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rsonal tools
Views

Clubhouse

From China Digital Space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2021年2月6日,全球各地人聚集在语音社交媒体clubhouse聊新疆“再教育”营,高峰期多达5000人

Clubhouse是一款由阿尔法探索公司(Alpha Exploration Co.)所发布的多人在线语音聊天社交软件。目前Clubhouse采取邀请注册的方式,必须要有邀请码方可注册成功。 该软件于2020年4月发布,截至2021年2月 (2021-02)该平台用户数超过200万。(维基百科Clubhouse)


语音聊天app Clubhouse爆红后,有网友在上面开房间邀请大陆和港台的年轻人聊天,这个“两岸青年大乱聊”的房间吸引了几千人。有微博网友记录了ta们参与的经历——

在Clubhouse听了快两个小时的#两岸青年大乱聊# ,主持人说原本在FB上看到发起人就是想开个几十人的小房间大家两边聊聊生活和日常,谁知道突然发展成了四千多人的大房间,即便是在半夜两点半还有一百五十多人在举手等着发言。

一个最大的感受就是,这种聊天环境实在是太舒服了,而且还有点温暖,不仅是我自己一个人这么觉得,很多发言的人也直接说出自己的这个感受。(极小部分奇葩发言者不作讨论)

这是一个主要由大陆、香港和台湾的青年轮流发言表达看法的房间,当然大部分聊的都是政治(即便发起人原本想聊更轻松的话题),但为什么这个环境让人觉得很舒服,是因为这个地方在互联网上像是一块净土,没有人在发表自己的看法的时候带有攻击性,措辞习惯有不同的地方也不会有人用自己的“政治正确”去纠正对方,像是很多台湾地区的人发言时用的措辞时“中国”而不是大陆或者内地,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因为在这个纬度的听众,能理解也能尊重因为历史、文化和教育的不同而产生的思维和习惯的差异。

房间里面的人从十七八到五六十岁,从学生到上班族到公司的founder,还有传媒行业的主持人、编辑和记者,当这几千人听到在当代互联网一点就燃的议题时,在部分人有在有开麦发言权限的情况下,能安安静静地听着不同人分享出自己的观点和故事时,竟有种乌托邦的感觉。[1]

其中有一个聊新疆话题的房间,人数多达四五千人,高峰时,已经无法进入。不少新疆人在房间亲述亲身经历,吸引了大批听众,聊天时间至少八小时——

最深刻的内容发生在凌晨四点到八点左右,刚开始是睡不着,后来是不敢睡,一阵子不知道家人在哪的海外新疆人哭,再来是第一次听到见证、瞬间被罪恶感打倒的汉人哭,人还在新疆的发言人求大家不要公布她的信息,“我、我真的很怕… 我真的很怕…. 我真的很怕…”实在是说不出了。

……

一个学建筑的姑娘说,以前宿舍一二楼很多维吾尔朋友,七五那时都上来五楼打电话回家,在角落抱着话筒哭。她今夜听着听着突然很害怕,想到13年有朋友高兴的划新疆发展项目的图纸、还有朋友当军人的男友派到新疆,她突然想到那些图盖的房子,是不是拿来关一二楼的同学了…… 讲到这里声音湿了。

最后有点教堂的气氛。大家一边流泪一边互相鼓励着说要有希望,虽然看着未来都是悲观的。该窃听的早就埋伏着听,这小小的视窗也可能随即就关上,但在那之前,是这么个夜晚。[2]

2021年2月8日,中文互联网上陆续有大陆网友反馈:Clubhouse已在大陆遭到封锁,无法正常使用。[3]


实际上,在“两岸青年大乱聊-所有人问所有人”讨论的当下,另一批台湾用户也开了一个名为“听了一下两岸交流的聊天,觉得没救了”的房间。接着,又有大陆用户再开“没有救吗?——clubhouse有无可能成为自救+互救的第一步?”以及“听了"觉得没救了" room,觉得他们也没救了。”

除了这种相互串连的房间,还有不少以敏感话题如新疆、六四天安门、为李文亮医生默哀等主题的房间出现。人们讨论 Clubhouse 的重点从先前的产品导向,转向锁定在不同主题间的交流内容。

多种因素的作用之下,“两岸房”迅速占据 clubhouse 的版面。

一个显而易见的理由是,Clubhouse 在当时还没被纳入中国政府的监管范围,使得这里成了十几年来中文互联网中难得一见,还没被中国网路“防火长城”阻碍的社交平台,因为这一特点,出现大量中文用户注册。

在没有墙阻隔的情况之下,每一个加入聊天室里的用户,无论来自何方,都能询问其他用户任何他想问的问题,让用户们自由进行观点交流。而即时交锋敏感政治议题成了“两岸房”的一大特点。[4]


中国数字时代相关文章


中国数字空间相关链接

防火长城 新疆再教育营 台湾民主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