鄢烈山:陈文茜为何会变身余含泪?

陈文茜批韩寒、劝告韩寒的话,竟那么像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余秋雨那篇著名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

  陈文茜的不知轻重

  上周的香港书展上,台湾名人陈文茜批大陆“80后”作家韩寒“没文化”;其言既出,顿成网议热点,这些天延烧到传统媒体上,如《青年时报》发表童大焕的《何不食肉糜的陈文茜版》,《云南信息报》载狂飞的评论《陈文茜炮轰韩寒,只是两岸语境间的“隔膜”而已》。我细读陈文茜评韩全文,感觉有三点很搞笑,而一点颇沉重,值得深思。

  搞笑之一是:1958年出生的陈文茜以长辈自居,称韩寒“还是可爱的孩子”;陈文茜是留学美国10年的博士,曾做过民进党的文宣主委(即中央宣传部长),又是台湾名嘴,颇瞧不起高中没毕业的韩寒“知识基础不够”、“没有多少文化底蕴”,不承认他是作家,称他为“赛车选手先生”。可是,从陈博士陈女士口里吐出来的“象牙”却是韩寒“说话就像放屁一样轻松”这样的粗话。而没文化底蕴的韩寒回应她的却是“我不跟女生争辩”,多么机智而文雅有风度!你可以认为他是识时务顾大局,不愿在香港深入讨论关于世博的敏感话题,也可以说他是“继承”了孔夫子轻视女子的文化传统,也可以说他是有洋派的绅士风度,而对年过半百以长者自居的陈文茜用“女生”一词尤其精彩。两人的文化底蕴与各自学历年龄性别的反差太大了!

  搞笑之二是:她批评生于上海、长于上海,迄今从未长期离开上海,不同阶层的亲戚朋友同学也在上海的韩寒,“对上海世博的无知,显得浅薄和没文化……”,而她“自己四次深入采访了上海世博,上海世博有很多韩寒赛车选手先生不了解的地方”。这陈文茜也太自负自恋吧?如果说韩寒确有不如名记陈文茜了解多的一面,比方接待她的上海官方的努力和甘苦,那么,韩寒及其亲友街坊作为原住民的切身感受,肯定也有陈文茜根本不可体察的吧?如果说旁观者清,那么我这个一次也没采访世博的外省人是不是比你陈文茜对世博更有知?

  搞笑之三是,李敖曾夸陈文茜为“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女人”,而陈文茜评韩寒也不忘以引述李敖贬韩的狂言来开头,而且她到书展就是为推销李敖17岁的儿子李戡的书(由她作序)站台的。投桃报李,互相吹捧,谁说只有“文人相轻”呢?

  作为台湾名人的陈文茜,对大陆许多人包括与她在书展上对话的地产巨子潘石屹所赞赏的青年韩寒,表现出知识和道德上的优越感,我可以理解。而让我感觉很困惑、笑不起来的是,留美博士陈文茜怎么会说出这种话:“我不喜欢他有些话,(是因为他的)有些话被西方媒体拿来讨论世博会”?难道你认为西方媒体“讨论”上海世博都不行,只能一致赞美吗?韩寒的博文给“西方媒体”(它们有统一立场吗)提供了“讨论”世博的话题,这就是不“珍惜他的话语权”,“是一个凭快感冲刺的人”,即不负责乱放炮吗?她说这话“就像放屁一样轻松”,是因为她不知道这番话的轻重吧?我们这些在大陆语境中长大的人却知,这样的话曾是多么严重的指控:在“人权”还是中国大陆禁忌词的上世纪,在“反革命”罪还在刑法中的1997年之前,在“里通外国”、参加“帝修反华大合唱”是流行批判词的30多年前,给“西方媒体”提供反华炮弹,将有令人不寒而栗的后果!

  在今天,这样的话语实际效用在试图以此堵人嘴巴,也仍是令被指控或可能被指控者非常不爽的。陈文茜批韩寒、劝告韩寒的话,竟那么像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余秋雨那篇著名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昨天从海外一些媒体看到……由此,那些已经很长时间找不到反华借口的媒体又开始进行反华宣传了。……因此,你们要做的是以主人的身份使这种动人的气氛保持下去,避免横生枝节。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余秋雨为何高唱这般令众人愤慨的“前朝曲”且不论,陈文茜何以也有这般腔调值得我们深思。她为什么这样看问题,我草此文时仍然没有理出个令自己信服的头绪。记得李敖有句批受欧美教育而行为野蛮者的名言,叫“西餐叉子吃人肉”。陈文茜不妨问问李敖她的这番话算不算?
 
 记得2008年冬,在台北“”沙龙,我有幸会见了宝岛上的几位文化名人。当我说到“余秋雨在大陆的知识界和文化界并不特别受尊敬时”,一位著名评论家勃然大怒,他管总的理由竟是:“余秋雨是我们的好朋友!”李敖大概也会这样看待我对陈文茜的批评吧?台湾传统文化保存得好,学贯中西的文人这般“讲义气”,令我大开眼界。不过,我深信,这几个人不能代表台湾知识界。

  2010/07/27

2010年7月30日, 8:08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