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接到毛泽东旗帜网通知,声称奉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之命,删除了张宏良所有文章,同时被删除所有文章的还有黎阳。删除所有文章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张宏良发了一篇评论中国封建 社会宰相的文章《千古兴亡,亡于一相》。毛泽东旗帜网由此成为国内第一家也是唯一的一家全部封杀张宏良和黎阳文章的网站。 21世纪的今天居然还会发生如此“文字狱”,估计当今世界绝无仅有。

《千古兴亡》一文于 2010年6月4日晚11点多首发在张宏良新浪博客,仅仅9个小时后的6月5日早上8点多,中国最大的买办喉舌炎黄春秋就发出了批判文章,题目是《从姚文元的[海瑞罢官],到张宏良的[千古兴亡,亡于一相]》(见下面附件)。随后,批判《千古兴亡》的文章越来越多,总的批判就是,认为姚文元批判《海瑞罢官》是罪恶的,因为《海瑞罢官》骂的是皇帝,不是骂的现在国家最高领导人,对骂皇帝的《海瑞罢官》上纲上线,是姚文元的残暴罪行;同时却认为评论宰相的 《千古兴亡,亡于一相》,是攻击国家总理,必须进行坚决打击。本来,并没有把右派这种荒谬攻击当回事,这些口口声声叫喊言论自由的右派分子,采用“以言获罪”的方式陷害所有观点不同的人,早已经是司空见惯的政治现象。

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 这些右派的政治诬陷,居然会变成政府的行动。事情的荒谬在于,几乎所有批判《千古兴亡》的文章,都认为封建王朝不是亡于宰相,而是亡于皇帝,下面炎黄春秋发表的批判文章,就认为秦朝不是亡于宰相,而是亡于秦始皇。如果说亡于宰相,就是攻击国家总理,那么说亡于皇帝,就应该是攻击国家主席。按照他们这种逻辑,对炎黄春秋等右翼媒体就应该以攻击国家主席的罪名,同样进行立案调查,同样查封所有文章。可是,包括炎黄春秋等认为“亡于皇帝”的所有右翼媒体,无一遭到查封。这种只准批皇帝不准评宰相的现象,的确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理解。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政府新闻办公室怎么能够根据炎黄春秋这类买办喉舌的诬陷,去剥夺他人的公民权利,特别是炎黄春秋发表的这篇文章还是明显的反共文章,大家看文中这句话:“一百年前推翻了张大帅赞颂不已的帝制,建立了民 国,被独裁专制复辟势力所颠覆。毛黨反腐败是假,反民主是真。”把共产党建立新中国,诬陷为是独裁专制势力颠覆民国,并且文中夹有繁体字,张口闭口就是“大陆”的称呼,炎黄春秋这篇批判《千古兴亡》的这篇,究竟是什么人写的,作为共产党新闻办公室的官员,难道还看不出来?还要替这些对共产党怀有刻骨仇恨的人去打击中国大陆人士?

附件二是炎黄春秋发表的骂皇帝文章,既骂“古代的秦始皇”,又骂“当代的秦始皇”,大骂秦始皇“以红色恐怖来压迫炎黄子孙”,“红色贵族以暴力对待所有不同的声音”。大概连初中生都清楚知道秦始皇时代有没有红色恐怖,有没有红色贵族,难道我们政府新闻办公室的官员就不知道?问题的关键并不在于秦始皇时代有没有红色恐怖和红色贵族,关键是在于为什么可以随便辱骂皇帝,而不能评论宰相?辱骂皇帝没有任何人干预,而评论宰相则要封杀所有文章,甚至还要对评论宰相的年轻人立案调查。现在所有批判《千古兴亡》的人,几乎无一例外地都要维护宰相、大骂皇帝,并且硬是要和现实政治扯在一起才过瘾,甚至许多左派和右派都放弃对立、相拥在一起, 一个叫李文采的所谓毛派,积极投靠炎黄春秋开设专栏批判《千古兴亡》,炎黄春秋这个最臭名昭著的反毛媒体,也专门发表了他用“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 等语言组成的批判文章,批判《千古兴亡》,歌颂宰相和痛骂皇上。只要是歌颂宰相和批判皇上的文章,哪怕通篇都是毛主席语录,炎黄春秋等反毛媒体也一律发 表,如果单纯看这些引用毛主席语录的批判文章,感觉好像不是在炎黄春秋,而是在乌有之乡。

