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恒均 |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美国前几年拍了一部描写新泽西意大利裔黑社会家族的电视连续剧《黑道家族》(The Sopranos),共六季70多集,引起我好奇。我想知道美国人如何拍当代“黑手党”的影视剧,毕竟现在早就不是《教父》时代,甚至也过了香港电影《古惑仔》的那个阶段。以前,我们从影视作品中看到的“有组织犯罪”与“黑手党”,如今大多销声匿迹。如果还像《教父》那样描写黑社会,恐怕不但不符合现实,也会引起社会上的普遍不满。

 

看过这部电视剧后,也就释怀了。这和我观察与感觉的当今“黑社会”差不多,“黑手党”已不再是呼风唤雨、威风凛凛的人物,而是靠偷鸡摸狗苟延残喘,甚至像老鼠一样被赶进了阴沟地洞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他们不再能靠贿赂与暗杀支配警察、控制政府人员,而是在警察与FBI的虎视眈眈下战战兢兢过日子。

 

黑社会能够在美国等西方国家以及中国的台湾、香港地区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正是利用了法治、自由与民主的“漏洞”。例如在一个讲法治的地方,如果凶犯也了解法律,事先订立攻守同盟,准备好有钱有关系的律师,那么他们精心策划的犯罪,往往会因为“证据不足”或者程序问题而无法判罪。美国的宪法对个人自由、隐私与私人财产的强力保护,也一度被“黑手党”与有组织犯罪用作庇护伞。至于“民主”也并不是没有问题,台湾地区的很多参加民主选举的候选人,据说至今还有依靠“黑道家族”来为自己拉票的,至少他们不敢得罪黑道。

 

出现这种情况不足为奇,否则,你让黑社会与黑手党去北朝鲜或者古巴发展一下看看,一个“严打”让你家破人亡;什么宪法与法律,抓起来一顿毒打,别说你丫的不是黑社会,即便你从来没听说过“黑社会”,还不一样招供,一样被灭掉?一个对社会渗透达到无孔不入的专制政权,是绝不允许身边存在另一个“(黑)社会”的。

 

但黑社会毕竟是健康社会身上的毒瘤,非铲除不可。铲除黑社会的办法不是抛弃滋生了黑社会的现代制度,而是更要依靠法治与民主,保障广大公民免于黑社会威胁的自由。制定更严密的对付黑社会与有组织犯罪的法律,严格执行并清除警队与政府中的腐败份子,成为必要的手段,从马英九当法务部长时的台湾到九十年代的香港,黑社会遭到了普遍严厉的围剿。当然,要彻底消除“黑社会”现象,最重要的还得靠民众权利意识的普遍觉醒、整个社会风气的转变与道德底线的提高。

 

如果把《黑道家族》同几十年前的《教父》等黑社会题材的影视剧相比,感觉最明显的变化就是社会风气的转变与道德水平的提高。黑社会家族一脉相承,从作案犯罪手法上如出一辙,可是,他们面对的社会已经完全发生变化了。连学校的孩子们都知道“黑社会”是个坏东西,“黑社会大佬”不再是人见人怕的“有地位”的人,而是被人嘲笑、遭到社会鄙视的宵小,是还没有抓起来、迟早要抓起来的嫌疑犯。

 

《黑道家族》中的大佬Sopranos同妻子育有一子一女,当孩子们逐渐长大,在学校中接受了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的教育时,也是Sopranos噩梦开始的时候。平时对手下随时打骂的黑社会老大,必须面对子女,回答“我们的大房子与奔驰车是怎么来的?”“你是黑手党吗?”“你欺负过人、杀过人吗?”等等一连串的问题。

 

现代文明社会里,保障民众的不仅仅是法律与制度,还有我们的价值观与道德理念,我们每个人从小受到的教育,其中就包括“黑社会”、“打人杀人”与“贪污腐败”是坏东西的基本教育。而从长远来说,一个社会要真正变好,这些有关道德、有关善恶的基本教育,必须得深入人心。

 

所谓深入人心的意思就是说,作为“黑社会老大”的父亲也不得不向孩子隐瞒自己是黑社会老大的事实,否则他会受到孩子的鄙视与反感。可是,当孩子长大了,你又如何能够隐瞒得住你的大房子和奔驰车是靠不法手段得来的呢?你又如何去指责孩子的“不检点”行为?教育他们做一个“好人”呢?

