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讯网:监管缺失“企业供餐模式”走样

       黑手伸向营养餐补助计划 营养餐变成分切唐僧肉
本报记者 石玉 发自贵州织金

3月29日上午,贵州织金县八步镇小学生食用营养餐后出现大批身体不适的症状。就此事件,官方称之“疑似食物中毒事件”,并进一步解释为“群体性心因性反应”。

而多方证据表明,中央财政资金补贴的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营养改善计划,经过多次走样与欲说还休的幕后操作,或已变成地方及学校当事领导的利益奶牛。

“疑似”食物中毒事件

3月26日早上,织金县八步镇土锅村10岁女孩林婷,平生第一次吃到带商业包装的食物,而且还是免费的。但紧接着到来的,则是她平生未曾经历的三次住院。

今年年初,织金县推行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后,3月23日八步镇中心小学组织招标,一家所谓名为“山花牛奶集团织金总代理的企业”中标。据此前《毕节日报》的报道,该企业经严格资质准入审核和公开竞标后,负责八步辖区1所中心小学和16所农村小学4782名学生每天3元钱的配餐供应。

三天以后(3月26日),星期一早上9点45分,土锅小学(农村小学,八步镇中心小学的教学点)的第一节课下课,这家供餐企业搭配好的食物送到三年级的林婷和其他学生手里:一盒蒙牛酸酸乳牛奶、一包饼干和一只卤鸡蛋。

星期二,食品变成了蒙牛酸酸乳配金丝汉堡牌面包。之后,这两种配餐轮换交替。星期四一早,发到学生手里的还是一盒蒙牛酸酸乳和一包面包。

这个名为“金丝汉堡”的面包,制造商是郑州凯程商贸有限公司。生产日期是2012年3月1日,保质期是180天。包装上还特别注明避免高温、潮湿及阳光直射。而名为“蒙牛酸酸乳乳饮料”的牛奶,生产日期是2012年3月16日,保质期是常温8个月。牛奶盒上的代言人人物头像模糊。

吃完这些食物后,不到半小时,同学们陆续感到头疼、眩晕、肚子疼,有些开始呕吐,一个二年级的同学甚至疼得哭起来。林婷也感到“头皮疼、肚子疼”。全校学生加上学前班有129个人,被送往医院救治的有95人。

从3月26日上午10点钟开始,整个八步镇忙成一团,通往县城的道路挤满了运送学生的车辆,镇上和县城的各个医院里,也都是前来救治的学生。

八步镇有17所小学,位于镇上的中心小学的1762名学生中,有大批学生出现同样病状。其他16所位于各村的小学,有8所当天早上接到了企业供餐,学生中也同时出现上述病状。按照织金县教育局长张光品的说法,当天上午,八步镇共有“几百个学生”被送到医院救治。

林婷被送到织金县人民医院的时候,已经是3月26日中午1点多钟,在医院她输了几瓶药水,晚上被送回学校后,外婆接她回家。

但状况仍然不好,“还是头昏、恶心,只想睡觉,什么都做不了。”林婷的外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3月27日早上,林婷的病情依然如此。她勉强从床上爬起来,到学校上课。当天,学校的教学继续进行,同学们的身体大都恢复了。老师观察她的情况,又送她到织金县人民医院,输了一天液。3月28日,林婷在家休息一天,仍不见好转。29日早上,土锅村小学校长陈小江来林婷家看望时,她已被外婆带到八步镇卫生院看病了,一直到3月29日才离开医院回家。

医生给林婷开了一盒麦迪霉素片—预防和治疗细菌感染的药物。到4月1日以后,林婷的病情才慢慢好转。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类似林婷这样反复救治的学生不少,第二天接着治疗的有7人,第三天继续治疗的有4人。

土锅小学五年级学生雷林艳,中午时被送到县医院救治,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被拉回学校。她躺在老师的床上睡了一夜,醒来还觉得肚子疼痛;六年级的学生韩友琴,她把发到她手里的蒙牛酸酸乳和金丝面包,同时分给了学前班的6岁的妹妹韩梅子。姐妹俩同时觉得心口翻、肚子疼。韩友琴被送到医院救治,晚上回家后,还把医生给她开的药拿给妹妹吃。

