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思想|白志强:首发中篇小说:婚礼这天……

  

   1

  

   影视圈大鳄郝总的儿子结婚。这是一件大事。婚礼这天极为热闹。

   郝总在京城影视圈子里算一大鳄。他们的公司每年总会拍摄制作几部大戏,现在正往电影上发展。

   于是这天就特别火爆。

   郝总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预定了五十桌酒席。酒席标准定了一万两千元一桌。不包括酒水。郝总的面子忒大,在五星级酒店宴请数百人,竟然酒水可以自带。如果加上一桌宴席一瓶极品酒五瓶法国黑啤酒,那一桌酒席的标准得差不多两万了。

   出席婚礼的全是京城影视圈儿数得清的一线明星及各大影视公司的老总们。

   郝总近六十岁了,就这一个宝贝儿子,儿子叫郝京。郝京也终于决定成家结婚了,这也终于算完成了郝总的一桩大心事儿。

   郝总公司的干部员工们全累坏了,也终于熬到了新婚大礼这一天。

   这一天的到来太难,郝总公司的干部员工在公司内部显眼位置设计了一块牌子,上面制作了活动日历,从一月前开始倒计时,牌子上大写着:距离郝京婚礼还剩下23天、22天、21天……

   而这样的记录,过一天翻一次日历牌。而这样的庆祝及忙活的倒计时似乎有些象征寓意。似乎是为了庆祝国家大事世界大事的到来,也似乎是庆祝一个人距离坟墓的日子越来越近。当然这样的笑话是员工们悄悄地在外面抽烟聊天时开过的玩笑,有几个年轻员工就是如此议论的。

   甲说,搞得挺隆重啊?像是国家大事了?

   乙说,那当然是。影视圈大牌公子的婚礼呀?不算大事儿?再说了,婚姻是一对新人的坟墓嘛!

   丙说,嚯,上升到了祭奠的层面?

   丁说,那咱们全体人就做了一次善事!把一对新人往坟墓里一推,咱们全体跳槽,这家公司干不成了。

   于是四人又说又笑。

   甲又说,少爷终于不想玩儿了?

   乙又说,还玩啊?再玩得让咱郝总动刀子啦!这就不能叫拼爹了吧?叫做父子血拼!

   丙又说,那是,咱少爷哪儿玩的小妹妹啊?玩的是他亲爹。

   丁又说,有个这样的亲爹,为啥不玩?

   于是,四个人又笑。

   四个人又说了一阵儿话,归结到了咀咒郝京少爷赶紧死了,赶紧脱生在一个穷人家庭,让这样的富二代也从小体会一下当穷人的苦逼劲儿。

   这四个员工抽象愤怒的发挥,几乎到了淋漓尽致的程度。

   但实在说,这四个员工对他们公司的忠诚度也极高。他们能在郝总这样的大影视公司当员工,没戏拍的时候一个月老板发四五千块钱工资,有戏拍的时候全国到处选景,吃喝拉撒睡剧组全管了,挣的钱是净落下的,天天还有补助。能在这样的公司当干部员工,那是千挑万选再能进来的。且影视公司的干部员工是全国到处飞的人,一年四季在忙活。拍出来的戏挣钱了也火了,公司还会组织庆功会,发红包。郝总要是高兴了,春节前去干部员工家里慰问,那样的红包就是鼓鼓囊囊的至少上万元或者是几万元了。

   所以说员工们对这样的公司不是憎恨,他们只是对他们的出身有些憎恨而已。

   而干部员工们从婚礼的细节到服装到婚庆公司的筛选到一切可能想到的枝节问题全部一一精心准备,这一天就终于熬到了。

   郝总为儿子买了一套二环内的一百七十多平米的房子,这套房子精装修,花了近九百万元。给新娘子买了绿宝石钻戒及老货玉石手镯金耳环金项链,又花了一把上百万。但是房子及路虎小车的户主全在郝京名下。