目前,凡是评论宰相的人都遇到了麻烦,而批判皇帝的人则安然无恙。评论宰相被指控为是恶毒攻击,而批判皇帝则认为是学术研究。如此咄咄之怪事,却活生生发生在当今中国。那些天天叫喊言论自由的海内外右翼媒体,现在又一齐叫喊:要彻底剥夺评论宰相的言论自由,要充分保护批判皇帝的言论自由。他们认为,评论宰相是恶毒攻击的严重罪恶, 批判皇帝则是公民的基本权利,并且利用媒体优势对评论宰相的人进行政治陷害。现在,警方已经开始满世界对评论宰相的人追踪调查,而批判皇帝的人却悠然自得地继续行使着批判的公民基本权利。——这就是当今中国右翼势力天天叫喊的所谓言论自由。

当今中国已经进入21世纪,国家的名称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并非是封建王朝,既没有皇帝,也没有宰相,两者同样应该允许批判和评论。既然允许批判皇帝,也就同样应该允许批判宰相, 既然公民拥有批判皇帝的权利,也就同样应该拥有批判宰相的权利。即便是退回到封建专制社会,也绝不可能只允许批判皇帝,不允许批判宰相。况且现在评论宰相的文章,完全仅仅是限于评论,还根本谈不上是进行批判,其中根本就没有批判的政治语言。相反,那些批判皇帝的文章,倒是充满了恶毒语言,甚至是不堪入耳的下流辱骂,大家从下面附件二骂皇帝的文章中就可以看到那些不堪入耳的辱骂。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所谓党内民主派的民主自由和言论自由,就是只能骂皇帝,不能评宰相。

整个事件正在进行中,最终会出现什么后果,还不得而知。目前官方部门已介入调查,炎黄春秋也再次发出了“诛杀毛左”的呼吁,几天前还挂在炎黄春秋的首页上,呼吁:“对文革余孽和毛 左,人人可诛之。但是要来暗的,保护好自己!”(因博客篇幅限制,无法上传诛杀呼吁的网络截图),由于来势太大,国内国外,明里暗里一起动手,大家心里都没有底,所以附件三那位曾经评论过宰相的年轻人才匆忙准备好了“最后的话”。

我们不知道历史上的文字狱是什么样,但是眼下所发生的一切,却是十分恐怖。

中国民主派叫喊多年的民主和自由,终于开始了。

下面三个附件,附件一是批判《千古兴亡》的文章;附件二是辱骂皇帝的文章;附件三是一个20多岁年轻人的声明,他因为写了一篇历史上宰相和军队关系的文章,正在接受有关调查,为防不测而发此声明作为遗言。声明中强调如果他遭受到逮捕和不幸,呼吁大家千万不要因此而责怪 党和政府。看到这里,我不禁泪流满面,再也看不下去了……

下面是三个附件

附件一:批判《千古 兴亡》的文章

从姚文元的[海瑞罢官],到张宏良的[千古兴亡,亡于一相]

转自:炎黄春秋    作者:明月城

编造歪曲历史,以历史做大 棒,是毛黨的基本特色。黑友之乡主帅张宏良如同当年的姚文元,在潜伏多日之后,忽然抛出了[千古兴亡,亡于一相]的奇文。其历史知识之贫乏,见识之浅薄, 都在小学生水平之下,尚未脱出批判儒法斗争史的伪史学框架之内。张大帅矛头所指,也正是毛黨矛头所指。温总理近来关于民主的言论,刺激了毛黨的神 经。毛黨是坚定不移反对建立自由民主新中国的,正如同他们的伟大领袖出尔反尔,将争取民主自由的革命志士全部打入十八层地狱一样。

二十多年前的反腐败运动, 矛头所指的是以四大公子为首的太子黨。本人一向认为;从政就不该经商,必须及时分割。尽管当今中国黨政不分,官商不分,公私不分。我并不清楚温总理的儿子 是否在海外融资?是以公的名义还是以私的名义?我认为必须及时分割。温总理没有民主言论时,一切平安无事,大家谁也别说谁。一有了民主言论,马上铺天盖地 的砸了过来,火力之集中,焦点之明确,都是前所未有的。可见反腐败是假,反民主是真。毛黨是要走回头路的,仍旧是一大二公,以红色恐怖控制一切。“不听 话,就饿饭。”走所谓合作化道路,将所有社会财富紧紧掌握在毛黨之手,将全国人民重新推入水深火热之中。

