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力建 | “减负国十条”眼看又成镜花水月

作者:信力建 

近日,教育部新出台的《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引起热议。 “减负国十条”意见稿中包括“零起点”教学,不留书面家庭作业,一到三年级不举行任何形式的统一考试,全面取消百分制代之以“等级加评语”的评价方式等十余项规定。开学季来临,意见稿甫出,便引来各种围观和争议。

给学生减负算不得什么新鲜话题,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减负”问题就已摆上议程,1987年我国提出了素质教育的概念,1999年国务院提倡推行 “素质教育”,其一大表现就是为学生减负。减负的口号年年喊,不过今年的调子起得更高。

从内容上看,“减负国十条”意见稿,力求教育均衡发展与素质教育并举,对减轻小学生学业负担有了更细致明确的规定,如考试的年级、次数都有详细规定,评价的等级也进行了细分,对编班、作业、补课要求严格。但是参照以往减负政策的执行情况来看,此番国十条的落实前程堪虞。数十年来,从中央到地方,减负令颁布了多达上百项,“最严”二字也已用得泛滥,但大多只闻令出不见回响,有的执行力度甚至为负,形成了“越减负学生越辛苦”的怪象。

对于小学生减负,家长的反应最强烈。从九年义务教育到高中教育,我国现已形成庞大的层进式基础教育体系,小学只是中国孩子漫长学生生涯的起步阶段,在以应试教育为主的大环境下,孩子进什么样的中学,考什么样的大学,拼的主要就是分数。在这样的教育格局和残酷现实下,家长们担心减负政策一旦落实,孩子即使轻松愉快地度过小学,但接下来的小升初、中考、高考,都是应试教育的阵地,每一轮升学都每分必争,竞争异常激烈,孩子无法适应的话,未来面临的压力会更大。基于此,许多家长无奈背道而驰,为孩子增负。

可见,减负难行与我国现行的人才培养和选拔机制有着密切的联系。教育资源配置的严重失衡,导致了幼升小、小升初择校热,中国孩子过早地被拉进了激烈的抢优质学位的竞争中。而以分数论成败的单一的中、高考升学制度更是让减负成为镜花水月。而大学招生的疯狂扩张与人才培养的不尽人意,又成为中国教育与市场需要最现实的矛盾。

所以,拓宽成才的道路,建立多元化的评价机制,是教育部门能为学业负担沉重的孩子们真正应做的努力,而不是罔顾现状地治标不治本。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市场需要的人才,并不是考场上的常胜将军,也不是单以学历和职称来界定,而是综合素质和专业技能充分结合的人才。

在此方面,可参见德国的双元制。“双元制”职业教育是战后德国经济腾飞的秘密武器,解决了普通高等教育无法解决的问题。企业和相应的职业技术学校共同培养人才,企业有怎样的需要,就培养什么样的专才。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或职业规划选择学习的技能,所学的知识以技能培训为主,考试也重在技能。据统计,德国约有75%以上的初中毕业生直接进入企业中的培训机构接受职业技术培训,同时进入各类相应的职业学校学习基础知识。

总之,教育部门热衷于减负,却不愿直面造成学生负担重的根源。幼升小、小升初择校热不降温,中考、高考制度不改革,人才的培养和选拔道路不拓宽,无论怎么减负,都可能无济于事。

(文章发表于2013.8.30《南方教育时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8月30日 下午 6:18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