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睡得不错

原因是我在睡前给自己讲了一个故事:

我从北大化学系毕业之后,分配进了国家药监局,我精明能干,仕途一帆风顺,40岁的时候已经当上了国家药监局局长。而此时此刻,正像很多领导干部一样,我禁受不住金钱美色的腐蚀,收受贿赂达8610万人民币,被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我提出上诉,但是上诉被驳回。今天,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后的一天。

地点:秦城监狱

晚上7:10,狱警给我送来晚饭,处决犯人的日期是不提前通知的,但是今天的饭格外丰盛,有小鸡炖蘑菇、红烧牛肉、海鲜、葱烧排骨等等口味的方便面。但是我似乎隐约感觉到什么。

晚上8:15,我吃不下饭,提出要跟看守所长聊一会儿天,我们聊了昨天阿根廷和德国的比赛,我为阿根廷感到惋惜,他随声附和着,他明明是德国队的球迷(因为我看见他穿过施魏因施泰格的球衣),上次我说德国靠裁判才击败英格兰的时候,他很愤怒的跟我争论。今天他的笑容也比往日僵硬许多,作为一个官场老油条,我似乎从他的态度中体会到一丝诡异。

晚上11点,我做完了一本《吉米多维奇》上的最后一道题,自入狱以来,我就坚持做这本书的习题。我高兴得跟狱友炫耀这一成就,他告诉我《吉米多维奇》有六本。他也是北大毕业的,数学系的,是个投资银行家,玩没了公家2个亿,判了无期,“玩儿没了”,这是他的原话。另外两个狱友,一个是北大核物理系毕业的,涉嫌泄露国家核机密,美国人说他到哪儿都抵得上5个师外加一个排。一个是北大生物系毕业的,合成了大量冰毒,两个人都是死缓。那个学生物的刚进来时,我问他“合成冰毒50克不就是死刑吗?他笑而不语。后来我才知道,他是省委书记林子烈的义子。

晚上12点,监狱熄灯,我躺下床,思念着天上人间的那个小姐,就是她出卖的我,如果当时我狠下心把她灭口,或许我今天还在那里逍遥,但是我还是想着她,尽管我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

凌晨2点,我刚刚睡着。

凌晨3点,一个电话把我惊醒,我问他们是干什么的,他们说打错了,不是打给我的,但是从那边传来“王医生,毒剂量给多少?”我大概明白了。

凌晨4点,我再次入眠

凌晨5点15,所长把我叫醒,说今天是“亲属见面日”,我说我谁也不想见。一会儿又说,我想见见我母亲,所长说:刚才你不说,现在晚了

凌晨5点30,所长说咱们今天走,我迟疑了一下,“走?”所长坚定的说“恩”我问“不回来了?”,所长低头不语。

早晨7点,我上了车,里面有几个大夫,大概是给我行刑的,我看到了毒剂。

早晨7点15,所长问:你有什么想说的。我说:“我犯了罪,最有应得,感谢您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但是我感到很冤,、褚时健为什么没有判死刑?”“陈希同受贿比你数额小”“那褚时健呢?”“褚时健有立功表现”“我也想立功!!”

这时,一个狱警过来,跟所长耳语了几句,所长突然对我说“有一个机会,现在北大没安空调,学生们睡不着觉,要去闹事,若干年前的事有可能再次上演,你也知道,现在美韩联合军演,朝鲜半岛局势十分紧张,一触即发,如果朝韩开战,美国很可能以“中国人权”为由对中国宣战,而美俄局势因为间谍问题闹得很僵,俄罗斯也别然会卷入战争,这意味着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两个核大国卷入,必将导致生灵涂炭,那么你知道这一切背后是谁吗?罗思柴尔德家族,因为摆脱金融危机的最好办法就是战争,罗思柴尔德家族自出道以来从未失手,他们策划了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而这次,他们要借空调问题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而你,要以一己之力对抗罗思柴尔德家族。我希望你,去北大睡一觉,告诉学生们有人可以在这样的天气下睡着,只要你这么做,你就会被释放”

所以我睡得格外好。

作者:陈金伟  来源:人人网

2012年6月27日, 6:50 下午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