毛黨复辟的是斯大林加秦始 皇——毛式独裁专制极权等级制社会,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黑暗社会。所有人从出生之日起,就决定了社会等级,五亿农民处于被压迫、被盘剥的最底层。毛黨的 特供福利制度等,造就了极少数人的幸福生活,绝大多数人的人间地狱。在毛时代,毛教主为帝,周忠臣为相,这个相可从来说了不算。将反右、大跃进、文革等推 到相的头上,肯定是行不通的。毛黨坚持认为毛教主一切都正确,包括传教主之位于爱妃。政治体制延续的是斯大林加秦始皇的毛式体制——民主集中制,一员化领 导。

变幻其说是毛黨的拿手好 戏,张大帅认为独裁专制下的极权等级制是最佳社会体制,是毛教主所确立的,祖宗之法不可变。“千古兴亡,亡于一相”,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血腥残暴的秦王 朝,即便没有赵高,也照样会亡。秦始皇不死,大泽乡照样揭竿而起,这不是以毛黨的意志为转移的。独裁专制下的极权等级制社会,本身就是个罪恶社会,是弱肉 强食的丛林社会,禽兽社会。极权等级制社会的革命大多是宫廷政变,例如粉碎四人帮。

在满清政权,作为汉人官员的李鸿章究竟有多大权力,是明摆着的。张大帅瞒天过海,将割地卖国罪名统统安到李鸿章头上,历史知识之无知可见一斑。无知才能无畏,无畏才能无耻,张大帅 是够无耻的了。这等文字也就能出现在大陆中国这块土地上,全部是史盲——毛黨制造的十亿史盲。真令洋人笑掉大牙,大陆中国真是无人了。仰望星空表示人性尚 存,呼唤暴力连人性都不复存在,还耻谈什么为人民服务?人民为毛黨服务才是真的,哪个一把手不是皇帝?宰相算个屁,往哪儿摆?

张大帅的奇文是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民主潮流浩浩荡荡,不在于温总理是否呼唤民主。为独裁专制招魂,只能遗臭千古。一百年前推翻了张大帅赞颂不已的帝制,建立了民国,被 独裁专制复辟势力所颠覆。毛黨反腐败是假,反民主是真。人民已经上过一次当,当年没人站出来捍卫四人帮,将来也不会站出来拱手交出所有的个人权 力,再次实行一大二公,成为案板上的鱼肉。宰相不过是皇帝的高等奴才,在极权等级制社会,每一个社会等级都是上一个社会等级的奴婢。华夏没存在过奴 隶制,却存在了长达二三千年的奴婢制。至今广大人民群众,仍旧处于工奴、农奴、兵奴、学奴、商奴、房奴等社会地位。

张大帅的伪史学笑话百出, 没一句站得住脚。对于此类不学无术之徒,本人不愿意浪费时间,不在同一个档次上,相差的过于悬殊。怪不得中国总也不进步,这个毛式社会体制就有毛病;小人 在朝,君子在野,邪气压住了正气。在毛时代,不肯作恶就是右派、反革命,逼人所假话,随其作恶。腐败分子都是些什么人?都是毛黨的精英,集权力于一身的精 英。假丑恶就是假丑恶,不论在朝还是在野。

附件二:骂皇帝的文 章

极权等级制是众恶归一

转自:炎黄春秋    作者:明月城

秦始皇这个婊子养的 聚上层社会贵族富而不仁于一身,聚下层社会贫而无耻于一身。在流氓文人们的帮助之下,在商鞅这个没落贵族禽兽法家理论的熏陶之下,建立了大一统极 权等级制社会,设立了前所未有的庞大官僚政体,以红色恐怖来压迫炎黄子孙,以暴力与霸道来治理天下。在千百万尸骨之上构建自己的幸福,毁灭 传统文化,摧毁传统社会,建立奴婢制社会。百代皆秦政,这是有利于红色贵族统治的金字塔等级社会。极权宽松时,人性有所恢复。极权严苛时, 人性遭到摧残。千百年来,不许发出不同的声音,大兴文字狱。

进入二十世纪,秦始 皇这个恶人却被捧上了神坛,逼迫炎黄子孙进行跪拜,赞美歌颂。这是建立极权等级制社会的需要,是建立肉强食丛林社会的需要,是建立超过秦始皇百倍 庞大官僚政体的需要。秦始皇代表着暴力与杀戮,代表着强权就是公理,代表着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红色贵族以暴力对待所有不同的声音,阴谋与阳 谋交替上演,演出了人类社会一次又一次人间丑剧。亿万炎黄子孙身受其害,秦始皇阴魂不散,红色血腥贵族的阴魂不散,继续荼毒着炎黄子孙的灵与肉,等级制无 所不在。

