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编译局故事(三)(四)(五)

三、霞多丽:第一次吃饭

2011年7月进站,期间与衣老师发过几条信息。他总出差,约好一个周日见面。8月21日,我们第一次在一起单独吃饭。他让我去西单大悦城等他。我纳闷了,大悦城也是包罗万象的,有吃有住有玩,我怎么等呢?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他来电话了,说在鄂尔多斯大厦旁边的半地下的霞多丽日本料理店,他在路边接我。我打车到了,远远看到了那个高大的男人。

第一次吃饭,他点的,喝的是日本清酒,一共喝了2小壶。期间,主要围绕一个话题即怎么把我的档案从原单位(山西师范大学)拿出来的问题。

他给我出了个主意,找山西省的领导令政策,请令给武海顺校长打招呼。而山西的这位领导,我又不认识,他的点子是:我拿着自己的书去拜访局里的一位老先生(顾锦屏先生,原常务副局长),请他写一封信给省领导,我带着这封信去找人家。或者,他说请导师杨金海出面介绍我与这位领导认识。(原来的我多傻啊,连别人的推辞都看不出)

提到令,他兴致上来了,说虽是出身平民,但也是很有风度气质,前一段在与局里合作拍电视片《走进马克思》(或者《走近马克思》?这个我没有关注过,不知是哪个字)之类的。吃饭期间,衣老师问我副教授到底评了没有,他说评了最好,没评也没关系,可以在站期间评,只不过出站后去出版社挂一年,一年后留在局里,等等。他还说,在西单这有套房子也不错啊。还提到:“我不像学界的有些老师,学生送个3、5万的就招个博士生。”(我那个时候,觉得他好正直啊;现在想来,自己根本不会听人家的潜台词,即3、5万少了,至少要10万8万才行)

第一次吃饭,我是想判断他想要什么?财还是色?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我想来北京,想来编译局,就应该付出代价(博士毕业就死心塌地回原单位了,因为“热爱”学术,也被一堆人夸为是棵好苗子,我就真以为自己可以出来奋斗一番的)。这是游戏规则。写到这里,我有些石化了。突然想起一句话,那次他说的“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我那个时候,真是蠢得如猪。他摆明了就是要钱的,这也从我与他第一次的交往中先拿1万探探路,可见一斑。可是,我又郁闷了,也不是,他看我的眼神中带着些别的含义,对男人是否对我有好感我还是能作出判断的。
这次吃饭快结束时,他说办好这些(即调档案过来编译局)也得两个月的时间,到时候他再请我吃饭。我说好。

喝的不少,我很兴奋,觉得自己是被上帝垂青了的女子。他帮我打上车,临上车前我晕晕乎乎说让他抱抱,他说这儿人多。回到宏英园住处后我兴奋地厉害,和衣而睡。满脑子都是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似乎有事业的、有感情的)。

那天刚好有在京高中同学的聚会。睡得差不多酒劲过去了,我起身出发去朝阳区参加聚会。那天自己真美啊,因为早上为了见衣老师,特地用卷发器弄了头发,又补了补妆,是挺迷人的。

见到了高中时代的同学们,他们既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爱人的同学,我们俩同学、同桌、同年同月同日。挺多人不知道我来北京,前几年我在人大进修、读博,与大家联系也不多。始终在心里有一个情结(别人是在北京工作、生活,而我只是过客,不想与大家联系),而现在,我要来北京了,要开始美好生活了,我当然可以与同学们常聚聚。带着中午衣老师给予我的美好指向,我“自吹自擂”几句:这单位是中直机关,有房子。言语中好像我不是个博士后,而是已经调到了这里工作,好像“美好”的未来在向我招手了。

霞多丽之后的第二天,是周一,我想杨老师可能事情多吧。我就等了一天,周二上午,我去找杨老师谈我的档案问题。说了衣给说的意思,我一开始没有提起衣。后来见杨老师没有反应,我就说这是衣老师的意思。杨这个时候打电话把曹荣湘叫来,一起商量。在曹来之前,杨说:“这事就不要麻烦省里领导了。”我当时还不爽,杨老师怎么一下子就把路给堵死了呢!