而值得注意的是,3月27日,出事后的第二天,八步镇上所有小学的企业供餐全部停止了。

上述时代周报记者调查的情况,与织金县教育局长张光品的说法却有不少出入。

4月3日,张光品向时代周报记者介绍,3月26日当天,只有14个孩子出现恶心呕吐等现象,当晚所有接受治疗的孩子身体都恢复了健康。

张光品强调,这只是一起“疑似食品中毒事件”。时代周报记者接触所有官方人士,均与毕节市食品安全办公室的相关通报“高度一致”,该事件与学生食用的面包和牛奶无关,属于个别学生胃肠道功能紊乱引起的群体性心因性反应事件,是个别学生因为胃肠道功能紊乱发生呕吐,造成现场所有学生情绪异常焦虑、紧张,使他们产生心理暗示,并形成不舒服的感觉。

“县市(指织金县和毕节市)的食品检测部门的结论出来了,食品没有毒。”张光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张还称,4月4日,贵州省相关部门的检测结果也会出来。

即便未明确承认是食品安全出了问题,但政府部门的相关反映,却明确指向了该问题。

3月30日下午,贵州省教育厅发出紧急通知,要求全面排查学校食品安全,并将在近期全面开展针对学校食品安全的专项检查:“织金县八步中心学校事件表明,购买成品的方式存在较大的食品安全隐患,应立即整改。”贵州省教育厅同时还要求贵州省各地加大财政投入,加强对校长、食堂人员的食品卫生安全培训。

走样的“企业供餐模式”

2011年10月,国务院决定启动实施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每位学生每天3元的标准为试点地区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提供营养膳食补助,该项计划的国家试点范围包括中国680个县(市)、约2600万在校生,其中中央财政负担160亿元。

有业内人士指出,织金县疑似食物中毒事件,是营养改善计划启动以来,首次公开呈现出来的一个案例。

贵州毕节市的织金县八步镇地处贫困山区,上文提到的10岁的林婷,还是第一次吃到带有包装的牛奶和面包。这些食物,是如何通过营养改善计划送到她手里的呢?

2012年2月29日,织金县政府下发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方案的通知,全县的营养改善计划启动,在这个方案中,规定了供餐模式和具体的工作流程,还详细确定了包括县教育局、财政局、卫生和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12个政府机构的权责。

供餐方式明确规定有两种:村级完小由食堂供应为主;交通不便的山村由托餐模式供餐(附近农户提供)。但各校也可以就“供餐模式、营养食谱、原料供应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

在八步镇上,所谓企业,仅有深山沟中的三家煤矿。企业供餐模式似不足取,按政府规定,目前可行的仿佛只有学校食堂供应这条路。

织金县教育局长张光品向时代周报记者强调,落实营养改善计划的资金,包括三项:食堂建设、每人三元的营养餐和食堂工勤人员的工资。营养餐全部由中央出资。“全县寄宿制供餐的学生有1万多人,现在增加到了整个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达到15万多人,必须增加256所食堂,需要资金五千多万。但是中央下到县里的食堂建设资金只有800多万,还有食堂工勤人员的工资,一年合计有1598.3万元,这些钱要由我们自己出。”张光品说。

张光品介绍,上述地方配套资金已于3月初全部到位,下拨到20多所学校。县教育局还和每所学校的校长签订了食品安全责任书。

时代周报记者走访了八步镇中心小学、利民小学、土锅小学等学校,发现食堂建设并没有到位。八步镇中心小学从去年秋季开始建设约100平米的食堂,但至今未建成。利民小学的食堂是一间教室改成的,设施较为齐全,但八步镇镇长杨祖雄承认“严格意义上不能说符合学校食堂的标准”。

食堂未建好,而其他供餐模式不仅“积极探索”,而且已经付诸实施,即上文提到的“企业供餐模式”。

3月26日,八步中心小学在本校举行招投标会议,由八步镇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王子铭组织实施(组长由八步镇镇长杨祖雄担任),当日有四个商家进场,他们自称分别代表四个品牌:达利园、太子奶、山花和伊利,最终山花中标,八步镇中心小学与该企业签订了合同。三天后,“企业供餐模式”就开始了。

知情者称,出事后,八步镇中心小学招投标的会议记录,被镇政府领导收走。而会议记录人为该校办公室主任李龙林。

据悉,八步镇还不是最早实行企业供餐模式的。3月22日,织金县实兴乡中心小学就完成了招投标,与太子奶株洲有限公司签订了为期半年合同。规定了一周内的食谱,每天在2.5—3.5元之间浮动,5天内总额达到15元。该合同一式四份。