长达二千多年的奴化教育, 极权等级制深入人心。畸形发展着炎黄子孙的思想意识,阉割着炎黄子孙的良知与正义。奴婢文化不断的变幻新面孔,大搞文字游戏,欺骗与蒙蔽亿万炎黄子孙,实 行愚民政策。无论历史上的秦始皇,还是当代的秦始皇,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是人类思想的垃圾,是人类社会的叛逆,是反人类的衣冠禽兽。

末代赵王是婊子养 的。末代楚王是婊子养的。末代韩王是婊子养的。末代魏王是婊子养的。末代燕王是婊子养的。加上秦始皇,可见极权等级制社会基础,就是上层为富而不 仁的贵族,与下层贫而无耻的结合体,是华夏社会万恶归一的结合体。不受制约的权力肯定滋生腐败,形成逆精英淘汰机制。无官不贪,政治腐败。

百代皆秦政,炎黄子孙二三 千年之后没有太大的进步,仍旧是五千年前的老牛木犁,所有现代文明均来自于蛮夷之邦。蛮夷之邦是分裂的动态社会,如同华夏春秋时代那样。

天未厌乱,苏俄革命的成 功,改变了炎黄子孙的命运。输出革命在中国收到了成效,这就是当代中国。两家革命黨都是在苏俄扶植之下由弱到强的革命黨,将华夏领土割去好大的一块,还得 表示感谢。炎黄子孙很难正本清源,思想越来越混乱,认贼作父成为主流思想。

附件三:一个年轻人 的声明

雨夹雪声明: 一个80后“毛左”的自述

转自:乌有之乡    作者:雨夹雪

端午节之际,惊闻境外反动 媒体对笔者进行政治构陷,笔者认为有必要自我介绍一下相关情况。

笔者是1986年生人,原 籍天津,现居河北,是独生子,11岁父母离异,和下岗的母亲一起生活。现母亲在一家私营企业打工,笔者也没有固定工作,目前做一份月薪600元的临时工 作。而且笔者健康状况不佳,近视眼高达800度(两年前,现估计又加深了),间歇有胸闷、心脏绞痛等症状,亦不知能活多久。加之因为生活比较困难,亦暂时 没有恋爱结婚生子的打算。《苹果日报》等海外右翼反华媒体说笔者是有背景的人,甚至说笔者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组织,纯属是无耻的造谣污蔑。

笔者有记忆时是3岁,印象 中第一句话是听到收音机中钱学森老人说的:“我今天指名点姓的说,方励之是个民族败类。”后来的东欧剧变、海湾战争、苏联解体构成了我幼年几乎全部的记 忆。那个时候我只是感到很好奇,对于这些事情并没有什么清晰的看法。

在小学时代,笔者颇为喜欢 读书,主要读的是两套《十万个为什么》,一套是自己家留下来的一套70年代的《十万个为什么》,一套是借同学家的80年代的《十万个为什么》。通过对比笔 者感觉70年代的《十万个为什么》十分贴近日常的生产、生活,像关于气象的介绍就是用了“雨夹雪,不停歇”等农谚,而80年代的《十万个为什么》仿佛一本 小学教科书,十分枯燥无味。因此笔者对当时老师们说的70年代的国家是“文化沙漠”的说法产生了怀疑:为什么同样内容的书,“文化沙漠”时出的却比“文化 春天”时出的又有趣又实用呢?

在初中时代,笔者受当时的 政治老师影响颇大。当时的政治老师也很欣赏笔者,常在课间时聊天。当时的政治老师很欣赏西方的民主制度,但是对当时推出的住房商品化、教育产业化、高考扩 招等政策很不满。他曾经预言,不出10年,中国将变成一个买不起房、上不起学、找不到工作的国家。另外,他对于当时的北约炸馆、南海撞机等时事中西方国家 的霸权行径也很不满。他的座右铭是“学习西方、战胜西方”,理想是构建一个北欧式的福利国家。在他的影响下,笔者用零用钱订阅了《参考消息》,可是从《参 考消息》中看到,北欧式的福利国家也常有罢工、游行示威等,而且这些国家的政府几乎无一例外不顾人民反对在消减福利。笔者不禁奇怪,民主的国家为什么不顾 民意消减福利呢?这些政府几乎每一个都是上台时饱受欢迎,台上出台不得人心的政策,下台时骂声一片,这叫民主?慢慢的笔者对“学习西方、战胜西方”也产生 了怀疑:人家已经占了先机,咱们再学人家能超过人家吗?

