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标少年

All

Latest

新京报|甘肃“鼠标少年”被退学 学校称压力大

“把书包收拾了,跟我走”,今天早上,正在教室上早自习的杨某被校领导领出了校门。该校领导告知杨某,他被退学了。杨某的微博认证为杨辉,曾经作为“初中生发帖被拘”新闻事件当事人备受关注。此次被退学,杨某和其父亲怀疑与一周前发的微博有关。“我们已责成天水市教育局立即核查。”甘肃省教育厅发微博称已经介入。 发微博被刑拘少年被退学 11月18日早上7点半左右,送完儿子杨某上学的杨牛胡在学校门口,看到天水市育生中学的一位校领导带着杨某走出校门。他上前询问,被告知学校受到各级部门和社会舆论的压力,不能让杨某继续在该校就读。 该校领导对于退学的原因,他并没有给出明确的解释。

京华时报|张家川发帖被拘少年已对涉刑讯警察提出控告

甘肃张家川被拘少年杨辉 资料图京华时报讯 昨天下午,甘肃张家川被拘少年杨辉向张家川县公安局申请刑事赔偿。杨父杨牛胡称,儿子被拘7天,他们要求象征性赔偿7元。当天,杨父与代理律师游飞翥前往张家川县检察院,对涉嫌刑讯逼供的警方人员提出控告。游飞翥称,今天将就行政拘留决定向天水市公安局申请行政复议。申请刑事赔 ......

南都周刊 | 少年杨的看守所之旅

因为三条微博,杨辉,这个平常手机不离身的少年,被张家川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拘。他也成为两高对网络言论的司法解释后,全国第一例因转发500次以上被刑拘的人。而更加引人关注的是,他还是一个未成年人。...

BBC | 甘肃“发帖少年”获释 舆论争战未休

“500转入罪第一案”事主16岁,而中国有无数像他那样的少年活跃在社交网站和微博世界。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周二(24日)就甘肃初中男生杨辉以言获罪最后获释事件发表社评,称杨某获释是中国高检、高院对新发布的网络管制法规所做司法解释的“实践磨合”,并呼吁网络舆论意见领袖们“及时收手,让事情回归就事论事的简单”。 有观察人士指出,这一社评以劝告16岁少年“远离互联网斗争”开始,但主旨是强调“两高《解释》岿然存在”,驳斥网上活跃人士将杨某获释解读为抵制“两高”《解释》的胜利。 而社评针对的网络活跃人士则表示,“500转入刑第一案”以杨辉刑拘改行拘并获释了结,证明两高对网络管制法规的《解释》无法操作、违背宪法。 有民间反对派意见领袖之称的维权律师浦志强认为,杨某获释正表明两高《解释》的失败。 500转入罪 9月10日开始生效的中国最新网络管制法规称,利用信息网络诽谤他人,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可构成诽谤罪。 