《织金县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实施方案》(下称《织金县营养改善计划方案》)中规定的“企业供餐模式”的工作流程是:确定每周食谱—企业人员采购—进入企业食堂加工烹饪—留样—分餐—就餐。可见,真正的“企业供餐模式”走样变成了成品食品的供应。

“不愿花钱建食堂,又没有企业食堂可以利用,所以就探索出了这样的模式。”知情人士指出。

“企业供餐方式节省了人力物力,但是我们教育局不主导这种方式。”张光品说。

《织金县营养改善计划方案》中,规定每位学生的补助是每天3元,按照每年200天进行补助。排除贫困地区法定的其他补贴,中央财政投入一年投入给织金县每位学生价值600元营养餐。

八步镇中心小学副校长龙定富的女婿,在八步镇汽车站附近经营一家百货超市,销售了8年的达利园品牌食品。3月23日,他也参加了中心小学的竞标,但未中标。他以达利园冰糖花生牛奶、达利园小面包和卤鸡蛋配餐,竞标价格每餐2.8元,运送费用0.05元,尚余有0.15元的利润。

据时代周报记者调查,中标的“山花”提供的蒙牛酸酸乳,批发价格最多是1.33元(如从厂家发货则价格更低),“金丝汉堡”面包0.5元以内,每餐总价还不足2元。以每餐1元的利润计算,如果一年下来,该商户将会从4782名八步镇学生中赚取近10万元的利润。而且这仅仅是指提供合格的产品而言,如果是假冒伪劣的商品,利润空间就更可观了。

所以,这种走样的“企业供餐模式”提供了现成的利润空间,难怪很多人趋之若鹜。

在织金疑似食品中毒事件发生前几天,这种模式已经受到上级注意和批评。3月28日,毕节县教育局领导检查营养改善计划落实工作,提出反馈意见,营养计划应以食堂供餐为主,不应该采用企业供餐的模式,织金县教育局也于当日向全县有关学校下发紧急通知,立即停止企业供餐。

张光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毕节市教育局的章副局长认为企业供餐的模式会让企业得到利润,影响营养改善计划的效果。“28日晚上,我们就发了停止企业供餐的通知,但是可能八步镇中心小学没有通知到。”张光品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时代周报记者的调查显示,织金县教育局还印发过学校招投标的具体方案。采访中,张光品的解释也前后不一。刚开始称教育局对此模式的态度是“不主导”,后来又称“不准搞”。

伸向补助费的“黑手”

在八步镇中标的所谓山花代理商,是一个神秘的角色。

生产“山花”系列奶品的贵阳三联乳业分管营销的副总经理张定奎告诉东方早报(博客,微博)记者,该代理商原是经营文具的,曾与之见过一次面,以营养改善计划项目为由,取得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生产许可证的复印件。张定奎解释,一旦参与实际的竞标、开标,必须有生产厂家提供的证照原件,如果中标签约,还需要法人代表委托书,山花牛奶代理的学生奶项目都经过了这些程序。但事实上该代理商仅有其证照的复印件而已。

知情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利民小学校长罗中能与其三哥在贵阳合作办一家企业,而山花代理商即罗校长的三哥。

总之,就是这样一个“冒牌”山花代理商,来到了3月23日招标会上。据知情人介绍,出席招标会的人有八步镇中心小学校委会的7名成员,包括校长李德品、副校长龙定富、王祖军等,还有其他16所村办小学校长和10名家长代表参加了会议,共25人。按投票多少确定中标商家。

“八步镇中心小学成立有家长委员会,这个委员会里面的人,一个都没参加招投标会议。这10个家长代表,也没有一个是八步镇上的人,全部都是农村来的。八步镇上的学生家长很多是做生意的,消息灵通,农村来的家长,很容易被蒙骗。”知情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知情人士介绍招标现场:“伊利的就出了两张照片,没有介绍;达利园推介了产品,也没讲太多;只有山花的人口才好,介绍得很详细。”

