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摩尔多瓦和伊朗的网络革命尚缺乏几个稻草事件同时作为最合适的触媒,那么突尼斯的革命2.0可真是社会性媒体营销的范例,青年人 Bouazizi用生命为这次“营销”增加了最重要的分享触媒。而整个社会在Web 2.0的成熟体系下,则成为这轮化学反应的最佳容器,溶解、加热、沸腾、蒸馏、过滤,提纯为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新媒体的价值是,这个过程是反复的,也是其 他人类的希望。

作者:

对突尼斯不算陌生,因为过去曾经在那里开会和旅行,除了当时体会到了这个国家的一种冷清的社会环境,也无法感知到作为一个处于旧殖民地遗风、非洲撒哈拉北、中东阿拉伯文化、传统家族式威权政治错杂交集中的一个国家会有什么样的变化。2005年在那里的全球信息社会峰会(WSIS)上,甚至还因为一个小小的研讨会而遭到当地媒体官员的审查,小小风波过去,就会认同这世界上黑洞并不少。

A handout picture released by the Tunisian Presidency on 28 December 2010 shows Tunisian President  Zine al-Abidine Ben Ali (2nd L) looking at Mohammed Bouazizi(R), during his visit at the hospital 知道一个月前也似乎丝毫没有办法预测这个国家的变化会如此之快,但是似乎一切都在顺理成章中,只因为有新媒体,让一切变化可能而且突然加速。

从2010年12月18日的小城Sidi Bouzid 开始, 年轻人Mohammed Bouazizi用燃烧生命来捍卫了自己的尊严,也告示这个看似一直平淡如水的国家一个明显的事实状态:其实社会不平衡、不公正和不仁义。 但是拿威权社会来说,一个年轻人的死亡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事,更何况突尼斯“影帝”本·阿里总统也亲自在Bouazizi抢救期间到医院看望过他,似乎一切仍然可以控制。

但是自焚的生命只是其中一个因素,或顶多作为一个触媒。 随后的维基揭秘内容则令更多人心寒。 除了在美国国务院的秘密电文中对本·阿里家族对全国主要行业的截流,例如本阿里的夫人从控制私有教育体系的渔利,等。这些消息无疑是对民众不满的背书,而 且恰逢其时,在Bouazizi促使大学生和民众走向街头的同时,知识分子和律师们再也按耐不住了。 在新年交替的时候,网络上对国家命运的讨论到了最热烈的程度。 维基揭秘虽然没有揭开大国,却让突尼斯这个效果翻了天。看整个政局的时间线,就会发现其实维基揭秘的消息在12月底引起社会多大的震荡。 这就如同自己夜咳很久不得平复,突然有人讲了一个大笑话给你,让你咳到死。

突尼斯的颜色革命从2010年12月中的小规模骚乱和年轻人自焚到维基揭秘的加温,让社会性媒体有了足够的素材反复叠加

随后网络接替传统媒体的障目成为民众信息渠道,这是信息审查体系下的一个必然。这些信息也迅速复制、分享,形成了一连串的信息环路 (Circuit),在这些环路上(比如从A,到B,到C是一个环路IC,依赖的工具可能从是Twitter到Youtube到Postereos),信 息以不同形式加速反复传递 。清晰地勾勒出各行各业的人们都成为利益和正义相关者。小规模的抗议在当地发生,而在Bouazizi新年后1曰4日去世后,更多示威冲 突开始弥漫首都突尼斯城,再次让信息流温度升高。所以一个月来任何一个小的动员媒母(Meme)都可以让不同人们接踵走向街头。而在这些环路中,自然也有 一些包括传统媒体,天天用“新闻联播”体毕竟说不过去,而其中一些环路是直接与本·阿里所关联,最终让人心指数惊骇到他的家族,让他最终见机而逃,至于达到他的路径是如何形成的,这恐怕是他也难以规避的,又得用狗咬尾巴定律来解释。

突尼斯的朋友Rafik 此时东京研究国际政治,他过去曾经说过不愿意沾染国内政治,这是非常自然的担忧。但是这一次他对我说,“处方就是我们不再恐惧”。 人们心中过去纵然有很多不满,都处于沸点之下,加热过但又反复降温,如今因为分享层面的扩大,几乎令统治者无法预计到每个层面都会受到影响。信心,其实就 是一种激情,为燃烧时,谁都不知道有多大的力量。这中间的分享之力形成信息环路进而让统治者惊骇到逃亡,已经实证了社会性媒体本身就是力量,从微观到分享 到行为,都是一步之遥。事实反驳了Malcolm Gladwell的“推特不能引发革命”的推断,其实是否走上街头不重要,有了信息,上不上街不是环路的最后一步。

如果说摩尔多瓦和伊朗的网络革命尚缺乏几个稻草事件同时作为最合适的触媒,那么突尼斯的革命2.0可真是社会性媒体营销的范例,青年人 Bouazizi用生命为这次“营销”增加了最重要的分享触媒。而整个社会在Web 2.0的成熟体系下,则成为这轮化学反应的最佳容器,溶解、加热、沸腾、蒸馏、过滤,提纯为一个新的历史阶段。新媒体的价值是,这个过程是反复的,也是其他人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