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辱骂、恐吓他人、情节恶劣、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行为,以及编造虚假信息,或者明知是编造的虚假信息,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以寻衅滋事罪定罪处罚。 甘肃张家川初中三年级男生杨辉就该县一名男子横尸街头发微博,称这或属非正常死亡,而警方处理手法不当;县公安局即循此法,以涉嫌寻衅滋事刑罪刑事拘留杨辉,称其在网络散布谣言情节严重,发帖点击次数超过500。 消息传出后,对近期网络言论“严打”和网络管制法规解释的不满,以及对执法者违法的愤怒,汇成抗议浪潮,直指张家川公安局和谣言诽谤入刑罪的《解释》。 质疑 《环球时报》社评开篇表示欢迎当地警方撤销对杨某的刑事案件改为行政拘留,称这种在“舆论监督下及时修正执法行为的态度应当受到鼓励”,并提及该报两天前曾发表社评质疑警方刑拘杨某。 笔锋随后点向这宗被称为被称为“500转入刑第一案”的相关各方,从当地警方刑拘“过头”、杨某“毕竟有错”但其性质应另当别论、杨父让获释的儿子“抬起头来”可以理解,最后落到“网上一些人继续炒作这件事”就是在“继续对他的心理伤害”。 社评指出,在围绕张家川杨某事件形成的舆论斗争是非地,抗议警方者的目的是“借此案打击两高不久前发布的《解释》。 确实,观察人士指出,张家川少年案发酵成几乎具有言论自由保卫战意义的“大围观”;参与舆论监督和批评“执法违法”大合唱的不但有各级官媒,立场各异的网络意见领袖,一度集体沉默的大V,也有普通百姓。 争战双方都不否认,有关传谣和诽谤入罪的司法解释是焦点。 无可置疑? 维权律师浦志强表示,《环球时报》社评“实践磨合”说法是把《解释》放在无懈可击、不得讨论、绝对正确的位置,这个立论是无法接受的。 杨家委托的辩护律师之一王誓华就声言,此案说明两高解释根本不具可操作性。 朱智勇微博发言指出“必须深刻反省500转入刑违反宪法言论自由的根本错误,恶法是警察权被滥用的重要诱因”,@荣剑2011直言“两高关于网络涉罪司法解释在助纣为虐!” 浦志强认为,杨辉获释是舆论监督的成功;经过此案,两高司法《解释》很可能继续存在下去,但现实中被运用的情况或许将大为减少。 《金融时报》专栏作者徐达内则称杨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少年悲壮不但令大V们“暂时唤回批评勇气”,也使这“第一案”产生了巨大轰动效应,“积郁的怨气”找到了“合适的宣泄出口”。 据中国媒体披露,杨辉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模范少年,说脏话、自以为是、轻狂、学习一般。 而这样的“愤青”遍布几千个像张家川那样的中国小县城,“他们因为互联网而成为最大的时代变数”。 在《环球时报》指出“让16岁少年陷入网谣激烈斗争的风暴眼是不应该的”的同时,浦志强的“不要捧杀”孩子劝告得到了众多报纸评论的呼应。 不过,这一劝告在网络世界则受到激进者的批评。@叶恭默指出,“操心别人因血性而骄傲的青春,口惠而实不至,十足虚伪。” (编撰:郱书 责编:顾垠)

