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数字极权主义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认为,极权主义的目标是全面的,无限的权力。这种权力要求每个人“在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处于支配地位”(Arendt 1951:456)。

极权主义的最大障碍是人的不可预测性和创造力。

人工智能,大数据和社会工程学正威胁着破坏这一点,并使我们成为可预测的自动机。人类正在退化为基于算法的评估对象的状态,无论是在市场上出售,还是由党国控制/管理。

大数据产生的知识具有统治力。正是大数据使访问和操纵人类心理成为可能,而受影响的人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利用大数据,政府可以轻松地利用大规模监控能力直接控制公民保持专制制度

目前依赖海量数据集中化的人工智能技术,更有利于信息集中式处理的专制政府,而不是信息处理更加分散的民主治理。

20世纪专制政权的主要障碍-将所有信息和权力集中在一个地方的愿望-可能会成为21世纪的决定性优势。


“数字人格”

由该数字“模型”或“图像”生成的个人数据资料是“信用数据”,最后,根据算法评分形成以下所述的“数字人格”。

“社会信用系统旨在利用大数据,数据分析,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来围绕算法开发数据驱动的综合管理/治理结构,以实时产生对法律,经济,社会和其他行为的奖惩。成为社会治理的新趋势。” [1]

"社会信用体系通过量化来规范行为是规训权力的运作基础,由此建立一种新的、可量化排序的数字人格,用以捕捉和展现美德并确定其在社会上的整体价值,通过算法行政的引导逐步形成“诚信文化”氛围,最终以确保对国家的忠诚和服从以及公民之间的信任。"[2]

算法行政

算法治理强调通过积极的手段,被统治者的积极同意与自愿参与其自身的治理以及旨在指导或影响人们行为的活动有关。识别,分类,排序和控制。

基于大数据的算法正在将社会所有成员的个人数据轨迹追踪到全景图中,从而形成每个人的信用等级。

数字空间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