最终,龙定富的女婿(代表达利园)中了三票,太子奶两票,伊利零票,剩余的二十票,都投给了山花。

据悉,除达利园的代理商外,其他三家的代理商都不是本镇人。

“至少大家都知道我的女婿在镇上做这个生意,如果产品质量有问题,他跑不了啊!”龙定富告诉时代周报记者。龙定富的确投了女婿一票,而关于本校招投标的细节,他不愿做过多解释。

据知情人称,疑似中毒事件发生后,该校一名领导称:如果太子奶中标,出了问题,我敢负责任;山花如果出了事,我不敢负责任。据悉,太子奶的代理商是一名云南来的商人,他曾带着样品来到竞标现场。

“投票结果都是私下串通好的。学校管理层内部确实有分裂。”知情人称。

而公众最大的疑惑,就是为何山花中标后,提供的产品就变成了蒙牛酸酸乳?

知情人介绍,招标会结束后,双方有约定:山花牛奶不够,供应不上的话,就用山花的花生奶来代替。据悉,市场上花生奶的零售价3元,批发价1.5元以上。

“教育局规定的精神,3块钱必须用足,也就是尽量压低企业利润。所以,牛奶和花生奶肯定是不太赚钱的。换成酸酸乳和面包,成本总共还不到1.5元钱,这样差价就来了。”

4月3日,时代周报记者在镇政府见到罗中能,他多次回避采访。4月4日中午,时代周报记者电话联系上罗中能,将上述情况向其核实,罗中能称,“我现在在贵阳,现在不想给你说这个事”。

改善计划路在何方?

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副秘书长兼免费午餐基金管委会主任肖隆君认为,这些学校领导能钻空子谋利,根源还是政府对营养计划的投入不足的问题。

由邓飞等媒体人发起、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负责资金管理和运作的“免费午餐”工程,在织金县有三个项目,三所学校共1100人,资助资金约100万元,平均一个孩子将近1000元钱的补助资金。织金县事件发生后,三所小学也被停止供餐。

肖隆君得知后很紧张,但来到学校查看后,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其中一个学校为了免疫需要,都不让我进门!”肖隆君说。

肖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三所学校的食堂完全符合卫生要求,当天饭菜取样后,会贴上标签,封存在冰箱里;每个孩子就餐之前,要排队洗手,用于洗菜的水池和切菜的案板,实行荤素分开。

平原地区,去县城采购材料,当天中午就加工出来了。西南的边远山区的物流能力有限,做不到保鲜。所以,改善营养主要还是学校食堂供餐的模式,因为各个采购制作的环节都是可控的。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金丝汉堡”面包的包装,上有温度小于20摄氏度、相对湿度小于50%的字样。从贵阳到织金县城,汽车要走5-6个小时,从县城到八步镇,最快也要半个小时。这还不算从郑州原产地过来的火车路程。

“进入春季,天气变化异常,这些食品很有可能在路上碰到情况。”八步镇中心小学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八步镇学校实行的只能算作课间加餐的方式。”肖隆君解释,“从国家层面讲,的确要考虑到地方的社会经济发展不平衡,课间加餐也不违背农村学生营养改善的政策,但是,想让孩子吃饱,吃出营养—社会上下就是奔着这个问题来的,所以正餐是优先要考虑的。有条件的话,还是应该用食堂提供正餐,比如现有的小一点的伙房,也可以利用。”

所以政府不能完全依靠中央财政这部分钱(每位学生3元钱),政府实在承担不起,(可以)带动共青团、妇联、慈善总会和社会公益机构等,一起来支持。

1、4月1日,《新京报》报道,广西那坡县有学校将补助用于购买营养品,“3元营养补助被供货商套利1元”。

2、3月26日上午,贵州织金县86名学生食物中毒,疑是因为食用蒙牛酸酸乳。30日下午,专家组调查结果出炉,与牛奶无关,属群体性心因性反应。

3、3月30日上午,陕西淳化县胡家庙镇黄甫中心小学发生一起疑似食物中毒事故,54名学生出现身体不适,个别出现腹痛、呕吐症状。事故原因初步判断是因食用不洁食物引起的胃肠反应。

4、云南宣威市双龙街道第一小学的营养餐,也于近日遭到家长质疑,称糕点为伪劣食品,学校克扣相关款项。校长表示,现在的营养餐处在过渡阶段,以后会完善,资金使用情况也将对外公布。

2012年4月5日, 8:15 下午
分类: 网事纷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