ——AD—— 经典LV款女包,8月11日11点30分2折低价抢购,售完即止!名牌时尚包包,尽在扬沙网女人街! 多特软件站,下载你的爱! ----------我是分割线—————————————————— 感谢狐狸、容安、画眉等美女提供新闻线索,感谢昨晚临时和我换班的黎叔。 另:求能有效投诉广东中山电信的方法。我家的ADSL自上周开始间歇性抽风,上周六至今我已经报障三次,除客服在电话里的口头承诺以外,目前为止没有得到任何实际的检修服务。            

阅读更多

BBC中文:重庆再抓黑社会性质团伙

身穿囚服的彭志民在签字画押。 重庆市著名民营企业家、庆隆屋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彭志民周五(7月23日)因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团伙等罪名被警方逮捕。 据中国媒体报道,现年47岁的重庆渝中区人大代表彭志民还被控犯有组织卖淫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行贿罪等13项罪名。其涉黑团伙成员46人同时被捕。 报道引述警方说,一些政府官员涉嫌为彭志民充当保护伞、包庇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也被逮捕,其中包括重庆南岸区农林水利局书记和副局长等人。 以彭志民为法人的庆隆公司被称作重庆地产界的“实力派”企业,该公司曾在2009年创下两小时3.4亿元人民币的销售业绩。 “前科” 据中国媒体报道,曾于1980年因盗窃罪被判刑18个月的 彭志民获释后靠制贩假烟起家,10年间非法获利2000万元。并于1993年以来,陆续成立庆隆公司等10多家经济实体,以合法外衣发展壮大其涉黑组织。 报道说,彭志民领导下的涉黑团伙长期以来,有组织地进行暴力拆迁,实施黑、黄、枪、赌、毒等违法犯罪,并通过金钱和性贿赂拉拢腐蚀政府权力部门公务人员充当其保护伞。 中国媒体介绍说,在去年6月重庆开展的“打黑”运动中,彭志民曾多次被警方调查、传唤。但由于警方掌握的线索达不到对彭志民追究刑责的程度,而没有将其纳入首批打黑运动的对象。 报道说,一年后警方在掌握了彭志民等人的大量涉嫌违法犯罪证据后决定对其立案侦查。 在重庆首次打黑运动中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重庆司法局局长文强被判处死刑,并已于7月7日被处决。

