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绪 语】

 

十年前有场人人自危的大疫,如今来了禽流感;五年前有次摧心裂肺的大震,如今来了雅安。这个国家公共生活的循环往复,甚至在危机这种非常态中,也显露无遗。不过,在民间一侧,也不是没有一点进步。对于政府瞒报的怀疑,对于政府救灾的质疑,特别是中国红十字会那空空如也的捐款箱,可为例证。至于官府,他们唯一的“进步”,就是比上次地震时更早地启动了防备社会组织和公民个人抢镜、揭底的维稳工作。

维稳,是要有奴才的,而后者在执政党的历史上必须靠持续不断的整党/清党来生产。本月出台的所谓照镜、正冠、洗澡、治病,可以研判为新党魁上任之后例行的要求下级重新战队的派性行为,而在官民矛盾激升的情势下,也不妨解读为清理内部不坚定分子、团结对“敌的防守性动作。

当统治者致力于自身“团结”的时刻,被统治者中激进与缓和、反对与呼吁之间的路线争执,更被认为是损害“统一战线”的行为。但一个甚至经不起一场激烈而重要的争论的统一战线,大概也很难在统治者的刺刀面前继续保持统一。长远来看,一个更关心对错的组织,要比一个只关心忠奸的政党更有力量,一般来说,也更有资格成为公民的代理人。

 

【话 题】

 

 

□雅安地震

 

傅志彬:雅安救灾与以往不同点:官方学会了在第一时间控制非官方人员及车辆进入灾区,拒绝国际援助,要捐钱不要物。相同点:继续将灾难变为歌颂的舞台,指挥继续混乱,继续以年轻没有经验的士兵为救灾主体。直升机还是不行,基本靠走。我可以肯定,灾后重建一定又是一场权贵们的饕餮盛宴,与汶川,玉树一样!

 

老卡:5124205年过去,所谓的不同,就是点蜡烛的地方从QQ变成了微博,捐款的户口从红十字会变成了一基金,痛骂的明星从给光良张震岳变成了刘嘉玲,从我来玩了变成了挨户敲门……真正长进了的只有维稳部队,去救灾的黄琦连灾区都没到就失踪了。

 

邓飞:我对救灾的看法#如何让民间和官方合作更有效率、制度更科学、整个机制更加开放。我觉得政府应该把NGO组织召集起来,做一个通盘的考虑。不能政府和军队做他们的,然后民间组织就放在这里。这种没有商量的方法,我觉得是不妥当的,并且也是效率低下的。

 

莫之许:邓飞这是想代党招安了吧。。。

 

pangjiaoming: 募他人钱财,图己身名利。时下行公益而近官贾者,弄臣也;所谓大爱无疆,大伪也。

 

煮酒谈史:汶川地震时,香港政府捐款100亿,香港民间捐款超过130亿,这个数字早就公布,可以百度。港方参与150个项目,70多个都发现有问题,援建的两条公路至今未完工。港方援建的绵阳紫荆民族中学,不到两年就被拆除,变成商业项目。这些至今没人承担责任,让人心寒!

 

莫之许:红十字总会是国务院授权的全国性社团业务主管单位,换句话说就是极权体制的核心部件,别说账目不清,就算账目清楚了,捐一毛钱也是傻逼资敌行为。

 

中国红十字会会长赵白鸽:郭美美对红十字会的影响是三天毁了一百年。

 

风青杨:针对中国红十字会表示在雅安地震后将重启对郭美美事件的调查,有网友评论,李连杰的壹基金要感谢郭美美,就如同毛泽东当年曾感谢日本人一样。

 

伯林的微博:红会和政府部门的账户不用说了,如果你想给郭美美们送钱,我也不拦着。但类似壹基金安全吗?我还真不太信任这些基金会,至少没把握。依我的看法,如果能直接出人出力帮助灾区是最好,如果不能,不如就在电脑前监督政府救灾,记住:政府不缺钱!政府绝不会缺那点救灾钱!