在高中时代,笔者的老师中 历史老师最有自己的见解。他是一个不加掩饰的右派,认为中国终将走西方多党制之路。他最崇拜的人是吴敬琏、厉以宁,最厌恶的人是毛主席。他甚至对1949 年新中国成立后废除外国特权也很不满,认为这样做太过极端,影响了中外交往。但是他对于史学界的“翻案风”也颇多微词,认为翻案翻的过头了,现在史学界把 林则徐、康有为、孙中山统统批臭,把琦善、李鸿章、袁世凯、蒋介石统统奉若神明的做法是从一个极端跳到了另一个极端,这样子是在丢民主派的人。例如他说: “今天有人为反毛把老蒋捧出来,这我就很看不惯。像老毛固然想搞世袭,但是毕竟没有搞成,蒋介石尽管对舆论比老毛开放一点,可货真价实的搞成了世袭。把一 个搞成了世袭的大独裁者捧成民主斗士,这怎么能站得住脚呢?”笔者一方面受到了他的一些影响,另一方面也感到疑惑,为什么有人非追捧琦善、李鸿章、袁世 凯、蒋介石等人物呢?因此我选择了历史专业,想探索其中的奥秘。

大学四年是人生记忆最深刻 的四年,也是让我大开眼界的四年。在中国史中,几乎每一位老师一开始的第一节课就说:“马克思主义是西方的东西,不适合中国国情,我们研究中国史不能用马 克思主义。” 在世界史中,几乎每一位老师一开始的第一节课就说:“当前只有中国和几个小国是共产党掌权,马克思主义不适合西方,我们研究世界史不能用马克思主义。”他 们每个人都是一套一套的忽悠,我也一时没有弄的很清楚,跟着他们说了很多骂毛主席,骂马克思主义的话,现在想来,真是追悔莫及。

但是,物极必反,在新鲜感 逝去后,慢慢的也对老师们的话感到了怀疑。在学校,骂毛主席,骂马克思主义最狠的那位世界史老师,强迫我们买他出的书;骂毛主席,骂马克思主义最狠的那位 中国史老师,仅仅给我们上了两节课(第一节和最后一节),其他时间都靠放电影来糊弄。我就觉得奇怪:号称“民主斗士”,整天说自己“备受迫害”的老师,为 什么人品这么坏呢?后来我经过对比发现,越靠向左的老师,越认真踏实,平易近人;越靠向右的老师,越马虎专断,听不进批评,信口开河。当我指出他们的错 误,为毛主席,马克思主义辩护一两句时,他们就极力打压。我觉得更奇怪了:这些号称言论自由的忠实捍卫者们,为什么只容许他们骂毛主席,骂马克思主义,却 不容许我指出他们的错误呢?

但是我仍然感谢我的老师 们,因为他们让我学会了独立思考,正确认识这个世界,很多老师的知识也丰富了我的思想。一位老师为了渲染文革的恐怖,说:“文革时期一点言论自由都没有, 这时候的历史资料连一个错别字都不许有。哪像今天,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当然,如果纯从史料价值上看,文革时期的史料是最准确的,可这恰恰证明了没有言论自 由。”我当时就明白了:原来文革时期的言论钳制就是必须说真话,今天的言论自由就是容许信口开河。当然,有些人如巴金、季羡林等文革时期“愿意和工人农民 同甘共苦”的话的确是假话,但是这也仅仅证明了他们人品低劣罢了。再如,一位老师很欣赏清华大学秦晖教授的政治观点,就把他的一些文章讲给我们听,但是他 也不得不承认,秦晖很多数据、材料都是错误的。这让我明白了秦晖是一个满嘴跑火车的人。如此种种,对历史的深入学习让我渐渐抛弃了自由主义,回归了马克思 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尽管这绝不是老师们的本意,但是我仍然很感激。我感觉,只要是真正深入学习历史的人,终究会回归毛主席。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老师都 是如此。一位年近80旬的老教授曾经在讲座中怒斥史学界为李鸿章翻案的不正之风。然而笔者看到这位老教授关于李鸿章的书时发现,他的书中同样充满了对李鸿 章的同情,甚至有的观点恰恰是自己讲座中批判过的。笔者不禁深感疑惑:难道今天连骂李鸿章都不行了吗?一位老师更是说:“研究党史国史时面临无法回避的两 大难题。一个是文革时期成就多,另一个是改革年代问题多。不过也不要害怕,凡是写文革时期的成就时我们一定要说,这绝不是文化大革命的成就,如果没有文化 大革命,我们还会取得更大的成就;凡是写改革年代的问题时我们一定要说,这些问题都是改革不彻底造成的,只能靠进一步深化改革来解决。这就是研究党史国史 时必须遵循的‘两个凡是’。”无奈之情,溢于言表。到了有关部门可能跨省宴请笔者的今天,笔者对于这些老师的良苦用心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