阅读更多

刘晓原:政法委某厅官妻遭围殴,以为打人者是黑社会

政法委某厅官妻遭围殴,以为打人者是黑社会(转载) (2010-07-20 10:20:31) 杂谈 分类: 访民权利保护  刘晓原律师点评:这次大水冲了龙王庙,错打了省政法委厅官之妻。事件发生后,据说武汉警方很重视,官员们到了医院赔礼道歉。设想一下,当天遭到殴打的如是普通民众,又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呢?警察错打了官员家属,不仅没有被治安拘留(或刑事拘留),还能被安排出去“旅游”避风头。如果是普通民众错打官员家属,大概只能在拘留所或看守所“旅游”吧?     如此惨忍的暴行,竟然是出自人民警察之手,竟然是发生在省委大院门前,湖北省委的官员是否也该作一个反省呢?                    湖北厅官妻子遭警察围殴16分钟公安称打错了 http://news.163.com/10/0720/05/6C0SLPSC00011229.html 正义网7月20日报道  打错了。公安错打了政法委副厅级干部的家属。武昌公安分局派驻湖北省委大院的6名便衣警察错打了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58岁的妻子。 “大水冲了龙王庙,公安便衣把省政法委领导家属当做上访对象给暴打了!而且这事,就发生在光天化日下的省委大门口。”昨日,网上热传“打错门”,网友纷纷以“太搞”、“很魔幻”、“生活比小说更有想象力”、“令人发指”发表评论,也有很多网友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南方都市报记者调查核实发现,网帖所述基本属实,被打者陈玉莲的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为副厅级干部。陈玉莲至今还在住院,她对南都记者称,公安方面的领导来医院道歉时说,打人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你这个大领导的夫人,被在场者当场反问“领导的夫人不可以打,那老百姓就可以打了?” 有网友评论说:问题不在于打人,而在于打错了人,打了领导的家属。以后领导及领导家属靠近政府大院时身上应该挂个牌子——我有身份,不要打我。 网帖惊曝 省委门口6名警察暴打“黄厅爱人” 这篇题为《惊曝!湖北省委门口领导家属被便衣误作信访对象暴打》的帖子称:6月23日上午,湖北省政法委综治维稳办某领导的妻子陈玉莲到位于武汉市武昌区水果湖的湖北省委机关办事,在门口打手机给政法委领导时,突然从省委大院冲出6名男子,一个身着黑色圆领衫、红色短裤衩、戴着粗项链的光头男人照着陈玉莲头部就是一拳,又照其腿猛踢一脚。被打得东倒西歪、眼冒金星的陈玉莲质问:我是省委干部的家属,你们为什么打我?但继续被打。 网帖称,6人围住她左一脚,右一脚,像踢足球一样在她身上猛踢,数次把她打倒在地。她挣扎着爬起来,其中3人又一拥而上,同时用脚猛踢她的下身,再次把她踹倒在地,上身和头部磕碰在岗亭铁栏杆上。6名男子围殴她16分钟 帖子称,现场一位认识陈玉莲的邻居上前劝说,“她是省委大院领导的家属,你怎么也打?”“这不是你们的事,不用你们管。”陈玉莲的另几个邻居也从省委对面小区跑过来,说,“她是省政法委‘黄厅’的爱人,你们不能打了。”6人便说,你们叫她家里来人把她弄走。又过了近半个小时,趴在地上神志不清的陈玉莲,被人用车拉到了省信访中心的一个公安室,被两名警察看守。 陈玉莲缓缓清醒过来后,打电话给丈夫求救,11点52分,陈才被解救出,送往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经医院诊断,陈被打成脑震荡,软组织挫伤几十处,左脚功能障碍,植物神经紊乱……她躺在病床上,浑身哆嗦,呕吐腹泻不止,连续发烧,身心受到重创。 当日下午5点多钟,武昌区委政法委副书记,武昌区公安分局政委,水果湖派出所所长等一行看望陈玉莲。分局政委说:“领导知道这事后很重视,你看我第一时间赶了过来。”并说,“误会,纯属误会,没想到打了这个大领导的夫人”。 发帖者还对这位分局领导的话进一步质疑:从领导这话不难发现,一是打人是正常的,只不过今天打错了,所以称误会;二是因为你不是一般上访群众,而是省委大院领导家属,所以误会了;三是打人也是工作任务。 