 

饥寒交迫何时了: 四川地震,香港政府捐了一百个亿。立法会开会决定所捐款项不经手大陆红十学会,也不经四川省政府,而是责成香港政府组成专门工作组,直接监管。为此,大陆红十字大发雷霆,可香港立法会以大陆红十字不可信任为由不予理采。后来证明,这是对的!

 

夏骏:雅安地震的国难中,一个本该在第一线整合资源、救死扶伤的红十字会,变成国人愤怒清算的对象,千夫所指之中狼狈不堪。“红十字”这个人类文明的成果,不能在中国继续沉沦。建议立即重组红会领导机构:会长彭丽媛,副会长江平、张思卿,秘书长胡德平、贺卫方,大家继续建议。

 

风雨中的修行者:陈光标已到达雅安地震现场,目前他带领的13人队伍,正在操作大型器械,参与道路抢通。他组织的第二批救援队伍,大约20人左右,正携带生命探测仪等专业设备赶往雅安。在大灾面前,你都可以看到他。

 

发布墙外新闻:北京民政局新浪微博号召全国人民捐款,结果收了两万多条“”,一万多条“滚”,八千多条“你大爷”,六千多条“你妈逼”,最后不得已关闭了评论北京政府呼吁民众向区捐款 —–有市民打电话询问:1、捐款需要北京户口吗?2、需要纳税满五年吗?3、需要摇号吗?4,需要暂住证吗?

 

预报中心小号:我上次预报地震,结果20124月中旬被公安局请去喝茶,喝茶理由是违反了“公共安全管理法”,这次我预报地震,精确预报,时候证明了我的预报,官方请我谈话的理由是违反了“防震减灾法”。郁闷啊!

 

袁裕来律师:问:这个国家为什么总是无法杜绝豆腐渣工程?某网友答:因为这个国家本身就是个豆腐渣工程。

 

杜楠爆料:日本每年有感地震1000多次,全球10%的地震在日本,日本没有地震局,仅在气象厅下面设个部门。中国有国家地震局、省市地震局、县地震局,几万员工几乎上无所事事,地震局年消耗过40亿,而玉树地震直接损失3亿,花给地震局的钱相当于十几次玉树地震。

 

莫之许:对小资行小善之举说两句,其实主要不是针对小资,而是有帮公知一直在将公益慈善伪装成通往公民社会的路径,却不知道公益慈善首先是被垄断独占(红十字会),其次是大老板们特许表演(壹基金),最后才是小资们奉献爱心被体制收割(免费午餐),这里面看不到公民社会,公知的话语骗局应该拆穿。

 

艾未未: 捐款不问钱是怎么用的,爱国不问国是如何党的。

 

莫之许 : 现在回过头去看,震出一个新中国“根本就是精神病发作的呓语。

 

安替:红会成为中国最没信用的乞丐了。

 

王星WX:捐款可以不给红会,但掌声和祝福也该献给红会的救援人员。很多人对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微博转发喊“滚”,固然这是红会公信力丧失自食苦果,但凭心而论,有着完善组织、充足物资、畅通信息优势的红会是救灾非常重要的力量,红会系统已经有15支救援队赶赴现场,后方有更多红会人员支持,他们同样可敬。

 

五岳散人:我不希望红十字会倒下,除了这个想法目前不现实之外,现在并没有一个组织能够填补其留下来的真空。没有一个组织能够象红十字会一样掌控着如此多的资源,以及有着如此完善、深入的组织形态。哪怕从现在开始全部放开慈善公益领域,十年之内都不会有同等量级的机构出现。解决方法:透明、去行政化。

 

书海飘香20:五岳散人这种大V关键时刻就维稳了,它的傻逼逻辑和五毛们的中国不能没有XXX的语言模式是一致的,这种维稳语言要体现客观理性,它们会装模做样的说一些程序透明之类的大而无当的空话。其实对待极权及其附属机构,最好的方式就是吐口水,嘲讽,解构其权威,剥光它们。

 

香港《文汇报》:抗捐就是反中央,反民族,反人道,反良知。

 

