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柯领:中国教育在“建设”还是在“破坏”?

  近日,一篇名为《令人忧虑,不阅读的中国人》的文章红遍网络。作者说,“中国人年均读书0.7本,与韩国的人均7本,日本的40本,俄罗斯的55本相比,中国人的阅读量少得可怜。或许我们对于一个经济还在迅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不应过分苛责。但我只是忧虑,如果就此疏远了灵魂,未来的中国可能会为此付出代价”。对此观点,我深表认同。在美国我看到了中国留学生的情况,实在是忍无可忍,悲愤之极而写下了这个标题。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首先是写给教育部的专家以及中国大中小学的教育专家们看的,其次才是给父母们看。因为我相信,中国教育改革的成功只能是“从上到下”与“从下到上”的配合,需要经过几代人的共同努力才能完成。

  一、救救中国孩子——中国的教育是在“建设”还是在“破坏”?

  有一位名叫谢华的教师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教育思考》的文章,从五个方面深刻地总结了中国教育的弊端:1、僵化的考试制度培养了大批的奴才 2、重点学校的人为划分导致整个社会的心态失衡 3、过低的教育投入导致学校变成了企业 4、整齐划一的学科设置导致千校一面毫无特色 5、注重知识的传授,不注重文化的熏陶。感谢谢华老师用很少的几句话就形象生动地为我们描绘了一幅中国教育弊端的图景,这些弊端是普遍存在的笼罩了整个中国的教育,形成了中国教育大一统的独特模式与以“知识为中心”的教育教学风格。在我看来,如果中国不创造出突出个性与突出特色的教育体系与高考体系,不实行“有教无类、因材施教、培养个性化的人”,中华民族的教育将永远无出头之日,”行政化、功利化、同质化、空心化”的教育将继续地进行下去。

  我庆幸自己是在文化大革命“读书无用论”思潮影响下成长起来的,由于学校教育散乱与学习压力不大,歪打正着地使我在幼儿园、小学与中学有过充分的不受书本知识影响的自由玩耍教育与体能意志教育。我首先读的是“自然之书”——我们家在长江边,我从小在水中成长,捉迷藏、玩游戏、下象棋、打泥巴战、爬树、钓鱼、捉鱼虾、粘蝉、养鸡、养鸭、养狗、养鱼、养蚕、游泳、长跑、远足、爬山、打乒乓球、打篮球、踢足球,还参加了学校游泳队、田径运动队与排球运动队等等;其次读的是“艺术之书”——在母亲的教导下,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红梅花儿开》、《友谊地久天长》、《跑马溜溜的山上》等,又学习吹口琴与拉小提琴并参加学校合唱队,接触了许多中外的世界名曲;正是这些尽性而痛快的玩耍和这些优美的乐曲,使我的自然人格与审美人格得到了充分的发展,奠定了我的审美鉴赏力与创造力的全部基础。现在我满脑子装的都是快乐玩耍的儿童时代与少年时代的图景,我有特别快乐的早期成长的经历,影响了我的一生。事实上,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也是从读“自然之书”,“读艺术之书“开始的,他们的幼儿教育与小学教育很是放松,下午2:00以后就放学了,小学生每天的家庭作业是阅读30分钟的课外书,他们的课后活动非常发达,主要围绕“体育、艺术、社会实践活动”来展开,寒暑假没有家庭作业,从幼儿园、小学到初中基本上是在快乐玩耍的“体育”、“艺术”与“科学探究”的活动中度过的。有比较,才有鉴别,在我看来,当今中国急功近利的教育体系是一种造就”残疾人“的教育体系,或者生理残疾,或者人格残疾,或者”身、心、灵“三者整体的残疾,这种从幼儿园、小学、初中到高中以”语文、数学、英语“三科为中心的强化训练,以及以考试为中心的教育模式,不把孩子与学生们培养成“废人”,绝不让你毕业。我在美国生活能深切地感受到多数中国人说起中国的教育都愤怒而又无可奈何,这种”以知识为中心“的教育把中国人搞得太惨了,特别是近20年的功利主义十足的应试教育与社会上“港台品味”的大众文化和网络文化,把孩子们大多数都培养成了追星族,审美素质普遍低下,人格萎缩、有气无力、偏偏倒倒、东躲西藏,不敢挑战人生的极限而成了新新人类、花美男、草莓族、啃老族。男人不象男人,女人不象女人。既不“野性”,又不“高贵”。只有少数精英与家教好的孩子可以例外。说真的,在美国生活还不太容易看到这样新新人类的群体,即使看到了,也多半是从中国大陆或台湾来的孩子,这些人难以融入“野性而又高贵”的欧美文化,缺少主见,浅尝则止,普遍焦虑,不能吃苦,铺张浪费,不爱卫生,打扮怪异,如卡通孩子,画眉画眼,粉黛味浓,缺少自主性,独立性差,好吃懒做,喜欢名牌而又追赶时髦,长相普遍“气虚”,面如菜色、如病夫,说起话来,明显宗气不足。主要是从小过度学习条条框框的“语文、数学、英语”,过度上网与游戏,过度以“分数”为中心造成“大伤元气”,而玩耍、体育、艺术活动与户外活动太少了。美国的孩子看起来象一群“野生动物”(主动、自然、强健),中国的孩子看起来象一群“家养动物”(被动、依赖、虚弱)。落得这种境地,家长们是无辜的、孩子们是无辜的、教师们是无辜的、教育部是无辜的,是我们整个中华民族的教育思想与教育方法出了严重问题。主要是“意识形态的文化教育”与“高考指挥棒”指挥错了,“意识形态的文化教化”与“片面的高考指挥棒”是压垮中国教育与中国人的两座大山,这是价值观的战略性的失败。把人不是培养成“文明人”而是培养成“工具人”的教育思想,工具主义的课程结构,教育主要围绕“语文、数学、英语”的系统训练展开,课程为考试而设计,教材为考试而编,教师为考试而教,学生为考试而学。这一落后而又庸俗不堪的教育思想与教育教学体系同急功近利的经济浪潮相结合,已经把中国人彻底击垮,使得社会普遍庸俗化与低级趣味化,缺少思想创新与产业创新,今天中国的教育就是明天的中国经济,将在往后的日子里一一得到报应。