   郝总不想请太多的人来,只通知了圈子里的合作过的一线明星及歌唱家及大牌编剧和大牌作曲们,这是极小的范围。而这样的精心谋划是经历了近一个月的商议才定下来。本来也想请些媒体的娱乐记者们来,借这个机会把公司的名气再炒作一把。但是又否定了,怕有些记者来了就打听小道消息八卦新闻,把郝京的底儿再揭露一下,那就麻烦。于是决定一个记者也不请,悄悄地办了。请柬也发出去了,郝总想他请的这些重要人物们一定会全体到场。他才请了近五百号人物,他绝对不敢张扬,要是把消息散布出去,今天来的影视圈子里的人数至少得上万。而影视圈子的北漂们已经达到了一百万之众,他只让百分之一的人到场,也是上万人数了。他真的没有铺排,只是小心翼翼地请来了近五百人。

   新娘子家没什么人,只是娘家人加上亲戚朋友们,他备了十桌,娘家们来一百号人也足够了。

   婚礼这天他备了一百多万现金。包括酒席预订发红包等等。

   他想花一千来万把婚礼整个完事儿。

   他妈的——这年头的事儿不敢细想,一个小崽子结婚得花一千来万?这是真的。当然国内也有比这样的婚礼更大也更是天文数字的大扑腾。比如送给订婚的未婚妻一座四合院,那不是新鲜事儿,媒体当然也全报导了。那座四合院价值两个亿,还在升值。因为四合院也可以算作不可再生的资源了。虽然住在四合院里并不舒服,但那才是身价和显赫人物的标志。而媒体的报导如此的烂事儿破事儿,全上瘾跟风。一件破事能上数百家纸媒,全是一篇通用破稿子。且能让一个富豪送一座四合院的也基本上是影视圈儿的明星或者是体育圈儿的这个冠军那个亚军的。这样的花边新闻似乎很吸引人的眼球?甚至某明星上个卫生间也被炒作成了拉出了个金蛋尿出来一粒绿宝石似的。

   这年头的明星们比之民国时期二三十年代的花花世界上海,要辉煌得多也耀眼得多。

   这年头的事儿真的不能细想。

   但在京城这事儿也只有郝总这样的人物敢这么扑腾,当然这还基本上算是小扑腾。

   儿子郝京三十四岁了,翻了年儿就三十五了,应该玩够了,只谈恋爱就谈了数不清的小妹妹。儿子是个玩家儿,谈一个就把人家办了,只是怀孕的小妹妹至少有五六个,也有传说是十来个,那样的分手费得郝总一次一次付清。

   儿子也把郝总的钱蹧践够了,高中没考上,花钱念了区重点高中。大学还是没考上,留学去了英国。在国外留学郝京一年花费差不多五六十万,有时候是七八十万,最多的一年是一百三十多万?郝总气得发急,和妻子飞了一趟英国,才发现儿子在英国只顾上吃喝嫖赌,就差抽了。儿子哪儿还有精力学习呐?这个熊儿子混了六年文凭也没拿上,灰不溜溜地让他老爸下决心揪回来了。

   儿子也想骗老爸一把,弄个假文凭把老爸糊弄一下。但郝总是什么人?是影视圈儿的顶尖级大鳄,是和人精们打交道的老板,他只跑了几趟英国就看清楚了儿子压根不是学习这块儿料。

   郝总又再次下决心让儿子回来创业。

   但是儿子回来之后继续糟践他老爸的钱。这样的继续蹧践钱财,一折腾就是七八年。

   郝京先盘下来了一家极为豪华的餐厅,经营海鲜大餐。

   但是这家餐厅只经营了三个月,赔了五百多万。因为餐厅太大太豪华,房租极高人工成本也极高,但是儿子嫌不热闹太冷清,就打电话叫狐朋狗友们来大吃大喝,儿子想先赚个人气儿,吃喝完了他签单。

   于是来蹭吃蹭喝的那帮朋友又叫来了各自的狐朋狗友们,这家餐厅一下就火爆起来。

   等郝总发现了去视察了一下,见了餐厅火爆的场面极为兴奋。他想着操他妈的,这个熊儿子终于出息了?如此豪华的餐厅竟然客满?

   他先背着儿子去了收银台,问当天的营业额是多少?

   收银台的小妹妹极横,说,先生你是谁啊?竟然敢问我们的营业额?

   郝总仍是笑着和蔼可亲地说,小姑娘,我问问不行?

