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6日,国家文化安全与意识形态建设研究中心官微 @思想火炬在微博发表评论称,近期“中央领导同志和有关部门”对澎湃新闻网开通以来的一些做法提出了严厉批评,要求“一个标准、亮明底色、筑牢底线”,这段详情不明但态度激烈的评论引发不少网友关注,但评论发布后不久 @思想火炬就自行将其删除。

此外,一篇署名为五月花号的文章《澎湃新闻的翻译可信吗?》同日在微博微信热传,这篇文章就澎湃新闻翻译《经济学人》的一篇报道提出质疑,认为澎湃新闻在此文中使用了“选择性翻译”的手段,以呈现出符合官方口径的文字,却与原文本意存在出入。

澎湃新闻到底是官方口径中所谓的发力过猛而被“纠偏”的挑战者,还是自始至终就是扮演无间道角色的“新型官媒”、“环球对端产品”?对此,网友们各有意见。

以下为数字时代编辑摘自网友评论:

rediantoday:澎湃新闻搞得还挺热闹。

思想火炬V:【中央及时纠偏:严厉批评澎湃新闻网】针对澎湃新闻网开通以来的一系列不当做法,中央领导同志和有关部门及时提出严厉批评予以纠偏,并明确要求包括新媒体在内的所有新闻媒体都要”一个标准、亮明底色、筑牢底线”,不允许任何单位搞特殊!这意味着媒体可以创新报道形式、表现风格、表达方式,但底线要一致!

Bv7KITBIQAEsZHl

MyDF:澎湃新闻本来是想先走拉拢民意的路子,等时机成熟再反戈一击,可怜五毛看不懂,以为党媒叛变了,哭爹喊娘的。

beidaijin:澎湃也是喉舌,宣传机构而已,一个长红脸一个唱白脸,忽悠谁呢?

remonwangxt:我觉得微博里的@ 被@思想火炬 批判,大概是这样的情况~

Bv8k0HOCMAAu-bj

箫锐:澎湃与参考的区别在于,参考天生是官妓是娼妇,而澎湃出生以清纯示人,没想到一夜间就剥去纱衣迎客,所以人们会失望。

lijiansion:转来哒~问:澎湃是左派还是右派?答:澎湃姓彭,是彭阿姨那一派的,惹了澎湃就等于得罪了总政歌舞团。

二代症久富田:新闻早点可以多花色多品种,但原材料必须用统一的面粉。

赵晓:暗潮可以汹涌,心潮不能澎湃?

Arctosia:记者的职责是要公平阐述两方观点。所以英语新闻一般都要采访一个著名反贼,再采访一个大使馆或者官方天朝学者之类的。环球时报参考消息之类的,通常是就只翻译后者,不会翻译前者,然后打上标题“美媒:天朝很强大”。澎湃这么干一点都不让人意外,毕竟再怎么打扮,娘也是真理部。

Howord-chan :这其实是不同思想派别的博弈!当初真理大讨论也有很多中央领导批评啊!希望有良心的媒体可以坚持那份澎湃!

MingJingPingLun:揭露澎湃造假的文章,引用澎湃的发刊词,讽刺说:我心澎湃如昨,他手控制依旧。其实更权威的《参考消息》一直在这么做,故意漏译、误译、篡改原文,误导公众,混淆视听。还是学点外语吧,“过去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世界,现在学外语是为了了解中国”。

laoyang945:看来澎湃深得中央编译局真传啊,一边编一边译。

李艳艳:国家网信办重点扶持、上海市委重金打造的政府网居然走向了政府的对立面。

石扉客2014:有朋友说澎湃翻译经济学人时已标明有删节。我认为,如果翻译是故意歪曲甚至颠倒原意,那其实就是绑架原平台的公信力为当局背书,所以这种标明不能免责,只能证明更加鸡贼。如果只是涉及到篇幅问题和敏感词问题的删节,这种标明有效。另外一个问题涉及到著作权,外刊通常对翻译有授权和品质的严格需求。

石扉客2014:我批评极左捕风捉影攻击澎湃,同时批评澎湃歪曲式翻译外刊稿件唱赞歌,澎湃的朋友们对前者很高兴,对后者很不高兴,觉得我在装外宾,然后指责我自己也负责一家媒体,没有同理心。我服务的媒体包括我自己肯定问题很多,确实需要不断学习改正,但这不是让我闭嘴的理由。五十步和一百步,还是有区别的。

石扉客2014:高层布局当然是要把澎湃打造成为新媒体形态的更隐蔽的环球时报第二,这个是确定无疑的,不以澎湃想做正经新闻的朋友们的意志为转移。我只是稍有点惊诧的是高层在战略上如此操之过急,毫不顾及品牌成长所需要的打入群众内部的必要周期,不等养肥一点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劁割了。

石扉客2014:这世上确实没有免费的午餐 大总管给你站台是代价的 和南方系划清界线是没有用的 卖艺不卖身是不可能的

吴稼祥:别装神弄鬼的,哪个“中央领导”?在你们眼里,有的是“中央领导”,有的是待打的“老虎”,请问,你们是怎么区分的?

lijiansion:转来哒~问:澎湃是左派还是右派?答:澎湃姓彭,是彭阿姨那一派的,惹了澎湃就等于得罪了总政歌舞团。

杨樾杨樾V:有点惊讶,刚出道就这么干,玩新媒体也敢这么干,澎湃这是狗改不了吃屎还是本来就是个喉舌穿马甲啊?

31王卓铭:嘿嘿,叫你们得瑟。就差没说“新媒体不是法外之地”了。

haipeng2010:最好的应对,就是不理会它。

老徐时评:澎湃新闻究竟做错了什么?

杨锦麟V:如此這般,所謂澎湃,也是需要隨時戴著腳鐐跳舞的!

龚文祥V:一早起来,就发现舆论风向有点变了:1、新媒体的代表:澎湃新闻收到中央领导批评,被指尺度太大,这个澎湃还是上海市政府背景,而且得到中国互联网管理一号人物鲁的大力支持;2、中国社科院院长发出警告:官方机构的学者研究员不能做大v、不能做自由撰稿人、不能搞个人自媒体。

elbert19821:这个澎湃新闻,阎王殿觉得他太过火了,而人们群众却认为做得还不够。可见,土共想占领舆论高地的尝试注定要失败了。