  二、我在美国的所见、所闻、所思

  有人问我,你在美国生活,你认为西方教育与中国教育的最大区别在哪里?我回答说,西方的孩子看起来像一群“野生动物”,多数情况下,男人象男人,女人象女人,体格强健,风情万种;在欧美国家出生与成长的华人的孩子大多也是如此,说明不是人种问题,主要是教育造成的差别,他们普遍重视体育与美育以及科学探究课程的学习;中国的孩子看起来像一群“家养动物”,多数情况下,男人缺少阳刚,女人缺少健美,身心虚弱,严重缺少体育与美育的训练。在美国,我能看到三种类型的中国学生,他们共同的特点是身心普遍虚弱,与西方出生与成长起来的学生普遍身心强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其中就有一部分算是精英学生,他们主要毕业于中国的重点中学与重点大学,通过拿奖学金进入了美国的好大学,由于从小的应试教育经过千辛万苦的竟争与千里挑一,他们普遍情商不高形象思维较弱,看起来有些木纳,但数理化逻辑思维普遍比美国人好而突颖而出,他们在中国算得上是一流人才,而在美国就只能算是二流或三流人才的角色,他们的共同心愿是刻苦学习,从美国大学获硕士与博士后,在美国找一份工作,通过工作移民拿绿卡而留在美国,据美国媒体报道,到2013年为止,中国(包括大陆、台湾、香港)出生的人已有220万移民美国;还有大部分是在美国的自费留学生,他们有的从读小学与中学开始,大部分是在美国读城市学院或读本科大学与读研究生。他们中大约有三分之一的人,目标明确,有良好的学习习惯,有雄心而突颖而出,而大部分学生是被动成长大的,不知道如何选择,读的专业自己不感兴趣也提不起精神,这些人大学毕业后大部分回中国了;还有部分学生是跟随父母移民来美国的,这些人多数属于新新人类,打扮怪异,有气无力,好吃懒做,难以融入美国这种“野性、自然、扑实、青春”的社会。