纽约时报|中国加码打击网谣致少年被捕引发争议

北京——中国官方对网络“谣言散播者”及其他假定的社会动荡制造者加大了打击力度,不光逮捕了一些有影响力的维权活动人士和自由反腐调查者,甚至连一个为贫穷流动人口的权利倡言的亿万富翁企业家也没有放过。最近几周,这些人当中的很多人仍在警方的拘押之下。 但是,网民上周对一名16岁少年被捕的愤怒似乎让那些网络秩序维护者感到猝不及防。中国西北省份甘肃一家卡拉OK的经理神秘死亡,这名少年公开质疑了这一事件的调查人员,由是被捕。 周一,张家川回族自治县的警方释放了这名叫做杨忠(编注:国内媒体报道中曾用名杨辉)的中学生,显然是迫于公众压力。根据中国的新规定,散布网络谣言可面临长达三年的有期徒刑,杨忠属于因为这些新规定而受到指控的第一批人。官方表示,他已经承认错误并受到了惩罚。获释几小时后,这个年轻人在网上发布了一张自己比划着胜利手势的照片。他的上衣上写着“做出改变”(Make the Change)。 在维权人士和言论自由倡导者看来,杨忠获释是一个微小却重要的胜利,因为这里的很多人都认为,官方对异见人士的 打击日益严酷 ,过去两个月中有数十人被捕。被捕的人包括要求官员公布金融资产的著名律师许志永,以及华裔美国投资人薛蛮子。本月被捕之前,薛蛮子经常向1200万微博粉丝抨击社会的不公正现象。 9月17日杨忠被捕之后,媒体纷纷表示同情。有一万多人在名为“救救这个孩子”的运动中发布讯息表示支持,不过,其中的很多评论都遭到了立刻删除。来自北京的一批律师希望能为杨忠提供辩护,其中两人还去了杨忠地处偏远的家乡。 “张家川抓中学生这个事儿不难看出,所谓的打谣行动已经是误入歧途,借打谣之名来限制正常的网络表达,”北京律师周泽说。他曾尝试通过自己的新浪微博(中国最受欢迎的微博服务)为杨忠案寻求公众支持。 这个结实的瘦男孩很喜欢苹果智能手机和网络游戏,偶尔还会偷偷抽上一支烟。杨忠惹祸是在两周前,当时他偶然碰见了当地的一场纠纷,该纠纷与一名男子的死亡有关,人们在钻石国际KTV门前找到了这名男子的尸体。警方断定此人系自杀身亡,死者家属却称这名男子生前曾遭暴打,然后被人从这栋楼的高层抛下。和遇害者亲属交流之后,杨忠对官方的描述产生了质疑,然后便在网上发帖称该俱乐部的所有者是当地的一名司法官员。“不想让外界知道真相?”他写道,“你们在怕什么?老子就不怕你们,老子就敢拍,你妈的你来抓我啊!” 上周二,警方果真逮捕了杨忠,将他从学校带走,之后指控他发帖“扰乱社会秩序”,致使抗议者封堵了当地的一条街道,交通受阻。省级公安机构也试图将杨忠描绘成一个小流氓,称他15岁时偷过一辆摩托车,尽管他们表示,由于年龄小,杨忠没有受到惩罚。杨忠的父亲表示,这项指控不符合事实。 最高法院及检察院两周前颁布了新法规,将传播谣言及诽谤信息宣布为非法行为。法律倡导人士表示,杨忠似乎是新法规颁布后首个受到指控的人。根据法规,如果信息转发次数达到500以上,或浏览次数达到5000以上,违法者就应该受到起诉。 虽然杨忠的评论信息超过了这个标准,但自愿为杨忠辩护的律师王誓华表示,拘留杨忠并不合法,因为他发表的评论并不是故意编造的信息。王誓华周一接受采访时表示,“打谣言是对的,但是如果进行扩大化,没有原则没有界定的话,我认为这是违宪的。” 很多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对网络谣言的打击是共产党的最新对抗举措,目的是压制民主、人权等自由观念,以及它担心会动摇自身掌权地位的其他观念。与之前试图控制中国不受限制的微博的举措不同,官员们已经开始打击那些相对温和的维权人士,以及微博上一些最受欢迎的声音。微博现在大约有五亿注册用户。“我们看到了管控举措的全面强化,” 香港中国传媒研究计划( China Media Project )的研究员班志远(David Bandurski)说。“‘谣言’只是一个更温和、听起来更合法的词,实质则是加强言论管制。” 如果张家川政府认为逮捕年轻的杨忠 会减少外界的审视,那他们已经大失所望。最近几天,中国一些最勇敢的记者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个全国最贫困的县份之一。博客作者们曝光了政府在建设大楼方面的铺张开支,比如花费将近300万美元(约合1836万元人民币)建设该县的政府大楼,以及当地公务员的奢侈嗜好,比如有照片显示,当地一名公务员戴着名表。此前曾有官员因戴名表而下台。另一篇报道称,尽管该县公安局长 之前犯有行贿罪 ,但却仍然保住了职位。  杨忠花很长时间在家里的面馆帮忙,这段痛苦的经历似乎增添了他的勇气。获释之后不久,他发表评论感谢那些帮助他的人,并发誓在学校好好学习。当天晚些时候,他按计划参加了网络直播采访活动,与新浪网友互动。然而,交流活动刚刚开始就莫名其妙地宣告结束,不久之后,这个少年的微博账号也消失了。 杰安迪(Andrew Jacobs)是《纽约时报》驻京记者。 Patrick Zuo和Mia Li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纽约时报中文网

环球时报 | 杨某获释是对两高解释的实践磨合

张家川县16岁少年杨某昨天凌晨被释放,其寻衅滋事刑事案件被撤销,改为行政拘留7天。《环球时报》在两天前发社评,提出警方因一名16岁中学生在网上制造谣言而对其刑拘值得质疑,我们在此欢迎警方撤销案件。我们认为警方在舆论监督下及时修正执法行为的态度应当受到鼓励。...

