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届五中全会召开的第二天,河南禹州爆发矿难,致26人死亡11人失踪。可以想见正在闭门开会的那帮人的心情,尤其是世界媒体(包括中国在内)刚刚大规模报道完智利成功营救矿工之际,这的确是令人难堪的一件事。如果说智利的胜利是“价值观的胜利”(生命至上),那么我们的失败就是“价值观的失败” 了。

据媒体报道称,十七届五中全会要审议《十二五规划》,胡锦涛刚提出的“包容性增长”将会写入其中。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收入分配格局、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是《十二五规划》的重点。

毋庸置疑,这些提法尽管不再新鲜,却是令人向往的词汇。但问题是,如何保障其从纸面走到现实?口惠而实不至,不仅说的是个人的品格,同样适用于一个执政党。

即以矿难来说,前段时间看到有媒体评论,“我们为什么反复踏进同一条河流”。这个改编于古希腊哲学家赫拉克利特的名言(人不能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其实不仅出现在中国的煤矿行业,同样出现在我们的医药、食品等行业。

为什么我们总是重犯同样的错误?理由可能千种万般,但追根究底却都指向了同一个方向:我们的制度有先天性的缺陷。

这个制度一党独大,缺乏有力有效(不是没有,而是无效)的制约和监督,既不允许反对党的存在,也不允许媒体的独立报道。一切监督都在内部运行,上下一体似一家人般荣辱与共,岂能有力有效?

今年元旦以来,温家宝多次在国内外公开场合倡导“”,并警告“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保障,经济体制改革的成果就会得而复失,现代化建设的目标就不可能实现”。

此次全会召开之前,不少知识分子联名要求启动迟滞20多年的政治体制改革,此呼声想必也传至中南海深宅大院中。但就不知触动了除温家宝在外的其他人心否?估计那些号称“绝不”的人是绝不会为之触动的。这也是温家宝“风雨不倒,至死方休”的原因所在吧!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此次公众对于全会可能涉及的人事变动(也就是某人任军委副主席)似乎漠不关心,至少在网络上没有太多表现。我本人不关心是因为假如体制不变,任何人事变动说白了只是权力的较量而已,没有什么实质意义。

这种“漠然”在我看来是一种进步,显示公众对于中国政治的认识比以往更成熟了,对“宫廷斗争”已经不再感兴趣了。从另一个角度看,这未尝不是一种“心死”的警示。

中共3天的会议,对中国未来5年至关重要。可以基本断定的是,假如此次会议不在制度上有所改变,那么未来中国“价值观的失败”、“反复踏进同一条河流”的悲剧将继续反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