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叔读报 | 李娜合影为何不高兴?

002163db8c2e1452a71a04

昨日,首获澳网女单冠军的李娜,从墨尔本乘机抵达武汉天河机场,两张李娜到达后的照片占据各大网站头版位置,其中一张为李娜接过湖北省委省政府80万元奖金时的照片,另一张则是李娜与儿时恩师余丽桥的合影。

照片登出后,细心的网友们发现,两张照片中,李娜均表情木讷,看不出一丝喜悦。对此,有评论称,李娜作为一名职业运动员取得这样的成功,与政府没有太大关系,湖北省委省政府压根儿就没有资格去奖励她80万元。而至于其恩师余丽桥,则有网友表示,师徒二人的感情其实并没有表面那么和谐,纠葛早已存在。

李娜为何不高兴?个中缘由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不过,2012年李娜出版了的自传《独自上场》中,倒是披露了一些故事,实际上,早在李娜“单飞”之前,她与教练、领队之间的矛盾就已存在,而对于她选择“单飞”,与其说是一种标新立异,更多的则是一种无奈。

李娜出生在体育世家,爷爷是体育老师,爸爸是专业羽毛球运动员,在家人的期待下,李娜从小就被送进了业余体校。1991年,李娜进入湖北省队集训,那时起,余丽桥开始成为带她的教练,一直到2002年。回忆起余丽桥,李娜说,在跟余教练的9年当中,几乎没有得到过表扬,甚至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想法。所以直到现在,李娜都从来没有一次觉得自己是聪明的。

除了训练风格,李娜在自传中还提到了所谓体育界的许多内情。在李娜看来,在2001年全运会之前,队里面基本都是教练说了算,队员没有什么话语权,某些领导也会认为能出成绩80%以上都是靠教练,看不到其中运动员的个人努力。“我们真的没法再忍了,和教练实在相处不来,领导又只听一面之词,俗话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可是领导怎么就这么不在乎运动员的感受呢”,这是李娜的抱怨。

2002年,李娜选择了退役。退役之前,有两件事情尤其值得一提。2001年全运会之前,李娜和姜山已经配合打混双4年了,也得到了基本的认可。但就在比赛前,两人被毫无征兆地拆开,进行了重新组合。这件事情让李娜和姜山非常气愤,并主动找到相关了领导沟通,称“你们要作什么决定,能不能事先通知我们一声”。沟通结果的是,领导采取暂时安抚的策略,但接下来的比赛,李娜和姜山仍然被拆开了。虽然比赛的结果,两个组合都拿到了奖杯,但李娜和姜山认为,在队里,运动员根本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从那时起,李娜的身体开始出现异常。

第二年亚运会之前,李娜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按照医生的说法,“她的身体状态真的不理想”。但李娜在自传中回忆道,为了让她去打亚运会,当时的领导竟然表示“你只管给她打针就行了”。这件事情让李娜觉得心寒,她认为,就算自己再热爱网球,也不能因为网球而毁掉自己的一生啊。李娜给家里打了电话,随后便写下《退役申请》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李娜和姜山在华中科技大学度过了相对安静的两年。回首自己在国家队的日子,李娜认为,自己的状态很不好,因为她对自由的期待很高,但国家队的规矩非常多,大家都对教练俯首帖耳、唯命是从。谁也没有反抗的举动,甚至连这样的想法都不敢有。在李娜看来,网球是一项更讲究个人实力的运动,而僵化古板的训练模式移植到网球上并不适合。

从复出到“单飞”

因为和网球之间千丝万缕的纠葛,2004年,李娜复出了。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2004年底,李娜的世界排名定格在80位。但是2005年,“李娜炮轰国家队体制”事件,让她自认为受到了极大的困扰和伤害。在李娜看来,自己就是个直肠子,情绪来得快也去得快,但是这件事情让她觉得自己在媒体面前说什么都是错。

虽然“单飞”的政策出台于北京奥运会之后,但对李娜来说,也许那个时候就已经埋下了种子。重回国家队的李娜,不仅承受着精神方面的压力,对于举国体制也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和不满。李娜认为,在国家队里没有自己专属的教练,大家都是一锅端,没有人可以帮她进行针对性的矫正。李娜强烈地感到自己需要一个可以依靠的团队,包括体能训练、心理建设等等。但她面临的这个训练体制,没有丝毫改变,反而变本加厉。

2007年到2008年,李娜一直被伤痛困扰。由于膝盖积水,医生给予李娜的建议是手术治疗,此时距离奥运会只有5个月的时间。虽然医生强烈要求李娜不要再打球,但国家队方面仍然要求暂停手术,采取保守治疗,原因是,队里领导担心术后不能及时恢复,影响奥运会。

后来,在李娜的坚持下,手术还是按原计划进行了。手术全过程只有姜山一个人陪着李娜在慕尼黑,虽说术后恢复不错,奥运会李娜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李娜表示,这件事让她感到很寒心,她说:“更可气的是,奥运会期间我的成绩还可以,当时开会的人中还有人表态,说是他鼓励李娜做的手术。唉,怎么说呢?要是我成绩不好,您肯定也会说是‘李娜一意孤行做的手术’吧?”

奥运会结束后,中国网协宣布她可以“单飞”,李娜用“欣喜若狂”来形容自己听到这个消息后的心情,立刻就签了协议。这份协议规定,从2009年开始,运动员个人可以享有如下政策:教练自主、奖金自主、参赛自主,收入归运动员及其团队所有,须将商业开发收益的8%和比赛奖金的12%上缴国家。协议还规定,当运动员自身的参赛、训练计划和奥运会、联合会杯等比赛发生冲突时,需要服从网协安排,并且肩负为所属省区市参加全运会等比赛的责任。

李娜全盘接受协议上的所有条款,她认为,这从根本上改变了自己的训练和生活,自己真正走上了职业化舞台。“单飞”之后,李娜终于自由,她为自己选择了技术教练和体能教练,终于有了自己的专业团队。

回顾李娜早期的运动生涯,我们可以发现,事实上,李娜不高兴,绝不仅仅是从澳网回国后精神状态不佳所致。在李娜看来,自己的性格太直,一些场面上的事情不会做,也不善于做,因此显得不合群,也让领导很难受,所以在国家队,自己不算是很受喜欢的运动员。

2014年1月28日, 8:02 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