笔者是一个很笨拙的人,对 于人情世故几乎一窍不通。在大学里笔者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为了向她表白一句,笔者先是找到了她经常吃饭的餐厅,然后再坐在离她最远的一个角落,每过一两个 月,便把座位向她调近一些,(她每次吃饭都是在那个餐厅的同一个位置)这样过了一年半,笔者才到了她相邻的位置。笔者和她说:“我喜欢你,你做我女朋友, 将来和我结婚生小孩吧。”这也是笔者生平和她说的第一句话。她说:“这世上除了我还有很多好女孩,你还是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吧。”我答道:“你不要太自 恋,这世上是有很多好女孩,但不包括你。你只是我看着比较顺眼罢了,在大多数同学眼中可不怎么地。至于找一个比你更好的女孩更是胡扯,我有你就足够了,而 且要是连你都搞不定咋可能找到比你更好的呢?”尽管句句是实话,可是我感到那个女孩子是好不容易才忍住了想扇我两巴掌的冲动。唉,为啥说真话就这么难呢?

笔者也为自己的冥顽不灵付 出过很多代价,且不说自己心爱的女孩子却视自己做仇人,在毕业前夕又受到过一次沉重的打击。不过鉴于说出来可能有损母校的形象,笔者一向奉行“宁可天下人 负我,我绝不能负天下人” 的信条,因此就不多说了。在我离开学校时对同学们说:“大家请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无论被打倒多少次,总会站起来的,而且会站的更高。”这也是我一 直以来的座右铭。

笔者结识乌有之乡、毛泽东 旗帜网等左翼网站也是在大学期间。说来好笑,恰恰是凤凰系批判左翼网站的报道引起了笔者的好奇。笔者通过阅读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网等左翼网站的文章,让 笔者发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在和一些对应的右翼媒体的文章对照阅读,并经过和图书馆、资料室的资料比对后发现,左翼网站的文章大多有理有据、真实可信,右 翼的文章大多是断章取义,甚至公开造谣。通过对比笔者进一步感到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科学,是真理,今天的世界并未逃出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 预言。

笔者近一年半以来在乌有之 乡、毛泽东旗帜网发表了多篇文章。之所以在这些左翼网站发表文章是因为笔者的观点在新浪腾讯等主流媒体无法发出。笔者在几乎每一篇文章中都说明了这仅仅是 笔者个人看法,未必正确,欢迎批评。不过,除了左翼内部一些朋友提出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之外,右翼媒体除了漫骂笔者是“毛左”、“”、“文革余孽”之 外,迄今没有看到强有力的文章反驳。笔者的一些文章受到了《苹果日报》等海外右翼反华媒体的关注,据传,和韩寒等人被美国媒体评为“公共知识分子”形成鲜 明对比的是,笔者等一批“毛左”已被列入美国中央情报局必杀之列。但是,笔者无怨无悔。

鉴于笔者目前的处境,笔者 再次把自己的主要观点简单介绍一下,作为备忘:

关于经济体制,笔者认为, 合理的经济体制应该是贫富差别不大的经济体制。这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什么“能人”。我们每个人的能力都是差不多的。虽然我们每个人的能力也有些差别,不过有 人这方面强一点,有人那方面强一点,综合起来还是差不多的。如果单单凭能力看,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水平也应该是差不多的。有些“能人”之所以收入比其他人多 很多,不是因为他们的能力真的比其他人强很多,而是因为他们站在了剥削人压迫人的地位上。构建一个合理的经济体制应该靠社会主义方向的经济改革:在农村, 一方面要借鉴华西村、南街村、周各庄等坚持集体经济的村子的经验,通过发展农村新型合作经济组织走集体化道路。另一方面应该通过国家计划的力量逐步消除农 业、农村的弱势。在城市,一方面必须在国营企业中发展工人民主管理限制厂长经理享有的特权。另一方面对私企进行合理引导。首先在私营企业中实行民主改革, 在工资、福利、工人权益方面和国营企业接轨,最终在生产力发展基础上,通过公私合营等方式逐步对私营企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