   小妹妹仍是极横地说,不行。

   郝总当时心想,完了,这样的餐厅员工,是怎么训练的?全训练成了夜店的宰客的人了?训练成了说话这么横?这还行?

   郝总说,我要是报一下来头,能不能问一下?

   小妹妹还是极横地说,少来啊?报一下来头?你就是市委书记,我也不能说!

   郝总也来气儿了,也极横地说,那我要是你们总经理的亲爹呐?

   小妹妹听了就先站了起来,低着头说,那您先生要真的是我们总经理的亲爹,我就……告诉你。

   郝总说,说吧?

   小妹妹有些发慌地说,那我得知道你是不是……亲爹?

   郝总叭地拍了一张名片,也晃着头说,你先验明正身?看看咱长得像不像你们总经理?也不对啊?气晕了我?是你们总经理郝京那个熊孩子长得像不像我?

   小妹妹看了名片也仔细看了郝总的长相,那和郝京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小妹妹才极为神秘也小声地说,那个啥,您老是亲爹,我也叫你亲爹啦!我实话告诉你,今天的营业额是……零。是负数。这个么……没有一分钱收入,还得搭上人工费和材料成本费!

   郝总愣怔了片刻,才问,为什么?

   小妹妹才仍是神秘地说,今天全体来大吃大喝的食客们,一概免单。这些客人们全是您儿子的哥们儿姐们儿!还有呐,您的儿子已经欠了我三个多月的工资了!我们不能白干吧?我们全体干部员工已经商量好了,正准备罢工呐!这下好了,总经理这个小兔崽子……说错了啊对不起?他亲爹来啦!

   郝总听了,脸色灰白。

   稍稍盘点过后,才经营了三个多月的这家豪华餐厅,赔了五百多万?

   那片刻后郝总又冒出了一头冷汗。他的钱不是大风刮来的,让熊儿子这么糟践他气坏了。郝总把儿子叫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招呼了两个膀大腰圆的保安使劲捺住了儿子,他抽出皮带把儿子一顿暴揍,打得儿子看病治疗又花费了好几万。儿子差点儿让老爸打成残疾人,但是头上一角落了个永久的疤,有五分钱硬币那么大。那块疤缝了六针,终生再不会长出头发了,好在那块疤不显眼,在头部一个角儿藏着,旁边长起来的头发把这块疤可以遮掩得看不见。

   为此郝总和媳妇又打了起来,媳妇是结发妻子,儿子是她亲生的,两口子一下打得不可开交,气得郝总躲出去瞎玩了几个月不着家了。

   这几个月郝总在外面玩他的小妹妹,影视圈儿不缺少这样的妖精。实际也不能够叫这样的小妹妹妖精,是世风日下,肉多狼少,各取所需,两厢情愿。有小妹妹愿意往上扑,有郝总这样的富豪也愿意搂着小妹妹上床。总归谁也不吃亏。小妹妹们想出名想演戏想傍大款,郝总太孤独太忙太勤奋太会挣钱,他身边不缺少小妹妹们。

   而郝京这样的富二代从小就生活在优越感中,生活在被学妹小妹妹追逐之中,他想不坏不当流氓也不容易。甚至压根是不可能的事儿。

   郝京再创业又干了不少行当。但是他无论干啥全是赔钱。

   于是他的一段口头语差点儿成了圈内的流行语,为:本少爷压根不是个东西,谁要是想让咱爷们创业,我一准把他的名单拉黑,有朝一日我栽了,彻底倒霉了,让这些上了我的黑名单的哥们姐们和我一块儿下地狱。

   也是,郝京有他老爸挣钱,他只想花钱。这也符合今天社会的基本发展规律,老子打下来的江山,让下一代享受。在我们的国情下,官二代和富二代全在折腾糟践钱财,少有闲着的。

郝总再次下决心,让儿子跟着他磨练,从场工开始干起。而所谓的影视圈内的场工就是干活的民工。一天有盒饭吃,只是干活。也只能一天挣五十块钱就不错了。(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笔会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69351.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墙外新闻实时更新 欢迎订阅数字时代



2013年11月14日 上午 6:01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