张健:化用一个朋友(Joan1203)的微博评论,其实这次地震相比五年前的唯一进步,就是震在个周六早晨,没那么多孩子在学校里。其它全TMD瞎扯。

 

□禽流感

 

杨建国:十年前非典,十年后禽流感。十年前珠三角,十年后长三角。十年前拖延,十年后仍然拖延。十年前瞒报,十年后继续瞒报。十年前板蓝根,十年后还是板蓝根。十年前专家胡扯,十年后专家又在胡扯。十年一切照旧,没有改变,没有任何改变。转了一圈,回到原点,我们象驴,笨到哀伤。

 

封新城:你的长江飘着猪,你把镜头对准亚马逊;你的国人惶恐禽流感,你丫直播东非野生动物大迁徙。你特么到底是哪个鸟国的电视台?

 

hi7470836:突然发烧到39.2度,拍片显示是肺炎,我强烈要求做h7n9检测,被闵行中心医院言辞拒绝,说一定要等症状更明显才会送病毒检测。可是等病入膏肓已经无药可治了啊!公民要求自己病毒感染与否的知情权都没有!早发现早对症下药难道不应该吗?

 

香港在线:H7N9流感可怕,更可怕的是隐瞒疫情,10年前非典就是惨痛的教训。当时卫生部官员隐瞒真相,解放军301医院蒋彦永医生意识到问题的可怕性,马上电邮内地两家官媒,但悲催的是并没有人理会。最终通过美国两家媒体向全世界披露了非典实情,挽救了无数生命,教训深刻。

 

ivanzhai:若干年后,如果有人回忆起2013年的春天,大概会用这样的开头:那一年,广州连续下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雨,北京的空气里飘了七七四十九天的雾霾,上海的人们集中销毁了全市的鸡,黄浦江上死猪顺流而下。就这样,我爱的那个人,从三亚回来了。

 

:对于最近风靡的禽流感,国家高层部门一定不要高调!否则就会像2003年的非典那样上当!当时M国为了打伊拉克,怕中国趁机采取其他行动,所以对中国使用了生物心理武器,中国举国乱作一团,正中M国下怀。现在,M国故技重施。中国这次要吸取教训,从容应对即可——死不了几个,连中国车祸千分之一都不到。

 

罗昌平:戴旭今晚关于禽流感的这个言论,尤其是最后那句“死不了几个,连中国车祸千分之一都不到”,已经超出了做人的底线,是反人类言论。相信绝大多数军人不愿意为其背书,作为一名现役大校,戴某必须引咎辞职,并向逝者家属道歉。

 

 

 

左春和:如果国家也会做梦,他所拥有的实现手段对我们会是一场梦魇。承认国家有做梦的能力,就等于承认国家有感情能力。以此类推,就得承认国家是深爱我们的父。

 

吴稼祥:【解读中国梦之“三轨说”】第一是“转轨”,中国梦是三个代表升级版,从社会5阶段(原始奴隶封建资本共产)单线发展轨道上转出来,追求当下圆满,未来更好;第二是“接轨”,与中国历史接轨,实现中华民族数百年来复兴梦想;第三是“并轨”,像美国梦那样,自由平等,人人分享繁荣。

 

杜导正: 应该再给他多一点时间,不要急于作出结论。我和他父亲比较熟,他受父亲影响不小,人聪明也厚道,过去教训这么惨痛,这一代人当然会有影响。况且还有其他人辅助他。虽然现在态势依然扑朔迷离,看不清楚,未来走向不明朗,但网络革命是技术革命,技术革命必然引发社会革命,也必然引起政治革命。

 

朴抱一:一周碾死了3个,这是中国梦,还是噩梦?327日,湖北张如琼被碾死;330日,河南中牟宋合义被碾死;43日,四川西昌村民宋武华被碾死。难道这仅仅都是意外吗?为什么碾死的都是农民呢?