关于政治体制,笔者认为, 应该实行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群众性大民主。人民不仅应该有选举权,更必须拥有话语权、决策权和监督权。在选举权方面,应该阶级代表制,像工人、农民和一般 知识分子等普通劳动群众占人口的95%以上,那么至少各级代表中不得少于70%,严禁“先富”、“精英”侵占普通劳动群众的名额。在话语权方面,保证重要 报刊、杂志、新闻媒体等一半以上的版面留给群众。在决策方面,重要事务必须交给人民广泛讨论并公决,其他事务必须要经过利益相关的群众同意。决策需要修改 时要经过同样的程序。在监督方面,政府所有决策落实后必须及时向人民公布,看是否符合当初的决策,如果政府擅自修改,要追究相关负责人的责任。在反腐败方 面,应该实行“被告举证”,如果当事人不能举证表明自己清白,那就会受到相应的处罚。同时,应该规定当事人有义务保护举证人,如果举证人出现问题应追究当 事人的责任。特别应该明确,必须支持广大人民各种形式的群众运动,不能打着“保护每一个人”、“群众不明真相”的旗号压制群众运动。只有真正做到人人起来 负责,而不是把人民的命运交给几个通过各种形式挑选出来的“精英”摆布,才不会人亡政息。最终建立起巴黎公社式的社会主义民主政治体制。(巴黎公社的原则 包括:a﹑摒弃权力分立资产阶级政治形式,采用行政司法合一的政治体系;b﹑用普选制﹑罢免制﹑监督制和低薪制把官吏变成公仆;c﹑打碎旧的国家机器,用 武装的人民代替常备军;d﹑直接掌握政治经济文化领导权,进行不断革命。)

关于科技、教育、文化体 制。笔者认为,应该走知识分子和工人农民相结合的道路。发展科技要靠科技人员和工人农民等一线劳动者结合,发展教育要和生产实践结合,文艺要深入工农兵群 众的生产生活。

关于国防体制。笔者认为, 人民解放军是我国的坚强柱石,应该把国防工作放在更加突出的地位上,实现全国军事化,全民武装化,大力发展训练民兵作为人民解放军的后备。同时应该坚持党 指挥枪的原则,用毛泽东军事思想武装全军。

关于文化大革命的问题。笔 者认为,应该按江泽民同志与时俱进的观点和胡锦涛总书记的科学发展观实事求是的看待文化大革命,功是功过是过,源于《历史决议》又对《历史决议》进一步发 展。

关于改革开放的问题。笔者 认为,改革开放应该坚持社会主义改革方向,牢记邓小平同志的四项基本原则和“十个如果”,坚持江泽民同志的社会主义改革观和胡锦涛总书记绝不走改旗易帜的 邪路的主张进行改革开放,坚决摒弃一些诸如住房商品化、教育产业化等资本主义方向的假“改革开放”。

关于国家粉碎动乱和取缔邪 教等问题,笔者一直举双手赞成。笔者多次指出,如果不粉碎动乱和取缔邪教,中国就会像苏联一样四分五裂,发生内战,甚至像印第安人一样被侵略者种族灭绝。

关于未来的发展前景,笔者 认为社会主义到共产主义是历史的必然。笔者认为一些人对共产主义的“按需分配”理解有误,“按需分配”不是“按欲分配”。人的基本需求是有限的,欲望是无 限的。社会主义制度是以公有制为基础,计划为主导,以满足人的基本需求——准确的说是广大劳动人民的基本需求——为目的进行生产的生产方式,其发展方向 ——共产主义即实现按需分配,满足全体人民的基本需求。这是可以实现,也是可以持续的。而资本主义制度是以私有制为基础,市场为主导,以满足人的欲望—— 准确的说是满足资产阶级追求利润的欲望——为目的进行生产的生产方式。资产阶级追求利润的欲望是没有止境的,因此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也是不可持续的。因此人 类要么灭亡、要么实现共产主义,决没有第三条出路。

