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

BBC中文:日本认定一名中国劳工“过劳死”

93年日本以引进外国人到日本学技术为名,开始引进外籍劳工。 隶属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的茨城县鹿岛劳动基准监督署周五(7月2日)判定在该县潮来市打工的中国人蒋晓东过劳死,是日本政府首次认定外国人研修生在日本过劳死的案例,可能为日本1993年以来实施的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起草尾声。 剥削的实质 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制度是日本过去17年来在政府默许的环境下,实质上剥削外国人的廉价劳工制度。去世时31岁的蒋晓东05年到潮来市电镀工厂打工,08年睡眠中突发心脏病死亡,09年遗属向劳基监督署申请劳动灾害保险,促使调查该案。 调查根据蒋晓东去世前三个月,每月加班93至109个小时,从而断定为过劳死。调查中还发现,另外两名与蒋晓东一起打工的中国人也遭遇了长时间劳动,并与蒋晓东一样,只获得时薪400日元(约30元人民币)的报酬,低于政府规定的最低标准678日元。 鹿岛劳基监督署周五向当地检察机关递交了工厂66岁的社长违反劳基法的文件,并命令该社长向三人补发18万日元(约1.4万元人民币)的劳动报酬。该社长对《朝日新闻》说,他没强迫三名中国人加班,也觉得加班费太低,但不得不与其他也雇佣研修生的企业同一步调,所以没办法。 人权问题是根 93年日本以引进外国人到日本学技术为名,开始引进外籍劳工,并给这些外籍劳工冠以“研修生”的美名。如有工厂和农村接受并担保,研修生可在日本“研修”三年。当时日本经济已陷入萧条,此一政策几乎从一开始就是给许多日本人不愿干的行业提供剥削外籍劳工的市场。 不过保守的日本社会对此歧视外国人的事实视而不见。直至进入二十一世纪,伴随日本人的人权意识上升,部分传媒、舆论才开始报道和议论研修生控告雇主的纠纷,包括涉嫌过劳死的案件。 日本政府入出境管理局的统计说明,到08年底,日本还有19万研修生,大部分从事缝制业、小型制造业和农业等低薪行业。 该制度却给政府创建国际研修协力机构来制造官僚退休后再就业场所的良机。国际研修协力机构的统计数字也承认,该制度下研修生与日本资方围绕长期加班、欠薪的纠纷不断,去年360个机构发生了444件。研修生死亡案也趋上升,08年涉嫌过劳死有35人,而许多纠纷在劳基监督署调查前,资方已把外籍劳工遣送回国。 日本各大传媒都报道了蒋晓东过劳死的新闻,显示了政府首次承认制度弊端时,传媒也酝酿着舆论的进一步压力,预示着该制度将告结束。

阅读更多

BBC中文:中国旅客潮未抵 来日领福利成疑

童倩 BBC中文网日本特约记者 两名住在日本大阪市的70多岁中国人姐妹,申请了她们48名福建的亲戚来日本照顾她们。 日本经济低迷下社会对领取政府救济者仍有不少不满 今年5月至6月期间,48人纷纷抵达日本后,一周内分别向大阪市五个区政府申请日本社会救济穷人的生活保护费。 大阪市政府6月29日公布消息,引起传媒关注、报道,时事通信社更以标题《入境随即申请生活保护是48名中国人的目的》来显示质疑。 7月1日大阪市政府向其中13个家庭的32人支付了总额241万日元(约18万人民币)的生活保护费,更令日本左中右报纸、舆论哗然。 日本You Tube上热播着传媒记者敲两名申请人住所门和里面传出的怒吼声,以及一些街头市民愤怒指责的视频。 在日本打开国门,准备迎接四亿中产阶层以上的中国人访日旅游消费时,日本社会对中国人的印象又因这一事件变坏,同时也强烈质疑日本政府批准外国人定居的规定和申请生活保护费的资格。 市政府称无奈 BBC中文网记者周五(7月2日)打电话给大阪市政府健康福祉局时,一名自称姓小林的官员说,两名中国人姐妹已加入了日本国籍,她们以年老需要亲人照顾的理由申请48名中国亲戚来大阪市定居。 48人目前都已取得了一年以上的定居许可,并有长期定居的意向,也完成了外国人登录的手续。 经该局审核,其中32人入境手续合法、又符合生活保护标准,不得不依法向他们发放生活保护费。 但小林承认,这是大阪市有史以来首次遇到如此大规模的外国人亲属申请日本的生活保护费,情况严重。 时事社报道,未获得生活保护费的其余16人存在疑点,不排除伪造亲属身份的嫌疑,大阪市要求主管出入境的法务省和警察调查。 法务省称合法 不过,法务省一位姓西川的官员周五对BBC记者说,他们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改变审查外国人来日本定居的标准或者参考这次个案的教训修订有关规定的计划。 他更正大阪市的解释说,48人都是两名中国妇女的子孙,他说,以照顾亲戚的名义是不可能获得来日定居许可的。 日本社会福祉中,存在生活保护这个救济穷人的最终方式。根据地区不同,发放的最低生活费基准也不同。 以一家三口为例,最多能得到约17万日元(约1.3万人民币),申请人必须是无产者,得到生活保护后也有某些条件限制。 日本经济萧条后,申请者骤增,使得审查日趋严格。但日本舆论中,依然存在批评该福祉对缴纳社会养老金保险、将来只能领取几万日元的国民极不公平的声音。 而这次事件暴露外国人也有领取生活保护费的资格更令日本社会惊讶,舆论认为这是日本法律漏洞,并由此产生中国人善钻法律漏洞的印象。