 

霍亮律师:人民日报消息:国家将正式出台中国梦国家标准,从做梦时间、地点、形式、内容等方面对中国梦进行监管,并对少数违规做梦行为严肃查处。中编办同日证实:将设立正部级机构国家梦监会,首要任务是依法监管引导国人的中国梦想,其后还将在各省设立监管局,负责监管地方梦,对违规在网络上讲梦话的坚决打击。

 

北村:现在与八十年代最大的区别:就是理想主义不复存在了。这个梦是被一小撮人有计划、一步一步剥夺的。

 

 

【微 言】

 

□政论

 

莫之许:以民间立场而论,与体制就是博弈关系,重要的随机应变的每一步棋,而不是什么长期的可行性策略,目前所有浮出水面的所谓可行性策略,都包含了对执政者的特定期待,其实也就可以简化为对执政者的劝说,不过是一种升级版的劝谏策略,不仅品格可疑,也并不具备真正的可行性,毕竟,专政并没闲着。

 

叶隐:宪法只有一条,就是第一条:党高于国。在这个意义上,党比任何人都捍卫宪法:维稳体制、五不搞、不走邪路。

 

天马阿计的表白群:党国一统、权贵经济、虚伪民主、废纸法治、野兽道德……这就是今日之真相。权力阶级在崩盘前最后疯狂捞一票,中产阶级纷纷用脚投票,平民百姓丛林苟生。中国问题说到底实际上只剩下一个问题——革命和改革的赛跑,在改革已成空口许诺和死亡标签的情形下,暴民政治的悲剧或将不可避免。

 

浦志强:最近五年是一个法治倒退的时期,稳定压倒一切,稳定已经压倒了稳定本身,维稳成了中国社会不稳定的最重要的因素。

 

刘军宁:但凡叫民主共和,既非民主也非共和。但凡叫人民共和的,无关人民无关共和。中国终将更改国号!

 

李剑宏:今天授课,回答了学员感兴趣的所谓儒家宪政。指出:儒家之法是维护等级身份之法,法家之法是除君王之外人人平等之法,美国之法是无人能逃离法网之法。再不要提什么儒家宪政,宪政只有一个,即通过分权制衡使国家立法、司法之权不至于完全地落入一个人或一部分人或某组织手中,由此使所有人不得不守法。

 

陈子明:今天,警惕经典法西斯运动在中国得势,就要紧紧地盯住那些潜在的法西斯领袖人物,监督和批评他们的每一言行举止,防止法西斯“理论—群众—领袖”的“三位一体”,成为中国现代化和民主化的最凶恶的破坏力量。

 

吴祚来:党和政府为什么极其关心美国人权状况?美国的人权状况好了,完美了,中国数以十万百万计的裸官们才安心治国。所以中国关心美国人权状况。

 

刘军宁 :有人说,中国需要蒋经国。但是,没有美丽岛,没有一波接着一波的争取解除党禁与报禁的公民运动,就不会有蒋经国。不要问中国的蒋经国在哪儿,也不要问中国的戈尔巴乔夫在哪儿,要问造就蒋经国与戈尔巴乔夫的公民态度与公民行动在哪儿。

 

张健: “共识中存在种种危机:共识可能是为了迎合对任何事都没有具体看法的人”。撒切尔这句对当下中国尤其适用,刀俎和鱼肉没有共识。

 

加国法律话痨:国家的目的不是消灭差别,而是为各种差别创造一个相容的空间。国家应成为各种宗教或政治信仰的庇护者而非仲裁者。国家的唯一敌人是各种极端主义者。

 

张健:照镜正冠洗澡治病,应该是春节前后就在他们内部讨论过了。是习的原话。一个朋友说,他一听到洗澡就想到文革期间的过关,往后的就想都不敢想了。习此招貌似整党,实为整(所有)人。细看新闻,连久已不见的马列毛都祭出来了。话语返祖,这是摆正宗太子范儿;政治法西斯化,这是与时俱进。

 

雷颐:中央政法委班子出现新格局,首次出现了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兼任国务院副秘书长的格局,而往届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均不在国务院序列任职。请教此中有何玄机?是加强了政法委对国务院的影响还是加强了国务院对政法委的影响?