  一位加州大学学艺术设计的本科毕业生对我说“我现在刚毕业,感到身体极度疲劳、精神疲软,全身虚弱,每天要睡12个小时以上才能平衡。我在中国从小学开始就是每天早晨6:30起床,然后去学校上早自习,直到高中,我没有童年,我的身体被应试教育完全搞坏了,几年前来美定居又去读大学,现在我毕业了,我太疲劳了,我不知道我以后该怎么办?”。还有一位加州大学圣塔克鲁斯分校读电脑博士的学生告诉我“我小时候有舞蹈、音乐、美术的爱好,学了一段时间就被父母停下来了,因为中国的教育是以“语、数、英”为中心展开的,以致于我们在美国的中国留学生基本上都没有自己的爱好,既不爱好体育、也不爱好艺术,周末我们不知道去哪里玩,就呆在寝室里,或打打牌、吃吃饭、上上网、聊聊天。而美国学生,他们大多数都有自己的爱好,周末他们都去享受自己的爱好去了。而且,越是博士阶段,我们中国留学生的思维方式就越死板、越被动,美国学生思维很活跃,主动选择研究课题,工作能力强,我们中国人就很被动,往往要导师指明方向和课题,才能继续研究下去,因为我们从小就不懂得如何选择,都是父母与学校代替我们选择,我们是“被成长”的一代,所以,我们现在学习、工作、生活都很被动。”美国名校斯坦福大学的一位教授说“我们美国教师很喜欢八十年代和九十年代初到美国的中国留学生,虽然贫穷,但很有精神,能吃苦,认真学习,很想学到本事回到自己的祖国服务,我们都抢着想要中国的留学生,可是,现在的新一代的留学生大慨家庭都比较富裕,除了英语水平比以前的好以外,其他方面就差远了,不能吃苦,无心学习,好像只是来拿一个文凭,就想匆匆忙忙找工作,想留在美国,告诉他们,我们不喜欢这样的人”。旧金山一位银行的行长对我说“我们银行先后有三个中国大陆在美国留学获金融硕士而留下来的80后的职员,我都分别把他们解雇了,工作不负责任,出了错,不自我检讨,不自我认错,还推卸责任,以后80后90后的人,我都不要!中国的下一代为什么是这样?”,我无言以对。

  在美国,我看到、听到,“新一代的中国人”正在成为一群不受欢迎的人,到处碰壁,走一地、黑一地,只有少数例外,五千年文明的所有弊端都集中在他们身上,我看不到好转的希望,如果中国教育文化——包括家庭教育文化、学校教育文化、社会教育文化、自我教育文化不由培养“工具人”的教育理念转型为培养“文明人”的教育理念,不立足审美教育为中心超越功利培养“美、德、智、体、劳”全面发展的人,不以人为本,不克服意识形态文化教化的弊端,不突出自我,不突出个性,不在深层价值观上转型,恶习将继续下去,“病夫”将继续下去,社会危机就会一天天地逐渐来临。

  今天的中国还是一个“以道德为本”的国家,条条框框太多,社会品质与生活品质还比较粗糙,学校缺少美育,社会缺少宗教,人们还普遍缺少体育、音乐、文学、美术、哲学、美学、宗教、生态文化等人文精神的教养与教化,使得整个社会的精神文化生态严重的失衡,功利性十足的“又土又俗”的大众文化与意识形态文化成了学校与社会的主导文化,人们还普遍生活在功利的价值选择之中,发展缺少原创,主要依靠复制与低端产品制造,使得中国人的生存状态与精神境界还处于较低的谋生层次,难以对国际社会承担更多的责任与对国际社会产生更大的文化影响力。大国的崛起不仅仅是经济的崛起与政治的崛起而更应该是一种文明的崛起!一种新人文精神的崛起!一种生态人文科学主义的崛起!中国,您需要一场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请问,中国,现在您作好了文艺复兴与启蒙运动、作好了文明崛起的准备了吗?据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介绍:全世界文化产品市场,美国占43%的市场份额,欧洲占34%,亚洲占19%,其中日本占10%,中国占4%。在今天的美国生活,基本上感觉不到当代中国文化对美国社会的影响,除了少数中餐馆、中国唐人街、中医诊所与中国传统文化中心外,在美国九年,我只听到过一次美国人的“垮掉的一代”的博物馆放中国《梁祝》的音乐,看过三部中国电影,这难道就是中国的软实力吗?。显然,中国还需要不断的向欧美学习与向自己的优秀传统文化学习,以美学来改造社会,才能逐渐进步并由内而外地提高社会方方面面的品质。

  三、中国的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该怎么办?

  2011年9月,我在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附近,同华德福教育在美国的三个教师学院中的“鲁道夫·史坦纳学院”的贝蒂教授讨论中美教育的比较问题,得出的结论是:中国教育的问题是“中国学生普遍没有自我”,美国教育的问题是“美国学生普遍过度自我”。显然,中国的教育要从解放孩子与解放学生的“自我意识”开始。人的成长应以“自我的成长为中心,让孩子与学生们成为自己”。文明国家的建立不是从集团利益开始而是从保护每个公民个人利益的最大化开始,从个人的“自由、平等、人权”开始;没有个人的“自由”、“平等”、“人权”就没有文明的国家;国家的强盛是建立在每个个体的人格独立与自由选择之上,(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教育学 > 教育学时评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779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9月24日 上午 7:01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