曹荣湘来了之后,我们三个人在一起的谈话,你一言我一语进行着。本来我的目的是要请求把档案调过来,可说着说着怎么变成了把我转成在职的意思。为什么会这样?衣说的办法到了杨老师这里,完全就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我的眼泪快出来了。强忍住泪水,结束了这次谈话。
这只是进入编译局后的第一次尴尬,其余的后面再叙。

回来后,越想越不是滋味,觉得既然没有人愿意帮助我调档案,也即没有要调我来的意思,我又何必在这里浪费时间呢?一气之下,我填了一份退站申请,让室友在她的打印机上打了2份出来。

第二天,我拿着这个申请去找了杨老师,说自己胃疼,身体不适,无法完成博士后的研究工作,申请退站。杨老师哼哼哈哈,说不要退,关键的问题避而不谈。之后我就回家了。退站未果。

四、第一次开房:互赠礼物

秋天到了,天气微凉,想着送衣老师一个礼物。在西单几个商场也没有看到合适的,专门打车到人民大学附近的双安商场。看好了一件墨绿色暗格的羊毛衬衣,模特穿着非常漂亮,我就买了。结果给他发信息说想拿给他时,他说要出国①,马上集中,没有时间了。他国庆回来,紧接着就是假期。之后他又回了趟哈尔滨。

2011年10月14日,去太原开第六届国外马克思主义年会。衣老师也去了。晚饭后两个人一直在短信,也有些很暧昧的,明显感到他希望和我有点什么。会议名册上的房间号,他的是不对的。他告诉我在哪个房间,我在与他回复短信的几分钟之中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明明有求于人,人家已经挺热情了,咱再不上套,可能不好。后来,我想豁出去了,就鼓起勇气敲了他的房门。聊天中,他说本来这次要介绍我与省内的相关领导认识的,看来也没有机会了。还说这里(晋祠宾馆)是不是政府接待中心啊?离市里远不远啊?我记得自己穿件枣红色的高领薄毛衫,袖子是镂空的那种,我坐在沙发上,几乎把半个脸都要躲进高高的衣领中了。我很紧张,搞不清楚他到底要表达什么,而且感觉自己冒昧地跑到他房间也不妥,很尴尬,说了一会儿落荒而逃。

① 马工程的考察活动,我后来知道有人大梁树发老师等人一起去,衣老师是带队。

第二天在会上我看见他就装作看不见,觉得自己很没有面子。中间休息时,周凡说我们大家同衣老师合影留念吧。他示意我站在他旁边,我没有。一来,我个子没有那么高,站到中间不好看;二来,我想起昨晚的事情心里就说不出的尴尬,觉得自己竟然送上门去,算什么啊,在他那里我根本不重要。想到这些,我根本不想离他近了,照相中也用一种自嘲的心态与表情来面对镜头。不过,这倒是我和他的唯一一张人数较少的合影了(其余的都是大会合影)。①

他第二天下午就先离会了,说是要回来给中央党校的一个省部级班上课。我在太原会后没有参加考察,直接回家待了几天。回京后,俩人约好见面。

10月23日,西西友谊开房见面,这是第一次开房。

有了我们之前比较频繁的短信交流,我觉得衣老师是想与我有点什么,可我又没有十分的把握。那天上午,我给衣老师短信说我在西西友谊等他,那个楼上有不少饭店,他想吃什么我先去定位子。(其实,此时我已经打了携程的电话,定了房间,但从我这里走到酒店得差不多20分钟)。我出发了,等我到了酒店大堂,还没有去前台确认订房时,我收到了衣老师的信息。问我到了吗?我说到了,继续问他想去哪家吃。这个时候,他说有事情不能和我一起吃饭了。我差不多确定他想要什么了。我说,我在酒店大堂,在办手续。他很快地回复说,好。就是几分钟之内的事情,他马上就又有时间了。很明显的。