 

荣剑:他们是依靠两杆子起家的,枪杆子和笔杆子,所以他们老是说要占领舆论阵地。罗援将军开微博,也是这个腔调,什么我们不占领,他们就要占领,一副你死我活的样子。这依旧还是阶级斗争思维,视不同意见为异端,进而扩大化,视人民为敌。控制言论自由,目的是实行愚民政策,两杆子的实质是暴力和欺骗。

 

ZA007829:韩国与朝鲜用两种制度向我们证明:民主与专制,产生怎样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国家。美国与苏联用两种制度向我们证明:民主与专制,最终是哪种制度被民众选择推翻和抛弃。奥巴马和卡扎菲用两种制度向我证明:民主与专制,不同制度下民众会选择什么方式来对待权者。世界一直证明:民主与专制,民众在选择谁。

 

周有光:在今天的俄罗斯教材里,过去说的“十月革命”已经改成了“十月政变”。革命是进步的,因为它追求实现民主。政变是反动的,因为它要恢复专制、独裁。

 

袁刚:苏联体制说穿了,就是由国家充当总地主和总资本家,以养活几千万党员干部,建立起一个新的等级森严的特权社会,产生了一个鱼肉百姓、高高在上的干部新阶级,劳动者则仍然处于被统治被剥夺的社会地位。

 

吴敬琏:前不久,中央文献研究室出了一本书,名为《江泽民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提出》,回顾了1991-1993年的改革历程,江泽民亲自提了四句话,其中“解放思想,集思广益”讲的是他当时做的事,后两句“温故知新,谋划未来”,我个人猜想是寄语现任领导集体。

 

俞可平:习李下半年有重大改革。

 

 

□人心

 

老金曰:我祖父有薄产,雇有长工。农忙还要雇短工。这时,祖父一家往往很尴尬地尽可能躲起来吃饭,因为吃得都是粗粮咸菜之类菲薄之食,要面子,怕寒碜;但给长工们吃的则是粗细混合,往往有肉。久了,长工短工们疑惑,以为我祖父吃得更好,就抢进来看。看后,惭愧而又感动。

 

张维迎:我们中国有很多奇怪的事情,很明显的事情我们还要用理论证明。看过一个小故事,一个残疾人买残疾火车票上车了,他没带残疾证,乘务员找他,你这个残疾票你有残疾证吗,他说没有,但是他明显残疾,少一条腿,但是乘务员说不行。他说乘务员不是人,乘务员说你怎么骂人,他说你有人证吗。

 

吴稼祥:判断一个政权的好坏,有许多特征,坏权力的特征之一,就是把一口口浓痰,塞在国民嘴里,还不让吐,比如大学里、报纸里、电视里,那些公认的流氓。

 

傅国涌:1991212日,有人在写给张思之、孙雅臣律师的信中说:“当我受到不公正待遇时,我并不为制度或暂时的缺陷过于担心,这些可以通过决策或立法在几天内解决,我最关心的 ,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道德水准的沦丧”。 二十多年过去,这个民族的精神道德水准只有更加不堪,这不是一两代人的努力可以挽回的。

 

马建:没有言论自由,你家就是文字狱。

 

阅读社会:去年校园枪击案,昨天波士顿爆炸案,首先站出来的是白宫、是总统,还降半旗。可是,在地球的另一端,发生同类事件,只能在网上看看,且瞬间就可能消失,最先看到的总是“目前死者家属情绪稳定”。美国的月亮并不比别的地方圆,我们不想对比,也无需对比。生命的尊严,跨越国籍。我们,只想知道真相!

 

余华:有家法国杂志做了一期中国专辑,主编告诉我,他们来中国采访了不少人,生活条件很不错的学者和官员对中国的未来忧心忡忡,而生活条件不太好的民众对中国的未来充满信心。他问为什么?我说北京奥运会期间全场起立唱国歌时,我感到贵宾座位上的人只是做做样子,而普通座位上的人唱得热血沸腾!