阅读更多

BBC中文:“内部矛盾”下香港民主派七一再游行

叶靖斯 BBC中文网记者 香港报道 没有安装Flash播放器 下载Flash 选择其它媒体播放器 香港民主派团体再次在“七一”政权移交纪念日举办大游行。港府政改方案的通过让今年的游行气氛出现变化。 提出“改良方案”,获得北京与港府采纳的民主党成为一些游行人士的反对目标。一众党领导层与元老司徒华都遭到谩骂。 主办单位民间人权阵线公布,今年的参加人数为5.2万,比去年大跌32%,警方则称在最高峰时有2万人参加。 港府一如既往的回应说,政府尊重民众集会游行的权利,并将“虚心聆听”民众所表达的诉求。 游行队伍以争取最低工资立法的劳工权益团体为首,还有法轮功、反贫穷,甚至是反对世界杯足球赛转播权被垄断的队伍参加。 一些游行人士向民主党的宣传站点喝倒彩。(BBC中文网图片) 图辑:香港“七一”游行 论坛:如何看香港通过政改方案? 不过最常见的横幅标语,还是呼吁实现普选,撤销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席。 “狙击”民主党 今年的“七一”游行在出发之前就已经火药味甚浓。当乘坐轮椅出席游行,患有癌症的民主党元老司徒华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已经有民众在旁边谩骂。 对于民主党被指责出卖选民,司徒华说,希望民众眼睛雪亮,明辨是非,“历史自有公论”。他也认为批评民主党的人欠缺政治智慧。 民主党主席何俊仁等高层在出发时被一些民众包围。在游行路线沿途设立的民主党宣传摊位也不断遇到市民喝倒彩。 反对民主党政改“改良方案”的社会民主连线主席黄毓民再次表示不会狙击民主党,但是曾在立法会会议上斥责司徒华“癌症上脑”的社民连成员梁国雄在游行途中遭民众泼水。 民间人权阵线发言人李伟仪认同今年的人数减少跟政改方案获得通过有关。她估计一些人对此感到灰心,也有一些人是因为针对个别政治团体的言论而不参与游行。 同样反对政改方案的公民党党魁余若薇则说,无论人数所烧,香港民众也不应该对于争取民主感到灰心。 另一方面,特区政府与亲北京阵营在早上举行了庆祝活动,载歌载舞。 行政长官曾荫权在庆祝酒会上说,政改方案获得通过,“是庆祝香港回归纪念的一份最好礼物”。