①后来,11月29日在北京大学参加第八届“全国马克思主义论坛”时,我碰到了衣老师的学生隽鸿飞(黑大马院的院长),专门去给他留了邮箱地址,要来这次的合影,然后转发给了衣老师。他说很多人照了也就照了,很少有人能想起给他,而我还记着。我确实很看重我们在一起的机会,尽管那张照片上还有别人,但已经让我感觉弥足珍贵了。

他到了,一进门我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在太原那晚已经尴尬过一回了。我拿着买给他的那件衬衣,在他身上比量了一下,大小应该可以穿(可是,我却从来没见他穿过,可能是没有机会或者他不喜欢吧,平时上班都是西服、衬衫什么的,那件有点花哨了,第一次买我也没有经验的)。他送给我一条施华洛世奇的项链和一对耳坠,是在出国考察时在免税店买的,深蓝色的,很漂亮。我也常常送老师们礼物,孝敬老师们,可从来没有人回赠我礼物。而衣老师竟然给我礼物,还是这么女性的首饰。甭管什么缘由,我都感到幸福极了!我跑去洗手间,对着镜子戴了半天也没有戴上,就叫他过来给我戴上。他说自己眼睛都花了。我没有接下去说。

我还拿着电脑,在改开题报告。我进站前将在站所需的各种表格都下载好了。开题前就提前填好了。就在那天,董莹打电话说我的表格与别人的不一样,需要重新填,我才不得不拿上电脑到酒店的。可能是后来挂出来的开题报告表格与我之前下载的不一样。(这一细节,他在之后几天开题中,竟然说出来。我们那一组,只有我一人是这样,他就问董莹是不是咱们有两种表格啊,咱们有的同学用的是另外一种呢!)

我带了点洗好的小西红柿,吃几颗,聊着。

那次,记得他说过这样的一些事情:

有两次婚姻,两个女人的性格截然不同,一个飞扬跋扈,有什么事情了闹得不行;后面一个,生气了就是不理人。

问我知道“洗衣粉”吗?我说不知道。他说局里人都知道。(现在我知道了,就是喜欢衣俊卿的粉丝)

说他有个女学生在美国,也巧了,他一来北京,那个学生也来了。现在在美国。(我当时好像知道是朱丹,我平静地问他,很优秀吧?他说,应该是吧。)

衣老师还说,江洋也是刚评了副研究员的。说:“你这下进了国家队了。”

他坐在床边上,我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对着电脑;后来,他坐在椅子上,我坐在床边上;有一个细节很清晰:我坐在沙发椅上,身子靠的比较低了,衬衫的扣子也开着2、3颗。尽管我没什么可露的,但也有些春光。他手过来摸了一下我的大腿,隔着牛仔裤,我似乎没有感觉到他的情欲与温度。我没有回应。

他去了下洗手间。等回来时,我在对着床边的镜子照着。他说,女性就是喜欢自我欣赏啊。(我听了觉得不高兴,在他眼里,我就是代表一个性别而已!我是作为个体而存在的独一无二的女人,我可以不优秀、不漂亮、不吸引人,但一定是不可复制的,而不是众多的女人的抽象——女性)那天,我穿着白色收腰长衬衫、修身牛仔裤,米色风衣外套在房间里脱了。很干净合体,不失为一个清秀的女人。太原会议前,专门做了个齐肩的韩式发型,可是每次自己不太会打理,回家后将头发接至及胸的长度,烫了卷。

要是现在,我就知道在他去洗手间的时刻,我钻到被子里,一切就顺理成章,都不尴尬了。这样的话,也许开题后的命运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当时,我不敢,尽管我心里想这个男人想的要命,可我有尊严。他从洗手间出来,我还是呆坐着,没有行动。

又不知聊了些什么,他接到个电话,要走了。我也没有挽留。临出门前,他意味深长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只是微笑着开门让他走了。

就这样走了,我心里没有多想什么。

我当时的原则是:我幻想着这个男人,可以对他好,但不能做没有尊严的事情。

我和衣老师两次在房间独处,尤其是这次,竟然又相安无事。他是高兴呢还是不高兴呢?现在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如果那天我主动些,开题后,我便不会被人找麻烦再次催问档案。“档案”,一度时间中,成了悬在我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五、“中宇门”:开题后的风波