关于解决当前问题的途径, 笔者一向强调要高举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伟大旗帜,紧密团结在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周围,贯彻落实中央转变发展方式的要求,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 下通过发动广大人民群众,以社会主义方向的改革解决问题。首先要进行整党建党。一方面要依据党章和四中全会决议进行清党。另一方面要积极吸收新党员。通过 整党建党,消除党内“不符合党的性质和宗旨”,“严重削弱党的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严重损害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的怪事,让中国共产党和推行资本 主义方向的“改革”的权贵集团决裂,再次焕发出生机和活力。然后要通过上文所述的社会主义方向的经济体制,政治体制和科技、教育、文化体制改革来解决问 题。

笔者认为当前最大的危险是 极右派的“颜色革命”。笔者坚决反对和右派一起搞“颜色革命”的形左实右的主张,认为这样做会给国家、人民和民族带来灾难。理由很简单,美国一直支持中国 搞“颜色革命”,如果“颜色革命”能使中国强大,美国会多一个竞争对手,这无疑是很愚蠢的。笔者一直揭露极右派“颜色革命”的阴谋。笔者7万字的长文《极 右派吹响了“颜色革命”的集结号》被海外右翼反华媒体攻击成“中共保守派反对民主革命的宣言书”。

近日来,《苹果日报》等海 外右翼反华媒体连篇累牍的造谣诬蔑对笔者进行政治陷害。笔者相信有关部门绝对不会相信《苹果日报》等海外右翼反华媒体的造谣诬蔑。因为一旦极右派“颜色革 命”成功,不仅笔者在必杀之列,有关部门的领导和员工也难逃清算,正如孔庆东老师指出的:“当今高举民主自由普世价值来向共产党逼宫的号称自由知识分子的 右派,先是假装拥护邓小平,然后就走向蒋介石,最后必然要走向汪精卫。他们要引导中国走向什么样的结局,你们还不清楚吗?他们如果上台,肯定先杀毛左人 士,这是不难预料的,然后邓右人士也难逃一劫,然后是杀江泽民朱镕基、杀胡锦涛温家宝,最后连蒋介石马英九的国民党也要杀掉。为什么?就因为其他所有人, 都会成为汪精卫先生领导中华民族走向天堂的巨大障碍也。”前些天海外反华分子周亚辉公开宣称“至少杀掉两亿中国人才有自由民主制度” ,试问有关部门的领导和员工有多少敢自信不在被杀之列?

但是毕竟据传笔者等一批 “毛左”已被列入美国中央情报局必杀之列,为以防万一,笔者留下几点遗言,如果万一笔者被捕了乃至被暗害了,这就是笔者的最后的话:

第一,任何人不要因 为我被捕了乃至被暗害了对党和政府不满,因为冤假错案是任何时期,任何国家都难以完全避免的。更不要因此就和右派搅到一起搞“颜色革命”之类活 动,因为这样做正中暗害我的人们的下怀。尽管我不是党员也不大可能入党,但是我的心灵早已献给了共产主义事业。如果有人假借我被暗害了的名义掀起攻 击党和政府的活动,那我在九泉之下也不得安息

第二,我父母只有我一个孩 子,现在他们已经年过半百。我感到最对不起的就是他们,如果我被捕了乃至被暗害了,他们晚年的生活势必凄凉。如果十年二十年之后有人还记得我的话,请设法 打听出他们的状况,如果需要请给予力所能及的帮助。不过,恐怕那时候早已没有人记得我了吧。爸爸妈妈,请原谅你的孩子吧。因为为祖国民族呐喊的事业总有人 要去做的,如果我不做谁做?

第三,在大学里笔者爱过的 那个女孩子,在离开学校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她,不过听说她如今一面读研,一面在南方系的媒体做兼职,很可能毕业后就靠给《炎黄春秋》、《南方周末》等右翼媒 体写阴谋史学的文章为生吧。如果有一天《炎黄春秋》、《南方周末》等极右媒体遭到了清算,希望能够看在我的份上原谅她。尽管她从没有给过我一点好脸色,但 是我还是希望尽可能帮助她。

第四,祝一切信仰马克思列 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拥护中国共产党的朋友们安康,说话写文章时小心。希望大家要宽容,不要过多争辩,更不要动不动喊打喊杀。希望朋友们记住,毛主席对待敌 人也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抓。特别是对于传统文化问题,尊孔的人是尊重其民主性精华,批孔的人是批判其封建性糟粕,并无根本分歧。同时,为笔者以前文章中和 朋友的一些争辩中的错误道歉。

Here is the original post:

[转载]当今中国之怪象——只能骂皇帝,不能评宰相_真诚9568_新浪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