 

 我们看到,虽然《黑道家族》中的那个大佬,还时不时靠拳头解决问题(其实靠拳头收保护费,在现实中也不多了),但看看他们每况愈下的社会地位与经济状况,还有不得不反复向孩子试图解释自己不是坏人的那种无奈与无力感,以及他在刚刚干过坏事之后立即教导孩子要走正路的内心矛盾,让人禁不住喜出望外地感叹:这年头,当一个坏人也真是不容易啊。

 

那么,在当今的中国,当一个坏人,难不难呢?中国是社会主义红色政权,是红社会,基本上没有“黑社会”有组织犯罪的立足之地,但中国社会不是没有毒瘤,最严重的无疑就是掌握公权力与国家资源的权、贵们的贪污腐败。说实话,其顽固与危害程度,与西方社会的“黑社会”与“有组织犯罪”相比,恐怕有过之而无不及。

 

新华社报道,最高检公布2008年以来立案侦查的省部级以上国家工作人员达到32人,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贪污贿赂犯罪案件151350198781人,人民法院判决有罪148931人,通过办案为国家和集体挽回经济损失377亿元。这个数字显然还是有保留的,但已经从两方面把全世界的朋友们都惊呆了:大面积的贪污腐败如此严重,且基本上成为“有组织的犯罪”;政府惩治腐败的力度不可谓不大、不重!

 

但我们都知道,“有组织”的贪污腐败势头即便暂时被压下去了,可要真正让贪污腐败现象像西方的黑社会犯罪一样逐年减少,恐怕还有相当长的路要走,甚至可以说,我们可能还没有上到正路上。

 

关于贪污腐败的演变,我简单谈一下我高中毕业后走进社会这三十年来的一些经历与一点感受。当年在我们读大学与刚参加工作时,贪污腐败不多,而且几乎是过街老鼠,人神共愤。到了九十年代经济大发展,渐渐地,社会风气由“致富光荣”跳跃到“笑贫不笑娼”,官员捞钱致富成为常态,政府官员的财富也水涨船高,整个社会对贪腐的道德要求却逐年降低。还记得刚刚到美国时,曾经有年轻孩子找我,因为他们在国内的父母被双规了,我能看到他们说起这事时的尴尬与难堪。我为他们心痛。

 

然而,这些年,当我再接触到一些父母因贪污被抓起来的身在海外留学的孩子时,他们眼神里的那种难堪与尴尬没有了,在他们看来,贪污腐败不再是一种犯罪,甚至不是一件不光彩的事,被抓了的原因只有两个:运气不好、交友不慎,以及“权力斗争”落败。一位出狱后的贪官曾经说了一句真心话,如果知道贪污腐败会付出这么多年的牢狱生活,他之前一定那么贪心,他一定会把钱财分给上级,也会注意搞好和领导的关系——

 

看看,他不是说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就不会去贪污腐败,而是要把“捞”来的钱多分一些给领导,去搞好关系。现在,中国到底还有几个人会认为被抓的贪官是因为贪污腐败被抓?还有几个人认为贪污腐败本身就是一种最严重的罪行?我,开始为国家心痛。

 

就在制度与法律未能有效制止贪污腐败之时,整个社会的风气与贪腐有关的道德底线也悄然滑落。九十年代初,我所在单位的领导给孩子买了一双好点的耐克球鞋,还连忙解释说是海外亲戚带回来的,现在呢,屁大一个官员的子女如果不开豪车,好像就很丢人似的。想一下美国社会与民众对“黑社会”与“有组织犯罪”的态度,再看看我们对贪污腐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价值观,真不知道路在何方了。

 

看到《黑道家族》里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回家质问父亲“我们买这么大房子的钱哪里来的”时,我就在幻想,某个贪官污吏的孩子回到家时会不会突然问:爸爸,你只不过是一位局长,我们为什么会那么有钱呢?拥有那么多套房产呢?——然后我开始想象那位局长脸上的尴尬表情,那是一种表明我们社会还没有完全麻木,尚有道德底线在死死支撑的表情。我想,当我们的学校能够培养出能够问出这样问题的孩子时,贪污腐败可能就不再是中国社会的问题了。

 

可如果要孩子们问出这样的问题,我们的整个教育可能都得有所改变,至少老师们不能见到局长的儿子就像见到亲爹一样,孩子们也得被灌输“贪污腐败”可耻,而不是从小就不知不觉地培养出“我长大也要当贪官”的中国梦。

 

铲除“黑社会”与“贪污腐败”这些“有组织犯罪”与社会毒瘤,不但要靠制度与法律,也要靠全社会的觉醒,靠分辨善恶的教育,靠我们每一个人拥抱正确的价值理念、坚守基本的道德底线。只有当坏人活得不容易时,好人才会有好日子过。

 

杨恒均 2013.10.22

 

参考阅读:


  【解密】人类史最惊人的记忆法则

【家长必读】美国培养优秀孩子的秘诀

【调查】一套让差变尖子生的高效学习法

明星亲身体验:学习英快速见效的独特方法

世界各国打黑靠的是什么?

用“公民社会”对付“黑社会”

民主才是硬道理——谈谈深圳、重庆模式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这年头,当坏人也不容易啊 - 杨恒均 - 杨恒均的博客

这位不是黑社会大佬,是老杨头在黄果树瀑布,推荐大家去看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0月22日 上午 7:47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