10月27日,开题。可以一天都和他在一起,看着他,真幸福。关于开题后的风波及心理感受,将写给衣老师的邮件贴过来。
需要补充说明的再另写。

【衣老师,提笔先向您问好,愿一切安好,天天开心!时间过得真快,今天是11月1号了,距27号开题其实才过去4天,但似乎已经有十多天了,时间过得太慢了。这会儿在临汾家中,坐在书房里心平气和给您写封信。请您一定要耐心地看完。早有写封邮件的冲动,但我一直强迫自己找些事情来做,尽量让时间延后一些,再延后一些,好让我更接近一份平静,来回忆、来书写心情。这样子也许会更接近事情真相,少一份冲动中的猜忌与伤心。下面就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

先说说27号的事情。

早上到了会议室,见杨老师还没有来,而另外两位同门也还没有到,我就自己去杨老师办公室请他下来到会议室。(这个做得没有错吧,对他也是挺尊重的)开题会上,我一边看自己的材料,一边随时记录别的同学答辩中出现的问题或者对我有启发的材料以及老师们的建议与看法。我很少去注视你,因为在那个小环境中,不想在眼神中流露出什么。27号上午的心情素描——一份宁静中舒缓的愉悦(看见了,满足了,不敢有太多的奢望)。

中午,吃饭中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哦,对了,与颜岩无意间说到两个事情:他问我现在与原单位到底脱离关系没有,我回答“脱离中”,他说起蓝江去了南京大学并重新建档的事情;后又知道我去年翻译的那十几万字的书稿与他现在做的翻译是一套书。饭后回宿舍一下子,补了补妆,我想让自己每一次出现在你面前时,都是我能够做到的最佳状态。

下午,继续专心地听与记,直到你喊到我的名字。该我陈述了。没有一点的紧张,原本就打算实事求是地说说自己的想法,开题不是表演赛,只是热身赛,老师们提的意见越多也便越有收获。事实也的确如此!开题后,我的脑子里已经有80%的书稿了,本身我对这些材料也是比较熟悉的。只是原来不知杨老师到底想要我怎样做,或者他要我做的“话语体系”的考证我没有思路。鲁、魏的建议都有直接指导作用,他们一句话我就明白了,省去我很多弯路。但在我这里最“过分”(请允许我用这个词)的也最全面的要算你了。你要对全组的博士后把关,所以,会毫不留情地直面每个人的问题。而对于我,似乎是指导多于质疑,几乎没有质疑。你说着,我不停地用笔记着。说完了,记完了,其实提纲甚至全文都要出来了。说到阶段性成果、最终成果的问题,我解释是因为《费尔巴哈论》、《起源》、《反杜林论》等我现在手头就有现成的材料(也是在做社科基金课题的过程中积累的)。您就回过头去问柴,1版、2版中有无现成的资料等等。当杨老师提到让我做考证的时候,你立刻又回过头对杨老师说不要让我那么做。我当时真的很感动!语言是情绪的直接表露,尤其是在即时交流中。杨老师是我的导师,但几乎没有说上什么话,你几乎是一个人大包大揽地把我的问题就给说完了,该怎么做也给说完了。我就是再笨也都知道怎么做了。

写到这里,回想起那个场景,心里暖暖的。我几乎不敢抬头直视你,因为旁观者一眼就能看到我眼神中的一些东西。我现在只记得自己微低着头,红着脸,觉得脸发烫,嘴角要扬起笑容了,但不敢,于是左手在桌子底下,用大拇指的指甲盖掐着自己的食指,疼了,一直掐着,忍住了那份要从嘴角上扬起的幸福。那可能就是几分钟,多么希望时间就此凝固啊,就像牛顿所讲的时间是条均匀流动的河流、空间是个可以随意取放东西的大箱子,我要祈祷上帝把我送回到那几分钟的时空中。那是怎样的一种幸福啊?怎样的一种感动?这几天以来,无论我的心情波动到了哪个峰值,我都无法忘却那一刻的感受。在场的每一个人只要是心智健全,都能感受到你的态度与倾向性。太明显了!我自作多情了??不,不会的。结束后,秀敏还跟我说,数我的说的最多了。后来,到了最后一位陈述时,我仍然坐在你的对面。我也在拿笔记着,但几乎不进脑子了。可能思绪神游去了。下午的心情素描——飘在云端的幸福。