 

中青报(张鸣):不反思批判文革,我们仍是一个食人部落。文革最触目惊心的是对人和人尊严的践踏。中学女生抡起皮带把老师打死;老红卫兵把一些老幼妇孺用开水浇死,扔厕所里淹死,甚至活着把人割碎;有的地方打死人后还吃心肝。众多期待再次文革民众的存在,不能不让我们感到寒心。

 

土家野夫:中国有人将叙利亚Syria,伊朗Iran,中国China和朝鲜Korea的英文首字母合并,构成sick(英语“有病”之意),将这四个国家称为国际舞台上的“有病四国。”

 

余世存:多年前遇到一位中文系的师兄,曾在大报工作,1989年后离开,到社会上打工,他后来选择了开出租车。我坐他的出租,听他讲自己的故事:得到妻子理解,甘于平淡无名,挣自己的辛苦钱,攒到钱了置业,日子安顿下来。远离社会喧嚣,他给妻子写诗读诗,把卑微的生活翻译成诗意的象征。

 

haitaode:若把报纸看成一个普通商品,胡锡进确是成功“报人”。他贩卖的东西,既找到了一个巨大的市场,又在政治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你说它臭,但很多人买,你说它恶,但官家保护。这是一种中国式成功,与添加了牛奶的三聚氰胺类似。三鹿奶粉应该也曾由衷地感谢全社会。

 

杨振宁:中国人耻于谈钱,却是世界上最爱钱的民族;羞于谈性,却制造了第一人口大国;最讲究思想品德,却是世界上最缺德的民族。在北美生活二十年,从未见过学生从小学到大学上过一堂品德课,整个社会也没人提所谓的德育。可在社会上大多数人遵守社会最基本的道德,社会秩序井然,这究竟是为什么?

 

蒲飞:吃了十多年的饺子抄手店居然在昨天悄悄关张。从我到成都起就一直在光顾这家店,据说已经营业27年了。城市变迁动荡的年代,最残酷之处就是若干年后你回忆过往之时,你很可能只得指着妓院说:看,这就是我以前最爱的那家饭店。

 

章诒和:什么是幸福?家里没病人,牢里没亲人。

 

 

□民听

 

ianhuaxiaofo :杨佳是和平理性的代表人物!人权受侵犯后,买了1000个信封一箱打印纸,向各有关部门及新闻单位投诉,此为和平。穷尽申诉渠道后,计划周密,准备充分,一把刀斩6名,伤4名衙役,且不伤女性。非常理性

 

网易网友评论官员子女升任高位:“远看是精英,近看是精子。”

 

51岁了没见过选票。刚去街道办了解选举事宜:“啥事?”“问选人大代表的。”“没开始呢!”“何时开始?”“你姓啥?参选啊?”“我作风不好,不参选。”“嘁,那不算事,拥护党就行。”“我不拥护。”“啊?那不行!反党咋行?”“只反党的专制。”“反专制不是反党是啥?去去去!”

 

李承鹏:据悉,朝鲜人民军不仅把导弹移动到东海岸对准美国,而且弹头上全部配备了板蓝根。惊闻此讯,奥巴马紧急召开参谋长联席会议,重新评估朝鲜人民军的战斗力。

 

陈界融:一高院院长说,如果完全依法律判案,党的领导如何体现?要的党干啥?他总结,大要案、社会关注度高的案件,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要按照党的决定判,一般案件,按照法律规定判。

 

饮水居士:网络的“四大名著”:官员们背后都有一个《红楼》,有钱人的子女全部《西游》,地方政府正在上演《三国》,老百姓全《水浒》了。

 

平壤崔承浩:同事问我中国政府是什么样的,我告诉他:中国政府就是百姓说房价高了,他们就加税;百姓说油价贵了,他们就加税;说空气质量不好,他们就收税;说车贵了,他们就收税;说路堵了,他们就税收;所以到现在中国百姓也不敢说拉的粑粑是臭的,怕到时候交不起税不让拉了。

 