阅读更多

BBC中文:大家谈中国:富士康的三米高栏杆

林绿野 中国  富士康宿舍楼周围建起安全网以防工人跳楼 今天,中国大陆有传媒报道说:深圳富士康公司发生了“十多连跳”事件后,已经开始对工人宿舍楼加高栏杆,把栏杆从原来的1米高加高到3米高。据说这样做以后就可以杜绝跳楼的悲剧了。 我是个建筑师,对栏杆高度与安全的关系,有比较专业的了解。在建筑设计中,国家规范对栏板或栏杆的高度有强制性的要求:低层和多层建筑,栏板或栏杆的净高不应低于1.05米,高层建筑栏板或栏杆净高不低于1.10米。 从设计的原理上说,栏板或栏杆需要有一定的净高,是为了不出现这样的情况:当人们站在或靠在栏板或栏杆旁边时,保证人们的身体重心低于栏板顶或栏杆顶。其目的是为了防止人们发生意外坠落事件,绝对不是为了防止“跳楼者”的。对于主动的“跳楼者”来说,高度并没有多大意义!3米高的栏杆就能挡住那些怀着必死之心的人吗? 为了阻止那些怀着必死之心的工人跳楼,你们可以把富士康公司的所有的楼房的栏杆都加高到3米,这样一来,在富士康公司范围内,跳楼事件也许不会发生了?对想自杀者来说,3米高的栏杆可能是不太容易跳,然而,自杀者难道不可以到其它地方去跳楼吗?而且,自杀者完全可以采用其它方式自杀,例如:吃大量的安眠药、吃农药、吸毒气等等。此外,你们可能没有想到的是:一般的宿舍楼的层高大约是3米,一旦栏杆被加高到3米,那样就意味外走廊栏杆与屋顶板连在一起。这样一来,栏杆就已经不是“栏杆”了,更像监狱里的“铁窗”。深圳富士康公司有大约五十多万工人。当五十多万人都生活在象监狱一样的环境下时,完全可能会有更多的人想自杀,完全可能会有更多的自杀事件发生。 一个社会,若是有大量的精神正常的人想自杀,是由于他们觉得生不如死。在这种情况下,用技术手段来防止人们自杀,完全是无效的。唯一有效的方法是解决人们觉得生不如死的社会环境。 所以,要杜绝或减少工人自杀,必须给予工人作为人的人权,作为劳工的权利,包括组织工会、与资方谈判和罢工等权利。从小共产党就教导我们说:我们的国家是工人阶级的国家,工人阶级是国家的主人啊!为什么我们国家的主人工人阶级是那么毫无权利,而资本家却能通天? 注:《大家谈中国》的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欢迎大家投稿,请把文章发送到: 按键 [email protected] 联络/荐言 * 须填写项目 你的意见反馈: 你的联络资料: 姓名: 国家、城鎮: 电邮地址: * 电话: 你的信息: 你的信息 * 总字数不超过300字: 0 免责声明 我愿意让网络制作人员与我联络

阅读更多

BBC中文:欧洲在华公司担心未来命运

在华的欧洲公司承认中国外来经济将继续增长,但对自身利润并不看好。 一项于周二(6月29日)公布的调查显示,在中国的欧洲公司担心未来两年他们可能面临中国政府更为严厉的政策与规定。 500多家接受了调查的公司说,他们虽然对中国经济增长表示乐观,但同时担心中国共产党领导人对外国公司的歧视政策也将加剧。 开展这项调查的“中国欧盟商会”警告这些在世界第三大经济实体中国开展商务活动的欧洲公司说,在华的工作条件一旦恶化,他们应当考虑撤出。 北京的欧洲商业团体负责人波塞森说,人们不应想当然地认为,欧洲公司将会不顾商业环境继续进行在华投资。 不乐观 这项在3至4月份开展的调查显示,40%的在华欧洲公司预料,在华工作的有关规定和条件在未来两年将会更恶化,只有10%认为可能会改善。 他们主要的担心包括中国政府在执行法规方面的随意性与各地政府缺乏统一标准,在注册程序、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继续缺乏办事效率。 和去年的65%相比,今年有近80%的欧洲公司相信中国经济将会继续增长。但只有34%对自己的利润前景保持乐观。 这项调查和不久前中国美国商会所做的调查十分相似。美国商会的调查也显示,在力拓案和谷歌事件之后,在华的美国公司也开始感到越加不受欢迎。 面对越来越多的西方公司的抱怨,中国总理温家宝3月份曾发表讲话说,中国继续向外国投资实行开放政策。

阅读更多

CDT/CDS今日重点

【CDT周报】第46期:疫情将何时结束,没有答案,从何时开始,也没有

【CDT连载】Oozgur|新疆漫画:公交车里的阵营

【CDT敏感词周报】第40期:金马奖、国际女子网球协会、奥密克戎、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网络话语馆】红色键盘侠

CDT 电子报

CDT推荐

youtube频道: guanguan

微信公众号:它基金

更多推荐媒体……

支持中国数字时代

CDT 电子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