监控录像 录像全程记录殴打16分钟 “其中一个人两只手抓着我姐两条胳膊,像是日本相扑的动作,把我姐甩在地下,脑袋和四肢全部着地”。 南都记者调查核实发现确有陈玉莲其人,她的丈夫是湖北省政法委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黄仕明本人昨天下午向南都记者证实了爱人被打一事。 陈玉莲被打过程,被省委南大门几处监控摄像头全程摄录。看过录像的陈玉莲家属告诉记者,录像非常清晰,施暴过程“惨无人道”,从6月23日上午9点10分到9点26分23秒,殴打过程持续了超过16分钟。 “简直就像一群疯狗。”看过录像的陈玉莲妹妹陈翠莲告诉记者,“打人的那个光头,满脸横肉,人高马大的,一上去就把我姐姐的提包一脚踢飞几米远,对着头就是一拳,照着大腿又是一脚。他们的装束既不像工作人员,也不像好人,更不像人民警察,看上去完全就是黑社会。” “后来又有四个人一起上,一个人拉着手,三个人用脚踢,推倒在哨兵的铁护栏上。我姐姐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被他们打倒在地,其中一个人两只手抓着我姐两条胳膊,像是日本相扑的动作,把我姐甩在地下,脑袋和四肢全部着地。”陈翠莲描述录像。 陈翠莲说,“姐姐身高不到1.6米,体重只有82斤,打人的六个人身高全在1.8米以上。我们到医院看到姐姐身上到处都是青斑,家里人没有一个不掉眼泪的,姐姐几次都不想活了。”陈翠莲还说,姐姐右臂残疾,当知青时因劳动受伤,骨折后变形,至今仍是弯曲的。 陈翠莲还介绍,由于被打的是省政法委干部家属,省市领导非常重视,“光我知道,省政法委有15个领导都看过这个录像,武汉市公安局的一把手也看过。”事后家属强烈要求将录像曝光,但直到目前“录像仍被有关部门封存”。 “我在想,如果被打的不是我姐姐,如果是一个农民被打了,是一个普通人被打了,他们领导还会这么重视吗?我甚至想,他们可能连公安干警的身份都不会承认。” 伤者自述 领导夫人不可以打,那老百姓就可以打了? 南都记者联系到了仍在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住院治疗的陈玉莲。陈是湖北省妇幼保健院退休医生,现年58岁,她一边剧烈咳嗽,一边在电话中告诉记者,被殴确为事实。 陈玉莲回忆:6月22日,她与湖北省政法委一位副书记曾通电话,约在次日见面。找这位副书记,陈说主要为两件事,一是自己职称和待遇问题。另一件事是几年前她的女儿在湖北省某大医院治疗时,“因为医疗事故去世,属于非正常死亡,法医鉴定非常清楚,公安机关早立案了,但由于一些干扰案子一直没办下去。这次也想顺便问问案件的进度。” 6月23日上午,陈玉莲在进省委大院南大门时被卫兵拦住。陈说,我是桃山村的,找政法委副书记。陈住在桃山村小区,是省委机关宿舍,正对省委机关南大门,仅隔一条马路,距离也就10米。她告诉南都记者,省委大院有一个食堂,平时作为大院家属自己常进进出出,没想这天被拦了下来。卫兵让陈先给里面要找的人打个电话。 “我先生以为我开玩笑” 陈掏出手机,正在拔号中,“这时,一个剃光头、穿红短裤、脖子上戴一条手指粗的银项链的男人,从大院出来,二话不说一拳打在我的头上。我眼冒金星,当时就坐在地上。” “那个男的一看就像黑社会,我很害怕,我说你干吗打人,我是省委的家属。他说,就是省长老婆我们都打,就又踢了我两脚。从大院又出来几个人,把我架起来,拳打脚踢,我就昏过去了。”陈说,“前面那个人,踢了我几次,又把我从地上拎起来打,我说我快奔60岁的人了,我犯什么法你打我?有围观的人也说不许打人,他们把围观的人隔开,继续打我,后来的事我就失忆了。” 陈玉莲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关在信访中心一个公安室。“一个警察坐在我对面,把脚跷到桌子上,冲着我的脸,这个镜头对我刺激很大,我的脑袋就有点开始活动了。我说我很不舒服,要上医院,一个警察就骂我,骂得很厉害,我就很害怕,在那坐了一个多小时,脑袋一片空白。” “后来那警察打了个电话,他一放下,我就抓起电话,给我先生求救。他当时正在河南出差,开一个会,开始他还不相信,以为我开玩笑,后来就给他的领导汇报了,他领导也是不相信。