李承鹏:央视新闻说:德国部分运营商对微信收费了。果然此时他们跟国际接轨了。他们一直有两件兵器:一叫国际惯例,一叫中国特色。视需要而举起哪件兵器。就像忘了人家是自由竞争而非垄断,收费只是部分且平时收费相对收入而言比中国便宜,民众有选择权。有谚形容中国式收费:光屁股骑老虎,既不要脸又不要命。

 

财经网徐潜川:2010年,重庆人高应朴因“煽颠罪”失去了两年半的人身自由。讯问中,对方看到他QQ空间中有一幅名为“统一思想”的漫画,作者是丰子恺,问他:“丰子恺是谁?现在哪里?”对他空间中引用北岛诗句“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办案人问:“这句诗是什么意思?”

 

观点联播:领导常说:“中国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世界22%的人口”。自认为很牛逼。其实这不是最牛逼的,最牛逼的是用世界1%-2%的教育和医疗投入,解决了世界22%人口的教育和医疗问题。最最牛逼的是:以全球22%的人口,养活了全球50%的公务员。最最最牛逼的是:以全球22%的人口呼吸着全球99%的有毒气体!

 

任志强:中国官员住房情况是国家机密。中国官员分的房子都不是房管局办的房产证,比如我们秦主任(指住建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秦虹)分的房子就是国管局管的。没在房管局系统里,你联什么网?国管局不听你的,这是国家的机密,和你没什么关系。

 

春秋资本董事长胡祖六:户口制只有奴隶制相比,就应该取消,没有什么好改革的,你改革奴隶制这种说法行得通吗?

 

潘石屹:今天接受新华社的采访。提问总是离不开"国五条"、20%的税。我说:"国务院的政策,我怎么好评价呢。"

 

网友:散户斗不过大款,打工斗不过老板,患者斗不过医院,律师斗不过法官,司机斗不过罚款,微博斗不过网管,上访斗不过小黑屋,贪污最多才判死缓,可怜的老百姓,65岁还交养老保险,过往云烟一生贡献,除了朝鲜谁比我们还惨?

 

王朔有话说:世界500.美国第一132,中国第二73,日本第三68家。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中移动,中电信,国家电网,国电,六大银行,中航,中铁,中交建等上榜。我们用着世界上最贵的油,最贵的电,走的最贵的路,打着最贵的电话,忍受得最大的存贷利差成就了这些企业上榜。这些靠垄断赚钱究竟是我们的福还是祸?

 

谈笑古今:1、中国清廉指数排名第75位(国足排名第66位) 2、人均收入排名第94 3、慈善指数排名第140 4、民主指数排名第141位。5、城乡收入差距世界第一 6、税负全球第二 7、矿难死人数占全球70 8、行政成本最高的国家 9、收费公路70%在中国。最重要一点是,人权比美国好五倍。

 

摆古论今:贪官中蒋艳萍是一个人才,不是因她从一个仓管员做到副厅级干部,不是因为她用性贿赂撂翻了各色官员40多人,不是因为她在十多年前就能贪污800多万,也不是因为她在监狱中还能色诱监狱长通奸,而是她的一句神论:在男人当权的社会,只有懂得充分开发利用男人的女人,才算是真正高明的女人

 

晓玲有话说:教育部删减中学课本中鲁迅的文章,不是因为先生的文章过时了,也不是因为学生们读不懂文章的内容;而是因为:学生们读完后,很可能认为鲁迅就是当代作家。

 

兔主席: 刚刚打车,我对司机说:没带钱,给你写个一帆风顺吧?司机说:你是神经病吧?我很吃惊:你是第一个一次就把我认出来的人……

 

□官话

 

中共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全过程,要贯穿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总要求


司马平邦:习的毛范儿,今天以此会见文莱苏丹。不想当毛泽东的中国领导人,都不是好领导人。

 

环保局局长称:“红的水未必就不达标,红小豆煮出来的饭也是红色”。河北沧县小朱庄地下水被曝呈铁红色,近800只鸡饮后死亡,村民23年来只能饮用桶装水生活。对此,环保局局长如是说。

 

财政部部长:过多靠国家福利,民众幸福感会打折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