开题结束后,秀敏要请我吃饭(我们还挺投缘),当时你的其他几个学生都在场。我坚持做东,其中有一份道不明白的原因(我暗自觉得自己与你很亲近,也许现在算是编外的学生吧)。开题了,该怎么写心里有数了;已经向你表明非来局不可的心迹了,自己知道问题的解决只在迟早了;白色衣领下有两个晶莹剔透的水晶(深蓝与浅蓝的心),带给我愉悦的能量。于是,就喝了点酒。期间,接到姚颖打来的电话,叫我去中宇饭店,说是有几个领导要过来敬酒。我毫不犹豫当时就想到了是你(事实证明,我多傻啊,根本不是)。

从西单出来,我还回了趟宿舍,换了身衣服,去了中宇饭店。在大厅里,曹荣湘的三个学生已在,广西师大的靳书君(也是杨老师的学生)一会也来了。我们几个一桌。我在那边已经吃过,酒也喝了不少,在这边就傻等着。等着“领导”来敬酒。姚颖不时过来说,领导们还得一会过来,客人还没有走。这期间,我还以为你也在中宇饭店,就给你发了条信息,希望你知道我在(要是知道你那天根本就不在,我就不会去中宇)。大家不咸不淡地聊着,中间杨、曹、胡、姚过来敬了一次酒。杨老师好像没有对我的开题作任何评价,也没用以往的那种客套的鼓励“好好做啊”,好像在曹说到杨老师“总招美女”时,杨老师说美女水平高啊。之后,我还在那里傻坐着,靳书君要走,问我走不走。我还说坐一会,我死脑筋的还以为你还要来敬酒。我根本不知道那天有哪些人在。

下面好戏要开场了:

曹和姚专门来我们桌聊天。大厅里,好像只剩下这一桌人了。除了他们俩,还有曹的三个学生(二男一女,此男生是脱产的),再有我。曹一上桌,好像开口第一句话就是“衣局长说了让你开题后回去了吧?”或者是“衣局长说没说让你开题后回去?”(记不清了,好像是前一种)。我不明白啊,因为你根本没有跟我提到我这个事情,我不明就里。我好像什么也没有说,也没有追问这个事情。就刚好叉开话题说到了另一组的一个事情。然后曹的学生好像有两个拿到博士后基金了,恭维曹说他选题准;曹说让这个男生要对师姐们好,要照顾师姐们包括我;曹说要完成好秘书长交办的事情,姚颖要照顾好我,姚颖说一定啊。好像还聊了几句什么,不记得了。

接着,这个很清楚的,姚颖提醒曹“要照顾我们常艳美女啊”。于是,曹就打算好像要跟我说什么了。我就坐到他旁边。说之前,我先敬他酒了,好像干了半杯的。他说“常艳,我可以帮你什么吗?”我不明白,就说我进站以来承蒙他的关照(客套话),谢谢啊之类的。然后,曹就说,“你啊,误会我和秘书长了。”接着,好像说,“有些事情(或者说说有些人?)是靠不住的,我们是为了你好。要不然,到了明年,你档案过不来,比较惨之类的。”问我,“到底来不来?”

我说:“来啊,当然来了。要不我来编译局读脱产博士后干嘛呢?”然后问我现在职称到了什么程度?我说副教授应该很快就有正式结果了,学位证、毕业证交到省里了,等着办证啥的,应该十一月初会有结果吧。说到这里,以我的智商还能理解。接着他说,中央编译局也不是中央政治局。要两边努力。问我自己行不行?我说,怕是不行。(要是行,我早拿出档案了,也不至于折腾到现在)然后他知道这个结果后,就说了一堆。说的啥我现在真记不得了。因为我当时就没有弄明白,觉得他在绕。我不喜欢绕弯子,自己性子比较直,头脑其实也比较简单。