过了很久才来人把我救出来。” “我以为打我的是黑社会” 陈介绍,医院对她的诊断是脑震荡,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植物神经紊乱,血压也陡然升高,“我原来是低血压,被打后变成了高血压。腿完全都不能动了,全身有百余处青斑,大的就有几十处。吐得很厉害,发烧,心脏胶痛,半个月都不能下床。” “打我时,我还以为他们是黑社会的,后来听说他们的身份居然是人民警察,我感到非常震惊!”陈玉莲说,住进医院后,不断有各级领导前来道歉,“有武汉市公安局的,有武昌公安分局的,有局长,有政委,还有水果湖派出所的正所长,副所长。 “公安在医院守着我” 网帖中称武昌公安分局那位领导当众说的话,也被陈玉莲证实。陈说当时在场有几十人,那位领导“连说误会误会,他们不认识你,不知道你是这么大一个领导的夫人”,当时有一个在场的人就站出来质问:你说打错了,领导的夫人不可以打,那老百姓就可以打了? 在医院治疗20多天后,陈的记忆才慢慢恢复,“那些很可怕的场面,越来越清晰了,我就特别恐惧特别害怕,每天让护士要把门锁上才能睡着。” 更让陈玉莲不能接受的是,在她住院的头10多天里,“他们每天都派公安干警在医院守着,不让我休息,有个派出所所长连我上厕所也要站在厕所门口。”陈的家属对此表示强烈抗议,后来“跟武汉市公安局一位局长打了电话,这样才没有再派人来了”。 目击者说 上访多年,第一次见这么恶劣的 南都记者还联系到现场目击到整个过程的原华中农大医院教授周旭荣和他的老伴付万生。 周、付两位老人在电话中均向记者表示,他们事后曾浏览过网上的帖子,认为网帖内容就是事实,与他们所见一致。当天周、付两位老人到省委南大门想找纪委某书记反映自己的问题,目睹了陈玉莲被打的全过程。周上前劝架,但被对方喝止。周帮陈捡起被打落在地的帽子和包。“当天那女的戴一顶白色太阳帽,被光头一出来一掌打落在地上,手提包也被踹在地上。” 陈玉莲被打后,在地上躺了半个多小时后,一辆黑色轿车把陈带走。“女的不肯上车,被车上人和下面打的人连拖带踹拉上了车。”两位老人还记下了车牌号:鄂A·W0244.在武汉,“W”是政府车辆编号。 为了自己的事,周旭荣和付万生两位老人曾上访多年,还去过北京等地。周说,我到过很多地方、很多机关上访,见过的事情也很多,“但像这次这么恶劣的,说实话,我们都还是第一次看见。” 记者调查 打人者系公安“信访专班”人员 据陈家事后从公安部门拿到的名单,6名打人者分别为:肖某某、普某某、郑某某、刘某某、潘某某、余某某。他们的身份经核实,均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分局干警。 湖北省政法委一位知情人士也向记者证实,打人者确为公安局便衣警察。他们编制属武昌公安分局水果湖派出所,是公安部门设在省委大院的“信访专班”人员,任务则是维护治安秩序,如一旦发生冲击省委大门,有打砸烧等突发事件,则由他们来维持治安。 事发当天,陈玉莲被打背后是否有人指使?据陈家属说,从已掌握的事实看,当天打人还是属于个人行为。虽然大家也在怀疑事件背后是否有人授意,但“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有哪个领导操纵指使授意他们这么干”。 据上述省政法委人士透露,打人的6名警察,目前状态为“下岗、停职、反醒、等候处理”,但还没有任何处理意见。陈家表示,“事发后,他们不断来找我们说情,要求法外开恩,从轻处理,甚至不处理。还说如果把他们处分了,就会影响整个单位的荣誉,他们所在的是一个先进单位,处分了先进称号就会受到影响。另外他们还讲情说,打人者的家庭都很困难,如果处分了以后生活会受到影响,请求从这个角度同情他们。” 但陈翠莲从公安内部人士得到的消息却称,打人的6名警察被停职后,“已经安排他们出去旅游了”。但此消息未经本报记者证实。“作为家属,我们要求一定要依法依规处理,如果有人袒护包庇,不但我们不会答应,任何有正义感的人都是不会答应的。”(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00720星期二转载自刘晓原律师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af0ea0100k5dj.html )

阅读更多

404新闻博物馆(最新)

2020 年终专题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