BBC | 甘肃刑拘发微博中学生公安局长被停职

甘肃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因发微博被刑拘的16岁初中生获释后,当地公安局长因曾给上级送钱被停职。 张家川县政府门户网站星期一(9月23日)夜间发布消息称,根据纪委建议,兼任当地公安局长和局党委书记的白勇强已经被停职。 这距离当地因发布微博而被刑拘的16岁少年杨忠被改为行政拘留并获释仅不到一天时间。 虽然政府网站没有说明白勇强被停职的具体原因,但普遍认为是因为白勇强被发现给原天水市公安局副局长送钱。 原天水市公安局副局长史居平今年1月因受贿罪等被甘肃武威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刑12年。 判决书显示,当时在天水市秦州区担任公安分局副局长的白勇强在1995至2005年间曾陆续给他送过5万元现金。 白勇强当时在法庭上解释他在年节拜访史居平时送钱是遵从当地习俗,但否认曾在工作上求过史居平。 法律专家指出,史居平接受白勇强所给予的现金可被认定是受贿,但因行贿罪前提是谋取不正当利益,如果法庭无法认定白勇强送钱有次目的,则不能认定白勇强行贿。 但是白勇强送钱的行为无疑违反了公安机关以及中共内部的纪律。 杨忠因发微博被转发超过500次而被刑拘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引得公众注意史无前例地投向张家川位于甘肃天水市的这个以往并不出名的回族自治县。 而随着杨忠获释,张家川政府连续宣布该县当前县长、县委书记领导班子的经济责任和机构编制在接受甘肃省审计厅审计,以及公安局长白勇强被停职。 不少人猜测这是当地领导班子因刑拘杨忠引发公众不满而遭到上级部门处分,但张家川当地官员表示这两个最新发展均与杨忠事件无关。 在互联网上针对杨忠事件,绝大多数网民认为因为发微博而刑拘16岁少年不恰当。 但也有网民指出张家川是回族自治县,民族关系比较复杂,因此当地对可能引发民族矛盾的问题反映比较激烈。 (撰稿/责编:伊人)

维权网 | 甘肃张家川一中学生被刑拘获释 另一发帖被拘者仍未获释(图)

(维权网信息员郑斌报道)甘肃省天水市张家川县 16 岁的中学生杨辉因网上“发布虚假信息”、转发超过 500 次,被刑拘后又改为行政拘留 7 日,昨( 9 天月 23 日)凌晨获释回到家中。昨日凌晨 1 点多, 16 岁的杨某从看守所获释,与家人团聚。此前,他因在微博发布“虚假信息”被刑拘,后又被改为行政拘留。昨日凌晨 3 时许,杨辉获释后第一时间通过微博致谢。                    因在网上发帖子 被拘留的初中生 杨辉   杨辉虽已获释,但与他因同一事件遭处罚的另一名 18 岁男子仍被行政拘留。据张家川县政府此前通报,“县公安局对 9 · 12 案件中利用网络平台虚构时事,扰乱公共秩序的违法人员给予治安处罚(其中行政拘留 1 人,罚款 5 人),对情节严重,发帖点击次数达到 500 次以上的 1 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据悉这名男子叫沙小龙,家住张家川县张家川镇,已年满 18 周岁。他被处以行政拘留 10 日,目前尚未获释,仍关押在张家川县拘留所。沙小龙是一名打工返乡者。曾在北京、西安等地的餐馆做服务员,后来到郑州的某餐馆担任厨师。 9 月 10 日前后,沙小龙从郑州放假回家探亲,准备休息到十一假期后再返回郑州。从沙小龙发给父亲的一张自拍照上,可以看出他是个英俊的小伙子,照片上还有一行字:“亡命天涯,不如早点安家。” 目前,警方未公布沙小龙利用网络平台虚构事实,扰乱公共秩序的具体信息。据沙小龙的一名同学称,沙小龙与杨辉类似,亦因在空间发言被拘。这名同学称, 9 月 16 日,在沙小龙空间里看到关于聚集事件的网帖,他转发的一条总转发量超过 1000 条,但其原创网帖的转发量“没看到超过 500 条”。这名同学未透露网帖的具体内容。当日,在同学建议下,沙小龙删除了所有关于聚集事件的网帖。目前,沙小龙的空间已无关于聚集事件的任何信息。 据沙小龙的父亲说, 9 月 16 日 12 时左右,三名警察到他家了解情况,沙小龙建议警察先回公安局,自己随后到。去之前,他还打电话咨询了一位同学“应不应该去公安局?”对方建议他还是去一下比较好。随后,沙小龙自行前往县公安局。沙父当日下午接到警方通知,儿子被行政拘留 10 日。不过,警方未向沙家出示行政处罚决定书。去拘留所探望时,家人发现沙小龙的右脸颊有乌青块,但不能确定是何原因导致。 因这两起案件是两高(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布《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自 9 月 10 日起施行后发生的,所以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Loading

Tweets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Google Ads 1

CDT EBOOKS

Giving Assistant

Amazon Smile

Google Ads 2

翻墙利器

请点击图片下载萤火虫翻墙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