于是,我就又喝了一些酒,脑子更晕了,甚至中间间或有几秒“短路”状态。我希望他不要绕弯子,直接说,绕来绕去我真的越发糊涂,不知他找我说半天目的是为了啥?但我再晕,也知道是有两个结果“调档案来”、“转成在职”。接下来可能是在我的“直接、急切而无技巧”的追问以及他的“含糊的甚难出口”的默许中,那个“难产”的结果终于出炉了。我问他代表谁跟我说。他说“你想想我现在在哪里”,在办公厅啊。然后,他说了一句话:“你现在还住在局里安排的公寓吗?”我压根不明白是啥意思。他要撵我走吗?还是啥意思?我现在仍是一头雾水。我这个笨蛋(叫我笨蛋一点都不为过,真的真的很笨)在酒精的刺激下更加气愤。不就是这么个结果吗?至于这么大费周折地叫来一堆人见证我的窘境吗?(一开始,曹谈到来局的事、档案的事,他的那两个女学生似乎是一种羡慕的眼神;后来,是一种困惑的、迷茫的表情;再后来,是一种无限的同情与怜悯)我一晚上傻傻地等,傻傻地盼,就是因为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自己做出的一种错误判断,以为又要见到你。结果,是为了等来这样的一种“摊牌”。不知还说了些啥,但当时一切的信息给予我的大脑的信号就是曹代表你来跟我说,让我回去。

要崩溃了,简直要崩溃了!还想喝酒,但好像没有了。我抓起电话走出大厅,拨了你的号。2次,响了很久,无人接听。回到桌边穿好大衣,不想和这里的人再多说一句话。觉得这是设了个局和我谈,专门谈的。好,我知道结果了,我服从。可是,从我的座位走到吧台也就是几米的距离吧,我控制不住自己,真的,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和力气,我拿起东西就摔了出去。那一刻,眼泪也不争气的出来了,觉得自己一直以来构建的“乌托邦”也轰然倒塌。气的不是结果本身,而是如果真如曹所暗示的是你来让他做说客,说服我回去,那么,你对我的好就是假象。如果这个假象成立,那就更可怕。下午还生活在云端,晚上就到了地狱(那一刻我就觉得是地狱了,呵呵,太在乎了,在酒精的作用下,脑子实在是不好使啊)。晚上的心情素描——迷雾阴霾中的爆发。

“宁静中舒缓的愉悦——飘在云端的幸福——迷雾阴霾中的爆发”,这便是27日的心情写照。《北京人在纽约》中有句话:“如果你爱一个人,让他去纽约,如果你恨一个人,让他去纽约。”借用过来,如果爱一个女人,让她飘在云端吧,如果恨一个女人,让她直接跌落到谷底吧,不给一丝一毫的缓冲机会。这份“落差”的杀伤力真的很强大,足以瞬间摧毁一个人的意志。我现在能够平心静气来描述,说明我“发疯”后已经冷静,能理智面对一切,客观剖析自己。

来讨论一下我自己“构造”的关于你的“乌托邦”(也许此处会产生歧义,会让你觉得还有关于其他人的“乌托邦”。其他的不需要我构造,或者换个说法,我常常成为别人的“乌托邦”,我装傻就是了,没什么的)。这份情愫我心里之前一直是有的,但你没有责任吗?你对我至少是有回应的。如,我那次酒后让你抱抱,你说“这儿人多”,你的这个回答本身就很可笑,恰恰是在那种突发状况下你的应激反应是最真实的。你为什么不一下子断了我的念想?在太原,晚上,两个人短信不断,你也有些游走在边缘的话“真有意思,在这里我们比在北京还离得近”。上次见面,我多想多想留住你,但我没有。你走肯定是有事情,我听话就是了。你走了以后,我傻傻的、幸福的一个人待到第二天。在那个私密的空间中,你我都明白,只是彼此多了一份郑重罢了,让过程长些,美好些。我不信,也不愿意说服自己相信,你会随便送女人首饰。也许你认为这是人与人交往中的正常的礼节性的表示,或者就是哄小孩的,不代表什么。若如此,那我就认了,无语了,算我自作多情了。说这些,是要你知道,我是经不住你这样的男人如此对我“好”(在我看来,已经算是对我好了)的,我没有抵抗力的。我觉得自己也挺优秀的,无论是善意的喜欢还是别的什么,我不缺少来自男人给予我的自信。

多么希望那天晚上我没有去中宇饭店,多么希望我的记忆就停留在那天下午。多么希望曹是酒后乱说,没有表达清楚,我也没有理解清楚。多么希望事情就是很简单,没有那么多的复杂。

如果我在山西是正你要的结果,那我也就释然了。我也记着你那几天在信息中总说要我开心点,嗯,如果这样你开心,我一定也会让自己开心起来……】

以上是我写给衣老师的邮件。

补充:
邮件中没有给衣老师说,其实那晚我被姚颖和谢来辉送回宿舍后,我强烈要求他们离开,并保证自己没事。然后就爬上了窗户。张萌萌住的那间,外面是大阳台。我就跑到阳台上,骑上了窗户。尽管有酒精的作用,可我还是不忍心离开这个世界。我脑子里是父母双亲怎样供我上大学,我的孩子是多么可爱;如果我一下去,明天家人必定就赶到了,可任何人不会为此承担责任的,“酒后失足跌落”可能就是最后的结论了。望着楼下,似乎有人在下面,但没有人知道我这个“疯子”要干嘛。世界每天都不缺少新闻,我无须再添一条。我竭力说服了自己已经被酒精与愤怒充斥的思维,下了窗。

直至现在我也无法真正原谅衣老师和杨老师的是,他们27日晚上谁都没有接我的电话,第二天也没有任何人接我电话,回我电话。衣不知道在中宇发生的事情,而杨老师是知道了的(姚颖当天晚上就给他打电话说了,而且提到我情绪不好)。

第二天,也即10月28日,杨和衣在编译出版社参加乔迁之喜庆祝会。而我,却在不足12平米的屋子里费心思量,泪流满面。脑子一片混沌,到底是杨还是衣,他们要撵我走?

要是现在,我也不会伤心难过了,因为我已经明白了是谁在背后做推手或操盘手,目的是什么我也清楚。总是发生了很多事情以后,才变得头脑清晰。或者说,是有男性朋友一语道破天机吧!女性的思维与男性确实不同,所以我总是不知道衣老师他到底想干什么。现在想来,我早一点乖乖地脱掉自己的衣服,或者金钱拱手送上,就不会动不动被人找麻烦了。

之后2、3天便回到家里了,给衣老师写了上面的那封邮件。

那个时候,我不知是谁让曹荣湘跟我说那番话,是衣还是杨?现在,有了基本的判断。是衣。因为,有后来的几件事情作陪衬,就好理解了。
在家里待了一段后,我回到北京。回来后,第一件事情,是去给杨老师赔礼道歉,说给他添麻烦了。他说,你的事情我来解决,本来就是领导的事情嘛。

我还是陷自己于拿出档案的漩涡中不可自拔,我也下定决心要办好这件事情。我以为,自己需要付出些才行。没有与家里人商量(因为家里人一直也不怎么支持我想调到北京的想法,不过,现在他们也默许了,在看到我为此而折磨自己或者被折磨的情况下),我自己借了点,再加上从课题费中报的钱,又透支了几千现金,凑够了5万元(家里条件还算好,我从来没有缺过钱花,平时花销没有了就问老公要,从来没有攒过私房钱,所以到用时竟然也不方便),准备送给衣老师。

11月21日,我好像没有提前和衣联系,自己去大悦城定了房间。给他发信息在大悦城哪个房间等他,说别多想,等等。等了一会儿没有回复。我想看来今天没有希望了。我就去退房,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等我走回宏英园住处时,衣的短信来了,说自己在参加活动,会见保加利亚的客人。我说已经退房了,走得脚疼。一个人那天下午先是在银行取现,又背着个包包在寒风中走来走去。在大悦城逛过商场,吃过饭,但搞不清楚宾馆在哪里,竟然摸到了健身中心去。

2012年12月19日, 1:00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